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六四——六六最后的晚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六十四、祝雅亮的故事(六)

    那母老虎道:“好吧,我就放你一条生路,不破你的相,不过,不给你点皮肉苦头吃吃你是不会记住这教训的。///www.99zw.cn///”

    说罢,她令我与吴凡并排跪在地上,双腿叉开,然后用皮鞋尖猛踢我的下身!

    我痛得全身都蜷缩起来,可是这只恶毒的没人性婆娘毫无怜悯之心,咬牙切齿的没命狂踢,我咬住嘴唇死死盯着她,不在她面前叫出来,那婆娘恼羞成怒,用尽全身力气一下踢到我的花心。

    我只觉得面前的母老虎渐渐模糊,一只变成了好几只,叫骂声也变得遥远了,又似乎看到吴凡跟母老虎扭在一起,接着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从寒冷中悠悠醒来。

    寒冬腊月,我赤身裸体地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我的大腿上,地上,到处是血。

    我想,我快要死了。

    吴凡与那母老虎都不见了。

    我躺了一会,见没人来,心想这样躺下去,非被冻死不可,于是使劲翻身,想爬起来。

    可是我已经全身都冻僵了,手脚硬硬的,根本不听使唤,但是想想自己过年才十五岁,不能死在这里,不能死在这母老虎手下,于是积聚起最后的力量,硬梆梆地爬起来,直挺挺地倒在床上。

    我扯过棉被,勉强盖住自己,本来可以泡个热水袋来暖和身子,但我已经没有力量了。

    我只觉得自己只剩心口一丝热气没有散去,其余全部血液都冻结了一般。

    我躺着。等人----当然是吴凡----来。

    我就这样躺了整整一天,没有一个人来。

    后来身子渐渐暖和了,体力也慢慢恢复过来。只有下身,还是钻心地痛。

    挣扎着起身一看。我与吴凡的床上----现在当然不是我的了----棉被上到处是血,我的下身与大腿根一片血肉模糊,不过幸好血不是从里面流出来的。我勉强穿上衣裤,挪到校外叫了一辆三轮车回到家里,一个人洗净伤口。倒上消炎粉包扎了,又在床上躺了两夜一天,除了喝了点水外粒米未进,直到第三天我才有力气起床出去吃东西。后来,我上学地时候还是很难走路,那天上楼梯,你也看到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听到这里,我只觉得自己心痛得不行。啜泣着抚摸祝雅亮的下体道:“雅,雅亮,对。对不起。”

    还能说什么呢?这事情的起因都是我,全怪我。

    祝雅亮摇摇头道:“这事不怨你。是我自己看错了吴凡。”

    “那。你们后来有没有见过面?”我沉思好久,又问道。

    祝雅亮道。后来吴凡又来找过我一次,他对我讲了他与那母老虎地关系,原来吴凡家过去很穷,父母有病,那女孩子是他同桌,父亲是副乡长,就接济他上了师范学校,毕业后又通过父亲托门路,进了这所中学任教,因此,要是与她闹翻了,他就什么都没有了,他与母老虎虽然一点感情也没有,但现在还不能与她断绝关系,不过他一定会离开她的,他也一定会对我负责到底地。那天,他本来是想把我抱到床上才离开的,可是母老虎不让,还要用大头针扎我的乳房,他见势不妙才拉她离开的,他心里不知有多担心,可是母老虎拉他坐车回去后就把他与自己关在一起,两天两夜没出房门,直到学校要上课了才放他回来。他一回来就直奔自己宿舍,但那时已经没有人了。

    祝雅亮又道,吴凡说到这里,我死死地盯着他,就是这个人,夺去了我的贞操,就是这个人,花言巧语欺骗了我地感情,要是等他两天两夜后回来,我哪里还有命在?而当我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眼巴巴等他出现时,他却在那母老虎房中风流快活!

