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六七——六九冒险、悬崖勒马、药到病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六十七、冒险

    两个人慢慢而且默默地吃着饭。///www.99zw.cn///

    我注意到祝雅亮很少吃猪肝。

    我有点着急,尝着猪肝,说不上是美味佳肴,但至少不难吃,可见,是祝雅亮不喜欢吃猪肝。

    不喜欢吃猪肝也很平常,不过祝雅亮刚刚动了手术,由于失血,这猪肝能够补血,应该是最佳的恢复食品,我便趁机道:“你刚动了手术,多吃点点猪肝吧。”

    说着夹了一大筷猪肝道祝雅亮碗里,柔声道:“听我的话,把猪肝吃了。”

    祝雅亮苦着脸刚吃完,见我又要夹猪肝给她,吓得连连叫道:“我不要了,不要了,吃不下了。”

    我脸一沉道:“这猪肝补血,对你恢复身体最有帮助,大后天就报名了,你不想给同学们看一个病病恹恹的祝雅亮吧?”

    于是祝雅亮才皱着眉头,将碗递给我,我便又夹了一大筷猪肝给她,然后自己也夹了一大筷津津有味地吃起来:“这猪肝好吃,营养又好,你多吃点吧。”

    这里说明一下,虽然猪肝有上述优点,但是吃猪肝也有弊病,就是肝脏是动物体内解毒的器官,很多化合物都要在这里灭活,现在环境污染严重,加上动物饲料中又添加了许多抗生素之类的药物,因此动物肝脏内有害物质含量较高,因此这猪肝平日不吃也罢。

    祝雅亮吃完这筷猪肝,就坚决不要了。

    看看祝雅亮那依然苍白的脸,我十分心痛,其实我心里也还是挺喜欢祝雅亮的,现在她变成这样。我得负很大责任。

    于是道:“雅亮,你今天要把这盘猪肝全吃下去,我就不走了。”

    “真的?”祝雅亮十分惊喜道。

    “当然是真的。”我肯定地点点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人?”

    陪顾晓菲睡,还不如陪祝雅亮。我欠她地太多。

    祝雅亮将碗中尚存的饭全部拨拉到盛猪肝的菜盘中,端起就大口地吃起来。我看着她,泪水悄悄夺眶而出。

    吃完饭,我将碗筷打扫干净,烧了水让祝雅亮洗。又检查了一下祝雅亮地情况,发现有点不妙,尽管手术已经一天多了,但阴道中依然有点向外渗血,这种情况,有可能是人流手术中刮宫不干净,搞不好就会大出血,威胁病人生命。

    不用说,这是祝雅亮强行占领手术台。医生没有办法,动手术就马虎了些,尽管不是故意的。

    这个事情比较麻烦了。如果照正常情况,祝雅亮必须重新接受手术。将残存地物体清理干净。但这次势必要比上次还要痛苦,对身体的摧残也更大。而大后天学校就要报名了,如果再次手术后不好好休养的话,对祝雅亮的影响将是一辈子的。其实祝雅亮也已经有点知道不太对劲,小肚子一直隐隐作痛,因此我想装得若无其事也不行,于是只好将实话实说了。

    当然,我也不敢将话说得过分严重,只是说有可能大出血,影响身体。

    祝雅亮一听就慌了,眼泪扑簌簌地往脸盆中掉,又连连问我道:“这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啊。”

    怎么办,我也没了主意,毕竟这是人命关天地大事。

    祝雅亮忽然擦干眼泪道:“算了,我也不去动手术了,你说有危险,这危险有多大?百分之二十?三十?五十?我就冒这个险了。”

    “这怎么行?”我叫了起来。

    祝雅亮是因为我才落到现在这个境地的,我怎么还能让她冒这个险?

    如果不是这样,你有办法吗?祝雅亮哀哀道。

    我有办法吗?

    我自言自语。

    “看来,也只能下这步险棋了。”

    “你有办法吗?快说。”祝雅亮欣喜道。

    “法子倒是有一个,不过也有一定风险。”我沉吟道。

    “什么风险?”祝雅亮鼓起勇气道:“我不怕。”

    这风险就是加剧出血,问题是这药喝下去后本身就会排出病人体内的淤血,因此很容易误诊。

    祝雅亮听了我的说明后,静静地看了我一回,忽然搂住我,在我双颊上各自亲了一个道:“我知道星羽一定有办法的,没关系,我相信你。”

    “可是,要是出了事……”我犹豫道。

    “那就为你积累一点实际经验吧,”祝雅亮爽快地道:“没问题,就这么说定了!”

