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二十八——三十选择、重逢雏妓、拯救女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二十八、选择

    我一听立马就急了,连连道我不。///www.99zw.cn///妈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你舍不得,这样吧,我看那个童思诗也不会回头了,查铁丽又太凶,不如就与菲菲定了吧,她家庭差点我们不在乎,只要人好就行。这样,有了女朋友,就不会再有人打你的主意了。”

    这,我一听,心中大急。

    我才十五岁,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怎么能跟女孩子订婚?

    妈见我摇头,便道好,我问你,你喜不喜欢菲菲?

    我迟疑了一下,想想菲菲的千种风情,万般好处,便老老实实回答道:“喜欢。”

    妈一拍桌子道:“这不就成了?你喜欢她,她喜欢你,还有什么障碍呢?”

    我吞吞吐吐道我还小。

    妈道我知道你还小,但你不是平常人,我让你与菲菲订婚就是为了避免以后你心太野。又不是让你结婚。

    我又吞吞吐吐道:“可是我还是不想与菲菲订婚。”

    为什么?

    因为我还喜欢别的女孩子。

    妈忍住气道:“没关系啊,现在不是还没有选定吗?你最喜欢哪个女孩子,妈替你定下来,其他全部派司就行了。

    喜欢哪个?这我还真说不出。

    除了祝雅亮之外,童思诗?查铁丽?林羽思?顾晓菲?还是姐妹花中的一个?

    唉,人生道路上,为什么没有多选题呢?

    或者,就像电脑一样,你只要一路点Yes就行了。

    妈道我知道这个选择很难。可是星羽你要知道,优柔寡断只会在麻烦里越陷越深,答案不在于结果。而在于选择本身,因为。人生,有的时候是需要选择的。

    我猛地一震,妈的话强烈地触动了我。

    人生,有地时候是需要选择的!

    想不到妈这么个小市民,居然还会说出这么富含哲理的话来。

    可是。让我选择童思诗、查铁丽、林羽思、顾晓菲或者姐妹花之中任何一人,就意味着放弃其他人,伤害其他人,我不愿,也不忍心这么做。

    我这人,就是这点,软不拉玑地,怪不得很多网友看到现在,都对我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我灭了呢。

    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们选择命运。然后义无反顾,轰轰烈烈走完一生;还有一种就是芸芸众生。他们只能让命运选择。糊里糊涂地活着,挣扎着。直至接受命运最后审判地来临。

    相同的是,两种人都很痛苦。

    不同的是,两种人的痛苦各不相同。

    更加不同的是,当英雄,是你找痛苦,而做凡人,是痛苦找你。

    我是个凡人,无法承受英雄地痛苦,也就只得承受凡人的命运。

    于是我对妈道:“好吧,你一定要让我选择,我就选择。”

    妈欣喜道:“你选择了谁?快告诉妈。”

    我说我谁都不选。

    与其选择一个,追求到自己的幸福,而让其余女孩痛苦,不如大家一块痛苦,或者暂时都不用痛苦。

    虽然审判最后还是会来的,但我可以将其推迟到遥远的将来。

    时间也许会解决一切。

    妈叹了口气道:“星羽,你总是心太软,不忍伤害任何人,最后被伤害的那个一定是你自己,你知道吗?”

    我说我知道,但我别无选择。

    妈深深叹息道:“好吧,我想一个人要是想成大事,多被痛苦磨练磨练也是有好处的。”

    我望着妈眼角的皱纹,突然涌起一股抑止不住的冲动,走过去,轻轻搂住妈道:“妈。”

    妈轻轻拍拍我地手说:“儿子,妈真为你骄傲。”

    我对着妈的耳朵,不好意思地悄悄说:“妈,你刚才跟叔叔阿姨都说了些什么啊?”

