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二十五、大战张小龙--二七、姐妹花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个张小龙叫“金叔叔”的营业员,一听大作家,稿费,态度立刻变得极为谦恭,连忙将汇款单的留言单撕下还我,将单子啪的一声敲上图章,然后让我签名,拿钱。///www.99zw.cn///

    我自然是千恩万谢。

    谁知营业员比我还诚惶诚恐。

    出得邮局,张小龙问我道:“星部长准备去哪?”我道你就不要叫我星部长了,叫我星羽吧,我今天也没有地方可去。

    张小龙道:“那就去我家吧。”

    我想想现在才一点多,又没地方可去,于是便跟着张小龙走了。

    张小龙原来是初二六班的,不过我却是不认识他。

    张家离街也不远,几分钟就到了。

    张家没有人,张小龙告诉我,他爸爸妈妈今天都出去做客了,因为对方家没有孩子,他觉得跟着去就像特意去要压岁钱似的,所以就没去。

    张小龙拿出他的集邮册让我看,又说到上面的四张连在一起的八分猴票,现在每枚已经三百多元了。

    我啧啧赞叹。

    他又告诉我,这还不算贵,早年的邮票,尤其是错票,如“全国山河一片红”什么的,现在都卖到几十万了。

    张小龙得意地告诉我,他从四岁开始集邮,现在他的邮册,少说也值几万了,真是令人羡慕不已。

    他又说,集邮就是要尽早购买各种邮票,今天他去邮局。就是买新发行的邮票的,没想到碰上了我。

    说着又拿了几张精美的信封,我正纳闷。没事你收集信封干啥呀,信封又不值钱。只见小龙一脸奸相地说:“现在社会。只要收藏的好,将来哪个不值钱?你看,这叫首日封,是邮票发行首日的记载,耨”他拿出其中一封递给我。“这封是印有国内围棋九段地九大高手亲笔签名的首日封,我花了好大劲才搞到地,将来一定值大钱!”

    说着又递给我一叠印有12生肖的信封,问:“这叫什么?”我看看,又无奈地摇摇头,“笨!这叫纪念封,懂不?”张小龙一脸贼笑。

    看来我对集邮一窍不通,张小龙提议我们下象棋。

    张小龙是经常下象棋的,我呢。平时很少下,只是有时看过大人下,在旁边支支招而已。所以,一上来就被张小龙杀得一败涂地。

    张小龙不好意思道:“我让你一个车吧。”

    让一个车也不行。没多久我就被张小龙逼得步步退守。十分被动。

    张小龙说你认输算了,我们再来。

    我摇摇头拒绝了。看了半晌,我一连送吃了一马一炮,阻滞了张小龙的攻势,乘机运炮沉底,然后运用抽将,连杀卒、马、炮三子,扫清了半边江山,我乘机大举进攻,张小龙招架不住,败下阵来。

    张小龙很奇怪地看着我道:“你真的不会下棋?”

    “是啊,我平时只看别人下。”我老老实实回答道。

    “你真是天才。”张小龙感叹道。

    于是不让车再下。

    张小龙虽然实战经验丰富,可是他地对手平时都是小孩,因此招数十分幼稚,我虽然缺乏实战锻炼,但是我毕竟看得比较多,摸清不少高手下棋的套路,因此,开始我略处下风,输了两局,但很快我便越战越勇,到傍晚时分,张小龙与我已经不分胜负了。

    张小龙不甘心,道:“我先做晚饭,我们吃了再大战三百回合。”

    我想起昨天晚饭已经没有回家吃,妈一个人很冷清,便道:“不了,我妈在家等我,我明天下午再来找你吧。”

    回家母子俩吃了饭,说了一会话,各自回屋,我想起顾晓菲昨天说的,关门防贼的话,就把门早早关上了。

    回想白天与张小龙大战场合,自然非常兴奋,又想起张小龙集邮的事,只恨自己怎么没有早点参与,要不,现在自己不就是万元户了吗?想给女朋友送礼也就不用精打细算了。

    懊恼之余,灵感忽至,于是拿出纸笔,上床捂在被窝里,唰唰开写,没几十分钟,又是一篇精彩短文草就:

    (七),美梦成空

    S君家境贫寒,最后给他找到一条发财的捷径。

    他向朋友借了一大笔钱,造了一艘时间飞船,然后飞到了19世纪。

    正值黑夜,他在一个小镇的邮局附近降落,当今世界上最珍贵的一枚而且是唯一的一枚错邮当年就是从这里漏出来地。

    他好容易进入邮局,随着手电的微光,心儿忽然狂跳起来----厚厚一大迭无价之宝就随便搁在柜子里。.现在,只要返回未来,卖掉其中的一枚,他便是大富翁了。

    邮票又重又滑,由于过分激动,他在钻出洞口,走向飞船时,不慎绊了一下,赃物散落在地。

    “谁!”正在这时,前面响起一声怒喝。

    不好,被发现了!S君一哆嗦,来不及拾起赃物,仓惶逃循。

    喝问地是个过路老汉,只见他捡起S君丢下的邮票就着星光看了看,道:“这些花纸头倒不错,拿回家糊墙去。”

    S君垂头丧气地回到未来,意外发现,自己手里竟还攥着一枚珍邮。他不禁一阵狂喜----即使只有一枚,这一趟也没白来。

    当他把历经千辛万苦得来地宝贝向朋友炫耀时,朋友惊讶道:“你是怎么了?这枚邮票一直是你地呀。”

    “一直是我的?可我昨天才S君迷惑了,他从来就没有过什么珍邮。

    朋友翻出一本旧杂志扔到S君面前:“上面那篇《世界上最富有地穷光蛋》不就是写你的么”?直到昨天,实在太可惜了。”

    “昨天?”象是晴天打了个霹雳,S君心头一震。

    “你没看新闻么?文物工作者重修一间十九世纪牧羊人小屋时。从墙洞里意外发现几万枚这种邮票,墙上糊地也是,可惜早被烟熏黑了没人注意。邮票怎么跑到墙洞里去的还是个。”

    S君一阵头晕目眩。许久。才在朋友的呼声中清醒过来:从他丢弃邮票离开十九世纪时,这个世界就已变了样。

    “要是你早点将邮票卖掉就好了。”朋友惋惜地说:“现在它地身价已一落千丈了。”

    “是我早点S君望着那枚错邮。心中一片茫然。

    他不知道,卖掉这枚邮票,能不能还清为造时间机器所借的巨款,他更不知道,同样是一无所有。不作这趟十九世纪之旅和去过十九世纪地他,哪个更为不幸。

    S君周密的发财计划终成南柯一梦。文章写好了,加上过去所写,一共已有七篇,想想也差不多了,决定明天就将它们寄给《科幻世界》。最理想的是今晚顾晓菲再来我家,这样,就可以让她给我将这最后一篇文章抄一遍,这样寄出去就显得十分整洁了。

    遗憾的是。等到晚上九点多,也没见有人来。

    中途我似乎听到外面雪地上有人走动,可是细听又没有了。也许是路人经过的声音吧。

    天太冷,不想起来。

    后来。我有点犯困。便倒头睡了。

    迷迷糊糊中,仿佛。梦见顾晓菲了。

    二十六、车轮大战

    第二天早上,闹钟将我催醒,起床开门一看,只见我昨天堆地雪人被人动过了。

    原来中间最大的那个雪人,被围上了一条围巾,另一个小些的雪人紧紧依偎着它,胸口还钉上了两个鲜艳的纽扣,另几个雪人则被搬得远远的。这个意思大概傻瓜也明白吧?

    我傻傻地看了好久,嘴中喃喃道:“顾晓菲,菲菲。”

    原来昨天夜里顾晓菲已经来过了,因为怕惊动我母亲,竟然没有敲门进来。

    望着那对雪人,我心中感慨莫名。

    后来我回到屋里,将最后一篇微型科幻小说抄了,并在稿件后面附了一封给编辑部的信,大意是《最后的走私者》因为无法按照贵刊意愿改成五千字,而只好放弃了,另外附上一些短篇的,希望能符合贵刊标准。

    好了以后找了一个大信封,请妈写了《科幻世界》的地址,将文章与信全都装了进去。

    午饭后,我对妈说要到同学家去玩,便出了门。

    在去张小龙家路上,我将稿件与信投了,希望新年能有好运,接着就去了张小龙家。

    今天张小龙一上来就明显处于下风,我则越战越勇,杀得张小龙毫无招架之力。张小龙不服气道:“明天,我找几个高手来助阵,一定要打败你。”

    我说好啊,这时,张小龙父母赶出来道小龙留同学吃饭呀,我道不用了,我妈还在家里等我呢。

    于是,第二天我又去了张小龙家,果然来了几个高手,差不多是比我高出半手,原来都是我校高中部里地。

    于是摆开战场,不过说也奇怪,开始时我确实不是他们对手,输多赢少,可是下着下着,就慢慢打成平手,到了最后,反而又是我略胜一筹了。

    看来这些“高手”,也不过就是个子比我高出一手而已。

    一问这些人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学校象棋赛第三名!