    我看了祝雅亮一眼,想想再拖下去恐怕不行,船到江心补漏迟,要治好就得快。

    再者祝雅亮不可能再去一次医院,就只能冒这个险了。.不过今天已经来不及了,已经下午六点多,药店已经关门了。

    于是倒掉祝雅亮的洗脚水,收拾干净上床。当然已经准备好纸笔。

    祝雅亮早脱了衣服睡下了,我写处方,她就在被窝中静静地看我。

    于是我就一边想,一边写了一个方子。

    方子内容保密。

    这不是我小气保守秘密,以前我的处方都是公开的,因为那都是验方,没有问题,但这个方子本身就有一定危险,比如木通,如果大剂量,有可能引发急性肾衰竭,危及生命,但此方又一定要用木通等药,剂量应人而异,很难掌握,所以,病人如果遇上这种情况,一定要去大医院,以策万全。

    没有必要,绝对不能冒险,无论是病人,还是医生。

    给祝雅亮开方子。我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饶是如此,我还是斟酌再三。不敢轻易下笔。

    主要是剂量,少了没有效果。上课了就没有机会了,多了又怕危险。

    反覆改过去,又改回来,用了大约半个小时才总算完工。

    于是舒了一口气,祝雅亮也已经等得很急了。连忙问道:“好了?”

    我点点头道:“基本没问题了,不过只好等明天去抓了,愿老天保佑一剂便成功。”

    祝雅亮道:“我相信你,你一定行的,好了,现在不用多想了,快睡下来吧。”

    六十八、悬崖勒马

    祝雅亮道:“我相信你,你一定行地,好了。现在不用多想了,快睡下来吧。”

    于是依言脱衣躺下,祝雅亮马上剥掉了我的内衣裤。我也没有拒绝。

    搞成这样,都是我的错。她想怎样就怎样吧。

    祝雅亮娴熟地把玩着我地小弟弟。马上就将我挑逗得欲火中烧,我呻吟着拽住祝雅亮的兔兔。使劲地蹂躏着,祝雅亮也娇嘤连连,将我头按下去。

    我疯狂地吮吸着祝雅亮地奶子,左右开弓,祝雅亮更是浑身左右不安分地扭动着,双手伸到胯下就要脱我地内裤。这里没错,是要脱我的内裤,因为我地内裤还穿在她的身上。

    那还是昨天的事情。

    我身上的是脱掉了,可她身上的没脱。

    我害怕起来,生怕祝雅亮会做出不理智地行动,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于是连忙使劲按着祝雅亮手道:“不行不行,今天绝对不行!”

    现在不是几个月前,我的力气比祝雅亮大多了,祝雅亮无法脱掉裤衩,忽然又将双手伸到我的下体,使劲搓揉起我的小弟弟来。

    我只觉得小弟弟猛然再次勃发,终于忍受不住,翻身上马,将小弟弟放在祝雅亮丰满结实的双乳间,祝雅亮早已等不及,立刻将双乳合拢,猛烈地……

    这次可比以往任何一次还多喔,一直喷射到祝雅亮的脖子上,刚刚换上的干净枕巾就这样又报销了。

    当我浑身酥软地躺在祝雅亮身边用手抱着祝雅亮娇嫩迷人的身躯时,心中涌起一股强烈地犯罪感。

    我,这是干什么?

    我已经一次深深地伤害了祝雅亮,难道还要再次伤害她吗?

    想到此,我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不能这样下去了。

    真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嘟哝着,猛地使劲坐起。

    祝雅亮伏在我胸前,当然也被我一起扶起,她诧异地眨巴着眼睛看着我道:“星羽,你怎么啦?你在说什么?”

    “雅,雅亮,我是说我们这样不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说完,就要起身穿衣。

    祝雅亮死死地抱住我的脖子道:“不要,不要离开我啊,没有人会怪你,这是我自愿的,我不会怪你地,真的不会怪你。”

    “没有人怪我也不行,我……”

    我使劲想挣开祝雅亮地搂抱跳下床去,没有成功。

    祝雅亮死死搂着我,哭喊道:“星羽,我不会怪你,你就再陪我一夜吧,就今晚,就一个晚上。”

    我看着少女哀求地泪眼,终于投降了。

    叹了一口气钻回被窝,又紧紧将祝雅亮抱住。

    其实一半原因是冻得实在受不了了。

    我受得了,祝雅亮也受不了,她有部分身躯暴露在外,我怕搞出病来,那我就是千古罪人了。

    祝雅亮破涕为笑,抱住我狂吻,从额头到鼻子,到双颊,到嘴巴,到下巴,到脖子,到胸部,到肚脐…我又受不了了,刚想挣扎她的嘴已经碰上了我地小弟弟,我连忙用双手紧捂下体,然后使劲把她的身体抱上来,一手抚摸着一个挺拔的山峰,嘴里含着另一个,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好久,好久。

