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五八——六十祝雅亮的故事(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五十八、陪雅亮

    大家可能都知道白雪公主的故事。///www.99zw.cn///

    里面那个邪恶的女人,好像是后妈吧,天天对着镜子问,她是不是天下最漂亮的,结果镜子却从来不说谎。

    文学是生活的镜子,就是反映生活的,如果你是一个丑女人,每天一照镜子,发现自己那么丑,不去想办法改变,却迁怒于镜子,那你就是将天下所有的镜子都砸了,依然无法改变你是丑八怪的现实。

    当然,这世界上有一种镜子,有时可以将矮的变成长的,胖的变成瘦的,丑的变成美的,那叫哈哈镜,确实能够给人以愉悦功能,但是你如果要因世界上有哈哈镜的存在而非要砸掉世界上所有正常的镜子,甚至迁怒于制造镜子的工人,人家一定会说你神经病。既然这样,某些人为什么还要因为《青春艳曲》反映了生活而捶胸顿足,如丧考妣呢?

    真是搞不懂啊。

    生活有美有丑,人生有喜有悲,这不是青春艳曲的错,正如有人长得丑,与镜子无关一样。

    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作者,我拒绝将生活中丑恶的东西变成美好的。祝雅亮有点脸红,但还是说:“麻烦你给我打点水来,我要换条内裤。”

    我也脸红了,连忙给祝雅亮打来热水。

    下面不好意思的话就不说了,等一切全部搞妥当。我也要告辞了。

    祝雅亮眼巴巴看着我说:“星羽,你还能多陪我一会儿吗?我一个人好寂寞。”

    我看着祝雅亮企求的眼神,犹豫再三。说了句:“好吧。”

    祝雅亮又道:“你能坐到我被窝里来吗?”

    看我迟疑的样子,她又低低补充了一句:“你怕什么。我今天又不能说着,绯红着脸,低下头去。

    既然话都这么说了,我也只好脱裤子上床,祝雅亮默默抱住我。把头靠在我怀里。

    这时碰上谁恐怕也只能绅士一下,将女孩抱着吧。

    我也就默默抱着祝雅亮,一边想着如何对付吴凡。

    后来,我想到了比较毒辣的一招,那就是告到县教委去,他吴凡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一想又不妥,因为如果那样,势必要牵涉到当事人祝雅亮,我虽然年纪不大。但多少也知道这社会舆论对女孩子来说是很可怕地,一时想不开寻短见都有,因此这条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走。

    那剩下来的就只有:

    1。要他赔偿祝雅亮损失,当然这个损失是无法弥补的。但要是经济上给点补偿。多少有点安慰。

    2,让他对祝雅亮负责。也就是平常经常碰到地,你碰了哪个女孩,最后就要与她结婚,这就要看祝雅亮态度了。

    3,最后一个办法就是去揍他一顿出口气再说,前两条都要牵涉到当事人,很麻烦,最后一条是我自己出面就可以做到的。

    当然,光靠我一个人是不行地,还得找个帮手。

    而且还得是个厉害角色。

    找谁呢?

    查铁丽应该是可以考虑的,不过也有不便之处,只能用作后备。

    其他还有什么人呢?

    正在这时,却听祝雅亮轻轻道:“星羽。”

    我猛醒道:“有事吗?”

    “你在想什么啊?你和女孩子在一起,总是这么严肃的吗?”

    “啊,不是啊,我,我看你不想说话,也就没有打扰你。”

    “打扰?我现在就想人打扰啊,心里很乱,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我见祝雅亮如此说,便乘势问道:“你跟吴凡到底怎么回事?”

    祝雅亮脸上掠过一丝悲凉的神色,欲语又止,道:“你就不要问了,人家现在不想说。”

    说罢,更紧地抱着我道:“人家现在只想听开心的事情,你给我讲讲你发表文章地事吧。”

    其实我也不想多说那些尴尬的事,自然顺水推舟,就给她讲了些写稿发稿与文学社的事,听得祝雅亮很是雀跃,道:“当时我没有报名参加文学社真是太可惜了,原来这么好玩。”

    我想只要祝雅亮开心就什么都好,便道:“文学社现在也欢迎你啊,你要不要参加?”

    我想,我作为文学社社长,开一个后门的权力还是有的。

    祝雅亮又黯然道:“算了,我也不要你为难,我不过是说说而已。”

    “没关系啊,一点也不为难的,只要我点头就行,文学社能招收你这么一位大美人,大家不知道怎么欢迎呢。我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祝雅亮刚有点高兴,却又更加伤心道:“唉,我算什么大美人啊,不算童思诗与查铁丽,文学社有林羽思,顾晓菲,柯儿与刘婷婷等,谁不比我漂亮?哪像我,残花败柳……”

    说罢,又默默垂下泪来。.我连忙道:“不要哭啊,其实吴凡老师也是挺不错的啊,人英俊,年级和你也差不了几岁,你们很般配啊,为什么要分手呢?”

