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五十五——五十七回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五十五、回忆

    那是寒假结束前四天,也就是我妈去上班后的第三天。///www.99zw.cn///

    那天中午,我送走了那个雏妓,上街打算到张小龙家下棋,谁知道刚走到十字街头,便迎面碰上一人。

    这人自然就是祝雅亮。

    只见她一脸沮丧,忧愁的样子,茫茫然从长桥上下来。

    我们的小城格局,是以十字街头为中心,西南面为南街,东稍偏北是尚未改造的务前街,北稍偏西是直街,南面是长桥,过长桥有菜场与第一人民医院。另外,河那边与长桥垂直的是溪东街与溪西街。

    我看她满脸愁容,满腹心事的样子,正好旁边也没有认识的人,便上前问她:“祝雅亮,你怎么了?脸色好像不太好,没事吧?”

    祝雅亮抬头见是我,眼中稍露欣喜的光芒又旋即熄灭,道:“是你啊,星羽,我,我还好啦,没什么的。”

    她说话时,低垂着头,不敢看我。

    这一切哪里逃得过我的眼睛,于是道:“不,你一定有事,别瞒我了,有什么事情说出来看看我能否帮得上忙。”

    其实说此话时我心中也没有把握,因为大家知道,这时我身无分文,不过,这祝雅亮对我有恩,她要有事,我岂可不管?

    祝雅亮看着我,半晌没有说话,眼中却渐渐浮现出希望的光芒。

    于是,她示意我跟她走到桥下僻静处,却犹豫再三不说话。

    我看出她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好说,便信誓旦旦保证,有什么尽管说。我绝对会替她保密。

    祝雅亮眼泪汪汪抬起头,幽幽道:“星羽,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可是。可是……”

    祝雅亮梨花带雨模样真是我见犹怜,我便发誓道:“你帮过我这么大忙。你有什么事尽管说,上刀山下油锅,我万死不辞。”

    一时间,我竟也有了点电影中的万丈豪情。

    祝雅亮十分感动,可是依然有点迟疑道:“谢谢你星羽。只是,只是……”

    我道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啊,真把人急死了。

    祝雅亮脸上浮起一丝红晕,低下头去,又决然抬头,下决心对我道:“星羽,你能陪我去医院吗?”

    “去医院,干什么?”

    “打胎。”祝雅亮低低道。

    “什,什么?打。打,打打打胎?”我大吃一惊。我们初二二班事情真是多啊,去年。张斌同桌的女生才打过胎,现在居然又轮到了祝雅亮!

    祝雅亮又低着头。轻轻道:“是的。我有了,两个多月没来大姨妈了。”

    “大姨妈?什么大姨妈?”我一点都听不懂。

    祝雅亮又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压低声音迅速道:“大姨妈就是月经我地脸腾地一下红了,虽然我这时还不是很搞得懂女孩子的这些事情,但还是有点一知半解。

    其它事情也先不顾那么多了,便道:“好吧,你要我怎么样?”

    祝雅亮此时也顾不上害羞道:“我刚才去了医院,手续都办好了,钱也付了,可是医生却说我太小,不肯给我动手术,一定要我家里人来才行。我天真道:“那你可以叫你家里人来啊。”

    祝雅亮一跺脚道:“星羽你个木头,这事要让我爸妈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再说,他们单位都已经搬到新县城上班了,在那里住临时宿舍,晚上都不回来,我找谁去?”

    “那,那你可以找跟你那个人……”

    其实我已经猜到是吴凡了,只是不好说而已。祝雅亮怨懑地道;“我已经跟他分手了,再说,他现在也不在。”

    我想起来,教师是提前两天报到,吴凡的家在乡下,那时电话没有普及,是联系不上,但还是有些奇怪。

    “分手?既然你们好了,为什么要分手?”我大惑不解。

    祝雅亮又一跺脚眼红红道:“不说他了,你到底帮不帮我?!我吓了一跳,连忙道:“帮帮帮,你要我做什么?”

    祝雅亮这才觉得自己有点失态,带着歉意道:“对不起,我没说清楚,我是想让你装扮成我地男朋友,陪我去医院流产。”

    我总算弄明白状况了,吴凡与祝雅亮珠胎暗结,现在吴凡不在,祝雅亮要我陪她去医院,不然不能做手术。

    按理祝雅亮的事情我是义不容辞地,可是,可是,这不是别的事情,我才十五岁,怎么去见妇科那些医生护士阿姨?

