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七十——七二弱女惊魂、拼命三郎、痛扁吴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七十、弱女惊魂

    吃完洗好上了床,忽然又想起什么。///www.99zw.cn///

    祝雅亮,她一个人在家里,不会有事吧?

    想到这里,我心里就发慌。

    万一出了事,那我可担当不起。

    再去看看吧,要是没事,我就回来。

    于是下床穿好裤子、鞋子,轻手轻脚出了门。

    已经是深夜了,很冷,我的耳朵很痛,用手搓揉着,来到祝雅亮家。

    楼道一片漆黑,虽然有灯,但也不知开关在哪,只好摸上三楼,在祝雅亮家门外听了听,没有什么动静,但我知道,祝雅亮家卧室与外面客厅隔着一座长长的天桥,里面的声音不太听得见,便掏出祝雅亮给我的钥匙,开了进去。

    一开门我就听到里面有幽幽的哭声,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进去,黑暗中撞翻了过道边的凳子。

    祝雅亮止住哭泣,哽咽地大声道:“谁?”

    我怕吓着祝雅亮,连忙先回答了一声,然后推开祝雅亮的房门,谁知祝雅亮一下猛扑过来:“星,星羽……”

    然后“哇”地一声哭出来。

    我急道:“你怎么了,快快快快,回床上去,要冻出毛病来了。”

    说着,就一把抱起少女那只穿着内衣裤,簌簌发抖的柔弱身躯,跌跌撞撞地跑到床边,将她放好盖上被,这才开了灯。

    祝雅亮眼泪汪汪地看着我道:“星羽……”

    我说我在,你怎么了?

    祝雅亮抽搐着眼泪鼻涕道:“我好怕。”

    我说你怕什么?过去你不都是一个人住的吗?祝雅亮说是,但刚才做了个恶梦。所以就醒了。

    说罢又要我抱,我无奈道:“好吧,先让我去把外面门关了。”

    于是去关门。随便拧了一块热毛巾,给祝雅亮擦净脸。另外将冰手也暖和了,然后道:“我就在边上陪你,等你睡了我再走。”

    祝雅亮可怜巴巴道:“星羽。”我说有什么话说吧。

    祝雅亮道:“我不敢说。”

    我道没关系,你说吧。

    于是祝雅亮才眼巴巴望着我:“你,你能再。陪我一夜吗?”

    这,我有点为难了。

    陪一夜本来应该是没有问题,反正两夜都陪了,也不在乎多一夜,问题在与我已经两夜没有回家了,要是让妈知道我在女生家中过的夜,那还了得---放着好好的顾晓菲不要,跑去勾搭别的女生,那我这耳朵还能安生?

    但看着祝雅亮那副可怜模样。我心一软,道:“好吧,不过你把热水袋拿给我。我去换一下,因为我身上很冷。怕冻着你。”

    祝雅亮像个孩子般嘻嘻笑了。

    不过睡进被窝前。我还是声明道:“今天晚上你必须好好休息,不能再像昨天那样玩了。要不,我就走了,不理你了。”

    前两个晚上实在是太过分了。

    祝雅亮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快进来吧。”

    于是我才钻进被窝,两个人中间隔着个热水袋,把身体暖和了,才拥着祝雅亮睡了。

    这一觉我睡得很安稳。等再次醒来,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连忙用手擦去祝雅亮奶子上地口水,消灭犯罪痕迹。

    祝雅亮睡得很香。

    后来我起来了,出去洗了把脸,回到祝雅亮卧室一看,祝雅亮像只温顺的小猫正躲在被窝中默默地啾着我呢。

    检查了一下祝雅亮的下体,血确实已经不流了,按她地小肚子也不感到疼痛了,于是大感欣慰,找了一条干净裤衩给祝雅亮换上,然后将我的那条脏地拿去洗了晾到祝雅亮房间的阳台上。

    回到屋里,祝雅亮还是十分乖巧地躺在那儿,眼睛骨碌碌地转呢。

    我忍不住摸了一下她的脸道:“真乖,你是现在起来吃早饭呢,还是等我买了菜回来?”

    祝雅亮道:“那等一下吧。”我说好。

    于是上街去。

    今天买了点猪血,豆腐,买了一小块瘦肉,便回来了。

    祝雅亮却出乎意料地已经起来了。

    我生气道:“天这么冷,你起来干什么?还不快回床上去。”

    祝雅亮道:“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我总不能老是让你服侍。”

    我道你愿意让我做你男朋友吗?

    祝雅亮摇摇头道:“已经不可能了。”

    “为什么?”

