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九十四、姐妹花开(续二)--九十六、一报还一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明:上面第八十八章漏掉了下面一段(括号中),因为我当时误发了未经修改的,今天在群里聊天时shx问起我才发现。///www.99zw.cn///现在补上并向大家表示歉意。

    张斌同桌的三八上来想跟他说话,张斌理都不理,拔开她,带着两位刚才带来的女孩扬长而去。

    顾晓菲悄悄告诉我道,她听到两个女生说张斌太过分,战了一个通宵不说,刚来临走时还跟她们一人干了一炮,弄得她们连走路都困难,张斌自己也成了软脚蟹。

    这家伙!我听了好气又好笑,不过张斌就是张斌,狗改不了吃屎的。

    再说,这次我们班能得亚军他也算立了汗马功劳,将功抵过还有余吧。

    话是这么说,不过输了球,功亏一篑,大家还是很伤心。

    不过总算还好,我们班的女生也挺有同情心,纷纷上来每人承包一个,安抚他们的受伤心灵去了。

    九十四、姐妹花开(续二)

    我觉得,姐妹花何去何从这种事,集体决定比较好。

    于是道:“阿姨姐姐,叔叔,妹妹们(虽然认了妹妹,叫起来还是有点拗口),这个事情呢让我来决定我是负不起这个责任的,我说说自己的想法,供你们参考,主意还是你们自己拿。”

    大家当然说好。

    其实他们要的也就是这个,这样的大事,哪能让我一个小孩子做主呢?

    于是我将刚才想了半天的话说了出来:“明天看情况,老师要是经过面试,满意了呢。就说明两位妹妹是很有艺术天赋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千里迢迢飞过来,这样地话。我觉得这对两位妹妹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毕竟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女孩子去北京报考艺术院校。很多人想进都进不去呢。”

    这时,我看到姐妹花们地脸上都放出光来,知道她们动心了。

    于是又接着对阿姨姐姐与叔叔道:“虽然我知道,你们可能舍不得放孩子出去,不过你们想一想。孩子长大了终究是要出去的,迟点早点而已,而且现在交通方便,北京火车一天不到(当时未提速,现在13小时30分)就可以到家了,看望你们很方便地。毕竟,妹妹们的前途最要紧。”

    阿姨姐姐的眼泪就下来了,抽泣道:“星羽,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可是这女儿就是娘的心头肉,这一下子要放出去,我这心里难受啊。”

    她这么一说。姐妹花们也叫了一声“妈”,扑到阿姨姐姐怀里哭起来。

    叔叔也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手足无措。

    我知道要她们一下接受比较困难。不过即使被选上了,出去也要过了暑假。还有时间,于是道:“没关系地,现在不是还早吗?你们先考虑,真的不行,再回绝也来得及啊,反正开学还有几个月呢。”

    听我这么一说,阿姨姐姐才挺起身子,不好意思地擦干泪水道:“星羽说的是。”

    姐妹花们也站起来擦着泪水笑道:“星羽哥哥,我们舍不得你啊。”

    说罢,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

    阿姨姐姐看看她们,微微一笑:“没关系啊,你们读你们的书,暑假可以回来看星羽哥哥,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现在就把事情定下来……”

    姐妹花们害羞道:“妈”

    阿姨姐姐没有管她们,转身对我道:“对了星羽,上次对你妈提起的事,有没有跟你爸商量过?”

    我也不好回答,只好装不知道,只是说上半年我爸工作忙,没回来。为了逃避阿姨姐姐再问我这个尴尬问题,我连忙转移话题道:“对了,阿姨姐姐,明天妹妹们要面试,我还得给她们准备一下呢。”

    阿姨姐姐与叔叔这才猛醒过来,都已经九点多了,再不准备一下就来不及了。

    于是道:“女儿啊,快带星羽哥哥到房间去,好好跟他学,不要管我们了。”

    于是不说别的,与姐妹花们进了房。

    姐妹花们一关上房门,二话不说就抱住我夹板吻。

    边吻边道:“星羽哥哥,我们不想离开你。”

    我连忙一边从脖子上往外掰姐妹花们的胳膊,一边道:“咱们先办正事。”

    姐妹花们这才安静下来。

    于是,我就尽我可能所知的,向姐妹花们交代了面试应该注意地事项,并特意给她们编排了几个生活小品,并再三嘱咐她们一定要自然,不要做作,同时,尽可能放松。

    我估摸着招生老师对小地方的学生,大概要求会低些。

    看看时间也已不早了,我便道:“好了,哥哥能教的也就这些,成不成地就看你们自己了,好好考,将来你们出名了哥哥也好沾点光。”姐妹花们很天真的道:“我们地将来不就是哥哥地将来吗?”

