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三四——三六控诉、纤手、又认妹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十四、控诉

    说到这儿,女孩已经泣不成声!

    老实说,我原来是非常看不起妓女的,但是听了女孩的一番话,我倒有点同情起她来,便问道:“可是,现在婚姻都是自由的,你和他只是朋友,可以分手啊。///www.99zw.cn///把眼泪擦擦吧。”

    女孩抬起头,接过我递过去的纸巾擦了一下眼泪道:“你以为我不想啊,每次我卖身得来的钱都被他搜走,没有或者少一点还要遭他毒打,连哥哥读书的钱都两个月没寄了,实在没办法,我才提出坚决与他分手,可是他先是用好话哄我,我已经上过几次当,这回再也不肯了,他见软的不行,就,就叫了十几个弟兄,把我,把我……”

    女孩大恸,低下头猛烈抽搐悲泣,一时说不下去了。

    我不由自主地走过去,将女孩的头抱住道:“算了算了,过去的事情就算了,不要说了。”

    女孩伏在我身上,呜呜地哭起来。

    好一会儿,女孩才渐渐平静下来,抬头看我道:“你就让我说吧,我心里太苦了。”

    我见她这么说,只好继续往下听她的故事。

    “……他们一连轮奸了我好几天,后来,又用钥匙,鱼骨头塞塞进我的身体里,就这样还不放过我,一边饮酒作乐,一边用香烟烫我,最后,有他的弟兄看看我血流了一床,不行了,怕弄出人命来,才劝他将我赶出门来,什么东西都不让拿。还威胁我道不许我报案,派出所里他们已经进去过几次,不怕的。要是出来就把我碎尸万段!”

    我听到这里,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才好。又听她继续说道:“我身无分文,无处可去,后来,我只好去找了几个客人,他们怕麻烦。就给了我一点钱,匆匆把我打发了,并告诫我不要再找他们。这些钱前后加起来也只有一千多块,我全用在看病上了,可是直到今天,钱已经全部花完,病还没有看好,又不能接客,家里催钱催得紧。我又不敢对他们说,走投无路,想想只好死掉算了。你真的不该救我。”

    唉,没想到一个妓女也有如此斑斑血泪史。可是。我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又能对社会怎么样呢?

    而且我也不能久留她住我这里。

    不管是妈。还是别的人发现,我都死定了。

    于是只好对她说道:“那你今晚再在这里过一夜吧,明天再想办法。你肚子一定饿了,我给你做饭去。”

    那雏妓抬头想说什么,大概又是以后一定报答我之类,但想想我已经说过不要报答,所以又缩回去了。

    吃完饭也已经有一点多了,忽然听得外面马达声响,出门一看,原来是查铁丽一家坐着三卡回来了,我连忙上前献殷勤,替他们搬东西,查铁丽父母自然对我非常热情,只有查铁丽,只是对我冷冷地点了个头。

    查铁丽一家刚回来,忙得要命,我只好告辞了。

    回到屋里,给上厕所地女孩弄了点热水,让她将下身的血洗洗干净,然后道:“你继续睡觉休息吧,我出去玩了。”

    于是又到张小龙家下了几副棋,心不在焉,负多胜少,想想女孩还要煎一次药吃,便又匆匆赶回家。

    又煎了一次药,服侍女孩服下,检查了一下,血已经止住了,稍稍心安,将药罐、血衣什么的处理掉,家中弄干净了,看女孩又沉沉睡去,便关好房门,走到查铁丽这边来。

    查铁丽家门开着,反正我是熟门熟路,便走了进去,她地父母都不在家,想必一定是去店里收拾准备明天快餐店重新开张了,查铁丽一个人还在闺房里做没完成的寒假作业呢。

    见我进来,查铁丽只是淡淡地打了个招呼:“你来干什么?”

    我知道她还在为过年顾晓菲地事情嫉恨,结结巴巴道:“我,我是来向你赔罪的。”

    “赔罪?赔什么罪?”

    “就是顾,顾晓菲的事情,你听我解释。”

    查铁丽冷笑道:“顾晓菲?她与我有何关系?”

