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四十六——四十八、姐弟情深(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四十六、柯儿再次逼供

    柯儿连珠炮般的提问搞得我瞠目结舌,尴尬万分,只得连连喊:“快把麦克风关掉,快把麦克风关掉!关掉,关掉!”

    现在搞得全校都听见了。///www.99zw.cn///

    柯儿抿嘴一笑道:“放心,现在麦克风没有跟播音系统连接,只开启了录音功能。

    我早已惊出一声冷汗,道:“以后可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了,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柯儿摇头道:“你这个部长,有时候还蛮像那么一回事,可一到关键时刻,怎么就如此草包?”

    “什么部长啊,”我苦笑说:“本来就是赶鸭子上架,反正我干满一年就辞职了,我不是这块料,本来就是滥竽充数的。”

    柯儿又笑道:“你想辞职,怕也没有这么容易,既来之,则安之,在其位,就要谋其政嘛。”

    我只得摇头叹气说:“牛不喝水强按头行吗?我看你当这个部长倒是挺合适的。”

    柯儿道:“现在是在采访你,不要牵扯到我身上,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访问你的问题呢。”

    我这才想起柯儿竟然一直录着音呢,刚才那段谈话岂不很尴尬?

    于是道:“我看见电影电视中。被采访者可以要求不录音录像拍照的,你能不能把录音关了,把这个(指麦克风)拿开?我真的不习惯。”

    柯儿颔首道:“好吧。星部长既然是大人物,有什么要求我们当然尽量满足。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我道也没什么可说地,上次已经跟你讲了,那天我找到刘婷婷就一起下山了,走得急了点,所以走岔道了。后来我摔了一跤,把膝盖嗑破了,就这样。

    柯儿道:“好,就算我相信你,可是你能发誓,那天你与刘婷婷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没有隐瞒吗?”

    我急道:“没有你这么采访的。”

    柯儿收敛起笑容:“我现在不是采访,只是两个朋友之间的聊天,这可以了吧?”

    这。我与柯儿是朋友吗?我觉得好像有点牵强。

    “朋友之间,是应该坦诚相见地吧?”柯儿步步进逼。

    “这,我。是,不……”我大窘。

    柯儿又得意道:“快说。别支支吾吾。”

    我头上汗珠都冒了出来。

    正在这时。下午上课铃响了。

    救了我一命。

    柯儿急着关音乐,我乘机溜走了。

    这个周日。我终于有空去姐姐家了。

    二月份的零花钱已经到手,在去姐姐家前,我到卖水管地店家买了两根水管与接口,一头装上水龙头,便抗在肩上,单手骑车,艰难地向姐姐家进发。

    一路多花了比平时两倍的时间不提,不过看到那只大黄狗欢蹦乱跳地朝我奔来,我的心中还是十分高兴的。

    姐弟见面,开心自然不提,姐姐道要不是怕我家有女孩子不方便,过年到街上来的时候就来找我了,我不由大呼可惜。

    姐姐道你扛着这两根管子干什么?我乐呵呵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姐姐帮我将管子卸下,放到屋前,便招呼我进屋。

    我道不忙,姐姐你先将锄头畚箕蛇皮袋找出来。

    姐姐有点明白了,欣喜道:“弟弟是不是想替姐姐家装个自来水啊?”

    我道是啊,姐姐真聪明。

    姐姐像个小孩子般跳起来道:“弟弟真好,这样我就不用每天挑水了。”

    于是拿来工具,姐弟俩加一只大黄狗高高兴兴往小溪上游走。

    在姐姐家往山谷中二十几米地样子,沟中有一个豁口,与姐姐家的落差约有一米多,如果再用土将其出口堵住加高一米以上,便可以成为一个蓄水池,引来真正的自来水了。

    于是姐弟俩一起动手,大黄狗虽无手可动也在一边跳来蹦去,没过一个小时,一个微型土坝便已垒成。

    看上面源源不断流下来的溪水,我估计,半天功夫便可以将坝内水沟变成的矩形小池塘填满了。

    于是到水池靠姐姐家一边的山坡上,沿着岩石开了一条比坝体稍低的饮水渠兼溢洪道,池塘中的水满了后,自然会沿着渠道流出来,重新回到原来的水沟中去。一路看文学网

    在水池地出水口,便是我为姐姐家设计的引水口了。

    姐姐已经完全明白我的意思了,但是她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这里离姐姐家,大约有二十来米,中间还隔着一条从旁边山上下来地干水沟,只有下雨天才有水,而我带来的水管,每根三米,两根也才六米长。姐姐发愁道:“管子不够长,怎么办呢?”