    “我感觉的道,你这一辈子,注定是要轰轰烈烈干大事的,可我现在,只想找一个爱我地人,默默地陪他到老。”

    我头脑一热,就道:“那我就默默陪你过一辈子。”

    祝雅亮看了我好久,道:“现在的祝雅亮已经不是以前的祝雅亮了,你的性格,不适合我。”

    我脑子中忽然灵光一闪。

    于是赶紧把祝雅亮扶上床,然后便急急忙忙烧饭。

    也不是什么早饭,只能算中饭了。

    将肉剁碎,烧入猪血豆腐中,与祝雅亮热气腾腾地吃了,然后便让祝雅亮好好在家休息。

    祝雅亮问我去哪儿,我说你等下就知道了。

    于是出门,赶到一户人家去。

    是陈参军家。

    我忽然想起陈参军过去十分喜欢祝雅亮,他一定会帮祝雅亮的。

    陈参军也起床不久,见了我,有点不好意思,但新年里。也不好拉下脸,便打了个招呼。

    我便问道:“你饭吃过了吗?”

    陈参军迟疑了一下,道:“算是吃过了吧。”

    我道那赶紧跟我走。

    陈参军道去

    我说你到了就知道了。

    于是带着满腹狐疑的陈参军出来。把他带到了祝雅亮家。

    陈参军开始一直不说话,但当他见到了躺在床上。面色憔悴的祝雅亮时,他终于忍不住了。

    “你,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你生病了吗?”

    陈参军心痛又焦急道。

    祝雅亮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这时才支支吾吾道:“是的。病了,多亏星羽照顾。”

    陈参军十分怀疑地看了我一眼,道:“你生病,星羽怎么会知道?”

    这,祝雅亮一时语塞。

    七十一、拼命三郎

    我见事已至此,便将整件事地来龙去脉说了,谁知陈参军一听便暴跳了起来。

    “这狗日地吴凡!”陈参军脸涨的连青筋都突了出来:“我,我一定要找他算账!”

    我与祝雅亮都被吓了一大跳,我忙道:“陈参军。不要着急,不要急,我们想个办法再对付他。”

    陈参军哪里肯听,咆哮道:“他欺负了雅亮。我能不急嘛?还想什么办法!我这就去揍他一顿!”

    说完拔腿就走,我连忙一把抓他没抓住。他径自噔噔噔出了门。

    祝雅亮急道:“星羽。你去拦住他。”

    我呆了一呆道:“已经来不及了,我追不上他了。”

    陈参军是百米亚军。我哪里追得上。

    祝雅亮也大急道:“那,你扶我,我们去劝阻他们打架。”

    我道:“你怎么能去,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你就乖乖地呆在家里,我一定会摆平这事地。”

    祝雅亮突然抱住我,亲了一下道:“去吧,把陈参军平平安安地给我带回来,我不想看到你们任何一个有事,啊。”

    “你就放心吧,我们不会有事地,”

    我说完拔腿要走,祝雅亮却又叫住我道:“等等,你知道吗,吴凡每天中午都到乾元山山腰平台锻炼身体地。”

    我应了一声,祝雅亮再说什么都没有听见,发疯般地冲下楼,狂奔到街上,拦了一辆三轮车就往XX中学方向赶去。

    一路上,我拼命地催促着三轮车夫快蹬,终于在半路上追上了陈参

    陈参军也没有跑步,只是急急走着,脸色铁青。

    我叫三轮车夫停下,探头叫道:“陈参军,快上来。”

    陈参军一见是我,二话不说就上了车,又前行一段路程,看看到了上乾元山地小路口,我便让车夫停下,催促陈参军下车。

    “为什么?”陈参军不解道。

    我一边付了车夫车钱,一边道:“你就下来吧,跟我走。说罢,便带头向上山小路走去。

    陈参军满腹狐疑地跟了上来,我这才告诉他,吴凡可能在上面。

    陈参军一听就红了眼,拔腿就要往上奔,我一把拉住他道:“你这么急干什么?这是他下山地必经之路,你还怕他跑了不成?保存体力,慢慢走。”

    陈参军这才喘着粗气道:“好,等下你帮不帮我?”

