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四十——四二鹅、鹅、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四十、鹅,鹅,鹅

    班主任道:“学校考虑到你工作繁重,创作又紧张,你的理科尤其是数学又不错,所以特地把这个名额给你,希望你珍惜。///www.99zw.cn///”

    我心中当然十分感激,知道这又是校长的意思,忽然又想到什么,便道:“老师,我可以推荐一个人吗?”

    班主任很奇怪地看着我道:“你想推荐谁?这名额可不是这么容易来的。”

    我说我知道,不过我这学期工作比较紧张,也抽不出时间来突击数奥,你们还是让童思诗去吧,她不是班里的第一名不,年级第一名吗?

    班主任道你可要想清楚,机会难得,再说,童思诗的理科不如你。

    我说,我知道,你们就当给我一个机会,让童思诗去吧。

    班主任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无奈道:“好吧,以后你可别后悔。”

    我说我不后悔,不过,你不要对童思诗说。

    班主任道:“你和童思诗怎么啦?好像有点问题啊,过去你们不是常在一起的,现在怎么老死不相往来啊?”

    我笑笑说没什么。

    班主任也笑道:“我可不是鼓励早恋哦,不过男女同学之间纯洁的友谊还是允许的嘛。”

    班主任这么说,我也就轻松了许多,道:“我与童思诗也没有什么的,只是不希望她跟张斌混在一起。”

    班主任点点头道:“这样啊,不过如果你们没有什么的话,我倒希望她能多帮帮张斌,你没发现最近张斌变了很多吗?”

    我忿忿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张斌的名声。童思诗跟他一起早晚会出事,他不是把同桌的肚子……

    班主任道我知道,可是你也要体谅老师地难处啊。张斌的来头不小,连校长都要卖他九分面子的。将来你就会知道。人活在世上,有些事是很无奈地,这样吧,有空我找童思诗谈谈。

    既然班主任这么讲,我也就无话可说了。

    周二校广播站是柯儿与林羽思值班。开学第一周,其他事多,学生会无事,也就不开会,周三、周五中午还是我与刘婷婷值班。

    刘婷婷这人很奇怪,自从那天说了我与林羽思的事,搞得我不太好意思后,这几天又不说话了,不过我觉得好像总有什么事在酝酿似地。但细想又没有什么,也许是我的嗅觉出了毛病吧。

    周日是文学社成立以来第一次活动,人出乎意料的齐。再加上又是去户外爬山,众人的情绪格外高涨。早上九点正。五十名成员加上我与林羽思见人都已到了,一声令下。一支总数52辆的自行车队便浩浩荡荡地出校门,林羽思在前,我殿后,直奔金鹅山而去。

    金鹅山在城西南偏西方向,离城约五六里,自行车自然十几分钟便到。

    上山四面都有路,但为了少走些路,我们没有选择南边沿着山脊上去比较平坦地路,而是绕到了山西面,顺一条比较陡峭的小路拾级而上。

    今天是在山上吃午饭,又刚刚过完年,大家的压岁钱还没有用完,因此众人都带了不少吃的喝的,大包小包的,只有我与顾晓菲比较寒酸,只有一只小小马甲袋,不好意思的是,我的矿泉水瓶中装的其实只是白开水。

    顾晓菲开始骑车时是在前面,也许她是以为我会带路吧,后来骑着骑着就掉下来了,也就与我隔着五六辆车地样子,不过一直没有跟我说话,倒是与我一起的柯儿,很是兴奋地跟我说这说那。

    不过到了山道上,顾晓菲就不太挨得上了,一大帮男男女女“未来的王蒙、巴金、曹雪芹、托尔斯泰”当然主要还是冰心、张洁什么地都围在我身边,这些未来的文学巨匠大多还没有与我这个现实地“大作家”交流过,哪肯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男地纷纷谦逊地请教,女的则想尽办法引起我地注意。

    我看看这样一边不停说话一边爬山早晚得窒息而死,便心生一计,道:“我们比赛,看看谁能先爬到山顶!于是一声号令,众人都潮水般争先恐后地奋力向前,一会儿就跑出去很远,只剩林羽思、顾晓菲、柯儿与刘婷婷跟我一起慢慢爬。柯儿与刘婷婷看着顾晓菲很是奇怪,怎么她和我们呆一起了,林羽思则知道以前我不肯与她一起找顾晓菲谈话,心中就有点数,此时更是不时打量着菲菲,满腹狐疑。

