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三七——三九尴尬对尴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十七、四人帮

    校长又问我,新的一年里,对创作有什么打算。///www.99zw.cn///

    我说也没有什么打算,因为《科幻世界》现在不收长文章,我只好新写了七个短篇寄去了,还没有收到回音,也不知能用不能用,等空下来我会再写些短文,希望能发表吧。

    校长听了也比较满意,沉吟道:“有关写作的事,你一定要抓紧,要努力,还是那句话,只要我还当这个校长,我就会全力支持你的。你知道,在新学期全县校长大会上,教委主任都表扬了我们学校呢,好好干,以后考大学,有重点大学的推荐名额,我们学校第一个就是你!”

    我当然做出受宠若惊状。

    其实我也不是太在意这个什么推荐名额,一来上大学还早,二来我觉得,还是靠自己真才实料考上去更光彩。

    于是道:“校长,还有什么事吗?”

    校长道你不说我还真忘记了。

    于是说:“上学期,因为你们忙于排练什么的,所以学校广播站也没有好好管理,原来的两个同学都是高三学生,明年高考紧张。不能再担任这任务了,我想依然请你与林羽思负责,并另找几个普通话与写作水平高一点的同学协助。最好是女生,你有好的人选吗?”

    我一下就想起上次与柯儿与刘婷婷谈过话。这两个女孩普通话都不错,写作水平也高,便向校长推荐了,校长自然立刻就批准了,让我自己去通知就可以了。至于各班班主任那儿他会打招呼地。

    本来还想推荐顾晓菲的,可是想想诸多不便,于是就放弃了。

    当然,童思诗本来也是不错的人选,但她一定不肯,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于是便告别校长,到各班通知了上述人等,大家一齐到校广播室开会。

    等大家坐定了,我却想起我这可不是第一次主持会议吗?这会议开场白(上一次文学社是林羽思主持地。该死我忘记了)怎么讲啊?

    但也没办法,只得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林羽思。宣传部副部长,这位是柯儿。这位是刘婷婷。都是文学社才女。”

    其实大家也都见过面,只不过不太熟而已。

    然后我便传达了校长指示。学校广播站这学期由我们四人负责管理。

    于是我便分了,我与林羽思还是编,播则由柯儿与刘婷婷负责,分为两组,每组负责一天广播,我与林羽思各带一组,下边各有一个组员,不过每星期一换。

    我也没有什么经验,三五句话便将事情交代清楚,于是散会。

    同时,我又让林羽思再留一下。

    柯儿与刘婷婷两人便笑笑走了,林羽思也含笑看着我道:“好啊,一个寒假都不来看我。”

    我嚅嚅道:“我,我有事。”

    林羽思顽皮地一笑:“听说你是很忙啊,忙着认妹妹呢,有了妹妹就不要姐姐了。”

    我一惊道,林羽思说的是哪一件事情啊,这事一多,还真搞不清呢。

    于是含含糊糊,闪烁其辞地道:“哪里,没有地事。”

    林羽思宽宏大量地一笑说:“没关系的,这种哥哥妹妹的通常不会维持很长时间的。”

    我大窘,连忙转移话题道:“好了,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文学社怎么活动吧,校长催我们,我已经答应这个星期天搞一次活动。”

    林羽思说这可是你这个社长的事,你决定,我执行。

    我说你是不是还在生我地气啊?

    林羽思道我哪儿敢啊,你可是大作家,我的顶头上司。

    我急道林,林姐姐,你不要这样说我啊,我都听你的。我经验不足,要靠你帮忙啊。

    林羽思笑笑道:“跟你开个玩笑,看把你急得。”

    我嘟哝道:“开玩笑可以,就是别吓人。”

    林羽思想了想,道:“这样吧,文学社成员已经交了四篇稿子了,不给他们一点指导与帮助说不过去,所以,还是你这个大作家辛苦一点,先做一次文章点评吧,挑几篇好的,表扬一下,再就普遍的问题谈一下看法,就可以了。不过,我建议,地点不要放在室内,可以到外面去,我只是建议,决定权在于你。”

    哦,到外面去?这个想法很好,我饶有兴趣地沉吟道:“就去外面,不过去哪儿呢?”

