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二十四、春宵一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昨晚没有睡好,今天这么早就有点犯困。///www.99zw.cn///

    何况有佳人在旁,更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当然,这里的春宵是指睡眠的那个春宵,没别的意思。

    当然,女孩子在旁边,也不能就这么说“我们睡了”。

    现在我可学乖了。

    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哄女孩子的于是道:“菲菲,我们睡下去说罢。”

    菲菲十分欣喜道:“好啊。”

    便急急忙忙脱得只剩了一条小内裤,钻进被窝中去。

    我脱了外衣,正要躺下,犹豫了一下,也把汗衫脱了,睡下去紧紧抱住了菲菲青春勃发的身子。

    灯灭了。

    我将顾晓菲那两团高耸的山峰使劲搂在怀里,用手抚摩着她滑腻如玉的脊背。

    顾晓菲也是轻轻扭按着我的全身,柔情无限。

    后来,后来她就哭了。

    为什么?

    不知道,问她她也不说。

    后来,我们两个人相拥着睡了……

    等我醒来,身边已没了人。

    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多。

    很奇怪,妈怎么没来叫我。

    穿好衣服,出了房门一看,原来妈也刚起来,正在洗脸呢。

    见了我,便道:“星羽,外面正下雪呢,妈想让你多睡会,所以没叫你。.看你这些天都瘦了。”

    我惊喜地看门一看,哇,果然是满天飞雪。世界银装素裹,街上有不撑伞匆匆而过的行人。一个个都成了白毛男女。

    家门口地上还有两行隐约可见的脚印通到街上,不用说是顾晓菲的,也不知妈注意到了没有。

    一股清冽的寒风逼得我退回了屋内,我又犯起愁了。

    下雪好看是好看,可在家干些什么呢?

    要是菲菲不走就好了。

    这才觉得。人,有地时候是需要一个人说说话的。“先吃早饭吧。”妈叫我道。

    于是打开了收音机,边听收音边吃早饭,收音机正放着范晓宣的《雪人》:“好冷,雪已经积地那么深,yu,我深爱的人……”我不禁感慨万千。恐怕这时,我最想最想对过去许许多多关心爱护过我地人,童思诗。查铁丽,林羽思,祝雅亮。顾晓菲,以及所有的人。道一声:;新年快乐。Happynw

    早饭过后,趁着这份心情。便拿出草稿簿来写寒假作文了。

    题目是现成的----《雪》。

    一个小时不到,就完成了一篇,大约七八百字,然后,修改了一下,又花了半小时不到,将它抄在作文簿上。当然,这种初中生应景作文,就不拿出来献丑了。

    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看看时间,也已经十一点多了,妈趁电视剧广告时间冲出来做饭。

    春节期间,午饭通常总是很迟的。

    看她为了看一本电视剧这么辛苦,还要给我们两人做饭,我有点于心不忍,便进厨房给她帮忙。妈就悄悄问我道:“昨晚菲菲来过了?”

    我没想到妈会问这个事情,想也瞒不过,因为门前地脚印是向外的,只好点点头,轻轻说:“是的。”

    妈看了看我,问:“你们,没什么事吧?”

    我红着脸道:“没有。”

    妈轻轻叹了口气道:“要是今晚她再来,你让她明天早上不要走了。停了一下,又补充道:“我这都是为你好。”

    这个时候,我虽然还是有点为她对菲菲的两面三刀抱不平,但也忽然感到能理解妈了。

    于是叫了一声妈,把妈抱着。

    妈急急叫道:“快放开,快放开,油都溅到你身上了。”下午的时候,雪停了。

    于是,家家户户都出来了,开始铲除门前的积雪。

    闲得无聊,我便在皮手套外面套上妈妈洗菜用的塑胶手套(没办法啊,想玩,又有冻疮),堆起雪人来。

    不一会儿便堆成了一个,这个时候,才发现,大伙儿也都开始堆雪人,而且他们堆得都比我大。

    没办法,这时返工也已经迟了,只好又堆了三四个更小一点的雪人,围在稍大一点的那个雪人中间。

    雪人堆完了,站在那里欣赏了一会儿,又想起什么,连忙进屋,拿了学生证,又向妈要了那张汇款单,身份证与图章,急急出门去。

    妈在身后叫道:“要不要我跟你一块去啊。”

    我道不用了。

    踏着积雪来到邮局,里面空荡荡地,与过年前汇款队伍排成长龙形成鲜明对比。

    将汇款单与证件、图章交给营业员,营业员看了一眼,道让你家大人来。

    我急急掏出学生证,又道汇款单上已经敲了学校的图章,这是我的稿费,再不取就过期了。然而营业员坚决不肯。

    正在那儿相持不下呢,外面走进一个比我稍大一点地孩子来,直奔柜台道:“金叔叔,今天卖杂志的柜台怎么没人啊。”

    那营业员道:“应该有人值班地,大概吃午饭还没有回来吧。”

    过年时节,上班者都是很懒散,有地干脆趁空闲打扑克呢。

    那孩子转眼看到我,道:“啊哟,这不是星部长吗?我是文学社的,张小龙。”

    我这才想起文学社是有这么个人,不过文学社还没有搞过活动,自然不认识。

    张小龙问我道:“星部长也对集邮感兴趣,来买邮票?”

    我道不是,是来取钱,邮局不让。

    张小龙转头对营业员道:“金叔叔,这是我们学校学生会地宣传部长星羽,是大作家,他是来取他的稿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