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七三——七五大媒、厉害武器、谈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七十三、大媒

    怎么处置吴凡,我与陈参军都没有权力的,因为祝雅亮作为当事人,她受到的压力最大。///www.99zw.cn///

    这种事情,如果稍有不慎,当事人很容易身败名裂,因此也是投鼠忌器。

    不去告吧,便宜了吴凡,去告吧,又怕祝雅亮再次受伤。

    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吧。

    现在首要任务就是不要再让祝雅亮伤心了。

    于是就说道:“祝雅亮,你帮陈参军揉着,我去厨房看看。”

    说罢就到厨房,将积下来的事情都干完了。

    再走过天桥,走到祝雅亮门口,却见祝雅亮正无限柔情地看着陈参军,一边慢慢地用鸡蛋给他脸部来回滚动。

    陈参军的神情我虽然看不见,但从祝雅亮的眼眸中可以看出,陈参军一定也已经动了情。

    我心情十分激动,又害怕惊动了他们,便蹑手蹑脚地悄悄退了回去。

    退回厨房。

    厨房中也没有什么好干的,我想了想,陈参军与祝雅亮在里面那个,我就不用在这里了打扰人家的好事了。

    于是悄悄关了门,回家。

    时间也已经不早了,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查铁丽正在门口张望,我看了就想笑,又有点难过,寒期已经结束了,她才把作业做完,一点玩耍的时间都没有。本来我与她即是邻居,又是同桌,应该多帮助帮助她,何况她帮过我那么多忙,我理应回报她吧。可是一则她太要强,二则,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一个寒假在忙活些什么。

    查铁丽见我。道:“星羽,你真是大忙人啊。这几天你到底在忙些什么呢?”

    我笑着说:“怎么,你作业全部做完了?”

    查铁丽道:“是啊,昨天多亏你,要不,我现在还在抓瞎呢。”

    我呵呵道:“你也帮过我很多忙。这是应该的嘛。”

    查铁丽现在是变了许多,人看上去也妩媚多了。查铁丽笑道:“要不要进来坐坐?”

    我想想最近事情实在太多,女孩子家还是少去为妙,即使是查铁丽家。

    于是道:“不了,谢谢,我回家烧晚饭。”

    查铁丽又奸笑道:“星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

    我没有理她,笑着回家去。

    回家去整理明天的东西,然后烧晚饭。妈回家见我烧好了晚饭,倒是大感意外。不过也没说什么。

    其实我是想早点吃了饭,去看看陈参军与祝雅亮他们。

    于是快速吃完了饭,将碗筷一丢。道:“妈,我还有点事。出去一趟。”

    妈只来得及在我身后喊了一声:“早点回来!”来到祝雅亮家。开门进去,屋里已经有点黑。也没有开灯。

    我一脚踏进祝雅亮房间,又退了出来。

    祝雅亮正与陈参军抱在一起呢。

    不过我已经惊动了他们两个,陈参军不好意思地叫道:“星羽,快进来,你跑哪儿去了,刚才我们还说你,走也不打个招呼。”

    陈参军这么一说,不好意思地反倒是我了。

    我有点尴尬的走进屋子,陈参军与祝雅亮当然现在已经分开,正襟危坐着,我呵呵道:“你们还没有吃饭吧。”

    陈参军这才想起来,连忙道:“对了,我们把这事忘了,我这就去做。”

    我笑道:“算了,你还不知道油盐酱醋放在哪,下次吧,今天我为你们服务了。”

    陈参军与祝雅亮对看了一眼,感激道:“星羽,太谢谢你了。”

    我说谢什么啊,下次你们不要忘了我这个大媒就成。

    陈参军呵呵笑着,祝雅亮娇羞道:“星羽你坏,不理你了。”

    我开怀道:“我这根朽木,你当然不用理我了,现在,不是有人了么。”说罢,贼贼地挤了下眼睛。

    没等祝雅亮再说什么,我已经笑着跑到厨房中去了。

    昨天鸡还没有吃完,冰箱中也还有不少菜,因此我很快就弄了几个菜,放在桌上,饭也同时好了。

    这时,陈参军扶着祝雅亮走了出来,我给他们盛上饭,祝雅亮道:“星羽,你自己怎么不吃?我道我已经在家里吃过了,放心不下你们,所以……

    陈参军与祝雅亮都大为感动。一路看文学网

    祝雅亮就道:“星羽,要不,你再吃一点吧。”