    林羽思又说:“我们这儿既有山又有水,不过现在早春,水不能玩,还是去爬山吧。一路看小说网”

    好吧,就爬山,我果断地道。

    林羽思道:“具体哪座山你决定,不过初次活动,不宜太远,也不要太近,自行车半小时路程比较适合。

    我想了想,符合这个条件的有乌牛山,金鹅山,还有姐姐家里面,也不知叫什么山,我们是清溪文学社,第一次活动,就去金鹅山吧,“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青波”嘛,要是去了乌牛山,这清溪还不被乌牛搞得一团糟啊。

    于是便道:“那我们去金鹅山吧,麻烦你写个通知,还有。你也要讲话哦,要不然,我三分钟就讲完了。怎么办?”林羽思含笑看着我道:“那是你的事,我不管。”

    我知道林羽思在逗我。只要我求她,她一定会帮我的,于是走过去,坐在她膝盖上,搂着她的脖子。一边摇一边道:“林,姐姐,求求你,帮帮我嘛。好不好嘛?”

    忽然想起,我这这不是美男计嘛。

    没办法,为了工作,只好牺牲一点了林羽思无奈地道:“好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吗?这样。我将文学社基本规则,今后打算什么地说一下吧,也算开个好头。”

    我想起校长上次一通吹。吹出这么大一个泡泡来,这林羽思要是乱吹……

    于是道:“那当然好。不过你可不要乱许诺哦。乱许诺可要你自己擦,擦……”林羽思佯怒道:“擦屁股是不?好啊。到底是我帮你还是你帮我?”

    我心知失言,连忙道:“你帮我,你帮我,但凭姐姐安排。”

    林羽思调皮地刮了我一个鼻子道:“这才像个乖弟弟地样子。”

    说着,将我紧紧抱住。

    我被林羽思的兔兔结结实实地顶着,感到有点不太自在,想挣脱出来,林羽思怒道:“好啊,刚刚利用完姐姐就想一脚将姐姐踢开了是不是。”

    我连忙道不是,不是,我是怕你腿麻了。

    林羽思格格笑着,不让我得逞。

    我使劲压着她,把她两只手捏住,然后抽出手来刮她地鼻子。

    其实我虽然十五岁了,可是十七岁地林羽思力气应该还是比我大一点,不过不知是她已经笑得没有力气了还是有心让我,反正我一只手就抓住了她两只手,另一只手伸到了她鼻子前面。

    正在这时,椅子发出了断裂声。

    我大吃一惊,连忙放开林羽思,幸好这椅子只是叫了一声,还没有崩溃,我乘机爬起来,却见林羽思闭着眼睛,将头微微仰起,似乎在等待什么。

    我心中微微一动,将手伸到林羽思鼻子前又改变了主意。

    俯下身去,在林羽思鼻尖轻轻一吻

    林羽思睁开双眸,风情万种地微微一笑,又佯怒道:“好啊,你胆敢欺负我。”

    我道我哪敢欺负姐姐。

    林羽思道你就是欺负了。

    我道好,就算我欺负了,你怎么着吧。

    林羽思道欺负了就要受惩罚。

    我说那好吧,我认了,你想刮几个鼻子?

    林羽思道这次没有那么便宜。

    我道:“你还想怎么样?”

    林羽思坏坏地笑道:“当然至少得请我一顿,现在已经中午了。”

    我倒吸一口冷气,说不上话来。

    今天第一天报名,学校食堂不开伙。

    大家知道,我也不是小气地人,请林羽思吃饭,那更是没说的,可是我地钱……

    我口袋里只剩十元钱,这还是刚才我在吴凡那里交学费剩下来的。

    我的钱,全部给了那雏妓了。

    虽然两个人吃一顿,二三十块钱也就够了,可是一钱逼死英雄汉,我现在不是没有么?这钱可真让人又爱又恨啊。

    我想到了查铁丽,可也没有把握能借给我,尤其是请林羽思吃饭,再说,现在去借也来不及了。

    林羽思笑道:“好啊,你个小气鬼,连一顿饭都舍不得。”

    我坑坑吭吭了半天,才说道:“下次好不好?下次我一定请。”

    林羽思一直看着我,这时才道:“我改主意了,罚你陪我吃饭,走吧。”

    我这才如释重负地站起身,心中暗暗感激林羽思给了我一个台阶下。

    不过林羽思还算照顾我的面子,也就在小饭馆里随便点了两个菜,两人吃了。

    吃饭的时候,林羽思很快的对我道:“星羽,如果你家有什么困难。可以对我说。”

    我有点感动地将手伸到桌子底下,悄悄捏了捏林羽思的手。

    林羽思地父母也不过是一般工薪阶层,家境也并不宽裕。当然,老师后来的待遇真正提高了。那是在学校乱收费以后。

    而且我家的境况也并不比林羽思家差,怎么要人家资助呢?