    大家各怀鬼胎,也加快脚步往上爬,不一会儿,就像《智取华山》中的那样一段山脊(只是没那么险峻)便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时,除了三四个掉队的女生外,其余人都已到了山顶,大家纷纷向我们招手,“哎”的呼声在山谷中回荡,我们便也挥手回应。

    稍顷,我们也登上了山顶,众人纷纷围上来抱怨说:“星羽老师(我什么时候成老师了),你骗我们,不来和我们比赛。

    我笑呵呵道:“我是裁判啊,你们要比赛,我们下次再比。”

    众人“啊”的一声,纷纷道老师耍赖。

    我也没有办法,只好道:“好好好,老师就给大家讲讲金鹅山的故事吧。”

    大家哄然说好。

    我清了清嗓子,煞有其事道:“大家都听过下金蛋的鹅的故事吧,话说那只会下金蛋的鹅被贪婪的主人杀了以后,怨气冲天,便直奔天堂找上帝,道我这么一只忠心耿耿的好鹅为什么没有一个好下场,要求上帝给个说法。

    上帝听了鹅的故事道,这事你是很委屈,我深表同情,只是。我为人类的事都忙得焦头烂额,哪有空再来管鹅的事,这样。我再让你下凡,找个好去处享福去吧。

    鹅一听。也没什么意见,便道:“那你让我去

    上帝看了看人间,见杭州以北,湖州以南,是块膏腴之地。人烟繁庶,物产丰富,旱涝保收,人杰地灵,端地是人间天堂,便说你去那儿接受人类的供奉吧。

    金鹅一听很高兴,扑刺着翅膀正要下凡,忽想起什么,问上帝道:“要是我到了那里。时间久了,感到寂寞怎么办?

    上帝沉吟半晌,掐指一算。喜上眉梢道:“无妨,千万年后。会有一支打着清溪文学社旗号的队伍来到山上。你让他们排成队伍,面向东方。一起大声朗颂“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青波”三遍即可。

    故事说到这里,众人哄然大笑,道老师真能掰,明明是这山形状像鹅。

    我板着脸道:“上帝地话,你们都敢不听啊,快,排好队!”

    于是大家没有办法,只好照着我的吩咐面向东方,排成三列,我一声令下,五十二只嗓子一齐吼道:“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青波!”

    还没有吼到第三遍,众人早已笑翻在地。

    四十一、缅怀先烈

    成功地笑话应该是说的人一本正经不笑,可惜的是,这次连我自己也实在忍俊不禁,抱住悬崖边的一棵大树,好一阵狂笑。

    最后,居然还是我最先止住笑声,再看那批未来的文学巨匠们,还在一个劲地推来倒去,直喊肚子痛!

    最后大家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我这才正色道:“这金鹅山还有一件真人真事,这可不是编地了。”

    大家看我一脸肃穆,这才严肃起来,洗耳恭听。

    于是我便给大家讲了下面的故事:

    那是抗日战争时期,有一次,日本鬼子来扫荡(这个词也不是很适合,就是出来抢东西一类的),有一批乡亲们就逃到了金鹅山上的庙里,谁知鬼子连这里也不放过,他们将庙里的年轻妇女与女孩拉到外面轮奸后杀害,又要烧庙,这时,为了保住庙里乡亲们的生命与庙宇,一个和尚毅然站了出来,投身于日寇点燃的火堆,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举动,终于抱住了庙中一百多位乡亲们的性命!

    有人可能不相信,怎么你这么博学,上知天文,下懂地理似地,事实上,我家有本地名志,我头天晚上查过了,现学现卖而已。

    众人听过这个故事,都肃然起敬,然后,我带着大家到庙里为这位不知名的民族英雄祭奠后,便是自由活动。

    金鹅山顶不大,除了一个天眼外没什么可看,但是这山位于田野之中,四方视野极佳,不愧为登高临胜之地。

    于是众人纷纷吃着各式中饭,放眼望着这块吴山越水之地,因为当年春秋战国时期,这里是吴国之南疆,越国之北陲,双方在此屡屡交锋,金戈铁马,杀气连天,尸积如山,血流成河,于是,我边吃边对众人指点江山,大家对我尊为天人,皆以为大作家博学,其实我自知不过是看了点杂书而已。

    休息一小时后,全体人员集合,席地而坐,由我先评点历次社员投稿之优没有劣,然后指出一些写作中存在的共同问题,自然多栽花少种刺,说是说地天花乱坠,其实不知所云;待我讲完后由林羽思介绍文学社未来的蓝图与相关注意事项,最后是顶顶原始老土地游戏,击鼓传花。

    虽然游戏土了点,不过大家还是玩得很开心,不知是大家故意戏弄还是怎么,我被罚了几次,先是说笑话,后来大家起哄一定要我唱歌,我没有办法,只好唱了一首《草原之夜》,大家拍痛了手掌,我被拗不过,只好添了一首俄罗斯民歌《三套车》,唱得美眉们一个个都痴痴地看我。

    身边地林羽思悄悄对我道:“上次文艺会演的独唱应该由你出马才对。”

    我坏坏地道:“岂敢,我这乌鸦怎么敢跟我校的百灵鸟相比?”