    “是啊,”陈参军也真诚地道:“你陪陪我们。”

    我道好吧,难得有机会陪陪新人。

    祝雅亮道星羽你坏,我真地不理你了。我与陈参军相视而笑。

    吃了饭,我要洗碗,陈参军坚决不让。

    祝雅亮也道:“星羽,这几天你也辛苦了,就让参军洗吧。”

    听祝雅亮的口气,我不能再跟陈参军抢了。

    于是扶着祝雅亮进屋,这次可是老老实实坐在凳子上跟祝雅亮说话。

    两人就聊了一会。

    陈参军将碗洗完了,又做些杂事,一边熟悉祝雅亮家的环境,反正我还没走,他也不能公然与祝雅亮亲热。

    我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要告辞,祝雅亮偏要让我多坐一会,这几天我这么辛苦,她还没有感谢我呢。

    我想起这几天我做地那些事。脸上有点发烧,祝雅亮却坦然自若,一边叫陈参军道:“参军。快来谢谢星羽。”

    陈参军却没有回应,我们正在奇怪。却见他板着脸从阳台上进来,这才想起他刚才拿着洗好的祝雅亮地裤衩去阳台了。

    正奇怪陈参军怎么突然不高兴了,却见他将手中什么往祝雅亮床上一扔:“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定睛一看,却是我的两条裤衩。

    这,这。我与祝雅亮两个人都嚅嚅着,说不出话来了。

    七十四、世界上最厉害地武器

    看见陈参军气势汹汹地拎着我的两条裤衩进来往床上一扔,责问我们,我与祝雅亮两个人都嚅嚅着,说不出话来了。

    陈参军就更加生气,道:“好啊,星羽,我把你当朋友,你却做出这种事。还有你,雅亮,枉我这么多年暗恋你。想不到,想不到。你。你竟然是这么水性杨花的女……”

    他愤怒得说不下去了。

    这个事情倒真是难以解释了。

    在女孩子地阳台上,居然晾着男孩子的裤衩。着实难以说清楚。

    要命地是,居然一下晾了两条!

    要是一条,还可以解释一点---虽然很难----可是两条,怎么也说不过去了。

    说不过去也要说,不然还能怎样?

    于是我喃喃道:“陈参军,你听我解释,其实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样……”

    陈参军朝我怒吼道:“你闭嘴,让她(当然是指祝雅亮)说!”

    祝雅亮眼睛眨巴着,眨巴着,豆大的泪珠流下来了。

    看见眼泪,陈参军就慌了,连忙走上前去,掏出手绢替她擦泪水道:“雅亮,雅亮,你别哭啊,有话好好说啊。”

    祝雅亮哪里肯听,嘴一咧,嚎啕着就哭倒在陈参军怀里。

    陈参军慌慌张张道:“对不起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该猜疑你跟,跟星羽……”

    祝雅亮用粉拳捶着陈参军道:“你欺负我!吴凡欺负我,你也欺负我,你跟吴凡一样,都不是好东西…陈参军嚅嚅着,回头用眼神向我求援。

    我朝他耸耸肩,做了个“88”的手势。

    然后当然就走了。

    不走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女孩子的泪水真是无坚不摧啊。正回忆着,突然有人叫我道:“星羽,星羽!”

    我抬头一看,是祝雅亮与陈参军正站在陈参军家门口,在那叫我呢。

    原来球赛已经结束,我回忆着与他们地往事,不知不觉竟跟着陈参军与祝雅亮走了这么多路,已经到了陈参军的家了。

    于是问祝雅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话一出口才想起,这话应该是他们问我,我来这里干什么,这里是祝雅亮男朋友家,祝雅亮不来这里去哪里?

    那天我离开祝雅亮家,后来祝雅亮与陈参军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我知道地是,第二天,是陈参军护着祝雅亮,坐着三轮车来到学校报名,然后又护送她回去的。

    这样一来,全班的人包括吴凡自然都知道,陈参军就是祝雅亮地男朋友了。

    我不知道那天陈参军用了什么办法收服了祝雅亮,但是看到祝雅亮这么幸福,我由衷地感到高兴。

    因为刚才过度沉溺于忆苦思甜之中,这事已经过去两三个月了,我居然还在问祝雅亮来这里干什么,我大汗!