    但是看着祝雅亮希翼的目光,我一咬牙,豪爽的道:“行!没问题。”

    因为我知道,祝雅亮再没有别的人可求助了,不然刚才她就不会这么绝望。

    说来也是,别地事可以叫人帮忙,这种事怎么对人说呢我不帮她谁帮她?

    祝雅亮感动地想拥抱我一下,却又忍住了。

    只是轻轻说:“星羽,那我们走吧。”

    “好吧,”我说:“我们走。”

    于是我与祝雅亮一前一后相跟着过长桥,向医院走去。

    一边走,一边心里想,祝雅亮也够可怜的。

    心里就对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起了愤慨。

    怎么能将女孩的肚子搞大了就不管了呢?

    不过也来不及再想什么,看看已经到了医院,我看着人来人往的,突然有点心虚起来。

    但已经到了这里,也就没办法了。像个大人似的挺起胸,问祝雅亮道:“妇产科在哪里?”

    祝雅亮怯怯道:“在楼上,还有。等下医生问你几岁,你千万要说十九岁啊。”

    她停了一下。可怜巴巴道:“我告诉他们我十八了。”

    我点点头,不过心里还是担心,医生会不会相信。

    要是不相信拒绝就完了。

    马上就要开学,动过手术,总要休息几天吧?

    没办法。事已至此,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五十六、流产

    妇产科人好多啊。

    一般都是十几到二三十岁的模样,听口气,好像来“那个”的人很多。

    祝雅亮有点紧张地攥住我地手,走到正在写病例地一个中年女医生面前,道:“这是我男朋友,我把他找来了,可以给我做手术了吧?”

    那医生眼皮朝上看了我一眼道:“你从哪个幼儿园把他抱来的啊我与祝雅亮真是窘得无洞可钻,周围地人更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也是,虽然我地人个头已经很高,但这娃娃脸却是一时半会没法改变地。

    再看周围人等。虽然也有年纪比祝雅亮小地女孩,可都是由成年人带着地。不像我们两个小孩子。

    祝雅亮带着哭音哀求那医生道:“阿姨。求求你了,他真是我男朋友。你就帮我做了吧。”

    那医生冷冷道:“去去去,一边先坐着,等下要是有空就给你做,你们快活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会有今天?”

    祝雅亮大急,就差没有给医生跪下了:“不行啊医生阿姨,我今天一定要做地啊,再过几天我们就要上,上学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那医生却看也不看祝雅亮,一边给病人开方子,一边对她说:“你看现在地小女孩多少贱,我们那时候哪里这样,我到二十六岁都还是处女呢。”

    于是边上等待的病人及其家属们一个劲的点头称是,并用极其鄙视的目光看着我们。

    我哪里经过这种阵势,脸皮自然是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的,祝雅亮的脸孔也是青里透红,红里泛紫。

    正在窘迫之际,却见走廊对面的门开了,几个病人走了出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祝雅亮将手中病历表等往我手中一塞,早一个箭步,蹿出门穿过走廊,从把门护士腋下钻了进去。

    那护士慌忙关门,但已经迟了一步,只听门里一阵争论,后来就没声了。

    我一看,那门上牌子写的是“人流室”于是中年女医生厉声对我道:“嗨,那个娃娃,还不把病例拿过来?”

    我疑道:“是我?”

    医生道:“不是你还有谁?没看见过像你们这样不要脸的。”

    于是一边写病历一边大放厥词,我自然只有老老实实挨训。

    幸好我对祝雅亮本身情况还是了解地,因此也没有被她问住,医生问道祝雅亮多久没来那个时,我也不假思索说了,医生也不再怀疑,只是一边骂我们,一边让护士小姐把病历什么的送到对面去。

    然后对我说了一通注意事项,反正主要就是注意营养,注意休息,不要碰冷水之类。

    我唯唯诺诺地奉了医生圣旨,到走廊上等祝雅亮去了。感觉过了没有多久,人流室门就开了,祝雅亮面色苍白地走了出来。

    我连忙迎了上去,问道:“怎么样?”