    我只不过是一时经济危机而已。

    吃完饭,林羽思问我,去哪,要不去她家吧。现在家里没人。

    我道不了,下午我已经约好了几个同学踢足球呢。

    林羽思有点失望,我见状连忙道:“反正现在还早,他们不会马上来,我陪你去爬乾元山吧。”

    林羽思高兴地跳起来,连忙跑到柜台前结了帐,挽住我地胳膊,小鸟依人地一起走出去。

    我可有点不好意思,虽说下午学生都已回家。不太可能碰上童思诗查铁丽顾晓菲之类地,但我现在还是比林羽思低半个头,一时半会还追不上她地个子。这么走出去,还不让人看了笑话?何况我现在也算是名人了。大家都认识我。总得注意一点影响吧?

    因此我慌慌张张地将手从林羽思那儿抽出来,说了声快走。便带头爬上山去。乾元山就在我们学校后面,所以我们平时也是常来。

    不过林羽思可真有点娇惯,没爬到半山腰就已经气喘吁吁,连叫不行了。

    我笑道那你下星期怎么去爬金鹅山啊。

    金鹅山与乾元山差不多高,都是不到海拔两百米。

    林羽思正色道:“我不是正在锻炼嘛,再说,我要爬不动了,不是还有你背我嘛。”

    我说你比我大,我怎么背得动啊,不过,为了姐姐,我豁出去了。

    林羽思眼珠一转道:“那好,我现在就要你背,我爬不动了。”

    这,我可慌了,这林羽思虽然身材纤细,但一个十七岁女孩,至少也有七八十斤吧,重的当然上百了,我才十五岁,又不是大力水手。

    在平路上还算勉强,可这是上山,还有将近一半地路程呢。

    可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话已出口,我自然也不能反悔,看看山道上反正没人,便硬着头皮道:“背就背,谁怕谁啊。”

    林羽思含笑扑在我背上,我背起她就走。林羽思将脸紧贴在我后项上,我浑身立刻充满,充满有限的力量(实话实说)!可是背一个十七岁女孩上山谈何容易,虽然开始十几步路我还算轻松,可再走十几步,我早已气喘如牛!

    我只觉得身上地负担越来越重,每上一步都要付出巨大地努力,林羽思早已过意不去,在我耳边道:“放我下来吧。”

    我摇了摇头没回答,咬着牙一步一步往上攀登,终于支撑不住,一下跪倒在台阶上。林羽思的脚自然也已经碰到地上,她连忙反手将我拉起,两人一抬头,都大吃一惊。

    原来,柯儿与刘婷婷正好从上面走下来!

    这一下,我们两人都闹了个大红脸,更要命地是,柯儿与刘婷婷也非常尴尬,双方尴尬对尴尬,相互打了个招呼,林羽思道我们在闹着玩呢。

    当然这是做贼心虚,欲盖弥彰,柯儿与刘婷婷居高临下,当然早已看见我背林羽思上山,只是想躲避已经来不及。

    于是道:“你们也来爬山啊?”

    三十九、推让名额

    我们道:“是啊,刚才我们已经决定,星期天文学社活动就爬山,正想看看乾元山适合不适合举办活动呢。”

    真是弥天大谎啊。

    不过反正我们的脸都红的要命,再说双方都心知肚明,大家也就心照不宣了。

    柯儿道:“文学社活动爬乾元山怎么行?至少也要到金鹅山吧。”

    我与林羽思对望了一眼,惊喜交加道:“金鹅山?合适吗?”

    “正合适!”柯儿斩钉截铁道。

    “那好,就金鹅山了,”我与林羽思异口同声道。

    刘婷婷静静看着我们,一言不发。

    柯儿说那你们还上去吗?

    我与林羽思又对望了一眼。道:“当然不上去了,我们跟你们下山。”

    下山后我们就分手了。

    会已经开过了,我与林羽思当然不能公然一起大摇大摆地走在一起。要不柯儿与刘婷婷会怎么想?