    这时,有地学生叫起来道:“星羽老师林羽思姐姐说什么悄悄话啊?”

    顾晓菲、柯儿与刘婷婷都脸色稍变,我也乘机将林羽思做挡箭牌道:“刚才,我们学校有名的百灵鸟。县文艺会演获奖选手林羽思小姐正与我商量唱什么歌好呢!大家欢迎!”

    “这!”林羽思没想到我会来这一手,恨得直咬牙道:“星羽,好。星羽……”我一边逃离林羽思的攻击范围,一边示意大家热烈鼓掌。林羽思被逼无奈,只好唱了一首《听海》,才算过关。

    后来有人就提议改跳舞,大家也没有意见,于是乱糟糟地跳了一通。那些跳得不太好与生性腼腆地便渐渐退了出去,我周旋于几个女孩之间,总觉尴尬,跟哪个跳都觉得不合适,只好也退了出来,坐在一边看大家玩。

    不过最后几个女孩还是把我拉进了大家每个人手搭着前面舞者的肩上,且歌且舞地舞蹈,直到大家筋疲力尽,尽兴而止。

    看看时间。快下午两点了,我与林羽思商量,第一次。就早点结束吧。

    于是集合,一点名。少了一人。

    一查。是刘婷婷。有个同学道:“刘婷婷啊,刚才我看她往山北去了。”

    我便对林羽思道:“你先领着大家下山吧。我去找。”

    林羽思便应道:“好吧,小心点,找到就下来。”

    我道你放心吧,管好队伍。

    我看顾晓菲想说什么,一定是留下来之类的,连忙用眼色暗示,她这才跟着林羽思他们下山了。

    金鹅山很小,我几分钟就跑到山北面,只见一块岩石上坐着一个女生,正是刘婷婷!

    我很兴奋地叫了一声刘婷婷,那女生闻声转过身来,脸上很痛苦的样子。

    我连忙跑到她身边,问:“你怎么啦?”

    刘婷婷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而问我道:“你一个人吗?她们都走了?”

    我说是啊,我让他们先走,到山下等,我来找你,你怎么啦,快告诉我。

    刘婷婷道哦,这样,我大概刚才笑岔气了,现在肚子痛。

    这,我也有点慌神,虽然这笑岔气很少见,但笑得过于剧烈也不是没有可能。

    于是问道:“那怎么办?”

    其实这话应该刘婷婷来问我才是,我不是懂点那个医学知识吗?刘婷婷道:“你替我摸摸吧。”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你自己摸吧,所以还是认真地隔着里面的内衣替她揉了一会肚子,又在大概位置给她掐了几个穴道(模仿针刺麻醉),刘婷婷道好一点了,你扶我起来吧,我们下山。

    四十二、背女孩下山

    我扶着刘婷婷起来,慢慢地往南面下山路口走去。走走停停,到了下山处,刘婷婷轻轻道:“我不能走了。”

    我点头道:“那就歇一会

    歇了一会儿,刘婷婷还是不能走,前面同学们早已看不见,大概已经快到山下了吧。

    我自言自语道:“怎么办呢?”

    刘婷婷道你背我吧,要不等下晚了。

    我想也只能这样了。于是一咬牙,背起刘婷婷往山下走。

    这刘婷婷比林羽思小几岁,更加皮包骨头,自然分量轻很多,再加上是下山,似乎也不觉得怎么累。

    刘婷婷把我脖子箍得紧紧地,头放在我肩头,悄悄问:“你那天也是这么背林羽思地吗?我比林羽思轻多了吧。”

    我虽然气还不太急,但背着人说话也是要消耗体力的,于是道:“好了,肚子痛就不要说话。”

    刘婷婷便不说话,哼哼起来。

    我心中大急,连忙加快脚步往山下赶。

    可是,正所谓百步无轻担,走着走着,就觉得背上的刘婷婷越来越沉,直往下堕。我只好停下,将她整个人一耸,又回到开始位置。然后再走。

    走了一会,刘婷婷身子又堕下去了。

    我只好停停耸耸走走。又走了十几分钟,看看也有了将近一半的下山路程。

    现在,林羽思与其他同学一定已经到了山下,等了好久了,不过我实在背不动了了。只好将刘婷婷放在路边石头上歇了一会。

    刘婷婷掏出小手绢替我擦着满头大汗道:“累了吧,背不动就多坐一会儿吧我轻松的起身道:“谁说我背不动了?来!”

