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十、菲菲反客为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十、菲菲反客为主

    回来的时候我看见祝雅亮在我前面上楼,不知怎么,她的步子十分艰难,好像哪里受了伤似的。///www.99zw.cn///

    我看看上下没有人,几步并做一步赶了上去,悄悄问她:“你没事吧。”

    祝雅亮一看是我,脸上露出幽怨的神色,什么也没说。

    这时,下面有几个同学上来了,我这个的“大作家”总是引人注目的,我只得超过祝雅亮上去了。

    以后一直没有机会再找祝雅亮谈谈。

    那张汇款单被我妈拿到单位去显摆了,因为她们单位的老张,在浙江日报上发了个豆腐干大小的读者来信,得了三块钱稿费,就神气得不得了,也不去领任其过期,这样就保留着汇款单,一有机会就拿出来向人炫耀一番:“这是稿费,不是谁都能拿的!”我妈大概也是为了煞煞他的威风吧。

    这一年一月份就过年了,所以我与林羽思非常紧张,一边忙着复习,一边抽空出了最后一期校刊。

    由于全部是复习迎考的口号,这一期反应平平,只有郑国凯大声叫好。

    因为这学期出了这么多事,我的功课肯定受到影响,复习起来也更累,更费时间,只好天天晚上复习到一点,妈见我这副拼命样子,也就不罗嗦了——也不敢罗嗦了,连话都很少讲。

    好在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我的底子还算厚,因此经过最后一段时间突击恶补,也总算都抹平了。

    今年的期终考试也特别严格,都是不同年级插花排座的,两个老师一前一后的,想作弊几乎不可能。

    说来奇怪,与我同桌的竟然是刘婷婷,不过,刘婷婷本身不爱说话,又遇上考试,自然更没有什么办法交谈了,即使考完,也是各自找同级的同学对答案,分道扬镳,只有在开考前那几分钟,两个人有过一瞬的目光交流。

    不过,刘婷婷的目光很复杂,我始终没有读懂。

    功夫不负有心人,考试结果,我居然也排到了班里总分第三名,成为班主任重点表扬对象,正数第一名自然是童思诗,倒数第一名则是张斌,这两个人竟然会走到一起,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各位当然也很关心查铁丽的成绩,比较遗憾的是,她比期中考试后退了一位,排到总分第二十位,不过还是受到班主任的表扬,因为她已经很努力了,甚至将一些资质比她好的同学都超过了。

    接下来自然是拿成绩单(假如没有奖状奖品的话)回家过年罗。

    我对于奖状奖品早已不稀奇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放假了也不能轻松,得赶做寒假作业,要不,年初一年初二的就不能痛痛快快地玩了。

    比较遗憾的是今年过年我爸爸不能回来,单位里加班,我妈让他正好将假期攒起来,明年春天或秋天与我妈年休假期一起出去旅游。

    ================================================================================================================================================

    这样,我们今年就只有两个人过年了。

    可是不知怎么,我妈在说话中还老是说道我们今年三个人过年,我还以为她说顺了,也没怎么在意。

    妈这些天天天往家拖东西,不是单位发的就是菜场中买的,我也有点纳闷,去年我们三个人也没有这么多啊。

    妈不理我,依旧我行我素。

    中国习惯,每年腊月二十九就已经上半班了,妈也不到下午两点就溜了回来,准备年夜饭。

    我也按规矩,放下功课出来给妈帮忙了。

    妈却说不用你,你回去做你的功课吧。

    我说你只有一个人,我是怕你来不及。

    妈道谁说我一个人?

    我奇怪道还有谁啊?

    妈说,你自己看,不是来了吗?

    说话间一个人笑盈盈地走进了屋子,我一看,头就又痛了。

    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一定又是阴魂不散的顾晓菲。

    一串话早飞到我妈身边:“妈,我来帮你做年夜饭了。”

    ……妈?你妈来了吗?我咋没看见。

    妈一看,脸上就笑开了花:“呦,菲菲来了,坐,坐,星羽,还站着干什么?还不给菲菲倒杯热水暖暖手?”

    菲菲却道:“妈,星羽是个大忙人,你就别让他干活了,再说,他满手冻疮,我们两个人行,星羽你回去吧,把我的书包带进去。”

    说着就把我推到屋里去。

    其实最近我好像力气大了很多,菲菲真要推我进去也没有那么容易,不过我留在外面干什么?跟我妈、菲菲一起亲亲热热干事?

    所以就半推半就地进了屋。

    这个家里,我越来越像个外人了。

    一个菲菲,倒能当我们大半个家。

    在屋里做着功课,耳边却是妈与菲菲有说有笑的声音。

    关着门还是挡不住。

    我不懂,这菲菲为什么能将我妈哄得服服帖帖的。

    连作业也做不了了,干脆往被窝中一钻,用被子捂住头。

    朦胧中,有人进门。估计八成是菲菲,因此没做声。

    菲菲轻轻揭开我的被角看了看,在我脸上轻轻吻了一下,又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我就一觉睡到吃晚饭。

    晚饭时,我又成了局外人,有点生闷气,于是,吃完饭道:“菲菲,你早点回去吧,要不你妈急了。”

    菲菲却道:“没关系的,我出来时已经跟我妈说了,今晚我不回去了。”

    我吓了一跳,心想这菲菲胆子也太大了,居然当着我妈的面说睡我这里,这不是违反了我们之间的协议吗?

    于是道:“菲菲,你不能跟我一起睡的。”

    菲菲道:“你说什么呀,谁说要和你一起睡?”

    “那你,你……”

    我有点反应不过来。

    妈说话了:“星羽,你想什么,是我叫星羽这几天过来陪我一起睡的,我一个人,屋子里怪冷清的。”

    我哑口无言。

    我想,菲菲心里一定在偷偷笑呢。

    ==============================================================================================================================================

    上班了,又要辛苦了。

    行的话请大家用移动手机给本书投点短信票吧,现在上短信推荐很容易,几十块钱就够了,我没有手机,请大家帮忙了(注:一部手机一天只能投三票)

    编辑短信“TPF43453”发送至8828,为《青春艳曲》投1票!资费0.2元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