    祝雅亮摇摇头,幽幽道:“其实有些事情你是不知道的。”

    我便道:“能说吗?能说的话,说出来会好受些,如果你还当我是你朋友地话。”祝雅亮痴痴地看着我,凄凉地摇摇头:“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我也并不勉强她,一则人家不想说。就不要去挖人家地伤疤了;二则没有必要知道地事,就别去想办法搞个水落石出,弄得自己心里背上很重的精神包袱。

    于是道:“好吧。你不想说就不要说吧,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告诉我,我等下就要走了。”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不知不觉已经晚上九点了。

    祝雅亮没有说话。我倒是想起来什么,道:“对了,你晚上还要吃鸡汤面。不如我给你去做了,你吃了就早点休息吧。”

    祝雅亮默默点点头。

    我便下床去厨房,将鸡汤面做好,又放了几根小青菜,青青绿绿地,很养眼,给祝雅亮端了过来。

    祝雅亮慵懒地道:“我吃不下。”

    我道:“你刚做完手术,出了很多血,要加强营养。吃不下也得吃。”

    祝雅亮撒娇道:“那我要你喂。”

    我看看时间还有一点,便道:“好吧,我喂你。你吃了就好好睡觉。”

    说罢,便给祝雅亮喂起面条来。

    祝雅亮静静地看我用筷子挑起面条。放到嘴边吹了吹。又用嘴唇试了试温度,送到她嘴边。才张开樱桃小嘴,滴溜溜地将面条吸了进去。

    然后吃菜,喝汤。

    虽然慢了点,但十几二十分钟后,一大碗面条还是被祝雅亮吃了个底朝天。

    我将碗筷送到厨房洗了,又回到祝雅亮房间,想帮她睡下去:“好了,没事了,你早点休息,我走了。”

    祝雅亮出乎意外地掀起被子,扑过来把我紧紧抱住道:“星羽,我不要你走,你今晚能陪我吗?”

    五十九、祝雅亮地故事(一)

    祝雅亮把我紧紧抱住道:“星羽,我不要你走,你今晚能陪我吗?”

    我大感意外,连忙道;“不行啊,我不回去,我妈会担心地。”

    “你妈担心,你就不担心我吗?”祝雅亮话中有话道。

    我感到有点不妙,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祝雅亮道:“你就不怕我一时想不开?”

    这下我可真的怕了,祝雅亮一个少女,被人欺负又抛弃了,万一出什么事,我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再说,今天是我跟祝雅亮在一起,如果有事,我也逃不了干系啊。

    真是惹祸上身了。

    不知不觉中,就把这话自言自语地说了出来。

    祝雅亮当然听见了,幽幽道:“星羽,我不是要赖你,但这事,你也有责任啊。”

    “我,我有什么责任?”

    想不到祝雅亮会这么说,我不免有点不悦。

    本来我是帮她的,想不到反而给自己找上了大麻烦。

    祝雅亮却出乎意料道:“就是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这问题已经很严重了,我急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祝雅亮看了我一眼说:“要是你今天晚上不回去,我就把所有地事都讲给你听。”

    “好吧,你讲。”我一屁股在祝雅亮床沿坐下道。

    我也豁出去了,今天非把这事弄个明白不可。祝雅亮摇头道:“不行,你得上床来,我们睡下去说,我累了。”

    见我犹豫,她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我已经这样了,还能干什么?”

    我想祝雅亮说的也是,她都这样了,还能干什么?可事情的真相要是不弄清楚,我可比死还难受。

    于是脱衣上床,靠着祝雅亮睡下,道:“这下你满意了,可以讲了吧,到底怎么回事?”