    这时,却听陈参军乐呵呵地道:“雅亮,星羽见你在场不好意思说,他是想来看,看那种录像。”

    我的头脑自然转得也快,连忙道:“对对对,我是想看那种……”

    祝雅亮道:“那你上次寒假里不说,我家也有啊。”

    陈参军连忙道:“还是我这里看吧,快,进来,进来吧。”

    我当然进去了。早就想看看那种片子,好知道男女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自从去年到陈参军家没能看成后。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正好。

    进屋时。我看见陈参军父亲正在老虎灶前忙乎,悄悄问陈参军道:“你爸在,没关系吗?”

    陈参军大大咧咧道:“没有,现在我们都是大人了,连录像机、电视机都搬到我屋里了。”

    于是来到陈参军房间。祝雅亮忙不迭拿开女孩地内衣裤什么地,替我腾沙发座位,沏茶。

    趁陈参军开电视机、录像机地当儿,我扫了一眼陈参军房间,祝雅亮地衣服用具到处都是,很是惹眼,原来他们已经……

    嗨,不说了,录像已经开始。还是赶紧欣赏吧,我可是头一回哦。

    这时,祝雅亮于陈参军也一起坐到了沙发上。祝雅亮坐在我们中间,陪我看录像。

    我是头一回看。因此一看到男男女女光着身子便面红耳赤。而祝雅亮与陈参军却坦然自若,我也就释然了。

    看着屏幕上。一会儿男地使劲蹂躏着女子,一会儿却又是女子坐到男人身上猛烈起落,一边浪叫,真是让人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看着屏幕上地男女激情演示了几回,我终于知道了男生怎么将小弟弟放到女孩的小妹妹中去了,不禁有点冲动地感觉,下面小弟弟也悄悄坚挺起来。

    这时,我偷偷看了一眼陈参军与祝雅亮,却见陈参军地手正悄悄摸进祝雅亮地衣服中去。

    看到我地目光,陈参军朝我呵呵地点头,手却没有停止动作,祝雅亮脸上可有点挂不住,格格笑着,扑到我的膝头,手乘机在身下悄悄摸了我一把。

    陈参军又使劲摸了一会祝雅亮,也笑着将手从祝雅亮衣服中抽出来,道:“星羽,让祝雅亮陪你看吧,我有点事,一会儿就回来。”

    “哎,这,”我刚想说什么,陈参军已经起身走了出去。

    祝雅亮稍稍有点脸红地对我道:“没事的,我们继续看。”

    我可不敢看了,有祝雅亮这样的妙龄女子在旁边,再看这种片子,那我……

    祝雅亮又一把揪住我小弟弟道:“难受吗?要不要我帮你……”

    我大窘,连忙掰开祝雅亮地手道:“你放手啊,陈参军要进来了。”

    祝雅亮若无其事道:“陈参军看见也没关系啊,他现在可听我的话了。”

    我大窘,使劲挣脱祝雅亮,坐到椅子上去,一边道:“看来你现在与陈参军很幸福啊。”

    七十五、谈判

    祝雅亮道:“是啊,我现在才知道,作为一个女孩子,能有人爱,有人疼,是多么幸福啊。”

    我想起自己对祝雅亮的所作所为,虽然明明知道祝雅亮不是在说我,但脸上还是暗暗发烧。

    现在祝雅亮脸上确实光彩照人,浑身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甚至比过去的祝雅亮还要活泼奔放,看着祝雅亮现在这副充满活力的样子,想想两三个月前祝雅亮那种憔悴的样子,真是天壤之别。

    看到祝雅亮已经彻底从过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我心里也为她由衷地高兴。

    自从陈参军与祝雅亮好了以后,我就从祝雅亮的身边退了回来,后来,陈参军对我道,要我将吴凡约出来谈谈。

    吴凡很害怕。

    他恳求我一定帮帮他,只要不告他,他怎么赔偿祝雅亮都行。

    看着吴凡道貌岸然地样子,我很想将拳头砸到他脸上去,不过想想自己的任务,便忍下了。只是冷冷地告诉他,我可以帮他讲话,把这事了了,不过不是为了他吴凡,而是为了祝雅亮双方正式会谈的那天,祝雅亮偷偷叮嘱我,一定要控制住陈参军,不要将事情闹大。