    要是今天不知道答案,我会一个晚上都睡不着的。

    妈道:“他们向我提亲了,实话说,据我观察,这户人家与两个女儿都不错,至少不像顾晓菲那样来历不明,但我也不能贸然决定,所以说要等你爸爸回来商量呢。当然,最后还是要你自己拿主意。”

    我这才松了口气道:“谢谢妈,谢谢妈。”

    妈也不好意思地从我臂弯中挣脱出来道:“好了,快洗洗,早点上床睡觉吧。”第二天下午,我在张小龙家下了几副棋,因为心不在焉,终于被人从擂主位置上打了下来。

    大家都哈哈大笑,我也笑道:“你们先下,我出去逛一圈。”

    大家说你不要逃啊。

    我道我不会地,等下回来杀的你们哭爹喊妈。

    过年,下午街上都是人,我不想挤人堆,便信步登上了大家山。我需要一个人清静清静。

    山上,朝南向阳地地方积雪都已经化尽,有几家大人领着孩子在拍照,一些中年老年人正在锻炼,三两对情侣在僻静处依偎着,偷偷说点情话,顺便在大衣下面搞些小动作。

    山北,大片地竹林依然是白雪皑皑。

    我顺着石阶漫步而下,忽听前面传来若有若无的哭声!山腰间有个亭子,正在寒风口子上,而且不见一丝阳光,这么冷地地方,有谁在那里哭呢?

    我想起一些恐怖影视,汗毛一下直树起来。

    不过我的胆子还是比较大,虽说有点害怕但是还是想去看个究竟。

    于是看看左右无人,先对着竹林将小便解了(据说可以驱邪),然后咳嗽两声。走下山去。前面转过一个弯,便可以看到亭子中的一切了,这时。那原先隐隐约约的哭声也变得更加清晰,我的脚不觉有点微微发抖!

    不过还是告诫自己:不用怕。这世界上是没有鬼地!

    于是继续向前几步,终于到了拐角处,向下窥视,果见一个披头散发的黑衣女子正坐在亭子里,头伏在栏杆上。幽幽地哭!我心中更是害怕,看看前后,这条向阴且寒风凛冽的山道,没有一个人上下,不由得牙齿“地的”打架。

    但是已经下来这么一大截,总不至于回去,于是壮起胆子,继续下行,走进亭子。战战兢兢地接近那个女人----听声音,还是个女孩!

    声音战抖道:“嗨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

    那红衣女什么地抬起头,向我转过身来。

    二十九、重逢雏妓

    真的是战战兢兢地接近那个嘤嘤哭泣的红衣女什么的。我声音战抖道:“嗨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

    那红衣女什么的抬起头,向我转过身来。用那张面无血色地脸漠然看着我。

    我一愣。吓了一大跳。

    “怎么是你?”

    虽然只有打过一次交道,可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原来她竟然就是我曾经在录像厅中遭遇的那个雏妓!

    幸好不是红衣女鬼。要不,我这书就成了恐怖小说了。

    那雏妓稍稍有点反应,仔细看了我一眼道:“原来是你啊,小弟弟。”

    半年前我在录像厅中碰见这个雏妓时,她是何等妖艳,可是现在,竟然已经如残烛摇弋在三九严寒那凄厉的北风中。

    在这个不见阳光的风口上,就是热血男儿也会被冻成冰条,何况这么一个衣着单薄的柔弱少女!

    于是便问道:“姐姐,这是怎么啦?”

    其实上次的姐姐是在这女孩的淫猥之下被迫叫的,不过今天看她这么可怜,就多叫她一声吧。那女孩凄然一笑道:“弟弟走吧,别管我。”

    我关切道:“姐姐,我也不是多管闲事,可是这儿风这么大,这么冷,又很少有人来,你在这儿会,会冻出病来的。”

    其实我想说地是冻死的。

    其实现在这女孩已经冻得的地直抖,连嘴唇也都毫无血色。

    可是那女孩却还道:“你走开,不要管我,就让我冻死在这儿吧。”

    我听听她的话有点不对,不像是跟谁在怄气,而是真地想死地样子,这倒是有点着急,看看天也已经有将近四点钟的样子,大冬天天又黑得早,如果不管她,她要死在这儿怎么办?

    想了想,对那雏妓道:“姐姐,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那女孩有点感动地望着我道:“弟弟,你真地不用管我的,姐姐没有家呀。”

    说完身子一动,从怀里掉出个热水袋来。

    我看那女孩连腰都已经弯不下去,连忙上前,捡起热水袋一摸,竟然已经冰凉!

    连热水袋都冷了,这女孩在这儿坐了多久了啊。

    忽然想起什么,便道:“姐姐,你稍等。”

    说完便飞步冲下山去。

    原来山下不远处有个烧开水的老虎灶,我冲到里面,将冷水换成热水,再飞快地跑上山来。

    这时,山上风更大了,那女孩已经蜷缩成一团,几乎连战抖都不太明显了,我急忙将滚烫的热水袋塞到她怀里,又把她从冰冷刺骨的水泥凳上抱起来,放在我膝盖上。

    那女孩对我惨笑道:“你管我这个快死的人干嘛?反正我活得过今天,活不过明天……”

    听她这么说,我也不知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年纪轻轻就患了绝症?