    我看着池塘里静静上升地水位,笑笑道:“姐姐放心,弟弟自有妙计。”

    姐姐有点疑惑地看着我,她实在不敢相信,我怎么有办法让泉水飞过这剩下地约二十米的路程。

    我拍拍姐姐地肩道:“姐回去拿把刀来吧。”

    姐姐奇怪的问道:“要刀干什么?”

    我笑着指了指姐姐家后面山上地一大片毛竹园。

    姐姐这才两眼放光,道:“我明白了。”

    姐姐迅速地跑回家,很快拿来一把柴刀。一根铁棍,我暗自佩服姐姐聪明。

    这时,我已经在山坡上开了一条浅浅的土沟。姐姐爬上山去,接连伐倒了几根大毛竹。打掉枝叶与竹梢,顺山坡滑下来,然后自己也下来了。

    于是姐弟同心,合力用铁棍将毛竹里面的竹节打穿,一根自然环保水管便制成了。

    每根毛竹约有四五米。四根毛竹刚刚好。

    将毛竹大头朝前埋在沟里,进口刚好对着水池出水口,然后将第二根毛竹大头套在前一根毛竹地小头外,依次类推。

    我看了看池塘,发现水位上升比我预计快,这样下去,再过一个多小时,就到出水口高度了。

    我们收拾起东西,回家去。

    四十七、真正的自来水

    回到姐姐家中。请姐姐找了几块破布,然后,姐姐烧饭。我去做扫尾工作。

    简单说就是架渡槽。

    我将塑料水管地一段插进毛竹的小头,将周围的空隙用破布塞紧。然后到山上捡来毛竹梢。一头削尖,作成架子。插入地下,再将水管架在上面,一直通到姐姐的后门。

    要接水管进屋是个技术活,我缺乏工具与经验,无法做,只好将水龙头架到排水道上。

    然后返回去,靠目测或挖或垫,将整个引水系统调整到基本水平,从来路到终点稍有下降的架势,又用破布将毛竹之间地接口全部塞住。

    再去看看塘中的水,已经快与缺口平了,但大概因为上面水面扩大的缘故,上涨没有那么快了,不过我也不急,早晚会涨上来的嘛。

    这时,姐姐来叫我吃饭了。

    我也感到肚子饿了。

    原来刚才姐弟干活,将时间忘了,烧饭也就晚了,现在都一点多了。

    没说的,吃饭,姐姐自然又做了我最喜欢吃的刺毛肉圆。

    正吃着呢,忽然大黄狗在屋后汪汪狂吠,我与姐姐端着饭碗出去一看,原来水龙头中已经流出了涓涓细流!

    我兴奋地将还没有吃完的饭碗往姐姐手里一塞,便沿着水管往上奔去。

    水虽然来了,但因为高差尚未完全调整好,所以出水不大,绝大部分水都哗哗流到沟里去了。

    我调整好进水角度,然后一路下来,用泥土碎石将毛竹调到完美的稍稍倾斜状态,又将架塑料水管的毛竹梢架子稍稍往地下敲了敲,水龙头中就哗哗冒出先浑后清地水来了。

    姐姐刚从屋里出来,看见水来了自然欢呼雀跃,然后冲上来抱住我狂转,转得两个人头晕转向,最后滚倒在草丛中,唯有大黄狗依然对着水管中冲下来的水流狂呼乱蹦不已。

    姐姐扶我坐起来,深情地给了我一个吻道:“弟弟,姐姐好喜欢你啊。”

    我说姐姐,我也喜欢你啊。

    姐姐将我拉起来,牵着我的手走回屋去:“弟弟,来吧。”

    进屋前,我顺手关掉了那出水已经很清了地水龙头。

    姐姐刚才将我们吃了一半的饭菜热在锅里了。

    我们一边吃着饭,一边说着各自地事情。

    姐姐就说,学校里有几个男孩子在追求她。

    一听姐姐这么说,我心中就咯噔一下。

    我从来没有想过,姐姐也会有一天要找男朋友,要结婚地。

    我以为,姐姐永远是姐姐,一个我随时可以来找她,诉说自己的心思与烦闷,与其分享欢乐与痛苦,吃她亲手做地饭,靠着她的胸脯睡觉的人。

    可是,姐姐今年已经十七岁了,在姐姐她们学校里,很多和她一样大的女孩子都已经有男朋友了。

    人要是永远不要长大该多好啊。

    想到这里,我就吃不下饭了。

    刚刚站起来,姐姐就一把将我拉住;“弟弟。你没事吧?”

