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八八——九十饮恨沙场、死定了、偷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八十八、饮恨沙场

    面对这群如狼似虎的“大敌”,我们接下来又该如何应对呢?

    先看张斌,平日勇猛,这时却被对方的队员挤碰,已是没有什么力气对抗了,对方后卫又故意往他身上撞,一来二去,张斌把持不住,原形毕露,连站立都勉强了,哪里还能拼抢。///www.99zw.cn///

    再看我们锋线上的其余几名进攻队员也是筋疲力尽,跑动不起,防线顿时漏洞百出,高二四班乘机发动几次快攻,前几次被我后卫线侥幸顶住,最后一次终于抓住破绽,破门得分。

    对方以二比一反超。

    形势已经至此,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回过头来又叩打高二四班铁壁铜墙,然以我们疲惫之军对虎狼之师,哪里讨得了好,几次进攻都无功而返,张斌跑来跑去,但总是慢半拍,观众强烈打气也没有什么用处。

    不过,在下半场进行到将近四十分钟时我们抓住一个机会,查铁丽插入对方禁区找到机会射门,可惜球被对方一后卫碰出底线。

    角球。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我方除了守门员,所有队员都出来了,后卫也到了中场。我方开球后传中,张斌立功心切,与两个对方球员跳起争顶(我们其余球员由于个子原因都无能为力),头球攻门,球被守门员扑出,正好落在我左侧,我也不管什么正确姿势,一个很难看的倒勾,球穿过对方球员身体间的唯一缝隙,疾速落网。

    双方战平!

    真是太侥幸了。

    就是我屁股摔的不轻。

    陈参军、查铁丽、张斌等人一拥而上。也不顾别人,抱住我狂跳不已。

    这时,时间只剩最后两三分钟了。只要保住球门不失,便可以加时赛。再踢平,便可以点球决胜负了。

    虽然点球我们也未必能讨好,但是这是我们取胜的唯一希望了。

    上帝地天平似乎又开始往我们倾斜。

    但是实在可惜,高二四班在失球后抓住最后几分钟发动了疯狂的反击,迅速攻到前场。这时,我方除了几个防守队员外,其余人等筋疲力尽,才勉强赶到中场,鞭长莫及,眼睁睁看着对方以六对五朝着我方大门狂轰滥炸,守门员连着扑出两个必进之球,对方又一名队员赶到球落点,我方球员只差一步。被他抢先起脚射门,球从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钻入大门。

    与此同时,裁判吹响了终场地哨声。

    目瞪口呆的观众们这时才反应过来。一片哗然。

    被大多数观众强烈支持地我方球队不幸以一球之差饮恨决赛。

    随着压轴戏的结束,整个XX中学的第一届素质教育杯足球赛也就此落下帷幕。

    发奖放在明天上午早操时间。届时。所有的师生都会到场,因此。今天的戏就到此结束了。

    然而,不少观众依然不肯离去。

    客观评介,我们这支无论哪方面都不如对手地球队今天也算打出了很高水平----虽然不是最高水平----整个比赛也是一波三折,高潮迭起,峰回路转,惊心动魄。

    结局虽在意料之外,但也实在情理之中队员们眼眶都湿润了。

    毕竟,我们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

    班主任、副班主任都上来安慰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安慰的,也不过输了一个球。

    张斌同桌的三八上来想跟他说话,张斌理都不理,拔开她,带着两位刚才带来的女孩扬长而去。

    不过总算还好,我们班的女生也挺有同情心,纷纷上来每人承包一个,安抚他们的受伤心灵去了。

    陈参军当然由祝雅亮承包了。

    我呢,自然有四大美女慰藉。

    这场景校长也看到了,只是笑笑,自顾自走了。

    相反,倒是冠军队高二四班,没有如此艳福,他们周围的女生少得可怜,不过他们还是友好地过来与我们握手,尤其是他们队长,知道我是带伤上场,十分赞许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你们的球队大有前途啊,尤其那是那位短发地女生,挺不错的,他悄悄地对我说。

    他说的是查铁丽。

    这次比赛,她也算立下汗马功劳了,可惜没有男生来安慰她。

    不过她平时埋头功课,很少与人来往,虽然威信很高,但人们都敬而远之,所以没人敢上前。

    查铁丽也不管那些,换下了球鞋,急急一个人赶回家去了。

    她地作业肯定没有做好。

    只有我一个人骑了车来,四个美女都是步行,我当然带不了。

    所以只好推着车与她们款款而行。

    顾晓菲与柯儿又争着说球赛的事。

    她们一致认定我表现最好。尤其是那个倒勾进球,堪称经典。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球是怎么进地。

    于是胡吹了一通。

    见林羽思只是抿着嘴,一个劲地偷笑,便问:“你不说话,笑什么?”