    祝雅亮脸上挂着泪花。睡着了。

    我轻轻将嘴松开。

    她睡了,我可睡不着,思前想后地。好像事情实在太多了。

    后来决定,其它的事情先不管。明天抓药给祝雅亮吃了再说,这可是头等大事,也是惊险的一博吧。

    不过后来我还是睡着了,昨晚就睡得少,今天怎么也挡不住睡魔的进攻。

    天亮地时候祝雅亮还在沉睡。

    我自然又保持着一贯的习惯。

    这习惯很不好。很不好。

    一定要改。

    我轻轻吐出嘴里含着的祝雅亮那一部分突起物,想起来,先回家一趟。

    因为等下祝雅亮吃了药,我就要守在她身边,半步都不能离开了。

    可是我一动,祝雅亮立刻就抱住我迷迷糊糊地道:“吴凡,不要动,还早,再陪人家睡一会儿吧。”

    我心里一动。只好又睡下。

    这祝雅亮梦中还是牵挂着吴凡啊。

    看来,也不能用太严厉地方法去对付吴凡,那样。虽然惩罚了罪犯,但是还是会对祝雅亮造成双重伤害。

    我一时没了主意。

    要是有个人可以商量就好了。

    可是。这种事找谁说呢?

    祝雅亮嘴里嘟哝着。将我的头又拨弄到她地胸脯上。

    算了,反正都含了一夜了。就多含会儿吧。

    我含着少女柔嫩的乳房,又浅浅地睡了一觉。

    等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早上八时许,祝雅亮也已经醒了,不过没敢吵我,也依然静静地躺着。

    我急道:“你怎么不叫我?”

    祝雅亮微微笑道:“不着急啊,你这几天辛苦了,多睡一会。”

    我道我要起来了,给你抓药去。

    祝雅亮这才放开我,却又抓住我的小弟弟,最后地玩一把。

    我很急,所以也顾不上她,急急穿好上衣,在被窝里摸索着,可是怎么也找不到我的内裤,只好等下再说,急急穿上裤子,脸也不洗,拿了祝雅亮的钱包与昨晚开地方子,急急上街去。

    祝雅亮这栋楼是单位宿舍,人们都去新县城上班了,整幢楼几乎空着,所以我也没有碰到人。

    不过到了药店一看,才知道新年里,很少有人吃中药,所以虽然西药部已经开了,但中药部只有一个人值班,要九点才来。

    西药部的营业员对我道:“你晚一点再来好了,他上班不会这么准时的。”

    没办法,只好抽空回了一趟家,妈自然已经上班去,家中留了一张条子,说让我自己热热昨天烧好的菜吃就行了。

    我另外留了一张字条,说晚饭不来吃了,但晚上一定回家,才出门上菜场去。

    六十九、药到病除

    买了半只杀好的鸡回到药店,已经九点二十,中药店的营业员居然还没有到没办法,只好又干等了十多分钟,那大腕才姗姗而来。

    不过还好,我正担心他又要拒绝抓药呢,谁知他拿过方子,在算盘上噼里啪啦地一阵拨拉,就道:“三块五毛一帖,一共十块五毛。”

    我感激涕零地递上钱,整的零的都有,然后耐心地等他抓好药,拿了回家。

    是回祝雅亮家。祝雅亮已经起来了。

    我急道:“你怎么起来了?有什么事情我会帮你的,医生不是叫你卧床休息吗?”

    祝雅亮不好意思道:“我太脏,所以自己洗了洗。”

    我也脸红了,连忙将祝雅亮扶到床上,然后又烧了一大碗桂圆糖滚蛋,端给祝雅亮,然后找了一只小锅子(祝雅亮家没有药罐,只好这样了),给祝雅亮煎药。

    趁着空闲,我又将所有地黑木耳全部放水里发了,准备晚上炖木耳烧鸡给祝雅亮吃,又到床上拿来我的裤衩----是脏了的那条,刚才扶祝雅亮上床时发现地,另一条又被祝雅亮穿上了,这条扔在一边----洗了晾了,中药火已经关小。让它煎着,然后走到祝雅亮屋里去。