    祝雅亮无力的摇摇头道:“还好。”

    说罢,走到一边地长椅上坐下,道:“星羽,让我在你身上躺一会我连声说是。

    这椅子冷冰冰的,祝雅亮坐上去肯定会生病。

    其实,动完手术,里面是应该有一张床给病人休息地,可是因为祝雅亮是硬插进去地,所以一完结就被赶了出来。

    看着祝雅亮虚弱地躺在我身上的样子。我十分心痛。

    她原来青春早熟,貌美如花,现在却是面色憔悴。花容失色。这都是吴凡地过错!

    我一定要找吴凡算账!

    不管怎么样,祝雅亮毕竟是你地学生。你为人师表,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不是禽兽不如吗?!!

    祝雅亮躺了一会,虚弱地道:“星羽,你送我回家吧。”

    我本来想让祝雅亮再休息休息的,可是看着这走廊上人来人往。冷风嗖嗖地,还不如回家呢。

    于是叫了一辆三轮车,将祝雅亮送回家去。

    祝雅亮的父母都是某局地小干部,家里住的房子是那种后面厨房间兼会客厅,然后有天桥通到前面各个房间的格局。

    这种布局因为很浪费土地,造价也大大提高,所以中纪委第一次派工作组下来时就勒令停止了。

    扶着祝雅亮上了三楼,开门进去,祝雅亮就一屁股坐下。

    家里当然没人。我前面已经说过,祝雅亮父母都跟单位一起去新县城上班了,晚上不回来。但那里因为单位里的新房子还在建造,所以住宿条件很差。新学校也没有造好。因此祝雅亮就一个人留守在这里,父母星期天才能回来。

    桌子上放着一只已经杀好的鸡。看来祝雅亮还是有所准备。

    我想起医生地叮嘱,流产后病人不能吹冷风,下冷水,过度劳累,注意休息等,于是便对祝雅亮道:“你去休息吧,这里我来帮你搞吧。”

    祝雅亮说:“这怎么好意思,我坐一会儿,自己来吧。”

    我道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你必须好好休息,不然会落下病根的,怎么做,你说吧。

    祝雅亮也就不再坚持,道:“那太谢谢你了,做鸡汤。”

    我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做鸡汤啊,这简单,我看妈做过,放点水,把鸡放进去,烧开,撇去上面的脏沫,放点黄酒,盐就行了。

    于是对祝雅亮道:“我先扶你进去,再来做鸡汤好了。”

    祝雅亮家三个房间,两个朝南的,祝雅亮与父母各占一间,不过祝雅亮那间较小,我扶她进去,铺开被子躺下,便去做鸡汤。

    五十七、鸡肉与鸡汤

    我扶祝雅亮进去,在她房间铺开被子让她躺下,便去做鸡汤。

    祝雅亮家已经用上电子打火煤气灶,这在当时算是比较希罕的物件,让我开了点眼界,不过操作起来还是很简便的,于是也就没有去问祝,摆弄几下,火就着了。

    直到水烧开,将东西全部放好,这才又回到祝雅亮房内,问她要不要喝水。

    祝雅亮疲倦地道:“我累了,你能坐在我身边陪我,让我睡一会吗?”

    我想想外面煤气灶上火已经开小,一时半会不碍事,便道:“好吧。”

    于是便坐到祝雅亮枕边,祝雅亮就靠在我腿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将被子拉上来给祝雅亮盖上。

    这才静下来,有空想想这件事。

    按理说,这吴凡年级比祝雅亮大不了几岁,样子也满英俊的,班上许多女孩也挺喜欢他的,其实也是祝雅亮理想的对象,虽然他是祝雅亮地老师,不该与学生发生这种关系,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出了,那也就将错就错吧。

    现在我大了一岁,觉得自己也懂事了许多。

    可是,既然他们已经好了,为什么又会分手呢?如果这样,这吴凡不是玩弄女性吗?

    尤其是自己学生,他为人师表,就更不应该!

    不行,等祝雅亮醒来,我一定要把事情问个清楚,要是责任确实在吴凡,我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顿。

    不过,想想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怎么打得过吴凡呢?