    林羽思笑道:“我看你踢那球时,头上青筋直暴,脸胀得通红,好像连吃奶的劲都用上去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边,顾晓菲地脸早绯红如霞。

    林羽思敏锐地看了顾晓菲一眼,又向我看过来。

    我连忙将头转开了。

    说到吃奶,我似乎忘了,上次酒醉后夜宿林家,也不知道有没有吃林……

    想了一会,似乎没有。摸是摸了的。

    于是自言自语点头道:“没有。”

    旁边柯儿与刘婷婷不明就里,急着问道:“什么没有啊?”

    我呵呵笑着说没有什么。

    这时,已经到了十字街口。是我们这个小城的主要交通路口。

    大家也该分手了。

    本来应该说几句话的,可是这么多人。好像反而不好说了。

    一直以来很少开口的刘婷婷却问了一声:“星羽,你地伤怎么样了?”

    她不说,我还真忘记了,大家也都忘记了。

    于是纷纷问我。

    我呆了一呆,方才想起来。笑道:“哦,那伤啊,早好了,一点事情也没有。”

    “那好,你要注意休息哦,晚上早点睡。”

    美女们见这么多人,也没有什么好谈出来,便与我告辞了。十九、死定了

    于是上车,反正离家也已经不远。蹬几脚也就到了。

    这时也就下午三点多,刚想进屋,却见查铁丽家门开着。心想查铁丽一定已经在做作业了。

    我的作业早上已经做完了,不过查铁丽这几天忙于比赛。怕是没有这么快做完。也不知道她有没有问题。

    同学加邻居,平时也应该帮忙的。何况她又是为了比赛,因此,我便走进她屋去。

    查铁丽正皱着眉头苦思呢。

    不过也没到全神贯注浑然不觉地境界,见我当然高兴,连忙道:“星羽快来,这道题怎么做?”

    说着将练习册递过来,一边不好意思道:“还有很多作业,来不及了。”

    我的作业已经全部完成了,这题自然不在话下,三言两语点拨了,查铁丽方恍然大悟道:“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说罢又抽翕着鼻子道:“怎么这么臭啊,还不赶紧回家去洗洗。”

    我也闻到了,可是有点疑惑,闻闻自己身上,又将鼻子伸到查铁丽肩头。

    查铁丽怒道:“干什么?警犬啊。”

    “不是啦,”我嘻嘻笑道:“哪里是我臭,是你啦!”

    查铁丽今天也是拼尽全力,全身衣服都湿透了,自然比我更臭。

    女孩地汗是香的也要看情况啊。

    查铁丽这才嗅嗅自己腋下,红着脸笑道:“讨厌。”

    我也笑了起来道:“其实我身上也好不了多少,等我回去洗了澡再来辅导你吧。”

    说罢拔腿要走,查铁丽忽然道:“站住!”

    我闻声回头询问地望着查铁丽。

    查铁丽脸上飞起一抹轻红,低低忸怩道:“星羽,我们一块洗吧。”

    这,这怎么行?

    我小骇。

    有大骇自然有小骇,因为我的宝贝查铁丽再熟悉不过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可大骇的。

    不过我还是逃吧。刚要拔腿,已经来不及了,查铁丽早已料到,一把便揪住了我的耳朵。

    我只得乖乖束手就擒,老老实实跟着她到浴室去。

    不过心里有点纳闷,查铁丽今天可是有点反常啊。

    到了浴室,查铁丽将门一关,反正她父母不到六点(天热了,所以时间延长了)不会回来,便一边脱衣道:“还站着干什么?快脱!”

    我正呆呆看着她地身体呢,才没多久不见,居然又变了许多,怪不得人们常说,女大十八变呢。

    听她一声断喝,才忙不迭地脱衣。

    查铁丽家的浴室中只有淋浴,没有浴缸。

    于是查铁丽一边用淋蓬头往我与她自己身上浇水,一边有意无意地道:“你与那个那个叫顾晓菲的事情怎么样了?”

