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六一——六三祝雅亮的故事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六十一、祝雅亮的故事(三)

    我有点害怕,就想往回走。///www.99zw.cn///可就在这时,我看到路上有个黑影正躲躲闪闪地摸上来!

    我一下紧张起来。

    漆黑的山路上,我一个女孩子要是遇上歹徒又怎么办?

    我不禁后悔起刚才这么黑的天一个人跑到这山上来的鲁莽举动来。

    但是现在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没办法,只好转身往山上跑。

    上面半山腰中有个Y字路口,我可以从另一条路下山。

    跑了一段路,我已经是气喘吁吁,爬山本来就耗费体力,再加上紧张害怕,更加加剧了心跳!

    这时,我已经累得弯下身子,一个劲地喘气,爬都不动了,扭头向下看,却见那个黑影正加速爬上来!

    环看四周,到处都是茂密的乔木灌木,钻都钻不进去,无处可躲,当然更加不可能找到可以求救的人,密林深处的坟茔上,幽幽的飘荡着几朵鬼火,更有什么野兽,在草丛中细细簌簌地蹿来蹿去,我不禁一阵毛骨悚然!

    好容易喘过气来,我又没命地向上爬去,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种种恐怖的镜头。

    我是绝对有理由感到恐怖的。听大人讲,前些年,就有一个女孩子被人强奸后杀害。抛尸于山上,不过后来查明是她男朋友干的。但这已经够恐怖的了,我拼命地逃啊,可是还是跑不过后面地黑影。

    当我来到山腰人们平时锻炼的平台上时,就再也跑不动了,抓住一棵大树便拼命喘气。心儿彷佛就要挣破我薄薄的衣衫跳出来!

    月亮透过树丛,将皎洁地光芒投射下来,平台上比下面亮了很多,然而还是很阴森。

    这时,黑影也已经到了我下面不远处,我拔腿想跑,可是脚一个劲的嗦嗦发抖,怎么也不听使唤!

    我眼睁睁看着黑影慢慢爬上来,身形动作有点熟悉。脑海中立刻想起一个人来。

    这时,那个黑影也喘着大气道:“雅,雅亮。是我,不要跑。”

    原来真地是吴凡啊。我惊魂稍定。也没有空去想想吴凡为什么刚才下面不叫我。只是站着等他上来。

    其实当时我还有机会继续向前,从平台尽头往另一条路逃下山去。虽然也可能逃不掉。

    吴凡终于喘着大气上到平台,走到我面前道:“你,你跑什么?”

    我不好意思道:“我以为碰上坏人了。”吴凡却将脸一沉道:“你这什么意思,老师是坏人吗?”

    其实我想说,你虽然不是坏人,但我还是有点怕你,不过也不好说出口,便道:“吴,老师,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看到你,我就放心了。”

    “真的?”吴凡欣喜道。

    “是真的,”我言不由衷道。

    吴凡一下抱住我,道:“雅,雅亮,这么说你心里一直有我。”

    我大骇,连忙使劲想推开他道:“吴,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是学生,你是老师,不可以……”

    吴凡的手一下伸进我的短胸衣,一把捏住我柔嫩地奶子道:“什么不可以,是这个不可以吗?”

    我又羞又急,使劲护住半边胸部道:“放开我,求求你放了我吧。”吴凡一边搓揉着我的黄豆大小的奶头,一边在我耳边说:“为什么要放你?难道你没有喜欢过吴老师吗?”

    我很想踢他一脚可又不敢,被他捏弄得渐渐没了力气,被他的手从我的双臂下攻了进来,我的另一边山峰也失守了。

    这时,吴凡的双手齐下,不停的揉捏玩弄着我的双乳,我虚弱地挣扎着,终于全身都瘫软在他怀里。

    吴凡见时机已到,便一边在我耳边说道:“雅亮,你放心,我是真心地,我可以帮你补课,把数学成绩提上去,我保证。”一边慢慢褪去了我的露脐短胸衣,我整个少女洁白的胸脯便暴露在他眼前。

    吴凡贪婪地俯身,用鼻子在我胸脯上嗅了一遍,便把我地一边奶子含在嘴里,吮吸起来。我这时一边哭喊“不要啊,求求你放了我吧,”一边无力地用拳头打着他的背脊,可吴凡根本不理会,反而更加狂野地吮吸起来!