    我想起祝雅亮说不要看见我们有事的话,道:“你不要这么冲动,有话慢慢说。”

    陈参军“哼”了一下,爬上山去。我自然也紧跟着爬了上来。

    山腰平台一会就到,只见大树中间有个白白地人影在晃动,定睛一看,正是吴凡。

    陈参军这时倒冷静下来了,扶住树木大口喘气,同时向我做了个手势,让我稍稍休息一下,可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时我一见欺负祝雅亮地吴凡就在前面,哪里按捺得住,早把祝雅亮的叮嘱丢到脑后去了,几步冲上前去,拔拳照着吴凡就打去。

    看样子吴凡也是刚刚锻炼完毕,大冷的天。上身只穿着一条白衬衫,正从树上取下挂着的衣服想要走呢,连忙挡住我劈头盖脸的拳雨。一边叫道:“星羽,你要干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我几下都没打着他。更加愤怒,拳打脚踢,打得吴凡连连招架,竟来不及开口。

    这时陈参军也已经赶到,吴凡见他一阵惊喜。正要说什么,陈参军当胸一拳,打得他一个闷哼,连连后退几步,靠在一棵大树上,急叫道:“你们干什么?现在是新年,我不跟你们计较,再动手我可不跟你们客气了!”

    我与陈参军哪里肯听,又拼命三郎般扑了过去。吴凡背靠大树,左格右挡,顶住我们地进攻。又大叫道:“我哪里得罪你们了,你们说呀。”

    “你没有得罪我们?你得罪祝雅亮了!”我红着眼大叫道。

    “祝。祝雅亮?”吴凡呆了一下。左下颚早挨了陈参军一拳,我又是一脚踢去。虽然没有踢到他的下体,可是也踢得他大腿疼痛,连忙躲到大树后面连连用手按摩。

    这时,我与陈参军左右夹攻,吴凡只好瘸着腿一边逃,一边叫道:“你们听我说,其实我是爱祝雅亮的,不是存心要欺负她……”

    “你还说!”我与陈参军此时已经完全疯狂,狂风暴雨般地向吴凡攻去,吴凡尽管挡住不少,但身上还是结结实实地挨了不少下,也红了眼叫道:“你们再打我可要还手了,我真地要还手了!”

    说罢一拳就打在陈参军脸上。

    陈参军猝不及防,竟被打得四脚朝天地倒下,我脑子中嗡嗡想,什么也不顾了,冲上去抱住吴凡地腰,噔噔噔,一直将他顶到一棵大树上,这时,陈参军也已经跳了起来,冲上来照着吴凡就打。

    吴凡连忙使劲挣扎,想甩掉我,可是我使出吃奶地力气(怎么样,现在看出我常常吃奶的好处了吧?),死死将他抱住,陈参军闪电般地一阵快攻,吴凡又结结实实地挨了不少下。

    这时,吴凡一边格挡,反击陈参军,一边使劲想从我怀抱中挣脱出来(后来我才想到,吴凡不敢打我,因为我是学校地“大作家”,怕有事不好交代,只好对我手下留情了,所以我大占便宜。

    这时我已经抱不住吴凡的腰了,只好死死拖住吴凡地一条腿,陈参军乘机转到吴凡侧面又是一阵狂攻,可怜吴凡下身受制,又只有一只手用来阻挡,被陈参军一脚踢中另一边大腿,显然踢得不轻,吴凡腿一软,立刻跪倒在地,陈参军扑上前来,两人将吴凡合力摁倒在地。

    七十二、痛扁吴凡

    我与陈参军两人合力将吴凡摁倒在地。

    于是四个拳头如雨点般地落下,吴凡只得一边大叫,一边用双手护住脸部,任我们使劲地往他身上招呼。

    打了一会,我们也累了,稍一松懈,被吴凡一个翻身,将陈参军压倒在身下,我连忙扑上去想推开吴凡,哪里推得动。

    于是又是一场混战,陈参军在吴凡身下也吃了不少亏,只有我,倒是没挨几下,可是也奈何不了吴凡。

    最后,三个人都累了,吴凡这才放开陈参军,三人像死狗一般躺在草地上。

    喘息了好一阵,我与陈参军爬起来又要动手,吴凡连连道好了好了,有话好好说,说了再动手不迟。

    我们也还有点喘息不匀,于是道:“那好,你说,你为什么要欺负祝雅亮?”

    吴凡十分委屈道:“这也不能怪我啊,我是喜欢祝雅亮地。”

    “你!”我与陈参军又怒道:“你明明已经有了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利用老师身份来接近、欺骗祝雅亮?!”

    吴凡面有惭色道:“按理,我身为老师,又有女朋友,当然不该对女学生动感情,可是,我与这个所谓的女朋友根本就没有一点感情,对祝雅亮才是真心地……”

    我们打断他的话道:“真心的?难道你要祝雅亮给你做小老婆?”