    可是祝雅亮还不满意,又道:“我要你抱着我。”

    我心一横,抱就抱了。

    祝雅亮这才满意地摸摸我的脸,在我耳边悄悄道:“星羽,事情已经发生了,但我并不怪你。我,我只恨吴凡。”

    “你倒是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祝雅亮却又将我的手拉到她的胸脯上放着。这才道:“那还要从你给我用药水洗烫伤那一天开始。”

    下面是祝雅亮对我讲的故事:

    那天,因为你在我胸前留下了手印。正好给童思诗看到,我很难为情。

    这事让吴凡给看到了,他走过来把我叫了出去。

    于是就问我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欺负我了,是谁。我说没有人欺负我。

    吴凡道不要怕。谁欺负你,你告诉我。

    我道真地没有人欺负我。

    吴凡就看着我,突然道:“那你就到我宿舍去,换一件衬衣吧。”

    我想这当然最好,这条衬衣穿着,怎么回家啊。

    于是就跟着吴凡回了他宿舍。

    吴凡的宿舍在学生宿舍楼,因为他今年刚刚分配进来,还没有房子,现在学生都在夜自习。整栋楼空无一人。

    因为吴凡是我地老师,所以我也没有害怕,就这样跟他到了宿舍。

    吴凡住地是一个单人宿舍。里面也就是一张床一只写字台,还有一张学生课桌上放着一只箱子。

    吴凡关上门。我照他的话脱掉了衬衣。只穿着内衣站在他面前,却听吴凡道:“祝雅亮。你发育得真好啊。”

    我一看自己胸前,脸腾地一下烧得厉害。

    因为我那时还没有戴胸罩,所以两个乳峰在内衣中隐约可见。

    我连忙将双手护住胸前又羞又急道:“吴老师,你快把衣服拿出来吧。”

    吴凡连忙道:“好好,我看你地身材真好,一时忘记了。”

    我此时只盼他快点将衣服拿出来给我,我好尽快离开。

    吴凡就走到箱子前,打开翻了一阵,找出一条球衣道:“我觉得你穿这条比较好,男人衬衣不合适。”

    我说了声“谢谢”,见他还是站在我面前,便红着脸道:“吴老师,你能出去一下吗?我要换衣服。”

    吴凡却道:“这是我的屋子啊,我是老师,你怕什么?”

    我很窘迫,但也没办法,只好转过身去,将球衣往身上套。

    谁知吴凡一下从身后抱住我,双手一下插进我地内衣,一把捏着我地两个奶子道:“雅亮,你的两只奶子可真结实啊!”

    说罢,便不停地捏弄起来。

    我又羞又恼,浑身酥麻,使劲想挣脱吴凡地双手道:“放开我,你想干嘛?”

    吴凡说:“我不想干嘛,就想跟你好,从第一天开学起我就看上你,喜欢你了。”

    我大急,一边挣扎一边说:“不要啊,你是我的老师,不可以这样的。”

    吴凡一边加快动作,一边在我耳边悄悄道:“老师也没关系啊,老师就喜欢你,天天想着你。”我被他捏弄得浑身酥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只好一边流着泪,喃喃道:“不要啊。”一边无力的掰着他的手,可是根本没有用。

    吴凡的动作从轻柔慢慢加重,从我的乳房四周慢慢爬上山峰,又挤捏,拨弄着我的乳头,由慢逐渐加快,最后,狂野的蹂躏起整个乳房来。

    我地眼泪珍珠般地往下掉,嘴里不停的哀求着:“不要啊,吴老师,不要……”

    我说不下去了,因为我的眼泪与哀求反而更加刺激了他,他更加野蛮地捏拧着我地胸部,让我从娇嘤转为惨叫。

    这时,吴凡已经兽性大发将我一把推到床上,就要解我的裤子……

    六十、祝雅亮地故事(二)

    听到祝雅亮叙述到紧张时分,我不由得咬牙切齿,热血贲张,却听祝雅亮娇嘤一声,我这才发觉,不知何时,自己地魔爪竟然已经伸到祝雅亮内衣中,此时情不自禁一用力,捏痛了祝雅亮。

    我大窘,想将手从祝雅亮怀里抽出来,祝雅亮却双手抱着不放,一边在我耳边道:“不要。这样很好。”

    我抽了几下没抽动,也不想做得太粗暴,只好作罢。

    祝雅亮就继续往下讲。

    其实我对吴凡也是有点喜欢。他刚一到我们班我就觉得他人挺不错,但我一直很尊敬他。如果他慢慢接近我,向我表示,我说不定会接受他的,虽然我知道师生恋很不好,但我一直对他很有好感。

    但是。他这样一来,将我地好感全部破坏了,也不一定是破坏了,但至少我是被他吓坏了,但在这最后关头,我积聚起全身力量,打了他一个耳光。

    趁他惊愕,放开我的时候,我系好皮带。打开门逃了出去。

    自从出了这件事后,我一直躲着吴凡,但那天。吴凡借口给我补习数学,又把我叫了出去。找了个空办公室跟我谈话。

    本来我是不愿意的。可是想想,跟吴凡严肃谈一次。将话说开了也好,便跟着他去了。

    不过这一次吴凡倒是挺严肃,他首先对那天发生地事向我表示道歉,说那是自己太喜欢我,所以一时情不自禁,请我原谅,并且正式向我提出要我做他的女朋友。

    吴凡是我老师,既然他那么说,我也就说了几点,大意是,原来我对他的印象还可以,但他那天如此粗暴行为,将我对他残存地一点好感全抹煞了,谈朋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看在他是我老师地份上,过去的就算了,以后还是师生相处吧。

    谁知这时的吴凡突然做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举动,他向我单腿跪下求爱,说对我绝对是真心的。

    我是又害怕又尴尬,这办公室随时会有老师进来,被看见后会怎么样我真不敢想象,这吴凡也是太色胆包天了!