    我终于彻底丧失了抵抗地意志……

    反正挣扎也是徒劳地。

    希望吴凡能到此为止吧。想到此,我悄悄将吴凡的头轻轻搂住,一边在心中悲叹,为什么,我得不到自己喜欢地人,还要受这样的惩罚呢?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说道这里,祝雅亮狠狠拉扯了我的小弟弟一下,恨恨道:“这个时候,你一定抱着童思诗开心快活吧。”

    我心中无限委屈,那个晚上哪有啊,尽管祝雅亮已经作出了这么大的牺牲,但童思诗还是没能回到我的身边!

    我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只好轻轻抚摸着祝雅亮的双乳。

    祝雅亮幽幽道:“不说了,反正为了你牺牲是我自愿的。”

    于是她继续往下说。

    后来过了很久,吴凡才抬起头来,月光下,他的两只眸子中闪烁着狂野的光芒:“雅,雅亮。我,我……”

    他一下把我放倒在草地上。

    这时,我已经连打他耳光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那英俊地面部。忍不住伸手摸了他一下。

    其实吴凡真的很不错呢。

    希望他对我温存点,不要那么粗鲁与猴急。说不定,我以后会重新喜欢他呢。

    吴凡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胸部,一只手悄悄向下滑去。

    我一下猛醒过来,连忙死死护住腰部道:“不不不,不可以地。”

    吴凡用嘴轻柔的吮吸了一下我地乳头。又将嘴咬着我的耳根,温柔地道:“没关系,我会很轻柔的。”

    “不行!”我不知哪儿来了这么一股气力,一下将吴凡推开,爬起来就想逃。

    吴凡从后面抓住我腰部的皮带,一下将我拽倒在地上。

    六十二、祝雅亮的故事(四)我被吴凡死死压在身下,无法动弹。

    四面都是黑黝黝地树林,阴森森的,我只觉得自己就像大海中的一片泡沫。任狂暴的波涛将我无情的蹂躏。

    蹂躏我的是吴凡,他的双手在我白皙如壁的胸脯尽情肆虐后,又伸向我的下身。

    他撩起我地超短裙。肆意摩挲着我粉嫩的双腿,我就像秋风中的一片树叶。在枝头快速不停地颤簌。我尽量蜷缩起身子,可是还是挡不住吴凡那双强健的双手。我毫无希望地击打着吴凡地身子,眼泪无声地润湿了身下地大地……

    终于,吴凡见我已经再无力抵抗他的进攻,才放开我,往下撕捋我地裙子。

    我死死抓住裙裾,就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是,我一个柔弱小女孩怎么能顶得住吴凡这个健壮小伙子的进攻?更兼他还一边说着各种动听的许诺,一边不时在我胸脯与大腿上来一下,我的防线终于一点一点被他撕裂,超短裙也被他剥下来扔到一边。

    然后,他向着我最后一点遮羞的东西发动了猛烈进攻。

    我流泪,哀求,悲啼都没有用,我的手怎么也护不住单薄的裤衩,只听那薄布开始发出撕裂声!

    这时,我看见他的胳膊在我面前晃悠,我猛地起了一个强烈冲动,抬起头,对着上面的肌肉就咬了下去!

    吴凡低低哼了一声,狂性大发,一边撕裂了我的裤衩,扔得远远的,我更用力地咬下去,他却再也不哼一声,只是将手指使劲拨弄搓揉着我的,我的……

    祝雅亮说到这儿,又失声痛哭!

    我轻轻摩抚着祝雅亮的双乳,心乱如麻。

    祝雅亮却又擦去泪水,继续往下说。

    我还是个十四岁的少女,那片禁地从来没有被人如此蹂躏(说到这儿,她又使劲捏了我一把道:“上次被你碰了一下不算。”),怎么受得了,终于松开咬住吴凡胳膊的嘴巴,“荷”地一声娇啼,吴凡乘机用嘴将我的口堵住,用力吮吸着。

    我被他的嘴捂得快要窒息了,双手渐渐滑落下来,身子也松软了,听天由命的松开紧绷的双腿,玉体横称在草地上。皎洁如水的月光射到我的身上,使得我的身躯看上去白得耀眼,吴凡见此,更是兽性大发,连摸带捏加舔地狂野地搓揉着我少女娇嫩的身躯,然后自己脱了衣服,扑了上来。当吴凡野蛮地刺破我最后一道处女防线时,我一声惨叫,浑身痉挛起来……

    这时,山风哀哀地掠过平台,仿佛在哭泣,月华惨淡如水,我的泪已经哭干了。

    说到此,祝雅亮咬牙切齿,没命的狂扯我的小弟弟道:“都是你!都是你!!!”