    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怪不得查铁丽要与我洗澡,敢情是为了顾晓菲啊。

    虽说过年查铁丽从下渚湖回来后对我说过,以后不再管我与其他女孩子的事了,但是,年三十那天晚上以及后来顾晓菲的影子时常出现,查铁丽不可能不耿耿于怀。

    其实。这从前天查铁丽给我上药时故意磨磨蹭蹭就可以知道了。

    少女嘛,总有自己的行事处事方法,虽说不计较我跟谁交往。但这是指对我而言,对那个人当然又是另一回事了。

    查铁丽嗔道:“傻站着想什么呢?是不是又在想那个顾晓菲啊。看你那神不守舍的样子。”

    我猛地惊醒过来,连忙拿起淋蓬头往查铁丽身上浇水,一边道:“没有啊,我不是正给你洗澡嘛。”

    查铁丽用手指弹了一下我地小弟弟道:“还说没有,人家刚擦上肥皂。还没有来得及搓呢。”

    “哦”,我又是大窘,连忙放下。

    查铁丽轻轻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跟顾晓菲的事呢。”

    “我跟顾晓菲啊,”我支支吾吾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一边机械地擦着查铁丽地裸背。

    “哦,你要觉得不方便说,也可以不说。”查铁丽将我道。

    这叫什么话?如果我不方便说,那不就正显得我与菲菲有事吗?

    可是要是我说,我又能说什么?

    查铁丽转过身来,很平静地看着我。

    我有点急。怎么说,怎么说呢?

    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有了!

    于是道:“其实。其实,你看到地并不是那么回事。顾晓菲参加了文学社。是来学习写作的。”

    “学习写作?”查铁丽目光炯炯:“有必要学到半夜三更吗?”

    “这,”我不敢看查铁丽地眼睛:“那一天。她家电视机坏了,所以到我家看春节联欢晚会,后来,她是跟我妈睡的!”

    这话我越说越理直气壮,原因是菲菲确实跟我妈睡过一夜,而且即使查铁丽去问我妈与菲菲也不会露出破绽来地。

    “胡说!”查铁丽哼道:“看你地手就知道你撒谎!”

    “撒谎?没有啊,”我低头一看自己的手,脸又红了。

    我地手正不由自主地揉捏着查铁丽的奶子,将查铁丽的双乳捏得通红。

    本想辩解道我是在替她洗澡的,可是自己也不能解释为什么那么多部位不洗,将这两个器官搓得如此强劲。

    查铁丽真正开始发育了,两个结实的奶子虽然还不是很大,但也已经盈盈一握,手感极好。

    连忙一本正经地将手移到别的部位搓揉起来,嘴里喃喃道:“我没有骗你,那天顾晓菲是真的跟我妈睡的。”

    查铁丽摇摇头,一边往我身上打肥皂,一边道:“好啦好啦,你当然不好意思说啦,我说过,你跟谁好都没有关系的。”

    我认真道:“我真地没有跟顾晓菲过夜啊,我自己一个人睡的。不信,你去问我妈!”

    查铁丽又很高深莫测地看了我一会,将嘴凑到我耳边轻轻道:“我问你妈干什么?老实告诉你,那天晚上我在墙上听来着,你既然已经睡了,又怎么能跟你妈房里的顾晓菲说话呢?”

    啊,这一下我死定了!

    九十、偷情

    查铁丽高深莫测地看了我一会,将嘴凑到我耳边轻轻道:“我问你妈干什么?老实告诉你,那天晚上我在墙上听来着,你既然已经睡了,又怎么能跟你妈房里地顾晓菲说话呢?啊,这一下我死定了!

    原来,我与查铁丽的卧室只隔一堵墙,虽然砖墙基本能够隔音,但是人家要将耳朵贴在墙上还是可以听到声音地----又不是要清楚地听到谈话内容,只是听听有没有声音当然不在话下。

    查铁丽本来不会那么无聊,没事来听壁角,但那晚不是看到我与菲菲在一起吗?已经十二点多了,她怎么会不关心呢?

    这下好,谎言不攻即破。

    我本来就不善于撒谎,这难得撒一次谎还被最可怕地查铁丽戳穿(要是对方是姐姐或者林羽思大概没关系吧?),想到查铁丽那把铁尺,我的腿脚就不禁嗦嗦发起抖来。

    只好道:“不错,那天晚上顾晓菲是睡在我屋里,可是。我们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真地没有,你就相信我吧。”

    我十分心虚地说着。

    当然。我也没有指望查铁丽会相信----连我自己听了也不会相信。

    这前面已经是谎话了,你怎么指望人家还能相信后面的?

    再说我与菲菲也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发生。还是发生过一点小事的。

    发誓吧,向,向谁呢?