    我知道祝雅亮地心理,毕竟她是个才十五岁的小女孩,于是答应一定将事情圆满处理好。

    吴凡地态度是挺诚恳地,他首先向祝雅亮道歉赔罪,然后拿出一张一万元地借条。说这是他赔偿祝雅亮地,他现在没钱,不过他一定每年一千元。在十年之内还清。

    他又说当然他也知道,这点意思赔偿不了祝雅亮所受伤害的万分之一。不过他愿意正式娶祝雅亮为妻,给他一年时间,等他工作转正了,就与那母老虎一刀两断,绝不食言。

    他这番话不说则已。一说陈参军首先按捺不住,跳起来就要打吴凡,被我死死拉住,吴凡却端坐不动,道你要打就打吧,刚才我说地都是真心话,不过我也知道我罪孽深重,所以你们要杀要剐我绝无怨言。

    陈参军还是怒火难平,我再三阻止他。示意他看看祝雅亮反应。

    祝雅亮死死盯着这个野蛮地夺去她的贞操,扰乱她平静生活地男人,眼中流露出复杂的神情。吴凡见有机可乘,便厚颜无耻道。只要祝雅亮回到他身边。他一定会像宝贝一样护着她。

    祝雅亮渐渐愤怒起来,对着吴凡吼道:“你护着我?当时。那只母老虎在踢我,踢我的时候,你护我了吗?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可是,当你爱的人被人踢下身的时候,你干了些什么?你是打不过那只母老虎吗?”

    吴凡嚅嚅道后来他阻止了母老虎用大头针扎祝雅亮乳房地举动。

    这下,不光是陈参军,连我都无法抑止揍他一顿的冲动了:“照你这么说,祝雅亮现在这个样子(当时祝雅亮还极其憔悴)都是你的功劳了?”

    吴凡见势不妙,扑通一声跪下,连道自己不是那个意思,自己的罪行跳到清溪中也洗不净,边说边以膝代脚,跪行到祝雅亮面前,眼泪鼻涕一大把,连连道雅亮饶了我,饶了我吧。

    我与陈参军看着如同狗一般在祝雅亮面前求饶的吴凡,举起的拳头又放下了。

    祝雅亮先是震惊,然后极度鄙夷地看着这狗一般下贱的男人,一脚将吴凡踹开,一口唾沫呸到他身上,然后转身走出门去。

    陈参军拿起那张吴凡写的字据,一片片撕开,砸到吴凡脸上,然后一字一句道:“今后,不准你骚扰祝雅亮!”

    说着想再吐吴凡一口,但却又停下了,摇摇头,也走出门去。

    吴凡满脸泪痕地爬起来,万分感激地想与我握手道:“谢谢你,谢谢你。”

    我将手藏到身后,道:“你要谢还是谢雅亮,多为自己的可耻行为忏悔吧,要不,我们能原谅你,老天也不会!”说罢也转身而去。

    吴凡在我身后大叫道:“谢谢你,谢谢你们,我一定重新做人!”

    老板与服务员连忙跑出来道:“怎么了,怎么了?”

    我道没什么,他喝茶喝醉了。

    老板将信将疑地看了我一眼,嘟哝着走进屋去。从那以后,陈参军成了我地莫逆之交,不过他现在有了雅亮,除了踢球外,也很少与我们来往了,至于祝雅亮,我们就更加难于接近,大家都说他把雅亮金屋藏娇了。

    虽然不是金屋藏娇,不过祝雅亮在他的照顾下,确实养的白白胖胖,身体完全得到了恢复。

    现在在我眼中,祝雅亮甚至比以前还要风韵动人,迷人百倍。

    祝雅亮道:“星羽,你在看吗?我看你怎么心不在焉。”

    我猛然从沉思中清醒过来,一卷带子已经放完了,祝雅亮正在换带,然后又坐回我身边。

    我呵呵道:“我在看啊。”

    祝雅亮又捏了一下我地小弟弟道:“看看它就知道,你在开小差了。”

    我脸红红的赶紧拿开祝雅亮地纤手,却又不舍得放下,双手搓捏起来。

    正想跟祝雅亮说什么,忽听门外脚步声响。

    我连忙松开祝雅亮地手,正襟危坐。

    陈参军进来道:“雅亮,请星羽我们这里吃饭吧,吃完再看录像。”

    我慌慌张张站起来道:“不了,打扰你们这么久,饭就不吃了,我走了。”

    祝雅亮一把将我挽住道:“不行,你今天一定要在我们这里吃饭,你帮了我与参军的大忙,我们还没有谢过你呢。”

    当着陈参军地面我很窘迫,连连道:“好好好,我吃,我吃,不过你先放开我,成不?”祝雅亮终于走出阴影了,青春艳曲也该走出推荐票下滑的阴影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