    我强忍疼痛,没有叫出声来。

    祝雅亮感到有些不妥,连忙放松手,轻轻给我揉捏说:“我弄痛你了,对不起。”

    我的声音不知怎么变得哽咽了:“没关系,对不起你的是我,都是我不好,我害了你,你无论怎么惩罚我都接受……”

    祝雅亮紧紧抱住我。两个兔兔与我的胸部贴得很紧,她呓语般地道:“星羽,我不怪你。不怪你。”

    祝雅亮的泪水又一次打湿了我的肩头。

    我默默抱住祝雅亮,手上下摩挲着她地全身。

    两人相互摩挲。

    许久。祝雅亮才平静下来,我乘机问道:“那么,后来,你们为什么又好了呢?”

    后来,后来。祝雅亮仿佛梦幻般地说道。

    后来,吴凡发泄完了,大汗淋漓地爬起来,用自己的背心擦了擦自己的身子。

    我瘫软在地上,就像被抽掉了筋一样,下身火辣辣地痛,吴凡用背心擦了一下我地下体,举到眼前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将我扶起,依偎在他怀里,在我耳边非常甜蜜地说着:“雅亮。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我发誓……”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爸爸妈妈都不在这里,吴凡又是我地老师……

    吴凡现在变得那么温存了。全然不像刚才那种野兽般的嘴脸,他再三诅咒发誓,对我是真心的,一定会对我好,之所以刚才会那么做,完全是因为爱我的缘故,最后甚至跪在我面前企求我的原谅,并说我怎么惩罚他都没有怨言(我这时想起了自己刚刚也这么说过,不禁又是一阵脸发烧),而且,要是我还恨他地话,他就去公安局自首----如果不是为了我的名誉,他早去自首了。

    他又说,我还不满十四周岁,要是他去自首,一定会坐牢的,说不定还会被枪毙,这样,他一辈子就完了,但是为了我,他心甘情愿。

    我被他说得心乱如麻,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办才好,心一软,就原谅他了。

    其实那是因为原来我的心中对他就有好感,所以才会这样。

    后来,吴凡将我送回家去,这时已经很晚了,大概是半夜一点多的样子,吴凡说回去要爬墙,我就只好让他睡我这里了,反正爸妈要明天傍晚也就是国庆前一天才能回来。

    这天晚上,吴凡又占有了我两次,每次他都说是太爱我了忍不住,我没有再反抗。

    第二天我下身肿得几乎不能走路,我怕爸妈回来看出破绽,就留了一张条子,说跟同学家的便车国庆节去杭州玩了,回来后,爸妈已经去上班,因此竟然也没有发现自己女儿有什么变化。

    后来,他确实对我很好,到杭州去我们也玩得很开心,虽然他刚工作,钱不多,可也尽量满足我的要求,回来后,他又经常给我补课,给我买了很多衣服与零食,零食我都吃完了,衣服我都不敢穿,也不敢拿回家,怕被同学与爸妈发现,所以都放在吴凡家。

    我爸妈平时一直不在,所以我就常常夜宿在吴凡宿舍,过着夫妻生活,渐渐也对他产生了感情,吴凡叫我他的小新娘子,我也习惯了,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

    六十三、祝雅亮的故事(五)

    那么,你们后来为什么又分手了呢?我不解地问。

    祝雅亮大恸,一下钻到我怀里放声嚎啕起来。

    我以为他们只是吵架赌气,也并不在意,拍着祝雅亮地肩头道:“没事没事,朋友(这里指男女朋友)吵架是常有的事,说不定他这次寒假回来,就又与你好了。”

    祝雅亮越加悲伤,哭得全身都抽搐起来。我拿起桌上的毛巾,钻到被窝中帮祝雅亮擦去脸上地眼泪鼻涕,悄悄道:“没关系,这几天我就去找他,要是他不负责任,敢抛弃你,我就对他不客气!”

    祝雅亮只是摇头。

    我问她为什么,她只是哭,不肯说。

    我有点焦躁,便道:“那你倒是说说清楚,他到底肯不肯对这件事,对你负责。”祝雅亮只是摇头。

    我道:“既然他不肯负责,那我们就去告他,反正他与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少女发生关系,就是强奸!”

    这法律知识我们初一地公民课中就学过了。

    祝雅亮只是摇头。

    我莫名其妙,便道:“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不懂啊,你不要摇头。你说话呀。”

    祝雅亮呜咽地说了一声:“他,他是,是有。有老婆地!”