    于是便道:“你得了什么病?我送你去医院。”

    那女孩无力地摇摇头道:“不用了,医院也看不好,我身上也已经没有钱了。”

    “那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呢?”

    我再问她,她却闭着眼睛不再回答。

    我看经过热水袋的温暖,她原来惨白的脸上透出一丝淡红。但全身依旧冰凉,天快要黑了,要是不管她。她肯定活不过今天晚上。

    怎么办呢?

    又想了想,现在这女孩体温这么低。去医院没钱,如果不去医院也是必死无疑,有什么办法可以迅速升高她的体温呢?想了一会,突然想起什么,心道:“有了!”

    于是使劲摇着女孩。大声喊道:“跟我走!”

    那女孩无力地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又闭上了,我也不管那么多了,硬把她拖起来,半搀半扶地,将她弄下山去。

    也是赶巧,山下马路上正好有辆三轮车经过,于是与车夫合力将女孩弄上车,我对车夫道:“快点去XX浴室。”

    车夫得令。脚踏得飞快,一会儿就到了。

    这XX浴室是私人开的,我一般都去那儿洗澡。知道那儿有夫妻间。当然,这所谓夫妻间。也是挂羊头。卖狗肉,光临地一般都不是夫妻。

    当时价格。一般洗澡是两块钱,夫妻间十块。

    打发了车夫,我扶那雏妓进了浴室,对老板说我妹妹冻坏了,想洗个澡恢复一下,你给开个夫妻间吧。

    那老板收了我十块钱,暧昧地笑笑。

    有钱可赚,老板总是有求必应的。

    我这才想到,已经这么久了,那老板一定认识这雏妓,说不定还是她的客户呢。不过现在救人要紧,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再说,你就是解释,别人也不会相信。

    于是将已经连话都说不出地女孩抱进夫妻间去。

    浴室里还是比较温暖。

    我也顾不上其它,先给浴缸放上水,一边自己脱了衣服,然后再给女孩脱。

    当我脱到女孩的内衣时,不禁吓了一大跳,原来这女孩身上到处是伤疤,有地是刀伤,有的是烫伤,惨不忍睹。

    再脱掉女孩的外裤,更是大吃一惊,只见女孩的裤衩上全部是血!

    这些血已经基本凝固发黑,与女孩的身体粘在一起了。

    我刚刚试着将裤衩往下扯了扯,女孩呻吟了一下,我又吓得住了手,只好将其抱起,放进了浴缸。

    浴缸中地水是温热偏凉的,因为如果太烫,对体温过低病人来说会有生命危险。

    女孩一睡到浴缸中,浴缸里的水便慢慢变红了,我也不管她,先自己走到热水龙头下面将身上的血水冲干净,然后用盆将地上也冲得干干净净。

    这才走到浴缸前,稍稍坐了五分钟样子,便脱掉女孩的裤衩,原来是血块将裤衩与女孩的体毛沾住了,被温水一浸,血块软化,便很容易脱了下来。三十、拯救女孩

    这时,女孩的手脚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僵硬,脸色也稍稍有点红润,气息转强,我便将浴缸中的血水放了,又换上一缸热水。

    这时,女孩已经慢慢苏醒过来,喃喃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为什么不让我死?”

    两行晶莹的泪水从她地眼中慢慢挂下来。

    与此同时,她下身周围的水又开始渐渐红了。

    我道你有什么事情,搞成这样?

    女孩虚弱地躺在浴缸中,微弱地说道:“我,我被轮奸了。”

    我又大吃一惊,奇怪道:“那你为什么不报案?”