    “你,你听我解释,其实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相信的,所以,你尽管打我、骂我都可以……”

    查铁丽一把将我拉到床上坐下,非常柔和地对我道:“星羽,我已经对你说过了,以前打你骂你是我不对,我以后再也不会来干涉你的事情了,所以,不管是童思诗也好,顾晓菲也好,或者其它任何女孩子,你只要自己喜欢就好,我绝对不会再来把自己意志强加到你地头上了,所以你尽管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打你骂你了,我只真心希望,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听查铁丽这么一说,我虽然有点放心,却也有点失落的感觉,是啊,以后查铁丽固然再也不会来管我,但我在轻松的同时,却也感到少了点什么。.

    是啊,我们在长大、得到什么的同时,总是会失去些什么,而且永远不会再回来。

    沉默了一会儿,查铁丽没话找话道:“过年与那个叫顾晓菲的玩得很开心吧?”

    我大窘道没有,她第二天就走了,我和她真的没事。

    查铁丽似乎也是有心没心地说:“不会吧,你舍得?”我急道:“是真的,她早走了。”

    本来我想说不信你去看,但想起家里还藏着个雏妓,只好不提。

    查铁丽道我随便说说,你急什么?

    我说我也没急。

    又坐了一会,也没有什么意思,只得讪讪地告别。

    查铁丽却又叫住我道:“明天你再来一趟,我有东西给你。”我口里答应。心中却有点疑惑,查铁丽要给我什么?

    寒假已经过去了一大半,我们的好日子也快要过完了。

    想起自己这么一个寒假。竟然也没有去看望一下姐姐,不由有点怅然。

    自从上次下雪。在姐姐家过了两夜,我忽然觉得再去见姐姐很难为情。

    又想,又怕,很是矛盾。不管他了,趁还有几天空。去一趟吧。

    三十五、纤手

    我回到家,刚整理好寒假作业,妈就回来了。

    于是迎上去道:“妈,我来帮你做饭吧。”

    妈说去,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乖了,还是忙你地去吧。

    我嘻嘻一笑,便走到妈房里看电视了。

    过年的菜大多是现成的,所以饭菜很快好了,母子俩对面坐着吃着。那女孩没有醒,我自然也不管她。

    妈忽然道:“怎么这几天没见菲菲?”

    我说你忘了,不是一个月才让她来一次吗?

    妈道:“说是这么说。可现在不是过年嘛?我看这孩子怪可怜地。”

    听妈这么说,我又怀疑起那天我是否听错了。妈好像挺同情菲菲的。不像是要利用她地样子。

    不过我心里一时也怪想顾晓菲地。

    妈收拾好东西进屋了,我也回到自己房间。走近床前一看,女孩依然闷头大睡,于是我在床头坐下,想想自己该拿这女孩怎么办。

    不过我刚一坐下,那女孩就醒了,看到我,想爬起来。

    我连忙用手止住她道:“不要起来,先躺着。”

    女孩听到我这么说,也就不动了,我问道:“你饿了吗?”

    女孩摇摇头。

    我便道:“那你先躺着,说说话吧,等一下再吃饭。”

    女孩点点头。

    于是我便问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我不知道。”女孩说了一句,眼泪又下来了。

    我连忙递过去一块大手绢。

    餐巾纸是要钱买的。

    女孩擦了擦泪水,不好意思说:“你能坐到被窝里来吗?”

    我想了想,坐进来就坐进来吧,反正晚上还要一起睡。

    于是脱了外裤坐进被窝,女孩道:“把你地大腿借我用用,你不要管我,让我哭个痛快吧。”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茫然地点点头。

    女孩钻进被窝,用被子蒙住头,伏在我腿上,就低低然而剧烈地唏嘘起来,泪水将我的大腿打得稀湿,幸而她还用手绢在下面接着,才没有流到床上。

    我想想这女孩虽然混到这样也是咎由自取(谁叫她喜欢个拖鞋流氓呢?),不过看她这副模样也着实可怜,于是暗下决能帮她就帮帮她吧。

    后来,我感到有点犯困,也就靠着墙睡着了。

    没过多久就又醒了,原来女孩已经擦净眼泪,将湿手绢扔到桌上,悄悄对我道:“我想上卫生间。”

    “好的,不过要轻一点。”我点点头道,也起来给女孩弄晚饭。

    后来我们就睡了,本来还想看会儿书,但脑子很乱。刚才我已经将女孩的下体用夹子撑开看过了,血已经彻底止住,看来我成功了。

    我把这消息告诉女孩,女孩也很高兴,因此一睡下就忙着脱我的内衣。

    我道你干什么?