    我不太自然地道:“这个以后再说,你们出去以后就会知道外面的天地很大,就不会再想着家里地哥哥了。.1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好了,我回家了,祝你们明天考试顺利。”

    说罢起身想回家。

    谁知两姐妹相互使了个眼色,一起将我拦住道:“星羽哥哥,今天不要走了。”

    我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又要让我在女孩子屋里过夜?

    刚才我是坐在姐妹花床上的,被她们拦住一往后推,我战立不稳,又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姐妹花们非常妩媚地一笑(我脑中马上闪过一笑倾人国的诗句),我忽然觉得自己浑身发软,竟然没有力气站起来。

    我呆呆地看着姐妹花们。看得她们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星羽哥哥不要这样看人家拉,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我猛醒过来,是啊。幸好是妹妹,要是换了别的女孩。这样色迷迷地盯着看,不被当色狼才怪呢。

    于是强行站起来道:“不行,我真的要回家了。”

    姐妹花们刚要说什么,我道:“你们明天还要面试呢,注意好好休息。要不会影响老师印象的,要那样,我就不理你们了。”

    听我说得这么严重,姐妹花们才认真起来,不过还是说:“那,星羽哥哥吻一个吧。”

    为了减少麻烦,我也只能让一下步了。

    于是在姐妹花脸上各印一吻(本打算吻额头地,可她们不肯),姐妹花们又反过来吻了我。这才放我走。

    将我送出门来,阿姨姐姐与叔叔听到动静赶紧走出来,阿姨姐姐道:“女儿啊。怎么不留星羽哥哥在这儿住啊?”

    我一下满脸通红,道:“不了。不了。我以后有空再来看妹妹。”

    叔叔一声不吭,拿着电筒送我下楼去。

    今晚月黑风高。走在这年代久远的楼梯上咯吱咯吱,怪吓人的,幸好有叔叔地手电照着,不然不小心摔一交不醒人事都有可能。

    到了楼下,有了些许亮光,叔叔便站住道:“星羽。”

    我道叔叔有话说吗?

    叔叔有点犹豫,但还是开口道:“我知道我的女儿们还小,不过我怕她们出去后学坏,所以你能不能……”九十五、许配

    到了楼下,叔叔有点犹豫,但还是开口对我道:“星羽,我知道我地女儿们还小,不过我怕她们出去后学坏,所以你能不能……”

    我连忙道:“好好,我一定会叮嘱她们,出去要听老师的话,遵守学校规章制度,努力学习,力求上进,争取成功,不要跟不三不四的人交往。”

    “我不是这意思,”叔叔摇摇头道:“我是怕演艺圈很复杂,孩子会被人带坏。”

    他停了停,下决心又道:“你知道,阿姨姐姐就是剧团的,过去,她……后来跟了我以后才……”

    “你的意思是?”我似乎有点明白了。

    “对,我想现在就让你跟我地女儿们订婚----刚才在里面有些话我也不太好说。”

    我知道他不好说的话是指阿姨姐姐。

    我年纪还小,不懂大人的世界何以这么复杂,这么多的人情世故。

    不过关于我与他们的女儿们的事情一时倒很难抉择。

    再说,姐妹花们的情况有特殊性,虽然两个天真活泼可爱迷人的妹妹我都喜欢。

    于是道:“这个,不是我不喜欢你们女儿,我觉得你们家很好,可是,不过……”

    “不过什么呢?”叔叔望着我道:“没事,你说罢。”

    “不过她们是两姐妹,怎么办啊?”

    叔叔好像已经料到似的对我道:“这个我已经想过了,你们现在订婚,又不是结婚,先把事情定下来,这样她们出去我们也放心,至于以后地事情到时候再说,你要喜欢哪个,就挑哪个。”他停了停,又道:“有个事情我想跟你说明白,我这两个女儿跟一般的孪生兄弟姐妹不太一样,她们做什么事都一定要在一起,从来不分开,包括上厕所,所以,如果你们将来一定,一定要在一起,我们也不反对。”

    叔叔的话让我很震撼,一时竟难以决断,再说,这种事情也开不得玩笑----一是终身大事,二是国家法律。

    叔叔见我半晌没有说话,便道:“你现在决定不了也没关系,你可以先考虑,刚才对你说地我也没有跟你阿姨姐姐商量过,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她的。”

    我一时也难以给他明确答复,只好道:“这事慢慢说,你们先考虑女儿们地读书问题吧。”

    谁知叔叔斩钉截铁般地道:“不行,就这么放女儿出去。我们不放心,也不会同意地!你明天就到

    学校对招生老师说,谢谢他的好意。不过我们也不想做什么名人,所以就不去面试了。”

    我真地没想到叔叔会这么说。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姐妹花虽然不是我的亲妹妹,但我比亲妹妹还喜欢她们,岂能因为我而耽误她们前程?

