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七十九----八十一遭受重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七十九、《鸭子舞》走红

    初三五班已得两球,原来无望的局势一下转为对他们有利,正在高兴之中,冷不防我们大军杀到,连连叩门,倒是搞得他们也手忙脚乱了好一阵。///www.99zw.cn///

    射门,踢到对方后卫身上弹了回来,再射,守门员奋力将球从网上托出界外,角球。

    我方球员发球,然后一直传到对方球门前,张斌头球射门。

    守门员扑出,陈参军补射,被守门员扑住。初三五班的守门员确实优秀,我方几次有威胁的射门都被他的十指挡住,丝毫没有越雷池半步。

    初三五班得球后立刻发动了凶猛的反击,大部分队员汹涌而出,一下子插到我们队员后方,这时,他们面前只剩下我与两名后卫跟守门员,那两名后卫又是新手候补的,很难与初三五班的虎狼之师抗衡,眼看我方大门岌岌可危。

    要是初三五班这次进攻得逞,我们就全完了。

    我一时大急,奋起神威,从斜刺里冲上去,出现在正带球从边线突破的对方队员前方,对方球员见去路被挡,且我后方空虚,正想将球传出。我一个飞身铲球,将球铲出界外。

    对方发球。

    然而,就在这短短十几秒时间里。场上形势又起了变化,我方大部分队员已经快速退守到后场。这时,我们的大多数球员体力都还十分充沛,因此奔跑快速,马上填补了漏洞。

    对方带球突破,球被我方队员断下。传给查铁丽,查铁丽斜传,张斌头球摆渡,传给陈参军。

    这次轮到初三五班队员们奔忙了。

    可惜的是,初三五班球员经过多次长途奔袭与强攻,体力已经消耗殆尽,哪里还来得及驶援,眼睁睁看着陈参军闪过后卫夹击,就在对方守门员面前起脚劲射。

    球终于。应声入网。

    优势又回到我方手里了。

    于是我将八名球员留在后方防守,查铁丽、张斌与陈参军进攻铁三角留在对方场内,一得球立刻长传至中场。铁三角立刻发动进攻,让初三五班球员来回跑动。疲于奔命。

    这时。对方再也跑不动了。

    事已至此,他们也只好将六名队员留在后场来防备我方铁三角的突然袭击。其余五名球员组成进攻队伍。

    这样地结果就是,每方都是以少量进攻队员面对对方的强大防守兵力,最后,我们攻不进对方大门,对方也无法突破我方防线。

    尽管我们以一比二小比分劣势输掉了这场球,但依然以净胜球多而出线。校的《鸭子舞》地录像资料作为素质教育的成果被县里选中送到市里,然后又上报省里,最后被作为我省中小学教育系统素质教育成果在中国教育电视台播出了,观众反应良好。

    尽管《鸭子舞》与专业演员地舞蹈相比,还显得十分稚嫩,粗糙,但是编排风格清新,演员动作天真自然,特别是模仿鸭子动作惟妙惟肖而获得高度评介(我们可是专门去鸭场特训过的),因此反响不小。为这件事,姐妹花全家特地又到我家上门致谢,并送了不少礼,我们不笑纳就不行,姐妹花父母还特地问我妈上次提起的那件事考虑得怎么样了,我妈又使缓兵之计道星羽他爸上半年单位忙,还没有回过家,因此也没有商量过,再说孩子们还小,不着急。

    我妈说的也是实话,我爸最近很忙,原打算上半年休假与我妈出去旅游的,上次也打电话到我妈单位(当时装一个电话要七千,没几户人家装得起)说工作忙,上半年就取消原计划,等国庆节再出去吧。

    姐妹花父母有点失望,其实我心里也很矛盾,这对女孩这么天真活泼,依偎着我,紧紧拉住我地胳膊,一口一个“星羽哥哥”,我还真有点晕晕糊糊呢。

    后来姐妹花的父母先告辞了,姐妹花把我的房间闹得天翻地覆,幸好她们没有发现我床单下的那个片片,还有那只抽屉的钥匙也没有被她们抢去,不然我就糗大了。

    不过最后我还是恭恭敬敬地把她们送了回去,我可不敢答应她们留下来,不然两个对一个,又是如此貌美鲜嫩的姐妹花,神仙也把持不住。

    最后的战利品是双颊的一边一个吻。

    回来后妈问我:“我看这姐妹花家挺有诚意,要是你不喜欢菲菲,那么就定她们家,好不好?”