    现在,他还来找我,想让我再偷偷与他好,继续做他的二奶!想到这里,我再也按捺不住,将茶泼在他脸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不能回头,我怕一回头,看见吴凡那双眼睛,心一软又跟他在一起了,那我这辈子就算彻底完了。

    雅亮,雅亮……

    听完祝雅亮的血泪控诉,我喃喃而语。

    事情是我引起的,这个责任应该由我来承担啊。

    祝雅亮捧着我的脸,深情地看着我,轻轻道:“星羽,你不必自责了,虽然我曾经恨过你,但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我看开了,属于我的东西,不用着急,不属于我的东西,着急也没有用,这都是我咎由自取,所以帮你,我不后悔,这事全怪那吴凡,不安好

    “吴凡!”我咬牙切齿道:“我一定要找你报仇。一路看中文网”

    祝雅亮一把将我搂住道:“我不要你为我报仇,就当我被狗咬了一下吧,我不想你因为我而受到伤害。”

    “你放心,我有办法。”我安慰她道,心里却在盘算如何找吴凡报仇。

    不过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留到以后慢慢想吧。

    我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

    于是也捧起祝雅亮地脸,轻轻吻去她眼睫毛上挂着的泪珠,庄严地道:“祝雅亮,你放心,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祝雅亮叹了口气,幽幽道:“我现在已经是残花败柳,还有什么资格来接受你地感情?”

    我捂住祝雅亮的嘴道:“不要这么说,雅亮,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纯洁地。”

    祝雅亮将头深深扎进我怀里,过了一会。又抬头向我说:“我不要你承诺一生一世,你今天晚上陪我,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说罢。双手捧住我地小弟弟,温柔的抚摩起来。

    六十五、发泄

    这已经是祝雅亮第二次说要我今晚陪她了。上一次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了,那次我没有答应她,实在是终身地遗憾!

    若是那个晚上答应了祝雅亮,也许就不会有后面这么多事发生!

    人生就是这样,你不想伤害别人。竭力想避免伤害你爱的,或者爱你的人,到头来反而会更深地伤害到他们!

    想到此,我不禁内疚地紧紧将祝雅亮死死抱住,祝雅亮却也将整个身躯投入我地怀抱,嘴中狂乱地叫着:“星羽,星羽……”一边狂野地搓揉着我的小弟弟,我也野蛮地蹂躏着祝雅亮地奶子,使劲地吮吸着。而我那原本知道犯了错误,一直耷拉着脑袋的小弟弟这时也昂首挺胸,不肯安分地渴望着寻找着合适的去处。我全身热血奔腾,只想找一个地方宣泄。

    祝雅亮轻轻呻吟一声。不顾一切地脱掉了裤衩以及附着的东西。嘴里迷乱地叫着:“星羽,来吧。我给你,给你……”

    我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想不顾一切地扑到祝雅亮身上破门而入,但却又猛醒过来,急急摇着祝雅亮道:“你这是干什么?你刚动过手术,会没命的!”

    说罢,在被窝中一阵摸索,找到一条裤衩给她穿上。

    一是怕自己会按捺不住,害了祝雅亮,另外也怕血把床弄脏了。

    祝雅亮使劲捏弄着我地小弟弟,身体像水蛇一样扭动着,好一阵才安静下来。

    可是,我的小弟弟依然坚挺,我欲火中烧,十分难受。

    这时,祝雅亮将嘴凑到我耳边,悄悄说了几句什么。

    我羞红了半边脸,连连摇头:“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

    祝雅亮道:“你这样憋着太难受了,放出来就好了。”

    我急着道:“不要啦,我会好的。祝雅亮却道:“星羽,我是过来人,知道男生这样是很难受的,你不愿意,我上来好了。”

    我吓了一跳,连忙道:“不行不行,医生说了,要你好好休息,不然会落下病的。”

    “那就你上来吧。”祝雅亮道。

    我还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正眼都不敢看祝雅亮一下,起身跪在祝雅亮身体两边,将小弟弟放在祝雅亮丰满的双乳中间……

    我终于浑身酥软,大汗淋漓地趴到了祝雅亮的身上。

    祝雅亮却推开我,拿起枕巾,擦我与她胸前的脏东西。

    将脏枕巾丢在地上后,祝雅亮说了句:“我累了,睡了。”就像只小猫一样钻到我怀里,很快睡着了。

    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一直睁眼到天明。

    我不想让自己睡着的另一个原因,是不想让自己再叼着祝雅亮地奶子醒来。

    天亮了,我想悄悄爬起来。

    可是我一动,祝雅亮就醒了。

    迷迷糊糊道:“吴凡,你干什么?”

    我不敢做声,祝雅亮紧闭双眼,两只手一下合围上来,将我脖子紧紧搂住道:“今天你不上课,再陪我睡会吧。”

    我大气也不敢出,抱着祝雅亮入睡了。

    这一下可是真的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可不是叼着谁的奶子么?