    “没事,”我神情黯然。

    “弟弟,不要这样嘛。”姐姐一把将我抱住道:“你放心,我一个都不会答应他们的。我会一直等到弟弟娶上老婆,才会考虑终身大事。”

    我将姐姐的头发捋上去道:“傻姐姐,不要这么做,我只不过是一时有点,有点……”

    说着。回过身很快地将碗里剩下的饭吃完了。

    姐姐静静地看着我,然后站起身,将我也拉起来。

    我不知道姐姐要拉我去那儿,便跟她走。

    走到浴室前,姐姐站住,悄悄道:“姐姐给你洗澡吧。”

    “这,姐姐,”我为难道:“我已经大了,上次已经说过。我不能再让姐姐洗澡了。”

    姐姐在我耳边啧了一下,轻轻道:“姐姐知道,这时姐最后一次给你洗澡了。最后一次。”

    躺在浴缸里,水很温暖。

    姐姐只穿着内衣。轻轻地替我洗着身子。轻的好像她不像是在给人洗澡。而像在擦拭灰尘似的。

    我地一只手搭在浴缸上,姐姐的身子就靠在浴缸边。我看着姐姐那小心肃穆地样子,好像她不是在给弟弟洗澡,而是在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似的,我终于忍受不住,情不自禁地将手悄悄伸到姐姐内衣中去。

    我的手在姐姐身上游走,终于慢慢爬上了山峰,姐姐身子微微一颤,低下头加快了动作。

    我的手从这个山峰滑到那个山峰,又从那个山峰滑回这个山峰,姐姐收缩着身子竭力躲避,一边悄悄道:“弟弟好调皮啊。”

    说罢,带着神圣地表情,轻柔地洗起我的小弟弟来。

    我眼巴巴地看着她,叫道:“姐姐。”

    姐姐眼睛不看我,边洗边说:“弟弟有事吗?”

    我轻轻道:“我想和姐姐一起洗澡。”

    姐姐看着我,脸红红地,好一会,终于低低道:“好吧。”

    说罢就要站起来脱衣。

    “太好了!”我欢呼道。

    说时迟,那时快,我猛然一个鲤鱼挺身,箍住姐姐的脖子,猛地往我身上一抱,姐姐猝不及防,整个人都跌进了浴缸!

    除了鞋子,姐姐整个人都湿透了!

    姐姐说弟弟好坏啊。

    我胜利地笑着,手忙脚乱地褪着姐姐身上的湿衣裤。

    脱下来就扔在地上,然后使劲给姐姐搓澡。

    姐姐越是怕痒,我就越是往她胳膊窝里搓。

    直到姐姐笑瘫在浴缸里,差点断气为止。

    四十八、姐弟情深(续)

    直到姐姐笑瘫在浴缸里,差点断气,我才住手,开始给姐姐洗起身子来。

    姐姐躺在浴缸中,痴痴地看我。

    我说姐姐你为什么老盯着我啊。

    姐姐没回答,眼泪突然下来了。

    我慌神道:“姐姐,你怎么了?”

    姐姐猛醒道:“哦,没什么,我想想弟弟也长大了,总有一天会与我分开,所以有点伤心。”

    我鼻子一酸,抱住姐姐道:“我不要跟姐姐分开,我要永远跟姐姐在一起!”

    姐姐也抱紧我道:“傻弟弟,傻弟弟……”

    我头微微后仰,看着姐姐的脸,姐弟俩涕泪横流。

    后来姐姐叹了口气,道:“弟弟放心,姐姐以后一定会找一个老实的男朋友,弟弟还是可以来常常看姐姐的。”

    我一阵激动,又将姐姐抱在怀里。

    其实我已经意识到,自己这样太自私了。

    姐姐不是一件属于我的专有物品,她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地幸福。

    于是下决心道:“姐姐,弟弟不要你找你不喜欢的人做朋友,我要你找一个爱你。你也爱他地人做朋友。”

    姐姐狂乱地抚摩着我的背道:“弟弟,我地好弟弟。”

