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二十二、想入“菲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唉,虽然是认了两个天真活泼可爱迷人的新妹妹,可是原来打算送林羽思的那对金笔与妈给我的压岁钱---也不知道是多少----都没有了,今天才大年初一啊,寒假怎么着也还有十天半个月的,没有钱,我不知该怎么过哩。///www.99zw.cn///

    怪不得人常说有一得必有一失,我一下得到两个妹妹,自然损失要大一点。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看看天上,也是彤云密布,看来又要下雪了。

    人家喜欢下雪,我却不太开心,一下雪,就没有地方可去,只能闷在家里了。

    又是高兴,又是郁闷地回到家里,妈正在一个人闷头吃饭,脸上也不是太高兴。

    看来她也等了我好久,现在都六点多了----姐妹花家晚饭开始早,要不回家还要晚呢。

    本来会挨骂的,不过今天是大年初一,估计可以逃过了。

    再说自从成了“大作家”后,妈也管得少了。

    果然,妈一见我便道:“回来了?等你半天,你不回来,妈只好先吃了,以后回家早点。”

    停了停又道:“我给你盛饭吧。”我道妈你管自己吧,我已经在同学家吃过了。

    “吃过了?”妈有点奇怪道:“在谁家啊?”

    我当然也不想说是在姐妹花家,于是道:“吃过了就是吃过了,对你说反正你也不认识。”

    妈也就不吭声了,管自己吃饭。

    我到妈房里,看了一会儿电视.不知怎么,现在的节目,对我来说。是平时有精彩的没时间看,过年想看精彩的没有。最多有个把哭哭啼啼疯疯癫癫的电视剧,什么什么格格之类地,都是台湾人不要看的破烂货,看着烦,就把电视关了。

    妈说你关电视干嘛。我正听着呢。

    我只好将电视又打开,道:“你怎么不早说,进来一边吃一边看吧。”

    妈果然依言端着饭碗进来了,我看了她一眼,见她那个认真劲,也不好说她幼稚----放在昨天我就说了,可今天中午的谈话让我深深感到妈地厉害,所以也不敢再贬低她的兴趣。

    无聊,打道回房。

    房里也无聊。

    大年初一。复习功课是太夸张了,我可没有那种精神,作业已经做完。作文今天又没有心情,自己地稿件呢都被顾晓菲拿去抄了。真是百无聊赖啊。

    忽然有点想念顾晓菲。

    为什么?

    没有别人可想罢了。

    童思诗肯定跟张斌混在一起。查铁丽不到初七八快餐店重新开张不会回来,祝雅亮已经很久没有理我了。林羽思家太远,而且去的话也很尴尬,再说袋里只剩一二十块钱(对了,明天一定要把稿费单子从妈那里要回来,再不要回来就要作废了),怎么见人?当然,姐姐家就更不用说了,至于新认的一对姐妹花妹妹,去人家倒是欢迎,可这不成了再去讨压岁钱了么?

    要再去的话,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脱身了。

    算来算去,也就只剩一个顾晓菲了。

    可是,从前总是嫌顾晓菲烦,今天想她她却回家去了,真是的。

    鬼使神差之中,竟然掏出一把钥匙,开了那个平日里一直紧紧锁着地抽屉。

    呵呵,这里面的每件东西都有一段或甜或苦或青涩的回忆呢。

    我轻轻抚摸着童思诗的袜子,查铁丽与顾晓菲的裤衩,还有杨柳青的纸条,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脸上当然带着沉醉的表情。不过不能让人看见。

    正在这时,忽然有人敲门。

    我大骇。

    其实门关着,不用害怕,可这不是做贼心虚嘛。

    赶紧将东西一股脑儿扫进抽屉,关上锁毕,又放好钥匙,这才走去开门。

    我想一定又是妈。谁知开门一看,竟是惊喜交加!

    我刚要叫出来:“是你!”对面的顾晓菲却将手指放到嘴边“嘘”着,做出偷偷进门地样子,然后反手关上。

    这才轻轻说:“你们家的房门怎么也不关,外面一个人也没有,要来了贼怎么办?我们那里前几天才遭贼,被偷去了一只鸡,一只火

    我这才想起,正要去关大门,顾晓菲拉住我道:“早帮你关了,我是提醒你一声。说罢,竟将我一把抱住,狂吻起来。

    不知怎么,我今天竟然被动地回应着,没有拒绝。

    今天这菲菲也不显得烦了。

    好久,顾晓菲才松开嘴,大口喘着粗气道:“想死我了。”

    这也太夸张了,不是近中午才分的手吗?

    可是,自己刚才不也是在想菲菲吗?

    菲菲这才说道:“你地文章我抄好了,我们到床上去看吧。”

    平时我最怕跟菲菲上床,此刻居然也不那么反感反倒有点期盼,点头示意道:“好吧,你上去等我。”

    于是我去打水准备洗漱。

    水打来了,菲菲却还没有上床,道:“星羽,我们一块洗吧。”

    说真的,除了童思诗,我还真没有跟人一块用同一个盆洗过,不过今天似乎有点特别,这个,这个,特别特别想跟人一起接触,所以也就没有反对。

    坐在床上,菲菲将我头放在她地双峰中间,给我仔仔细细地洗了脸,然后自己也洗了,又将水倒在脚盆里。

    她帮我脱了鞋袜(是她执意地,我是想自己脱来着,菲菲不让),将我的脚放入脚盆,用热水泡着,然后自己也轻轻脱去鞋袜,露出白得似嫩藕般地纤足,放进脚盆来。

    这菲菲的手我也拉过,背也抚摸过,咪咪也摸过,甚至全身都按摩过,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皮肤特别敏感,甚至两个人的脚碰到一起就像触电一般。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各位网友新年好,如有本月的推荐票记得一定留给我啊,我过年都不休息,奖励一下,昨天上午我还排在推荐票第二页的,下午掉到了第三页了,大家支持,马上就恢复每天三章了,大家给点鼓励,至于有易宝票当然更好了,现在看来一票易宝不够,谁有票短信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