    我涨红着脸,坑坑抗抗地说不上话来。

    我当然也是很喜欢这对姐妹花的,不过我也舍不得顾晓菲,童思诗与查铁丽,更不用说有天仙般地林羽思了,还有,我找了女朋友,姐姐怎么办?

    左思右想,左思右想,竟是哪个也割舍不下!

    我的心思,妈早就看在眼里,便道:“星羽,不是妈逼你,我是看你好久以来。被女孩子搞得团团转,成绩也下来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人的精力是有限地,你现在主要任务是学习。所以,想早点替你选一个,其他的,就断了吧。”

    我嘟哝道:“那你怎么又要定姐妹花家,顾晓菲怎么办?”

    妈道我这也不是为你好吗?顾晓菲虽然人不错。但她地家庭估计有点问题,不如姐妹花家。

    我道那要是以后有更好地家庭,你是不是要我再放弃她们,挑那个更好的?妈道傻孩子,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也是没办法地事。

    我看了妈半晌,喃喃道:“可是妈,这感情。感情……”

    妈叹了口气道:“孩子,等你大了,就会知道。人生在世,有的事是很无奈地。”

    “不!”我忍不住对妈喊道:“我不信!不信!”

    说完。跑进了自己房间。将门紧紧关上。

    八十、打错算盘

    要我在我身边的这些女孩中选一个,我觉得很残酷。

    人生中。选择很困难。

    所以,诚如我上次所说,不是我们选择命运,就是命运选择我们。

    尽管结局可能一样,但是对每个人的意义不同。

    选择命运的,当结果证明他的选择是错误地时,他会非常痛苦;而被命运所选择时,当结果是痛苦时,他会很无奈。

    前者,往往是英雄的道路;后者,则是芸芸众生的归宿。

    我不是英雄,承受不了错误选择的结果,所以,我只能随波逐流。

    将选择推迟到尽可能远的将来,而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也许命运已经替我作出了安排。因此,我的生活依然如故。

    “五一”到来了。

    因为还没有实行双休日制度,所以五一只放三天假。

    而今年的五一的三天假期,学校安排了足球决赛。

    最后出线的八支球队,一对一,淘汰赛。

    五一那天,是四分之一决赛。

    安排了上午一场,下午两场,晚上一场。

    我们地对手是初二三班,是除了我们之外,唯一出线的初中队。

    初二三班,大家可能还记得,就是我第一次踢足球的对手,那个大个子足球队长地班。

    既然初二三班能够一路披荆斩棘,进入四分之一决赛,肯定有其过人之处。

    自然,我们平时也比较留意各未来潜在对手的情报,因此大致知道,这支队伍地特点是组队较早,训练较多,因此队员地素质高且全面,实战经验丰富。

    相对而言,我班的队伍,虽然陈参军也相当努力,无奈人员少,正式组队更晚,虽有查铁丽、张斌、陈参军地进攻铁三角,但大部分球员战斗力较弱。

    当然,经过了几场球赛下来,我们的经验已经丰富了许多,但也还是比不及初二三班。

    而且,我们的特点对手也已经了如指掌。

    因此,拿下这场球还是十分困难,我们一时也对战术如何安排伤透了脑筋。

    其实任何比赛,格斗或者战争,其关键就在于如何根据不同对手的特点,发挥自己的长处,去打击对方的短处,而对对手的长处,要尽量避其锋芒,不要与其死拼踢球,首先是要靠脑子的。