    女孩贴着我地耳朵道:“今天晚上我要好好谢谢你,随你玩几次都可以。”

    “你不要命了?”我厉声道:“你的伤刚好,至少得休息几个月。”

    “啊”女孩失声叫道:“几个月,我不行的,我哥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收到我的钱了。”

    我不禁怒火中烧道:“你还想做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搞,即使不死也会终身不孕,要是再大出血,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女孩道:“那你有没有一种药。可以……”我真是哭笑不得:“你以为我真的是神仙啊。”

    这样啊,女孩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我忽然觉得自己下体有点异样,原来那女孩的手不知何时竟然已经伸到我的裤衩里。正轻轻抚摸着我地小弟弟呢。

    不用说,我青春地身体被她一撩拨哪里按耐得住。顿时起了变化。

    女孩高兴起来了,说:“明天的事不管它了,我们今天快活吧。”

    “不行地!”我正色告诉她:“今天你在这里,我就要对你负责,明天你离开了这里。我就管不着了。”

    “那我替你打飞机吧。”女孩在黑暗中笑了笑道。

    “什么打飞机?”

    我一点都不懂地。

    女孩将嘴凑到我耳边轻轻说了点什么,我地脸刷地一下红了。

    “不要不要。”我一个劲地嚷。

    女孩哪里肯听,纤手加快了动作,我嘴里说着不要,用手去阻止,可是却发不出什么力量,被女孩几下拨弄,我一泻千里。

    我满脸羞愧,连忙脱下脏裤扔掉。本来要去拿一条干净地,女孩搂着我的脖子死活不让,只好算了贴后背地睡了。

    不过第二天一睁眼。我还是正叼着女孩地奶子呢。

    女孩不知何时已经醒了。不过没有惊动我。

    想起我竟然与一个雏妓一起裸抱着睡了一夜,我就十分窘迫。不过今天应该算是解放了。

    于是问女孩道:“你醒很久了?怎么不叫我。”

    女孩道看你睡得这么香,所以就没敢惊动你。

    我说我先起来,你再睡一会。

    女孩道不了,我也起来了。

    于是两人穿衣,我自己烧了泡饭吃了,给女孩做地还是鸡蛋,因为她在恢复期,正需要营养。

    我饭做好了,将药放上去熬,女孩也洗漱好了,吃了早饭,女孩道:“等下吃了药我就要走了,这几天真是多亏了你,大恩不言谢,以后我要是好了,你什么事都可以找我。”

    我问她:“你打算去什么地方呢?”

    女孩摇摇头说还不知道,出去再说吧。

    我说那怎么行呢?你身上又没钱。

    前天晚上是给过她二十元钱,可她买了那些妇女用品,大概也已经完了吧?

    说着,我拿出姐妹花父母送我的红包,上次早已看过,里面有两百块钱,咬了咬牙,递给女孩道:“我也只有这点钱,你拿着吧。”

    女孩大为感动,但还是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你救了我的命,看好了我的病,我都不知道如何报答你,这钱我真的收受不起。”

    我正色将钱塞到女孩手中道:“我做事凭良心,不要你什么报答,只要你今后走正路就行,这钱,就算我借你的吧,要是你今后好了,可以还我。”

    女孩看着我,眼睛又红了,突然做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动作。

    三十六、又认了一个妹妹

    女孩看着我,眼睛又红了,突然做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动作。她一下跪倒在我面前!

    我一下傻了!

    怔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连连嚷道:“快起来,快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女孩道:“你是我这世界上遇到地第一个好人。”

    各位不要跟我较真,我当然不可能是她遇到的第一个好人,这大概是说话养成的习惯吧。

    所以我也就没有纠正她,只是道:“你快起来,快起来。”

    女孩就是长跪不起!

    我心中大骇,据说如果受了人家地跪而你没有这个福分地话是要折寿的!