    所以,林羽思就跟着两个女孩走了。我回校去。

    去踢足球。

    进了校门一看,陈参军与他麾下的我们班足球队正在联系呢。

    见我笑嘻嘻走来,陈参军迎上来当胸就是一拳道:“你小子怎么才来啊?”

    陈参军那一拳我哪里受得了,连忙闪身躲过,道:“喔。人还不少啊。”

    陈参军道你不知道吗?这学期我们学校足球比赛,我们班连你才八个人呢,怎么够啊。

    我说这样啊,那让班主任班会上再动员动员。

    陈参军道也只好这样了。

    各位大概有点奇怪,这陈参军不是为了祝雅亮的事与我翻脸了吗?什么时候与我握手言和了?

    这事是这样的,我上次不是说寒假结束前还发生了一件事,有悲也有喜,害得我姐姐那儿都没有去成吗?

    就是那件事,让我与陈参军成了莫逆之交。

    至于具体的。以后有空再说吧。

    陈参军道:“你来了,我这个队长地位置就给你吧。”

    我不好意思道:“这怎么成啊,我一共只踢过半天中的半天足球。连一只球都没有踢进过,怎么能当队长呢。”

    陈参军道:“三国里也没有写过诸葛亮杀人。他怎么能带兵打仗呢?”

    陈参军这话倒说的是。不过我对自己实在没把握,只好道:“队长还是你当。我全力支持你就是了。”

    陈参军很满意地拍拍我地肩,大声对大家喊道:“继续练习!”

    于是我们在陈参军的指导下,练习了一通区域防守,又射了一通门,当然十个里有七个没进,最后搞了一会对抗赛,便结束了。

    我对陈参军道:“今天其它班地足球队一个都没来,看来这次我们班有戏。”

    陈参军忧虑道:“可是人不够啊,我们班不算张斌,一共只有二十二个男生,可还有六个是篮球队地,剩下的几个,实在连充数都勉强。”

    我拍拍陈参军地肩膀道:“不要着急,反正还有点时间,慢慢想办法吧。”

    陈参军道好吧,对了,童思诗有没有找过你?

    我说没有,童思诗脾气很怪的。

    陈参军倒过来拍拍我地肩膀道:“不要着急,慢慢来。”

    于是我们便分头回家。

    第三天就开学了,那天中午,我委托陈参军帮我打饭,我自己便赶往校广播站。

    今天轮到我与刘婷婷管理广播站。

    刘婷婷与原来管理广播站的一位同学也都到了,那个同学简单的教了教开关机器,播音什么的,就走了,我与刘婷婷就放上了一张唱片,然后吃起同学们送来的午饭来。

    吃好饭,刘婷婷摆弄机器,我则开始写一点播放材料。

    本来,学校是有专门小记者为广播站提供稿件的,不过今天刚开学,自然没有稿件,只得自己写一点,不外是新学期开始了,一年之计在于春,大家在新学期中努力什么的。

    我写好了,刘婷婷将它对着麦克风读了一遍,全校都听到了,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刘婷婷不爱说话,我们也就这么结束了。

    于是各自回教室不提。下午课外活动时间,刘婷婷比我先到广播站,我一进去,她正在重播我的讲稿呢。

    不一会儿读完了,刘婷婷又开始放唱片,我们就空下来了。

    我们聊了一会天。

    原来刘婷婷不是不爱说话,而是不爱跟不熟悉地人说话,属于慢热型。

    刘婷婷就道:“你与林羽思很熟啊。”我正色道我们只是工作上的关系,上学期我与她一同负责宣传部的事情,接触多了点,不过绝对没有特殊关系。

    刘婷婷抿着嘴一笑,道:“昨天我看你与她在乾元山上好像很亲密啊,不像是工作关系这么简单吧。”

    我有点窘迫,还是另外找个理由搪塞过去:“我们在试验,要是活动时有人受伤了,能不能把他背回去。”

    刘婷婷很奇怪地看着我,若有所思。

    第二天班主任让我到她办公室去一趟。

    原来,这学期我们年级有一个参加省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名额,要是进入前几名,学校还有特殊奖励,如果进入决赛,将来有希望直升重点高中。

    班主任便道:“学校考虑到你工作繁重,创作又紧张,你地理科尤其是数学又不错,所以特地把这个名额给你,希望你珍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