    我们与对手相比,唯一胜过他们的是体力略胜一筹。

    而这略胜一筹,并不是胜在总体实力,而是在查铁丽与张斌身上。

    要是我们队与初二三班拔河,我们基本上还是与他们势均力敌的。

    但是,尽管初二三班的总体体力不在我们之下,但是,大个子足球队长,除了一身蛮力外,无法与张斌相比,而查铁丽,虽然只是个女的,但一般男生都在她之下。

    这就是我们可以用来打击对方的拳头。

    我们与初二三班的比赛安排在五一下午第二场。

    一开战,对方就排出了他们认为最强的阵容。

    就是,用两个队员与张斌纠缠,两个后卫防守兼盯住陈参军,其余人员。以大个子足球队长为首,强攻我方防线。

    这就正中了我方下怀。

    一般人认为,两个球员的体力当然要超过张斌。因此,张斌自然不能再发挥作用了。其实不能这样算地。

    比如说,一个大人,对付十个小孩,每个小孩的体力均为大人的十分之一,那只需几分钟。大人便能控制局势。

    因此,双方如果一碰撞,可能对方地战斗力下降百分之三十,而张斌不过下降百分之五,当张斌已经完全恢复战斗力时,对方可能还只有百分之七十一二的战斗力,这时再次碰撞,双方就更加无法相比了。

    而对方却错误地认为,以他们剩余六名队员。虽然要对付我方九名球员,但我方除了查铁丽,都是乌合之众。在大个子足球队长地领军冲击之下,还不摧枯拉朽一般?

    可惜的是。他们打错了算盘。

    首先。我将查铁丽派去专门对付大个子队长。

    查铁丽虽然体力上可能要不过对手,但是她练过武。懂得四两拨千斤,并且能够很好的保护自己,因此与对手碰撞起来毫不吃亏,而且即使有点小犯规,裁判也是睁一眼闭一眼,能不吹就不吹。

    因此,查铁丽在与对手较量中,处处占据上风,相反,大个子队长却处处束手缚脚,难以施展身手。

    擒贼先擒王,大个子队长一受制,对方剩余五名球员就不足为虑了。

    这五名球员,个顶个的,同是初中学生,体力也就比我们高出一点点,而我们除了守门员,还超出他们三名球员,因此,对方任何一名球员得球,我们都有两名队员上去阻截,拼抢下来,当然我方得球的机会要远远超过对手。

    更要命地是,每当我方进攻,球传到张斌脚下,那是勇不可挡,两名看守队员哪里挡得住,马上被撞得东倒西歪。当然,这样一来对方也就争取到了时间,可以让其余队员赶回去防守,可是几个回合下来,队伍赶来赶去都已经疲惫不堪,精尽人亡,而看防守张斌的两名球员,已是遍体鳞伤,几乎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大个子队长见势不妙,心想与其再派两名队员控制张斌,没过多久又丧失战斗力,不如自己上,其余球员还有机会。

    可是这时调整已经晚了,两名被张斌撞得浑身伤痛的队员一时没能这么快恢复过来,这样,就只有四名进攻队员还有威胁力了。

    可是,我方有九名球员,对付他们四个人还不是小菜一碟?因此,每每进攻,几乎连查铁丽与两名边锋这一关都过不了。

    八十一、遭受重创

    虽然我们的进攻也同样不能马上取得成功,但是我们控制着局势,因此不慌不忙,虽然对方那两名原先看守张斌的球员有所恢复,可是又有两名队员在与查铁丽的拼抢中吃了大亏。

    这时,对付这四名残兵败将,我们任何一名球员都可以了,剩下的两名就更不足为虑了。

    这时,大个子队长眼看自己队伍垮下去却无能为力,连自己也脱不了身了。

    原来,这大个子队长虽然力气不在张斌之下,每每拼抢好像势均力敌,可他心里却在暗暗叫苦。

    因为,较量不但要比力气,自身防护也很重要。

    足球比赛,是一项激烈的身体对抗运动,磕磕碰碰是免不了的,这时,身体地抗打击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

    大个子足球队长空有一身蛮力,几次与张斌相撞,着实吃了不少苦头,张斌虽然也受创,但是他能挨,而且不动声色,两人一比,高低立判。

    此时,双方实力已经逆转,我方利用上半场即将结束的时机一个长途奔袭,大军压境,初二三班球员跑不动,回援不及,我方兵力形成压倒优势,我方来回一传球,对方跑位不及,立刻形成空挡,查铁丽抓住时机劲射。守门员的手指碰了一下,球还是进了网。

    初三三班刚要发动反击,裁判鸣金收兵了。

    这时。旁边观众群中一直欢呼雀跃地顾晓菲十分高兴,立刻冲进场内。献给我一个香吻。

    我不好意思地推开顾晓菲,走去喝水。

    陈参军走到我身边,低低道:“留意大个子,我看他很窝火的样子,要不你不要上场了。”