    想到这里,我便对叔叔道:“好吧。我看这样,这事我先回去跟我妈妈商量一下,明天你让女儿们先去面试,然后再说,你觉得怎么样?”

    叔叔沉吟半晌,道:“好吧,就这样,不过你一定要遵守诺言。”

    我连忙道:“我一定认真考虑,后天给你们答复。”

    叔叔这才满意地跟我告别。上楼去了。我也踏着路旁灯光,回家去。

    这天也够黑地,我有点犯晕。

    一有大事。我就犯晕。

    迷迷糊糊往家走。

    这时已经将近晚上十点了。

    妈的房门开着,还没睡。不用说一定是在等我。

    我便走进妈地房里去。

    这样重大的事当然要第一时间禀报母亲大人。

    妈见了我道:“星羽。今天干什么事情,弄得这么晚?”

    我嘻嘻笑着。便把北京来了招生老师要见姐妹花,我带路以及后来在她们家排练面试,再后来叔叔对我说的话一五一十全对妈说了。

    这样啊,妈听完沉吟半晌,问我道:“你看怎么样?”

    我老老实实道:“我不知道妈断然道:“不要答应。”

    我吃惊道:“为什么?”

    妈道你不觉得他们是在利用你吗?

    利用我?怎么会呢?我看叔叔非常诚恳的,我道。

    妈道你先坐下,然后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星羽啊,你好好想想,你今年十五岁,他们的女儿们才十四岁,如果是在这里,那是没有关系地,但是,现在她们要去北京,这问题可就大了。一是距离太远,将来肯定麻烦,二是时间太长,即使她们现在对你有感情,也保不定会有变化,三是前程未卜,要是她们将来成功了,会不会变心?要是不成功,又不岂会成为你的负担?四是她们未来要进入的演艺圈非常复杂,人家都道演艺圈是个大染缸,进去了就没有一个白的,即使他们现在全部都是真心的,将来形势变化也由不得他们,所以我坚决不能同意!

    听妈这么一说,我觉得这大人的世界可真是复杂,可是我怎么也不能相信叔叔会利用我,便道:“可是叔叔刚才说了,要是我不同意,他们是绝对不会放女儿出去的。”

    妈冷笑道星羽你太天真了,你去听他!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子女有个好的前程!不舍得,不放心是真地,但是最后还是不会因此断送孩子们的大好前程,你就瞧着吧。

    妈的话让我惊出一身冷汗。

    难道这世界真是这么复杂、这么可怕,这么尔虞我诈,钩心斗角,这么相互防备,相互利用吗?

    难道这世界上,谁都不能相信谁?

    我头痛了,我头痛了!

    我不想再思考这个问题了。

    明天,对,明天再说。

    于是,告别妈,走回自己屋里去。

    九十六、一报还一报

    第二天下午课外活动时间,我们四人帮一齐聚集在校广播站,审查有关投稿地稿件。

    我想起昨天跟校长见面时,竟然忘了跟他提文学社投稿邮票报销的事(实际上记得也不是说地时候),便到校长室去。

    校长见了我总是很和颜悦色。

    他告诉我道姐妹花面试过了,招生老师很满意,已经定下名额,提前飞回去了,并要他转告我与林羽思,如果有到北京深造地意愿,可以写一些剧本、小品之类寄到他们学校,会有专人审核的。对优秀人才也会破格录用地。

    我这才想起刚才忘了对林羽思说昨天招生老师要我转告她的话,真是误事,可见我这个人对人态度极不认真。该k。

    不过反正老师已经回去了,所以结果是一样地。所以我稍稍自责一下也就过去了。

    校长又问:“星羽,有什么事吗?我记得你没事好像从来不来我这儿的。”

    我这才想起来有事登校长三宝殿的目地,便把想将文学社成员的优秀文章集中向报刊杂志投稿地事说了。

    校长一听大喜,道:“向报社投稿?这是好事啊,学校一定支持。有什么困难,说吧。”