    情急之下,我甩开吴凡地双手,大声道:“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绝对不会跟你好的。”

    说完就跑掉了。

    说道这里,祝雅亮稍稍歇了歇,我有点着急,很想马上听到下面的事情:“那么,后来你怎么又跟吴凡在一起了呢。”

    祝雅亮没有说话,我忽然感到肩头湿湿的,忙道:“你不要哭啊,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可以为你想办法。”

    祝雅亮道星羽你可以把衣服脱了吗?我想抱抱你。

    我想了想,道:“好吧。”

    于是我们都把上衣脱了,紧紧抱在一起。

    祝雅亮一只手在我背后使劲地快速摩擦,泪水还是不停地流到我身上,我心里也很为她难受,但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她,只好轻轻抚摸着她细腻的肌肤,来平息她心中的怨懑凄楚。

    除了安慰,我现在还能做什么呢?

    祝雅亮却将手伸到下边去,想要褪下我的内裤。

    我抓住她的手道:“好了,到此为止吧。”

    谁知祝雅亮却贴着我的耳朵道:“你忘了,你还欠我一个晚上,再说,你不是想知道我今天这样,为什么是你地缘故吗?”

    这,祝雅亮老是说我才害得她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呆呆地回忆着,任凭祝雅亮将我的内裤踩下去,脱掉了。

    我想阻止她,但最后没有动作。

    祝雅亮的手在我臀部摸来摸去,最后,轻轻握上了我地小弟弟。

    然后,她继续往下说。为了听她的故事,我也只好牺牲一点色相了。

    那件事后,吴凡有几天没来骚扰我,后来就是中秋节加国庆节地班团活动,你一定还记得。

    记得,我怎么会忘记呢?

    事情就出在那天。

    我本来已经答应配合你演戏,但是心里依然希望,你到最后一刻会改变主意,可是没想到,你会表示得那么绝情,虽然这是我自愿地,可你多少也要有点怜悯心吧?为了你的童思诗,你就那么做得出?

    说到这里,祝雅亮恨恨地用力捏了我的小弟弟一下,我使劲忍着,没有叫。

    现在想起来,我那天晚上做的是有点过分。

    可是,这与祝雅亮的今天又有什么关系?

    祝雅亮不管我怎么想,继续往下说。我没想到,你会那样对我,虽然我早有思想准备,可你的举动还是太过分了。

    祝雅亮又恨恨地捏了我一下。

    (回想起来,我那天将祝雅亮好心送我的东西在众目睽睽之下,掷到她身上的举动确实非常过分。)

    祝雅亮继续说着。

    当时,我特别伤心,万念俱灰,你要做戏(祝雅亮边说边使劲地蹂躏着我的小弟弟),点到为止也就可以了吧,何必在那么多人面前做得这么绝?

    于是我不顾一切地跑了出去。

    在里面,我是强忍着泪水的,可是一到外面,跑到楼下,我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流淌下来。

    这时,我看见教室门口有个熟悉的人影出来,似乎在寻找什么,我一看就知道是吴凡,为了避开他,我穿过操场,跑出了学校大门。

    看门的保安想拦我,但是没有拦住。

    跑到外面,我又迟疑了一下,当时天还早,街上都是人,我也不想让人看到我这个样子,于是就踏上了去乾元山的小道。

    我往上走了一段路,山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什么鸟在答呜答呜地叫,那些香樟树又高又大,树冠十分茂密,将十五的月亮光芒变成了一点点小星星,地上黑乎乎的,仿佛进入了一个黑暗的隧道。

    我有点害怕,就想往回走。

    可就在这时,我看到路上有个黑影正躲躲闪闪地摸上来!支持青春艳曲,请投推荐票。谢谢。

    又:有书友说我在酝酿一场加精风暴,我是从来不吝啬精华的,只要有好书评,我马上加精,一天加几回,不过这周已经没有了,大家尽管发帖,下周有四五百个精华,我会全部补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