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十一、我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菲菲来我家的唯一好处是我不用动手帮忙妈做年夜饭了,这样,我就可以加紧做功课,预计除了两篇作文,其余作业今天可以全部完工,过了年就可以轻轻松松玩个痛快。///www.99zw.cn///

    当然坏处就是要忍受俩三八的刮噪了。

    第二天早上,我还在被窝里呢,菲菲就猛敲我的门。

    干什么?拿书包。

    我只好忍着三九清晨的严寒,从热烘烘的被窝中跳出来,去开门。

    虽然不过几秒钟时间,但热被窝这么一折腾,那个冷啊。

    我在梦中与童思诗、查铁丽、祝雅亮、林羽思,还有她菲菲自己的大团圆梦也就破灭了。

    没办法,只好温习余梦。

    可这顾晓菲偏要来打扰我。

    她大刺刺地一屁股在我床头桌前坐下,一点一点地拿出所有的东西,将我的桌子全部占满,好像她就是这里的当家主人一般。

    然后才开始做作业。

    做就做吧,还不停地来问我,星羽这道题怎么做,星羽这道题又怎么做。

    开始我还不想发火,人家问你题目,我这个“大作家”总不能拒人千里,所以也只好躺在床上,耐心的给她解答,可是后来发现她根本就没有在听。

    所以,当菲菲拿着一道已经做完的题目来问我“星羽,你看这道题这样做对不对”时,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大喝一声:“你烦不烦啊!”

    顾晓菲眼泪汪汪地放下笔,跑到外屋去了。

    一会儿,妈进来了,开口就是“星羽你也太不象话了,你看人家菲菲,昨天帮我干活忙到很晚,今天一大早就起来做功课,你怎么还要吼人家?”

    我知道跟妈就跟班主任一样,你是不用跟她讲道理的,于是也就装听不见,谁知妈又道:“今天是大年三十,要过年了,不然,我真想好好打你一顿,听着,菲菲是我请来的客人,不许再跟她无礼。”

    说罢,也不等我回答,就噔噔噔走出去了。

    我心里很难过。

    我妈从我七岁那年就没有打过我了。

    现在,她为了一个顾晓菲,却居然说要打我!

    你说,这让人伤心不伤心?

    这家里不能呆了。

    我翻身起床,也不理妈与菲菲的招呼,自顾自洗漱完毕,背起书包就出了门。

    妈与菲菲道:“星羽,大年三十的,你到哪里去?”

    我理也不理她们。

    等菲菲与妈追出门来,我已经走了。

    ============================================================================================================================================

    走在路上,想起刚才的事,还是很伤心。忽然又想到一个题材。

    不过到哪里去写呢?

    大年三十,人们都很忙。

    于是就想到了图书馆阅览室。

    眼睛一亮,就去那儿。

    阅览室里静悄悄的,只有一个年轻的女管理员在那儿涂指甲。

    是啊,大年三十,谁还来图书馆呢?

    这时已经将近早上十点,我也不顾管理员反感的目光,找了个位置坐下,拿出纸笔。

    这是一个比较凄惨的故事,名字叫《我是谁》。

    是啊,我是谁呢?

    我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呢?

    如果我是我妈的儿子,我妈怎么对我比对外人都不如?如果我不是我妈的儿子,那我又是谁?

    于是想,要是,如果,假使,我回到过去,那又会怎么样?

    诸位,架空历史不是从起点开始的,当然也不是从我开始。

    在我以前很多年,就有人这么写了。

    于是灵感源源而来。

    一口气写了大约有两张纸一千字的样子,想起《科幻世界》编辑部只要短文章,于是唰唰划掉开头两段,中间也划掉了两段,结尾改得简练些,又增增删散,看看还算满意了,这才将它誊抄了一遍:

    (五),我是谁?

    糟糕!随着尖厉的刹车声,K君已知闯下大祸。

    天雨路滑,车开得快了点,二十一世纪末的汽车性能和道路状况又实在太差,再加上对方是突然横穿马路,惨剧就发生了。

    K君是个孤儿,圣诞节无处可去,一个人从二十二世纪来此旅游,不想出了这种事,该如何是好?

    K 君下车跑到姑娘身边,摸了摸她的胸口,心脏已停止了跳动。

    他下意识地拣起死者口袋里滑处来的身份证,脑袋里忽然嗡的一声——有这么巧么?姓名、年龄、住址都相同,难道她就是自己从未见过面的母亲?

    我撞死了自己的母亲!K君茫然站起身来,脑中一片空白,无意识地向走去……

    姑娘出事的公路上徘徊着一个头发蓬乱,胡子邋遢,衣衫褴褸,眼睛漠然,像个无神的醉鬼,几天不见,K君已完全变了,他步履踉蹡,口中念念有词:“你死了,我又从何而来?要是从来就没有过我,现在的我又是谁?”

    他就像个孤魂野鬼般在二十一世纪流浪,没有档案,肇事者的责任自然追不到他头上,但他再也回不了二十二世纪了。

    在一间乡下小屋里,一个老女人正将奶瓶捧到啼哭的婴儿前,嘴里念叨着:“这孩子命真苦,爸爸不知是谁,妈妈又让哪个天杀的开车撞死了,往后日子叫我们祖孙俩咋过呀……”

    与此同时,一个幽灵在外面的荒野中游荡着,不时发出几声狼一样的嚎叫:“我是谁?”

    ……

    心情不好,写出来的文字自然也是灰色的。

    ==============================================================================================================================================

    公告:感谢大家支持,本书发到现在,VIP早已经全本,公众版也不少了,但是订阅很不理想,后面每千字才几块钱,使得以稿费为生的我难以为继。

    据我所知,很多书全本后就不解禁了,人家也这么劝我,不过为了喜爱我书的朋友,我决定还是继续解禁,不过频率放慢了,改成每月一章,遇上推荐的一周再解一章,实在是生活所迫,没有办法,请大家谅解。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