    大家都很奇怪说去年学校象棋比赛,你为什么不参加啊?

    我说,当时我也不会下棋,就没有报名啊。

    我说的是真话。可是没有人信。

    这世界上,很多时候你说真话,无论如何表白。都是没有人信,甚至要闹出很大的误会来地。

    于是一连又下了几天棋。我都是胜多输少,大家感到无味,便提议下军棋。

    我们下的军棋是暗棋,在一定程度上要碰运气,大家原以为下军棋会好些。谁知开始时候确实相差不多,不料等我下了几盘,上手后,就连战皆捷,稳坐庄家了。

    我们采用地是车轮战,输者下台,这样一来,等于是我大战各路豪杰,又一连杀了他们好几天。大家看看实在赢不了我才甘拜下风。

    一连晴了几天,雪也化得差不多了,菲菲地围巾与纽扣。当然已经给我收进了抽屉,菲菲却再也没有来过我家。

    这天我又是下棋大胜而归。回到家。却又吃了一惊。

    家里好像很热闹的样子,进屋一看。没想到竟是姐妹花一家。

    我站在门槛上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好像还是惊讶多于高兴吧。

    这时,姐妹花们早已经扑上前来,道:“星羽哥哥,你回来啦!”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妈却道:“星羽,你怎么认了两个妹妹也不告诉我一声?”

    我只有呵呵傻笑。

    刚刚与叔叔,阿姨姐姐打了招呼,姐妹花们又亲亲热热拉着我道:“星羽哥哥,带我们去你地房间看看吧。”

    我当然也不好拒绝。

    于是扔下三个大人在外面磕瓜子,我们三个人一同进了我房间,幸好妈已经替我整理过了,因此还算看得过去,不过姐妹花并不在意,只是东看西翻,不光看了我刊登在《科幻世界》上的文章,连我还刚刚寄出地超短篇小说的底稿也都看了个够,这才亲密地搂着她们的“星羽哥哥”坐在床上聊天。

    姐妹花们一定要让我给她们讲故事,又不要听现成的,我只好搜尽枯肠,现编了几个,听得姐妹花们一个劲地叫好。

    不过可惜的是,这些都是长故事,投到《科幻世界》后全军覆没,这当然是后话。

    正在高兴时,妈却来叫我们出去。

    原来,妈想留客人在家吃饭,可是她一个人,又做饭又要陪客人,分身乏术,所以叫我出去陪客人。叔叔与阿姨姐姐见状,便道:“我们已经来过了,饭就不吃了,下次也可以来玩地。告辞了。”

    我想想到姐妹花家受到如此隆重的招待,总不能让客人到我家喝一口茶就离开,那样也太不礼貌了,于是拦住门口死活不让,总算将客人拦了下来。

    于是,妈进厨房做饭去了,我由姐妹花们夹着,与叔叔和阿姨姐姐聊起天来。

    叔叔和阿姨姐姐自然一个劲地夸我年轻有为,聪明懂事,这一次他们两个女儿能在文艺会演中脱颖而出,全靠我这个“大作家”的指点与提携。

    原来,我们学校参加文艺会演的鸭子舞录像先是在县电视台播出,然后选送到省台,居然也播出了,好评如潮。

    “全靠星羽哥哥,全靠星羽哥哥,”叔叔与阿姨姐姐一再重申,其实,大部分是说给在厨房中的我妈听的。

    我妈抽空走了出来陪笑道:“我儿子也没有什么能耐,就是脑瓜灵活点,能出个歪点子,哪有你们家一对姐妹花伶俐可爱啊。”

    姐妹花们听我妈这么说,害羞地拉着我膀子,低头不敢见人。

    二十七、姐妹花开(续)比起姐妹花家,我们家的晚饭就寒酸多了,一共才十多个菜,还有几个重复的。

    我妈也不知道我在姐妹花家接受招待的规格,知道了恐怕一时也来不及弄那么多菜,这家中少一个人就是不一样。

    幸好姐妹花一家也是随和人,因此也就不计较了。

    饭桌上,叔叔与阿姨姐姐对我妈道:“你看,你儿子与我女儿们一起多般配啊,不如让他在我家两个女儿中挑一个。怎么样?”