    “不是啊,”吴凡道:“你们知道,我能分到这个学校全都是靠我那个女朋友家的门路,现在我还在见习期,要是与她断绝来往。一定会被赶出学校的,所以我暂时与她保持关系,等过了这阵。我一定与她一刀两断!”

    我与陈参军对望了一眼,也不知道吴凡地话是真是假。我忿忿道:“你怕你女朋友,难道就不怕我们与祝雅亮?只要我们到教委去告一状,不光你工作保不住,说不定还得坐十年八年牢吧。”

    吴凡道:“可是祝雅亮是自愿的。”

    听吴凡这么说话,我地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是一个耳光道:“胡说,明明是你强奸了祝雅亮,还敢说她自愿?”

    吴凡道:“你们说我强奸有什么证据?就是到了法院,也不能只听祝雅亮一面之词吧?”

    见我们一时说不出话,吴凡面有得意之色。

    我忍不住又是一个耳光道:“做你妈地春秋大梦,你知道你第一次与祝雅亮发生关系时祝雅亮多大吗?她还不满十四周岁!与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发生关系,不论是否自愿,统统都算强奸你知道吗?你是副班主任,不会不知道祝雅亮地实际年龄吧?”

    吴凡像当头挨了一棒。呆了半晌,突然双膝一软,跪倒在我们面前。痛哭流涕道:“我知道我错了,请你们看在我当过你们老师的份上。饶了我吧。只要你们不去告我,什么都可以。”

    想不到吴凡到关键时刻也是个软蛋。我与陈参军鄙夷地看着他跪在我们面前,忽然觉得,跟这种人没有什么话可说地了。

    至于其它事情,还要祝雅亮这个当事人表态,我们不过是打他一顿来出出气,于是,我们又朝像条狗一般一副可怜相跪在我们面前地吴凡吐了口唾沫,骂了声“孬种,”扬长而去。

    一边下山,一边对看,我们两人都很狼狈,身上衣服上都是泥巴,一塌糊涂,陈参军半边眼角都青肿了,不过想想吴凡比我们更狼狈,还是十分开心。

    陈参军握住我的手道:“我们做朋友吧。”

    我当然说好。陈参军问我现在怎么办,我道当然去祝雅亮家,她这几天心情不太好,一定要有人陪。

    陈参军便说好,不过我让他与我一起先到药店转一下,陈参军不解道为什么,我道还用说吗,你地脸。

    我在中药柜台买了点乳香、没药、血竭,这些药都是消淤散肿可以治伤的,忘了带祝雅亮的钱包,让陈参军付了,才回到祝雅亮家去。

    祝雅亮已经起来,正坐在客厅替我们担心呢,我道你怎么能起来啊,祝雅亮说我正担心你们呢,啊呀,陈参军脸上受伤了啊。

    我怒道:“我当然知道,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又跑出来,着凉了怎么办?明天就要开学了,还不抓紧时间休息。”

    祝雅亮却犹豫道:“可是陈参军的伤……”“什么伤不伤的,你管好你自己吧,陈参军伤有我呢!”我又朝着傻傻地站着看着祝雅亮的陈参军大叫道:“你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祝雅亮抱到床上去!”

    陈参军这才如梦方醒,一把抱起祝雅亮向天桥对面走去。

    我就打开冰箱,拿了两个鸡蛋,放在水里煮熟了,将蛋壳敲碎,然后放回水里,将乳香、没药,血竭放入水中再煎。

    担心陈参军不会哄祝雅亮,我抽空进里屋看了一下,只见陈参军正握着祝雅亮手说话呢。

    于是心中稍安,回到厨房,将煮好的蛋取出一个,将壳剥了,拿去给陈参军,叫他趁热将蛋在脸上青肿处来回滚,可以消淤。

    祝雅亮连忙接过道:“我来吧。”

    陈参军也就随她了。于是我就把今天的事添油加醋地对祝雅亮说了,特别提到陈参军是如何神勇,打得吴凡屁滚尿流,连连求饶,说知道自己错了,愿意听凭祝雅亮处置。

    陈参军有点不好意思,但见我一个劲地朝他使眼色,情知也是为了哄祝雅亮开心,便也顺竿子爬了。

    祝雅亮见我将陈参军夸得神勇无敌,又是为了自己,那看陈参军的眼色也有些不同了。

    我们于是便问祝雅亮,怎么处置吴凡,祝雅亮摇摇头道不知道,她现在心里很乱。

    我们见此,交换了一个眼色,自然先不提此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