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二卷 正文 女孩们 二十九、美女摸pp真舒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童思诗眼疾手快,一把抱住我,我才没有摔到地上,但我人太重,她也只好将我慢慢放下去——当然得臀部朝天。///www.99zw.cn///

    这时,我才无力地扯出口里查铁丽的裤衩,童思诗一把夺过去,扔得远远的。

    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哎哟哇呀,痛死我了。”

    我趴在地上,臀部火辣辣地痛。

    太残酷了。

    查铁丽也真下得去手啊。

    我也不过问一声她有没有吃药,又不是别的什么脏话轻薄话。

    人家不是关心她嘛。

    我又不是不负责任的男生。

    这好人难当啊,负责任要打,怪不得大家都抢着做不负责任的坏男人呢。

    童思诗试着帮我提上裤子,可是我的臀部已经肿得很高,一碰到伤处,我就杀猪般地叫,童思诗心肠软,自然穿不上去。

    于是她也只有陪我一起流泪:“都是我不好,我以为查铁丽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你改邪归正,这才答应她骗你山上,本来我只想吓唬吓唬你的,谁知她竟把你打成这样,我,我真连死的心都有!”

    远远的灯光照射下,童思诗脸上仿佛挂着两串珍珠。

    我心中大为感动,仿佛一股暖流在缓缓流淌。这才是我的老婆,多体贴人啊,看来捱这顿揍还是值得的。

    于是我心一动,就用一只手撑起身子,另一手去擦拭她的眼泪。

    童思诗一下捉住我的手柔声说:“快趴下,快趴下,别弄痛了伤口。”

    一边将我的头放在她光光的大腿上。

    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

    童思诗坐在地上,短裙被自然拉上去,下面的小腿部分已经在暑假的下渚湖中晒得很黑了,但上面大腿部分还是十分白皙嫩滑,带着少女特有的芳香,脸蛋贴上去感觉真奇妙。

    我想,今晚这顿揍还真没白挨。

    话说回来,这是事后说说而已,要是先让我选择,我恐怕宁愿不要亲童思诗的大腿了。

    不过再加上下面的补偿就不同了:

    童思诗忽然俯身对我耳语道:“屁股还痛吗?”

    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屁股这个词,从一向淑女的童思诗口里说出来还真有点滑稽。

    不过我觉得,在日常生活中说臀部臀部的,好像更滑稽。

    “我替你轻轻摸摸好吗?”

    童思诗又悄声说。

    还用问,使劲的点头呗。

    今晚,只有这次点头才真正心花怒放。

    谁会拒绝美女来摸你的PP呢?

    除非是太监。

    即使是太监。

    还别说,童思诗的温柔小手摸上去还真舒服,痛马上就好了一大半。

    你想,有童思诗这般美女轻柔地抚摸你的pp,那感觉……

    心里舒服,口里还是装出一副痛好一点但还很厉害的样子,童思诗就更加轻柔了。

    童思诗的大腿近在咫尺,我实在忍不住,就趁机伸出舌头舔了我老婆大腿一下。

    不甜,倒有点咸。

    大腿根部是何等敏感之地,童思诗当然立刻就感觉到了,浑身抽筋道:“别玩别玩,看把你弄痛了!”

    她这么一说,我当然只好老老实实了,这屁股——不,臀部可是个娇贵东西。

    于是两个人就说话。童思诗就告诉我,那天跟踪我的真的是她。

    她看我气走了,心里有点后悔,又想看看我到底去找谁,于是便一路跟着我,我竟然浑然不知。

    直到看到查铁丽气冲冲地甩掉了我,她才放心回家去。

    我不由倒抽一口凉气——要是童思诗那天继续跟踪下去,看到我进录像厅,然后……那今晚我的屁股恐怕就要变成四瓣了。

    童思诗见我吸气,以为弄痛我了,连忙问:“怎么,是不是太重了?”

    “不是不是,”我连忙道:“挺好,就这样。”

    再轻就感觉不到了。

    于是两人继续说话,童思诗将刚才查铁丽抢去分她一半的钱又还了我,塞在我上衣口袋里,我也没有推辞,因为我实在很需要钱。

    不过心里还是暖暖的。

    我忽然想起童思诗刚才替我挨了一鞭,虽然隔着裙子,但九月初天不凉,裙子这么单薄,怕有与没有也差不多,心里一阵痛楚,便问童思诗道:“思诗,刚才你替我捱的那一鞭打在哪里?很痛吧?”

    “还好啦,以后你不要去惹查铁丽就好了。”童思诗答非所问道。

    “让我看看吧,打在哪里?”她越这么说,我越不放心。

    说罢,我就揭起童思诗的衣袂,想摸她的臀部。

    童思诗哎哟一声,连叫:“别动别动。”

    我也害怕,就不动,然后道:“没关系的,我隔着裙子轻轻地摸摸。”

    童思诗便羞怯地点点头。

    于是,我摸童思诗的,她摸我的。

    幸好老夫老妻了,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要知道,她可是结结实实地替我挡了一鞭子啊。

    而且还不止一鞭子呢。她要不挡,谁知查铁丽还要抽多少鞭子才能解恨。

    我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惹童思诗生气了。

    摸着摸着,童思诗忽然很奇怪地问我道:“你刚才对查铁丽说了什么,惹得她发这么大的脾气?”

    我也是一时大意,心思根本就在童思诗臀部上,就随口答道:“我问她药吃了没有。”

    话一出口就知道有点不妥,但愿童思诗不注意。

    可是,因为有前面说的莫菲法则,童思诗偏偏就注意到这句话:“药?什么药?”

    不过,无论换了谁都会好奇的。

    “这,这,”我一时答不上来。

    让我怎么跟童思诗说呢?

    童思诗是个鬼灵精,感觉超灵敏,马上就起疑心了,只见她眉毛一拧道:“星羽,你可要跟我说实话,我一直有点奇怪,这几天神神秘秘的,你到底跟查铁丽在搞什么鬼?查铁丽吃的是什么药,你这么关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