    说完背起刘婷婷又往山下走。

    谁知牛皮也不是好吹的,走了没多远,身上地分量似乎又重了许多。

    这背人下山虽然比背人上山好一点,可是也不是说说那么容易的,这负担一重,在下台阶时就会连脚都发抖,万一打一软腿,摔的可不会轻。可是我既然已在刘婷婷面前夸下海口。便不能自己打自己耳光让她看不起,所以还是咬紧牙关,背着她继续一步一步往下挪。

    刘婷婷有点担心道:“你行不行?要不。放我下来让我自己走吧。”

    我说了声我行地,便加快了脚步。

    刚好前面有个豁口。我颤抖着腿。右腿刚刚跨出一步,便觉左腿一软。整个人便要酥软下去。

    我暗叫不好,连忙发力想稳住身子,但为时已晚,还算刘婷婷机敏,立刻从我背上跳下,饶是这样,我还是冲下去,一下跪跌到路边,右膝盖一下撞到一块石头尖尖的棱角上,立刻几乎痛昏过去!

    这膝盖处也不知什么穴位,稍稍一撞就特别痛,这次我是狠命地撞了一下,当然立刻呲牙咧嘴,连喊都喊不出来!

    我滚翻在地,脑中一片空白!只是双手抱膝,浑身痉挛,在地上打滚!

    半昏厥中,我只觉得有人跑到我身边,一个劲地哭喊着星羽,星羽,你怎么啦,我也顾不上答话只是一个劲地搓揉膝盖。

    于是就有一双小手挪开我地手,替我揉起膝盖来,一边还轻柔地问道:“这样是不是好一点?”

    我也答不出话,只是闭着眼睛,张着大嘴点点头。

    过了一会,才慢慢喘出一口粗气道:“现在好多了。”

    这时,我觉得自己的裤脚被卷了起来,一个声音惊叫道:“你出血了!”

    我这时还是痛,只觉得一股液体从我膝盖处往外冒。

    接着一双小手轻轻地用什么东西替我包扎住膝盖,然后放下裤脚,又帮我轻揉。

    又过了好一会,我才睁开眼道:“现在好多了。”

    刘婷婷一边给我安抚,一边问道:“还痛不痛?”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刘婷婷道我来背你吧。

    我说那怎么行,你不是肚子痛吗?

    刘婷婷有点尴尬地一笑说:“我现在已经不痛了。”

    我摇头道:“不行,我们还是在这里等吧,他们不见我们,一定会上山来找。”

    刘婷婷这才像个犯了错地孩子一般,低头轻轻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他们找不到我们地。”

    我奇怪道:“为什么?”

    “因为,因为这不是原来地那条下山的路,上面岔口处你走错了。”糟糕!

    刚才背刘婷婷时我累得要命,竟然没有仔细看路!

    可是这刘婷婷明明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于是忿忿地问刘婷婷:“刚才你为什么不说?你不是肚子痛嘛,为什么明见我走错路也不管?”

    刘婷婷嘴巴一咧,哇的哭了起来。

    这女生一哭,我就慌了神,连忙道别哭别哭,我不怪你这眼泪真是上帝赐予女人的最好武器啊。

    刘婷婷那里肯听,边哭边道:“人家那天看你背着林羽思那么亲密,心里难过嘛,所以让你背一下,又没有要你背那么久,我早说下来了,你又不肯……”

    我真是啼笑皆非。

    我怎么知道女孩肚子里还有这些花花肠子?

    但现在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连骂都不敢再骂了。

    我们得赶紧下山。林羽思他们一定等急了。

    于是拿过刘婷婷抓着手绢的右手,让她擦掉眼泪,然后道:“我没事,现在我们下山吧。”

    不料刚站起来,我就一个踉跄,刘婷婷赶紧扶住我,二话不说,背起我就走。

    刘婷婷也是我们年级的,与我正好一般大,所不同的是,我是男生她是女生,而且她精瘦如柴,自然力气远不如我,我担心她走不了多远。

    不料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力气,竟然一口气便背我走出好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