    说罢,伏到我胸前。又痛哭起来。

    我也被弄得不知如何是好。

    吴凡他有,有老婆?有老婆为什么还来追求直至用暴力占有祝雅亮?

    祝雅亮又哭了好久,弄得我胸膛上眼泪鼻涕一塌糊涂,我也不敢动弹一下,后来。还是祝雅亮不好意思的扯过枕巾,将我身上擦干净了。

    然后她继续说下去。

    那是元旦那天早上,我爸妈前一天刚好出差还没有回来,因此我还是住在吴凡处,这一天住校生都回家了,整个宿舍楼空无一人,只有我与吴凡在那里尽情玩着男女游戏,正在兴头上,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有人剧烈敲门!

    我与吴凡都吓得面无人色,首先想到地是公安局,后来又担心学校。反正谁来都是一场灾难,这么间小屋子。连只猫都藏不住。一旦被人发现,肯定是一场轩然大波。这可如何是好?

    却听见外面地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不错,就是女人:“吴凡,吴凡,快开门,要不我就砸了!”

    再看吴凡,早吓得面如土色,连连道:“别砸,别砸,轻点,有话好好说,我来了。”

    说罢,跳下床去就开了门。

    我这时才反应过来,一声惊叫,赶紧拿衣服穿,谁知门外女人看到门一开,就立刻闯了进来,扑到床前,撕扯我刚要穿起来的衣服来:“你这个不要脸地骚货,抢别人的男人!”

    我抢不过她,只好惊恐地双手护胸,蜷缩在床角:“你,你是谁?”

    那母老虎一般地女人抽起来就是一个耳光,将我打倒在床上:“我是谁?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婊子还敢问我是谁?”

    那女人的手劲实在太大,我的脸已经不是痛,而是发麻了,我惊愕地望着她,脑子嗡嗡响,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再看吴凡,此时却用屁股顶着门,一个劲地簌簌发抖。我搞不清吴凡与她究竟是什么关系,何以这么怕他,便向吴凡哭喊道:“吴凡,你告诉她,我不是婊子,是你的女朋友!”

    谁知不喊还好,一喊那母老虎更加发了狂,一把抓住我地头发就将我拽到地上,用皮鞋尖朝我乱踢道:“我叫你女朋友,你个第三者,我叫你女朋友。”

    可怜我赤身露体,哪里禁得住她这么踢,一下全身都是淤肿!

    这时,吴凡看看也有点不妙,连忙上前来劝阻道:“不要踢了,你会把她踢死的,她还是学生,会出大事的。”

    那女人听了,这才住手,却指着他的鼻子道:“这里没你的事,给我滚一边去,等下再找你算账!”

    吴凡一下耷拉着脑袋,乖乖站到一边去发抖了。

    那母老虎凑到我面前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看看清楚,我才是他的女朋友,你不过是个婊子,骚货。”

    说完,又一巴掌将我打倒在地。

    我这才明白,吴凡居然是已经有了对象的,不知道他为什么从来没有跟我说过,我一个冰清玉洁的少女,怎么可能去做别人地二奶!

    于是吐掉口中的血丝,对那母老虎说:“你弄错了,我并不想抢你的老公,他从来没有说过他有女朋友。”

    母老虎恨恨道:“你别假惺惺,心里说不定怎么算计我呢,就是你这副骚狐狸精样,才迷得我老公晕头转向,今天,我非把你这张脸破了相不可,让你再去勾引别地男人!”

    说罢,满屋子乱找工具。

    吴凡见势不妙,扑通一声跪下,抱住母老虎的腿道:“这事不怪她,都是我地错,你打打我,求求你放过她吧,你要毁了她地容,以后让她怎么做人啊!”

    那母老虎抽了两下没有抽动,又喝道:“放开!你放不放开!”

    说罢左右开弓,连打了吴凡十几个耳光。

    屋里静静的,只有“劈----啪,劈----啪”地清脆耳光声清晰可闻,可怜吴凡跪在那里,连躲都不躲!血静静地从吴凡嘴角淌下来,吴凡没有动手去擦。

    我连滚带爬扑到母老虎面前,哭道:“你不要怪他,是我错了,你要打打我吧。”

    那母老虎转身过来,眼露凶光道:“要打打你,这是你说的。”

    我说是的,我错了,随你怎么惩罚。

    那母老虎道:“好吧,我就放你一条生路,不破你的相,不过,不给你点皮肉苦头吃吃你是不会记住这教训的。”

    说罢,她令我与吴凡并排跪在地上,双腿叉开,然后用皮鞋尖猛踢我的下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