    谁地我刚睡醒,一时都不能断定,只好抬起头来看。

    祝雅亮痴痴地看着我。

    我不好意思地用手擦去了祝雅亮奶头上的口水,难为情道:“你醒好久了?”

    祝雅亮道:“你打起呼噜来真吓人。”

    我尴尬地笑笑,大概我实在太累了。

    看看墙上地钟,已经十一点多----当然是中午----于是就想爬起来。

    祝雅亮使劲搂着我道:“别起来,再陪我睡一会

    祝雅亮这么说,我也只得再睡一会儿。

    祝雅亮却道:“不要这样,我要你,要你吸着我地奶睡。”

    我大窘。本想不愿意的,这是我地一个坏习惯,应该尽快改掉。但祝雅亮哀声道:“好不好嘛,人家求你了。”我只好照办了。

    又睡了一个多小时。这才起来。

    祝雅亮当然还是不愿,说你一起来,我就永远不能抱你睡觉了。我想想祝雅亮还要吃点东西恢复身体,我也要回家一趟,免得妈担心。只好道:“不要这样,你该吃点东西了,大不了我晚上再陪你好了。”

    祝雅亮很高兴道:“真的?那你快起来,我已经憋不住了。”

    我道憋不住你还不肯放我起来。

    于是起床,裤衩找不到,后来才发现穿在祝雅亮身上了,就是脱下来也不能再穿了,因为已经脏了。

    没办法,只好不穿。下床,给祝雅亮端来痰盂,就在被窝中解决了。又烧水帮她洗干净,然后上街。

    我自己已经一文不名了。不过上街前祝雅亮将自己地皮夹给了我。里面钱还不少,于是替她买了一包奶粉。一斤蛋糕,又到菜场买了一块猪肝,二两黑木耳与其它一些菜,然后回到祝雅亮家,用祝雅亮给我的钥匙开门进去。

    将脏衣物扔进洗衣机,倒了一大把黑木耳放在清水里发着,然后泡了两杯奶粉与祝雅亮一起吃早饭----蛋糕。

    我实在也很饿了。

    然后对祝雅亮道我回家一趟,马上回来。

    祝雅亮应允了,说我也要再睡一会,你去吧。于是我回到家里,妈正在看电视,一见我道:“你死哪儿去啦,一夜都不回家。”

    我道妈我睡同学家,没事,你放心吧。

    妈说同学?是男的还是女地?

    我说你管这么多干嘛,当然是男的,张小龙,不信你去问,我等下还要去他家下棋,晚上也不回来了。

    我发现,自己撒谎地本领越来越高明了。

    妈看我说得理直气壮,便道:“你现在大了,自己注意,你昨夜没回来,害得我担心到现在,中午都赶回家来看看,你看,一等就等到两点了,幸好这几天刚过完年,领导不太管,现在你没事,我上班去了。”

    说罢,便急匆匆地走了。

    六十六、最后的晚餐

    妈走了,我连忙找出一条短裤穿上,又看看上次家长们送的礼品中居然还有一包桂圆肉,这桂圆肉味甘,性温,补心脾,益气血,也是很好的滋补佳品,最适合病后或产后气血两虚,身体虚弱的人士服用,便也带上,然后关门急匆匆向祝雅亮家走去。

    不过在经过查铁丽家前,还是给叫住了:“星羽。”

    “哦,是你,查铁丽,你作业做完了吗?”我很不自然地道。

    在这关键时刻,就不要节外生枝了。

    “还没有全部完成呢,”查铁丽忸怩道:“不过我想自己做。”

    “好吧,”我乘机道:“那你先做着,后天晚上我再来辅导你。”

    大后天就要去学校报名了。

    说着我告别查铁丽就想走,可又被查铁丽叫住道:星羽,你最近常和,和女孩子在一起吗?”

    “没有啊,”我心中有点发虚道:“我正想去同学家下棋呢。”

    查铁丽目光炯炯,似乎想看看我说地是不是实话,幸好现在我也已经是撒谎老手了,因此她想用思诗派绝技对付我也没那么容易。查铁丽想说什么,却又改变了主意,嚅嚅道:“星羽,女孩子太多了不好,尤其,尤其……要是你实在想,就来找我吧。”

    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莫不是查铁丽对我的事都已经知道了?哇,她有那把大铁尺呢。

    于是慌慌张张道:“没有啊,我现在真的每天都去同学家下棋,晚了,他们在等我,我走了。”

    说罢。夹着尾巴逃走了。

    查铁丽在我身后叫道:“回来时记得到我这里转一下!”