    我心想,挑一个?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闭着眼睛摸一个还差不多。

    我妈呵呵笑道:“咳。你们女儿出落得天仙似地,我儿子是个笨人。什么事情都不懂,怕委屈了你们的女儿啊。”

    阿姨姐姐却道:“我看你们家星羽很懂事啊,才刚认识我们女儿没多久,就又送礼物又送红包的,说话处事也很得体。我们全家都很喜欢。”

    姐妹花们地脸早已经低到桌子底下去了,我地心也砰砰直跳,不知是希望我妈答应好还是拒绝好。

    我妈朝我瞄了一眼,道:“多谢你们看得起我家星羽,不过我们家星羽还小,你们女儿也才上初中,现在谈这事恐怕还为时过早吧。”

    叔叔与阿姨姐姐都怔了一下,随即又道:“呵呵,我们也不是现在就要星羽与我们女儿订婚。不过就是这么个意思,这样,我们要是请星羽帮我们家女儿复习功课与指导排练也就方便多了。”

    我妈就对我道:“星羽。你与妹妹们吃饱了就到屋里去吧,我们大人有话说。于是我们就乖乖进屋去了。虽然大家很想知道大人们怎么安排我们地事。

    不过我们也没有办法偷听到大人地话。因为饭桌离我们很远,他们说话声又很低。

    姐妹花们脸红红地看着我道:“我爸妈让你在我们当中选一个呢。你喜欢我们中间地谁啊?”

    我也不知道喜欢谁呢。于是道:“你们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叫我怎么分辨得出呢?”

    两姐妹放开我,跑到屋角嘀嘀咕咕说了会悄悄话,然后走到我身边,坏坏地笑笑道:“星羽哥哥真地想知道我们谁是谁吗?”

    我说当然想啊。说,你们俩到底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姐妹花将嘴凑到我耳边低低说了些什么。

    有这样地事?我将信将疑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摸一下。”

    “真的摸?”

    “当然,是我们让你摸的啊。”姐妹花们笑着说。

    于是,我就将手轮流伸到姐妹花衣服里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疑惑道:“没有啊,我觉得你们怎么好像一样大啊。”

    “是吗?没有地事,你再摸,一起摸。”

    姐妹花们一本正经地道。

    于是我将双手伸到姐妹花胸前,战战兢兢地又一起捏着她们胸前的小鸽子比较道:“我觉得差不多大。”

    姐妹花们你看我,我看你,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我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大当,但对方是一对这么可爱的姐妹花啊,我怎么能跟她们计较呢?只恨不得有个地洞好让自己钻进去。

    正打闹着,阿姨姐姐敲了几下门道:“女儿们啊,玩够了吗?我们该回家了。”

    于是开了门,阿姨姐姐跟我告别道:“星羽啊,我们先回去了,有空一定要来我家指导我这俩丫头啊。”

    说罢,与我握手告别。

    我只觉得手中多了点什么,低头一看,却是一个红包。

    我连忙追上去,想要将红包还给阿姨姐姐,可是叔叔与阿姨姐姐怎么也不收,还紧紧捏着我的手,姐妹花们乘机溜出屋外,我妈也一点准备都没有,只好看着他们招手告别。

    我知道妈又要唠叨了。

    果然,客人一走,妈就关上门,神情严肃地示意我坐到桌前,与我正式谈话。

    谈话我不反对,因为我也确切地想知道,妈与叔叔与阿姨姐姐到底谈了些什么。

    可妈并不谈刚才他们对话的内容,只是一个劲的追问我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虽然我平时可以无视妈的举止,可是当妈较起真来,也是招架不住的。

    于是,只得竹筒倒豆子,将我与姐妹花们地来往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听完我的故事,妈总算松了口气,道:“还好,我还以为你又闯大祸了,看来还不坏,起码现在还来得及。”

    我奇怪道:“什么来得及啊?”

    妈沉下脸道:“替你擦屁股啊,你这孩子,到处留情,却又心肠太软,不能果断斩断情丝,将来,非被女孩们你一把我一把地撕成碎片不可。”

    我低着头,接受着妈的训斥,才知道她说地都是对的,女人就是老虎,甚至比老虎还可怕,一沾上麻烦就没完没了。

    妈看我老老实实挨训,这才消了气,道:“当然,这也不能怪你,现在你成了名人,自然树大招风,要不,我开学后将你转校到新县城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