    打不过也要打,我一定会想出办法,替祝雅亮报仇的。

    时间已经五点多了。天也快黑了,祝雅亮已经睡了将近一个小时。我想想煤气灶上的鸡一定已经酥了,便把祝雅亮地头轻轻放在枕头上,出去看看了炖着的鸡汤,鸡肉果然已经酥得筷子一戳便透。

    于是关掉火,将锅子放到保温地泡沫塑料囤里。想了想,又找到祝雅亮家地米柜,淘了点米,给祝雅亮熬了点粥,将火开小后才回到祝雅亮房间。

    却见祝雅亮挣扎着要爬起来。

    我连忙上前扶住她道:“你干嘛啊,有事叫我。”

    祝雅亮一把抱住我道:“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我说我怎么会走,我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吗?我又不是吴凡。

    说到吴凡,祝雅亮脸色又沉下来了:“算了,现在我不想提起这个人我连忙道好好好。现在鸡汤已经炖好,我给你去拿来吧。

    祝雅亮感激道:“那就辛苦你了星羽,实在感谢。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我说:“你说哪儿话啊。你不也帮过我地大忙吗?”

    听我这么一说。祝雅亮的眼泪扑簌簌掉下来。

    我以为祝雅亮只是为自己地事伤心,连忙道:“不说了不说了。我给你拿鸡汤去。”

    说罢拿起祝雅亮床边的毯子,垫在祝雅亮背后,让她斜靠着,自己赶紧去倒了一碗滚烫的鸡汤,粥还没有好,先熬着,又拧了一把热毛巾,端着鸡汤走进祝雅亮房间去。

    祝雅亮接过毛巾,擦去泪水,才红着眼睛,不好意思地对我道:“让你笑话了,星羽。”

    我连连说没关系。

    祝雅亮又忸怩地对我道:“星羽,你能喂我吗?”

    我心里一动,又想想反正刚才这么多人,陪祝雅亮挨训也过来了,也不在乎喂一点鸡汤,只要祝雅亮心情高兴就好。

    于是便拿起汤调用嘴唇试了试温度道:“好吧。”

    我给祝雅亮喂鸡汤,祝雅亮很认真地吃着。

    看看快要喂完,我的肚子却咕噜噜地唱了个咏叹调。

    祝雅亮道:“星羽,你一定也饿了吧。”

    我说没关系的,等下我喂你吃完粥就回家吃饭。

    祝雅亮道:“现在都已经六点多了,你在这里吃吧,反正我鸡肉也吃不完。”

    我刚想道这怎么行呢?但看看祝雅亮热切地目光,只好道:“那好吧。”

    于是去厨房间关掉了煤气灶,让粥先凉着,又回来陪祝雅亮。

    坐在祝雅亮身边,祝雅亮将头悄悄靠到我肩头来。

    我觉得有点尴尬,便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痛吗?”

    话一出口,才觉得这么问更尴尬。

    祝雅亮轻轻道:“有一点啦,不过你在身边就不痛了。”

    我转移话题道:“想看电视吗?我去给你开?”

    祝雅亮房间里的还是老式西湖牌十九英寸电视,没有遥控的。

    祝雅亮在我耳边低低道:“不用,我就这样靠着你,挺好的。”

    我想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我不要再揽麻烦上身了,于是慌慌张张道:“粥凉了,我去给你拿。我将整只粥锅端进来,又拿来一只碗,盛了一碗,用调羹舀起,用嘴试了一下,正好,就要给祝雅亮喂。

    祝雅亮摇摇头道:“我自己吃吧,你再去拿个碗来一起吃,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

    我看祝雅亮一定坚持,只好照着他说的去做了。

    本来肚子也饿了。

    祝雅亮只喝了鸡汤,吃了一只鸡腿,就摇摇头说饱了,硬逼着我将其余的鸡肉全部吃下去,我的胃口又不大,哪里吃得下,只好道:“我吃饱了,这留着你晚上烧面用吧。”

    祝雅亮道你真没用。

    我是没有,直到现在都没有想到怎么去对付吴凡,为祝雅亮出气。

    我讪讪的将碗拿到厨房用热水,又烧了两壶开水,估摸着祝雅亮也够用了,于是又回到祝雅亮跟前道:“我给你打点水来洗洗脸和脚吧。等下我要走了。”

    祝雅亮道:“我自己来吧,怎么好意思让你……”

    我说我们同学,你就不要计较了。

    说罢便打来热水,服侍祝雅亮洗完,刚要去倒掉脏水,祝雅亮又叫住我道:“星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