    我感激道:“多谢。不过这么多人,又有裁判,我看问题不大。”

    陈参军道:“反正你自己留神就是。”

    下半场,场上局势还是被我方控制,初三三班虽然也发动了几次无望地进攻,但大多数时间都是被我方压着打。

    虽然初三三班队也是努力顽抗,但是下半场进行到三十多分钟时,查铁丽又攻入一球。今天,查铁丽梅开二度。可算是立了大功。

    不过要说头功,其实应该是张斌。

    原因前面已经说了。

    这时,留给初三三班地时间已经不多。而我们还以二比零占优,看来这场球我们几乎是赢定了。

    不料又是风云突变。对方守门员大脚将球开到中场。大个子队长一马当先,只留了一名后卫。其余人等倾巢来犯。

    我方自然全力阻击,只消将对手攻势破坏掉,拖过这十几分钟就出线了。

    大个子队长甩开张斌的纠缠,突入前场,接到己方传球,又连过两人,迎头撞上我这中卫。

    我忽然有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地感觉。

    我们两人都是队长,球队地较量当然首先是我们两人智慧与指挥艺术的较量。

    而这里面又掺杂了个人地感情因素。

    所以,我绝对不能让他过了我这一关。

    我不看球,只死死盯住对方的眼睛。

    看对方的眼睛,我应该就能知道他想往那。

    如果只注意他的身体,就会很容易被他的假动作所迷惑。

    这只是电光石火地一霎那。

    我看懂了对手的企图。

    但是要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他带球闯到我面前,起脚。

    没有踢球,却朝着我的下体狠狠地踢了过来。

    危险信号已经传到我的大脑,我立刻开始应急反应,命令以每秒五十多米的平均速度沿神经节往下传。

    我急速后退大个子足球队长的钉鞋狠狠踢到了我的腿上。

    幸亏陈参军提醒了我,我才有这么快的反应。

    不然,恐怕我就要做太监了。

    我做了太监,这部书也就太监了。

    不TJ写不下去了。

    不过,大个子的那一脚还是很有威力。

    我倒在地上,抱住腿翻滚。这可不是装地。

    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裁判员出示红牌。

    大个子被罚下了场,我被两个队员扶下了场。

    双方都没有了队长。

    但是初三三班已经没有回天之力,被我们愤怒的球员一口气又猛灌了三个球。

    终场哨声响了。

    我方以五比零淘汰了对手,成为当天出线的第三支队伍。

    球赛结束后,初三三班地球员与我方球员都围到了我的身边。

    这时,校医已经替我检查过了,幸好没有骨折。

    按电视中我们经常看到地,那些队员受伤后,很快一瘸一拐地又能参加战斗,我却连站都站不起来。

    因为,我毕竟只是个学生,不是专业运动员。

    顾晓菲一个劲地替我揉,还不时朝我腿上吹上一

    不过,谁也没有笑她----又不是烫伤,隔着裤子,吹什么。

    查铁丽捏得我哇哇大叫,然后站起来拍拍手道没事。

    初三三班的两名球员首先向我道歉。

    其余人等也纷纷道歉。

    我呲牙咧嘴道不关你们事。

    这时,大个子也走了过来,拨开人群,恨恨地瞪着我与顾晓菲道:“对不起。”

    我强笑道:“你踢得不准。”

    话里有话,大个子脸红了。

    大家都没有理他,他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陈参军问我要不要去医院。

    我道校医已经检查过,骨头没问题,就不要去医院了,我自己随便吃点中药就好,去医院,就他们那水平,我还真不放

    停了停,又道:“就怕明天我不能参加比赛了。”

    陈参军嗔道:“你这个样子还谈什么比赛不比赛地。”

    说罢对祝雅亮道:“你去叫两辆三轮车来,我们把他送回去。”

    祝雅亮应声而去。

    其余人见问题不大,也各自散了。

    今天林羽思和柯儿,刘婷婷都没来,童思诗正在做参赛前的最后恶补,所以,在场的女孩只有顾晓菲与查铁丽。

    一会儿,祝雅亮带着两辆三轮车来到,大家将我抬上车,陈参军与祝雅亮上了一辆,查铁丽与顾晓菲谁都不肯让步,一起挤到我身边,两女一男一车直奔我家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