    起点当然不行,那时还没有起点,我也不知道将来会有起点并且我会成为起点作者。向童思诗?当然不行,向林羽思或者姐姐?要给查铁丽知道那还了得?向顾晓菲发誓还好一点。只得垂下头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可是,可是我们确实什么都没做。”

    查铁丽忽然十分温和地道:“算了,做没做都过去了,不过,以后不要撒谎啊,你一撒谎我就知道,实话告诉你。其实我那天并没有偷听你们是不是在一起睡,我可没有那样无聊。”

    我真是后悔莫及。

    原来查铁丽是讹我地。

    不过也没有办法,正所谓泥人经不起雨淋。假话经不起对证,谁叫俺的心里有鬼呢?

    好在查铁丽不再追究。轻柔的帮我洗起澡来。

    查铁丽帮我搓身子。我当然也不能再摸着她地M不放了。

    不过,虽然我用手护着自己的小弟弟。查铁丽还是坚决地将我手拿开把它洗了。

    这小弟弟它不怕查铁丽,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

    有骨气。

    洗完擦干了,我刚要去穿衣服,查铁丽抢先一步拿到了手里。道:“进来再说。”

    这进来,当然是进到查铁丽闺房中来。

    查铁丽将衣服往床上一扔,婷婷玉立的一挺身子,妩媚地对我道:“你说,我与顾晓菲,谁的身材好?”

    这这,叫我怎么说?

    这查铁丽确实不错,但菲菲身体也十分迷人,只不过他们是不同类型的,顾晓菲与童思诗有点相似,都属于比较纤细白嫩型的(有人说顾晓菲与祝雅亮类似,其实她们无论是身材与性格并不一样,特别说明,祝雅亮属于魔鬼身材型,被陈参军收去,虽然是好朋友,但心里还是有点酸),而查铁丽属于健美型,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赘肉,皮肤稍稍黝黑又富有光泽,这胳膊与腿地造型,真是无与伦比,两个奶子怎么玩也不会下垂……(不能写成黄书,会禁的),总而言之,看了顾晓菲的咪咪与皮肤,就会让人产生一种想吮吸,想咬她一口的强烈欲望,而看了查铁丽,却是一股想捏,想玩的冲动。

    但是诸位,我不能这么对查铁丽说阿,这不是哑巴吃黄连,这是女孩面前比别人,找抽!

    所以,我就只能,只能道:“我没看过顾晓菲的身体啊,不过我想你的身材,没人能比得上。”

    前面那句当然是撒谎,查铁丽也知道,不过后面那句查铁丽听了高兴,也就不跟我计较了,忽然一把抱住我就往床上滚去。

    这洗完澡的皮肤似乎特别敏感,两人一拥抱就闪电般的兴奋起来。我地小弟弟本来被查铁丽搓揉得就坚挺得不得了,现在一抱着查铁丽那青春活力的健美迷人胴体,更是什么都不顾了,一柱擎天。

    于是张牙舞爪,一双魔爪就要向查铁丽的MM伸去。

    偏偏这时,外面门砰地一响。

    我与查铁丽都猛地跳了起来。

    是查铁丽的母亲回来了(父亲一般还要开一会儿店,多几个生意也是好地)。

    而查铁丽地房门只是虚掩着。

    就听查铁丽母亲道:“铁丽,铁丽!今天你们比赛赢了还是输了?”

    我与查铁丽那个急啊,手忙脚乱地将衣服裤子往身上乱套,我是没办法,可怜查铁丽竟然又穿上了脏衣服。

    这澡算是白洗了。

    不过幸好查铁丽母亲一回到家就直奔厨房(菜虽然大部分是店里拿回来的,可饭总要烧),我们才松了一口气。本来可以大摇大摆地从查铁丽屋里出来回家去,可是刚才没敢答应,所以现在只能悄悄溜出去。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叫偷情了。

    第二天早上原来地早自修的后半部分与早操时间发了XX中学第一届素质教育杯足球比赛的奖状、奖金与奖品。

    虽然当时乱收费现象还没有蔓延,学校还很穷,不过还是不惜血本,给前八名足球队每位球员发了一条运动衫,之所以是一条而不是一套,我想这也是一笔不算太小的开支吧。

    另外,冠军队奖金每人二十,亚军十块,并列第三名五块。

    当然,回到班里我们也有奖金,是班会费中出的,每个班级不同,我们是十块,足球队十三个人,相当于自己出了三元,还有七元是同学们给的。

    或者说,每个同学拿出三元给足球队。

    这是归个人的,奖状当然是给班级的。以后每次进教室,都能看到这张代表着“荣誉”的奖状高高地贴在班级的墙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