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二卷 正文 女孩们 九、查铁丽不敌处女杀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九、查铁丽不敌杀手

    查铁丽与我本想阻止油光头继续骚扰童思诗,谁知没等查铁丽说完,却听童思诗道:“好啊,我跟你走。///www.99zw.cn///”

    说罢,童思诗竟狠狠瞪了我与查铁丽一眼,挤开我们,上了油光头的车!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一时竟来不及反应过来。

    油光头张斌又嬉皮笑脸地凑到查铁丽面前,挤眉弄眼道:“这位女同学,要不要一块去啊?”

    “你!”查铁丽大怒,迅雷不及掩耳地一拳砸去!

    我们大家都是精神一振,以为油光头这下好看了,谁料张斌不动声色地一举手,竟然捏住了查铁丽的手腕!

    看来这张斌竟然是个练过的,查铁丽猝不及防,使劲往回抽拳,居然没抽动!

    查铁丽涨红了脸,觑着张斌下盘,又是一脚踢去,张斌猛一收腹,竟然也落了个空!

    我本想上去帮忙,可看着铁塔一般在旁站着的两个保镖,未敢轻举妄动!

    张斌哈哈大笑道:“好!好身手!我喜欢,以后再领教,今天就不奉陪了。”

    说罢将赖皮脸凑近查铁丽,轻轻说了句:“小姐,女孩子太凶,小心没人要!不过没关系,可以来找我。”

    说罢松手,转身钻进了车门。

    “流氓!”查铁丽怒不可遏,正要冲上去,两个精干的保镖早挡在了她的面前。

    饶是查铁丽凶悍,此时也奈何不得,眼睁睁看保镖们步步退后,回身上了车!

    车子一轰油门,喷出一道青烟,扬长而去!

    童思诗此举让我们大感意外,众同学(基本上都是我们班的,其它班级除值日生外都走光了)一阵哗然,查铁丽更是恼羞成怒,将一肚子气撒到我头上来:“你这个讨厌的家伙,谁让你多管闲事了。”

    唉,我也是处于好心,生怕童思诗被张斌给欺负了,又怕查铁丽镇不住张斌,谁知这样一来又被童思诗误会,这丫头,竟然不知天高地厚,跟着张斌这个大色狼而去!她还不知道张斌底细,万一要是出了点事,我与查铁丽怎么接受得了?

    可还来不及为童思诗担心,查铁丽的暴栗早雨点般地落在我头上:“讨厌鬼,讨厌鬼!”

    查铁丽的脾气大家都知道,旁人哪里敢管,我实在抗不住,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古代的“走”,其实就是跑,逃跑的意思,比如落荒而走。

    好在查铁丽似乎也并不是真的要追,我才幸运脱身,摸着头颅,却又放心不下童思诗,于是就径直来到天堂大酒店,果见那三辆车一溜停在门前。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进去一看,只见竹杆,妖艳妇人与张斌一行人正走进电梯,却没有看见童思诗,于是稍稍放心,又见查铁丽也远远走来,赶紧从后门溜了出去。

    我家里没人,学校食堂又还没有开张,只好就在街上吃了一顿,当然不是大酒店,我家可没有张斌家的实力,就是四块钱一份的快餐,总算填饱了肚子。

    虽然查铁丽家店里可免费,但我还是离远点好。

    心中有事,下午早早到了学校,校内冷冷清清,只有几个住校生在操场上打篮球,看了一会儿球,人都不是我们班的,一个也不认识,无聊地沿校园走了一圈,回到了教室。

    原来也有早到的,教室里也有两三个男生,更有五六个女生在那里窃窃龊龊,三八个不停。我从她们身边经过,果然听见她们好象在谈论童思诗与张斌。

    我们班有名的快嘴婆正压低声音神秘对众女孩说:“你们不知道,这已经不是处女杀手第一次搞大同学的肚子了,女生家长都纷纷要求转班,张斌在那里实在呆不下去了,才凭借他爸爸的实力,转到我们学校来。”

    这时,有个女生抬起头来,看见我,立刻对快嘴婆使了个眼色,一边大声说:“星羽,饭吃过了?”

    她这么一叫,众人立刻停止了窃窃私语,纷纷回到自己座位上去,快嘴婆也神情极不自然地转过身,跟我打招呼。

    我也不多跟她们罗索,何况看来我在这里,她们也不会再说什么。

    于是也找到自己位置坐下。

    过了一会,有个女生站了起来出门去,经过我位置时,丢下了一个纸条,我一看背影,原来是祝雅亮。

    祝雅亮,她干嘛要给我纸条?我疑惑地捡起纸条,摊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上天台。

    上天台?我跟祝雅亮素无来往,只是觉得她很会装清纯,东施效颦,让人受不了——哪象童思诗毫不做作。不过她既然给我纸条,大白天的,我也不妨去会会她,看有什么古怪。

    于是径直上了天台。

    祝雅亮正背靠墙,脚伸挺,直直地坐在胸墙上,摆出一副可爱模样,看见我上来,就十分“优雅”地向我招手。

    我得承认,这里的优雅上的引号可以去掉,也不知她为此排练过多少回了,不过我不感冒。

    我就走过去,祝雅亮又打手势要我一直靠到她跟前,尽管天台上根本没有人。

    “你拉着人家,人家有点怕怕。”

    胸墙外面就是十几米深的地面,当然有危险,坐在那里自然害怕,可是又没人硬要你上去,怪谁?

    再说,我与这祝雅亮素无往来,搞什么花样,装什么清纯!

    我脸一变道:“你没什么事,我走了。”

    说罢转身便往楼下走,祝雅亮急忙扑通一声跳下胸墙,追上来拉我道:“你不要走,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