    我也轻轻抚摸着姐姐光滑如玉地后背道:“姐姐,我地好姐姐----”

    后来姐弟俩又给对方洗起身子来。

    其实是我给姐姐洗。姐姐依然爱怜地抚摸我罢了。

    我轻轻搓揉着姐姐地乳峰,那我吮吸过很多次的浅红色葡萄。淡淡的乳晕令人销魂,我心中充满了无限依恋的情感。

    我又轻轻抚揉着姐姐地小妹妹,心中有一种强烈地欲望膨胀开来,我的小弟弟也在姐姐的拨弄下无限坚挺起来,姐姐痴看着我。突然下决心道:“弟弟,我们到床上去吧,姐姐把身子给你。”

    我心中一动,抬头与姐姐对视着,姐姐眸子中闪耀着迷乱狂野的光芒。

    我心里忽然一阵慌乱,嚅嚅道:“姐姐,姐……不,我想,我该回去了。”

    姐姐大急。狂乱地搓揉着我的小弟弟,一边道:“弟弟,弟弟。我给你……”

    这时,我心中的那头野兽已经快要冲破囚笼。我用尽最后一点残存的理性。将姐姐推开,然后挤干毛巾。擦起身子来。

    姐姐从身后抱住我的腰,眼泪无声的流淌到我地背上。

    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心已经动摇,想什么都不顾,就这样将姐姐占有了吧,可是最后理性终于占了上风,我是人,不是禽兽,我要那样做了,怎么对得起姐姐?

    于是,我轻轻拍拍姐姐的手,跨出浴缸去。

    我先完全擦干自己地身子,穿上内衣,才回过头给姐姐擦。

    但在给姐姐穿上衣服之前,我看着姐姐迷人的胸部,还是起了一阵抑止不住地冲动,一边狂野地搓揉着姐姐的小兔兔,一边将两颗葡萄轮流含在嘴里,吮吸着,直到姐姐完全瘫软为止。

    回家前,我最后一次检查调整了水管地高低上下,将几个往外冒水地方的破布塞紧,又试了试水龙头,一旋开就来水,虽然不像城里那样喷涌出来,只是平平的往外流淌,但也够了,在下面接水洗衣都可以了。

    又跑到上面的蓄水池边看了看,发现水流已经完全被控制了,只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土坝不够结实,现在是没有关系,不过要是碰上雨季,山上洪水下来的话,这土坝肯定是挡不住的。

    不过想想离雨季还有几个月,肯定能有好办法的,于是也就释然了。

    姐姐使劲拉住我自行车不让我走。

    我心里也很矛盾,但知道今晚我是决计不能再在这里过夜了,我的意志力没有那么坚强,再说,等下姐姐的爸爸妈妈回来怎么办?

    于是道:“姐姐,那你去给我做晚饭吧,我吃了晚饭再说。”

    一边做出掉转车头的样子。

    姐姐信以为真道:“那好,我现在就去给你做饭。”

    说罢便往屋里走去。

    等姐姐走到台阶上,我说了一声:“姐姐再见,我下次再来看你们……”便飞快地跳上车,骑走了。

    等我骑到大路上,转过脸去看姐姐时,只见她已经追出来了。

    我大急,不能让姐姐追上啊,于是拼命蹬车。

    不过,从姐姐家到公路全是一路下坡,人怎么追得上车轮呢?

    这时,身边擦过一个影子,原来是那条大黄狗,送我来了。

    我一口气骑到公路上,下车回头望去,只见姐姐远远瘫坐在地上。

    我心中突然涌起一种想回去的强烈冲动,又连忙告诫自己道万万不可。于是让大黄狗回去。

    大黄狗乖乖跑回去了。

    我拼命向姐姐挥手。

    后来,大黄狗很快跑到了,我看见姐姐慢慢站起来,也向我挥挥手,往回走去。

    姐姐渐渐走远了。

    我的眼中噙满泪水。

    我想,今天姐姐要哭死了。最后我还是上车,向城里骑去。

    一路骑,一路想着跟姐姐在一起的种种情景。

    我意识到,今后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经常去姐姐家了。

    姐姐有自己的生活,一条曾经与我的生活相交但并不平行的生活道路。

    人生就是这样。

    你在生命中会遇到很多人,发生许多事,但最终你们还是会分开,越来越远。

    这是冥冥中注定,谁也无法抗拒,谁也改变不了的客观规律。

    悲欢离合,犹如生老病死。

    这就是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