    来到祝雅亮家,开门进去,径自走到祝雅亮闺房。祝雅亮忙不迭地拭去脸上的泪水,笑脸相迎。

    我只当没看见。也笑道:“你醒了?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桂圆肉呵,桂圆烧蛋最补了,我这就给你去做。”

    于是去厨房烧上水,放入一些桂圆肉,又从冰箱中拿了三个鸡蛋。等水开了打入锅中,等烧好了盛到一个大碗中,放入红糖,然后给祝雅亮端去。

    在这中间,我还抽空将洗衣机中的衣物拿到阳台上晾了。

    祝雅亮老老实实躺在被窝里,见我端着碗进来,便道:“星羽来了,上床坐吧。”

    于是我脱了长裤上床坐在祝雅亮身边,道:“我来喂你吧。”祝雅亮很高兴地道:“好啊。”

    说罢。便依偎到我的怀里,让我将碗端到两人外围,然后让我喂。

    我吹了吹调羹中地桂圆肉与鸡蛋汤水。喂到祝雅亮的樱桃小口中。

    这时,祝雅亮却不肯安分。悄悄摸了我小弟弟一下。我忍不住一下笑出来,差点将整碗桂圆鸡蛋汤都打翻在床上。连忙笑道:“不要动,不要乱摸,看吧汤撒了。”

    祝雅亮回头调皮地看着我道:“好,我答应你,不过等吃完后,你可要陪我玩。”

    “好好好,你还是先把桂圆鸡蛋吃了吧。”我又好气又好笑道:“要不,我就打你,打你PP了。”

    祝雅亮这才安分了,乖乖地将大半碗桂圆鸡蛋汤吃了,剩下的小半碗进了我地肚子。

    这时,祝雅亮嘟起小嘴道:“快点,快点睡下来,你穿着衣服,我不舒服。”

    于是我把衣服脱了,钻进被窝道:“我来了,我要惩罚你!”

    祝雅亮格格笑做一团道:“好了好了,我投降。”

    说完抓住我的双手,按在她巍峨地胸脯上道:“惩罚这里吧。”

    说罢,纤手向我地下体伸去。

    我知道,这样很不好,这是一种危险的游戏,可是看着祝雅亮这么开心,我也不忍心中止,只好听任她剥掉了我地裤衩,把玩起来。

    我地小弟弟被她一摸,又贲张起来。

    我只好转移注意道:“哎,对了,你手术后感觉怎么样?”

    祝雅亮微微收敛笑容,却又大笑道:“哎,不去管它,我要玩。”

    “不行,”我正色道:“我要看看你下面怎么样了。”

    祝雅亮神情一变,哀哀地道:“星羽,我知道过了今天我就不能跟你在一起了,你就让我高高兴兴地过了今天吧。”

    说罢,就将我地头按到她地青春健美的胸脯上,蒙上被子,两个人在被窝中滚做了一团。祝雅亮很开心。

    看到祝雅亮很开心,我心中也很欣慰。

    但愿祝雅亮能早日从心灵创伤的阴影下走出来。

    那么,我付出的这点自然就算不了什么了。

    可是我心中还是有点放不下。

    这吴凡,夺去了祝雅亮少女最宝贵的东西,决不能这么就算了。

    我一定要吴凡付出永远忘不了的代价。

    后来祝雅亮又像只小猫般蜷在我怀里睡着了。

    睡着了还在睡梦中捏弄着我的小弟弟。

    我的小弟弟被女孩子地小手捏弄,哪里肯平静下来。

    这么忍着真是很辛苦啊。

    但也不敢动,就让祝雅亮在甜梦中多睡一会儿吧。

    等祝雅亮醒来时,天已经快黑了。

    真的不想起来,可是肚子已经饿得叫了。

    祝雅亮死死拽住我的小弟弟,不让我起来。

    我叹气道:“雅亮,你真调皮啊。”

    后来我还是起来了。

    到厨房烧上饭,然后将黑木耳洗干净,炒了一盆肉丝木耳香干丝,一盆猪肝。

    这时饭也好了,分几次端进祝雅亮房中去。

    祝雅亮也穿起了衣服,我找了几张报纸,垫在祝雅亮床前。

    将饭菜放在上面,两人一起用晚餐。

    但是两个人都吃得很慢。

    因为,我们知道,我不可能永远呆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