    一边往浴缸中不停的加热水。

    女孩摇摇头:“我是不能报案地。”

    我一下想起了女孩的身份,像她这种情况,确实很尴尬。

    而且现在地当务之急是如何安置这女孩。

    女孩身上没有一分钱,我呢身上现在一共只有几十块钱,外加姐妹花父母给我地那个红包,里面有两百块钱,住院是肯定不够的。

    于是问那女孩。为什么不去医院。

    女孩道已经去看过了,花了一千多块,没看好。我想这事情麻烦了。只好道:“那我送你去派出所报案吧。”

    女孩脸色大变,奋力从浴缸中向外爬道:“你就让我死在这儿吧。不要管我。”

    我见此只好道:“你别动,别动。”

    说罢,又放掉了浴缸中地血水,然后再放进热水。

    这次,我将水温调得很高。女孩的脸色也好多了。

    不过她地下身还是在渗出丝丝血水。

    我想没有办法,只好由我动手了。

    于是对那女孩道:“对不起,我帮你将下面洗洗。”

    女孩闭着眼睛,虚弱地点点头。

    于是我便伸手到浴缸中,将女孩的下体周围的血迹全部洗掉了。

    尽管缸里地水只有一点淡红色,但是但凭肉眼就可以看到女孩的下体还在出血。

    这女子下体出血在中医上有两种称谓,血流如注曰崩,淋漓不断曰漏。合称崩漏。

    西医就只有出血,大出血地说法。大出血往往是外力作用,一般出血既有外力作用引起,亦有子宫功能性出血等。

    老实说我并没有学过西医。所以对此也只是一知半解。

    不过中医治疗女子崩漏,却有很多药方。皆有一定疗效。尤其是我以前在历代名方精选中看到过一个方子,据称治疗老妪崩漏疗效甚佳。我想将其适度加减用来治疗少女出血应该也是可行的。

    虽说这拿病人来做试验有违医德,但我又不是正式医生,而且也是为了救人,没有办法之下的选择,所以应该也是可以原谅的吧。

    这时女孩体力稍有恢复,正挣扎着想爬起来,

    我连忙按住她道:“你先不要动,等体力再恢复一点。对了,你打算怎么办?”

    女孩茫然摇摇头道:“不知道,我这里一个亲人都没有。”

    我想好人做到底吧,如果我不管她,她肯定又会沦落街头,而且,出血不止住的话,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作为一个做人地基本原则,也不能见死不救吧?

    于是道:“那你今晚先到我家,我给你看病,明天再想办法吧。”

    女孩努力的举起一只手,在我脸上摸了一下道:“你真是个好人,你放心,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我想,你这个样子,还说什么报答不报答,还是先顾自己吧。

    于是,我将女孩扶起来,将她身上擦干,穿好衣服,靠墙坐着,然后放掉缸里的水,冲洗干净,再将自己身上又冲洗了一遍,穿上衣服,然后跑出去,向老板要了一只黑色马甲袋,回去收拾了女孩的东西,又冲洗了一遍地面,才扶着女孩出了门。

    那个马甲袋自然马上被我扔到垃圾箱里去了,这可不能再拿回家去藏到抽屉里了。

    这时,也已经有六点钟的样子,我想了想,外面这么冷,我家里这女孩现在也走不进去,于是便问女孩怎么办,女孩道:“这样,要不你先回家,等下夜里你到录像厅找我吧。”

    我说那你现在能自己走吗?

    女孩道还行吧,反正录像厅就在前面。

    我记得是上次好像已经说过,那个录像厅是全天流水播放的。

    我想就这样吧,于是就道:“那我等下来找你。”

    说罢拔腿要走,那女孩却又叫住我道:“哎,你等等。”

    我很奇怪地转身看着她:“什么事啊?”

    那女孩红着脸,很轻地道:“你有一块钱吗?我现在有点饿,想吃碗馄饨。”

    “哦,”我倒把这事给忘了,这女孩实在太可怜了。

    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元钱道:“给你。”

    回到家里,妈已经吃完晚饭了,见我进门,皱起眉头道:“星羽,怎么现在才回来?去同学家下棋也有个时间限制嘛。”

    我笑笑道:“妈,我早出来了,后来去洗澡了。”

    妈道:“哦,那我给你去将菜热一热,都凉了,饭在草囤里。”

    我道妈,我自己来吧。

    吃完饭,妈收拾完,自然捂到被窝中看电视了,我也进我妈屋里看了一会电视,然后回屋。

    临出房门,妈道:“星羽,明天妈要上班了,早上就不叫你了,懒觉睡到什么时候都行,中午你自己将饭菜热一下吃了,晚上回来妈给你做。”我道妈你放心吧,你儿子饿不死。

    于是出门,将妈的房门关好,偷偷溜出门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