    祝雅亮精神还是有些萎靡,人看上去很憔悴。不知后天报到大家会怎么看。

    也不管它了,祝雅亮剩下小半碗桂圆鸡蛋吃不下。我便吃了,其实肚子已经很饿了,但也不想另外烧饭,然后将煎好的药拿进来喂祝雅亮。

    祝雅亮很娇气,很不喜欢吃中药。不过良药苦口,在我好说歹说,软硬兼施之下,最后还是让我将药灌了下去,当然马上要接着来一大调羹糖掩盖苦味。

    药是吃了,可是我地心里却是高度紧张,因为现在开始进入关键高危时段。

    我放下所有事情,上床抱住祝雅亮。

    大约在服药四十五分钟后,祝雅亮开始觉得下腹开始疼痛。有下堕感,解了一次大便,依然没有好转。我是紧张得要命,心想万一要是有事。我就打120了。

    痛了一个多小时。祝雅亮又感到要解小便,我给她拿来痰盂。这时,祝雅亮下体地片片都被血染红了,一拿开血就流了下来,我是浑身直冒冷汗,看都不敢看,祝雅亮却十分镇定,等解完还告诉我,大概已经没事了,因为水里有一个血疙瘩。

    我连忙又将祝雅亮扶上床,看了看痰盂里面,祝雅亮说地果然没错,连忙拿去倒了,这时,祝雅亮道疼痛已经好了很多,我这才像被人抽去了筋骨一样,瘫在祝雅亮身边,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我在心中暗暗下决心道,我以后再也不用这个方子了。

    祝雅亮这时好像也已经耗尽了全身精力,衣服也不脱,在我怀里沉沉地睡去,我也乘机小憩了一会。到了下午三点多,两个人都醒来了,祝雅亮告诉我,已经一点也不痛了,我当然感觉十分欣慰,提起地心也放下了,替祝雅亮检查了一下,血也已经止住,看来已没有什么大碍了。

    于是起床做饭,也就是一只木耳烧鸡,给祝雅亮吃,其它就是凉橱中的剩菜,热了一下,过完年家家户户都差不多。不到五点,我们就晚饭都已经下肚,祝雅亮现在似乎已经好转了很多,于是我便告辞回家。

    回到家,妈还没有吃饭呢,正在厨房中忙乎,见我回来就唠叨,说我心思实在太野了,还有一天就要开学了,家里几天连个人影都不见。

    我也不跟她多罗嗦,亲亲热热地搂住她脖子道:“好了,妈,你儿子没事,现在不是回来了么?”妈不好意思地推开我道:“快放开我,我正给你做晚饭呢。”

    我道妈,我吃过了,你一个人吃吧。

    妈道你怎么不早说,害我做这么多菜。

    我道我想说,可你一个劲地唠叨,我怎么说啊,这样吧,我吃一点菜就是了。

    妈这才高兴起来。

    于是就陪着妈吃了一点菜,收拾了碗筷然后道:“妈你先睡吧,我要去隔壁看看,查铁丽有点作业没有做好。”

    妈点头道:“好吧,帮助同学是应该地,快去吧,早点回来。”

    我答应着走了。

    走进查铁丽家,他们晚饭已经吃好了,查铁丽母亲正在收拾,见了我道星羽好,查铁丽还在做寒假作业,你去帮帮她吧。

    我道没问题。于是走到查铁丽闺房去。

    查铁丽正在痛苦地思考着,脸部都痉挛起来了。

    我笑着拍拍她的肩道:“好了,不要伤脑筋了,我来帮你吧。”

    查铁丽抬头欣喜地道:“星羽,是你啊,不是说明天晚上你再来辅导吗?”

    我道这几天忙,有点事,怕到时没空。

    话说出口才想到有些欠妥。

    查铁丽却没说什么,只是道:“那太好了,这有些题目我做不出。”

    我看了看查铁丽手中地纸,上面写了大约三四十道题目,各科都有,于是便一一给她讲解了一遍,查铁丽还没有完全弄明白,又问了几道题,我只好又重新给她将那几道题再讲了一遍。

    总算大功告成了,这时一看时间,却也过得真快,一晃已经四个多小时,晚上十点多了,便告辞查铁丽回家。

    查铁丽拿出一个大包忸怩道:“星羽,这个给你。本来前几天就想给你了,可对你说了你都不来。”

    “这是什么?”我惊疑道。

    “你拿回去看看就知道了。”查铁丽朝我嘿嘿笑道。

    于是我拿着包回家,到自己房间打开一看,哇,原来都是我喜欢吃的零食。

    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可是我今年寒假特别穷,所以连一包零食都没有买来吃过!此时见到如此美食,自然是眼睛发绿,猛扑上去,撕开便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