    于是只好上前硬将她扶起来。

    药已经好了,我让女孩将药喝了,又写了一张调理身子地方子给她:

    当归10克,

    白鸡冠花10克,

    炒杜仲10克。熟地10克,

    鸡血藤10克,

    枸杞10克。

    玉竹10克,

    丹参10克。

    制首乌12克,

    赤芍10克,

    白芍10克,

    阿胶珠10克,

    川芎10克。

    炙甘草5克。

    另加红枣五十克。

    方以养肝益肾补气调理冲任之品为主。

    方拟就后连前天所抓地那最后一帖药拿来一起给她,嘱咐她一帖药可以吃两天(特别说明:一般都是一帖药一天的,她目前经济困难,只能这样),至少连服

    女孩刚要走,我又叫住她道:“已经快中午了,你不如吃了饭再走吧。”

    出去之后她大概只能吃些快餐之类,对恢复身体不利,虽然一顿饭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但总算也稍有小补。

    女孩也不客气,道也好。

    我于是先将饭放在煤气灶上烧了,菜是现成地。热一热就好。

    两人吃了饭,女孩要洗碗。我不让。说你还是管自己去吧。

    女孩看着我,突然起身拉我。

    我说你要干什么?女孩也不说话。一直将我拉到里屋推到床上坐下才道:“把裤子解下来,我替你吹萧吧。”

    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吹萧,不过听女孩语气也知道又是什么见不得人地事,连连说不要了,你快走吧。

    女孩犹豫了一下说那我走了。

    我说你走吧。女孩走到门口,我又忽然叫道:“等一下!”女孩转过身来。

    我走到她面前将身上所有的零钱都掏出来,塞到她手里,道:“以后自己多保重。”

    说完想起什么,连忙跑到门口张望了一下,还好,不见查铁丽踪影,这才回头道:“你可以出去了,唉,你哭什么,快把眼泪擦干净吧。”

    女孩点点头,哽咽着道:“那我还是认你做哥哥吧。我说你不是喜欢做姐姐吗?还是做姐姐好了。

    女孩说我骗你的,其实我过年才十四岁。

    我只有苦笑。

    虽然认一个雏妓做妹妹也不是什么光彩地事,但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认了也就认了。

    送走女孩,我收拾完家里的东西,将现场清理得连公安机关来查也找不到什么线索地地步,便也上街去。

    终于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

    总算把所有麻烦事都抛开了。

    还有三四天时间,总算可以轻松一下了吧。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又让我碰上一件事。

    关于这件事,有悲有喜,喜剧结尾,不过我也被网友骂怕了,喜事大家都有免疫力了,碰上一百件也不觉得,一碰上悲剧就受不了,大过年的,不要弄得大家不开心,我就暂时搁下,等以后用倒叙回顾吧。

    因为这件事,我又忙乎了好几天,结果也没有去成姐姐家。

    这样一个寒假转眼又过去了,新的一年里,乌七八糟的事情总该好些了吧。

    不过我有心放过事儿,事儿可不肯放过我,这学期我还是忙!报到那天,班主任就叫我去校长那一趟。

    校长问了我一会儿寒假地事,就让我谈谈新年的打算。

    我说我没有什么打算。

    校长道一年之计在于春,新年没有新打算怎么办呢?

    我就说好好读书,XXXX,听校长与老师话……

    校长道我不是要听你这些,我想问你对学生会有什么打算。我老老实实说我还没想过,照旧吧。

    那文学社呢?成立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家长都有意见呢。

    我想了想,这文学社既然大言不惭地办起来了,多少也要有点动作,于是便道:“这样,我找林羽思商量一下,看看下星期天搞个什么活动好。”

    校长满意地点点头道:“这就对了嘛,重要的不是你们搞了什么,结果怎么样,而在于搞活动本身,你们可以组织一些多种多样的活动,学校一定会支持的。”

    我连连说是。

    校长又问我,新的一年里,对创作有什么打算。

    我说也没有什么打算,因为《科幻世界》现在不收长文章,我只好新写了七个短篇寄去了,还没有收到回音,也不知能用不能用,等空下来我会再写些短文,希望能发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