    我见校长如此爽快,也很高兴,便将邮费没有着落的事说了。

    校长道,这没有问题,我给你开个单子,你去财务科领两百块钱作为文学社的开支就是了。说着,便打了个条子给我。

    又叮嘱我,文学社一定要搞好。有了成绩学校一定重奖。

    校长这么看得起我,我当然一口应承。

    于是告别校长,领了钱。回到广播站。

    把这事对众人说了,大家也都很高兴。

    我又想到校长要我转告的招生老师的话。便把这事告诉了林羽思。

    结果大出我地意料之外。

    林羽思倒不置可否。柯儿与刘婷婷却格外热心,道这么好的机会。不去太可惜了。

    林羽思淡淡道:“再说吧。”

    于是将刚才审好的稿件递给我。

    我一看,上面正是顾晓菲的那篇《女儿泪》。

    八成是故意的。抬起头,三位女孩都朝我吃吃地笑。

    原来她们联合起来整我啊。

    于是起身到稿子堆里一阵乱翻,翻出了柯儿的散文《收获云彩》与刘婷婷的诗歌《金鹅咏怀》,坐到麦克风前,将机器调到播音状态就朗诵起来。

    “下面播送我们学校清溪文学社成员柯儿的一篇散文《收获云彩》这下两个女孩真是尴尬,这对全校广播可不是开玩笑的,不能与我捣乱,连说话都不行,气得她们牙根直痒痒。

    可是也没有办法。

    我有这个权力嘛。

    这胡闹,谁也胡闹不过我。

    等我将柯儿地散文与刘婷婷的诗歌读完,两个女孩都嘟起了小嘴。

    星羽欺负人。

    什么部长!

    什么社长!

    我连忙陪笑道:“对不起,我这个部长与社长都是狗屁,二位要的话尽管拿去。”

    柯儿笑着捶了我一下道:“不理你了。”

    一旁地林羽思这才道:“其实大家都是好心,昨天就想跟你说顾晓菲的事,后来没有说成。”

    “顾晓菲地事?”我有点奇怪道:“你们知道顾晓菲什么事?”

    “你知道吗?听说顾晓菲跟大个子足球队长订婚了!”

    啊!

    我直跳起来。

    没法不跳。

    “谁,谁说地?”我声音有点颤抖道。

    “是大个子队长自己说的,她们班很多人都知道了。”柯儿抢着回答。

    “不可能,要是菲菲订婚了,我怎么会不知道?”情急之下,我什么都不顾了,脱口说了出来。

    林羽思道:“怎么样?终于承认了吧?还一口一个菲菲,叫得那么亲热。”

    我自知失言,但也顾不得那么多,道:“你们告诉我,刚才地事是不是真的?”

    “你说呢?”林羽思故意慢悠悠道。

    我不知道啊,请你快告诉我吧。

    我真急死了。

    林羽思刚想说什么,柯儿却忽然叫道:“不要对他说!”

    然后恨恨地对我道:“就是要你急,谁让你刚才欺负我们的。”

    真是一报还一报啊。

    林羽思倒是有心向我,可是柯儿既然这么说,她也就不好开口了。

    我大急,连忙对柯儿道:“对不起柯儿,刚才是跟你开个玩笑,我错了,向你赔个不是总可以了吧?你快把菲菲的事告诉我吧。”

    情急之中,又叫了一声菲菲。

    这时,刘婷婷却出乎意料地插话道:“不行,必须让他交代跟顾晓菲的关系,不然不要告诉他。”

    我真急死了,连连道我与顾晓菲真的没有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啊,请你们快点说吧。

    林羽思道:“既然没有关系,你着什么急啊?”

    这这这,我忽然发现,跟女孩子打交道很可怕。

    跟三个女孩子说话尤其可怕。

    你任何一个微小的漏洞都会被她们敏锐地发觉,并一追到底。

    我张口结舌,一时回答不上来了。

    “说啊,快说!”

    三位女孩同声催促道。“说?我说什么?怎么说?”

    “别装糊涂,当然是说你跟顾晓菲的关系,实话实说!”三女又道。

    我怎么又大汗?

    真是语言贫乏。

    不过我可是真的满头冒汗。

    柯儿轻蔑地丢过一块手绢道:“瞧你那副熊样,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

    我抓起手绢猛地抹汗。敢作敢当,可有些事情,做了,能够说吗?

    即使能说,说得清吗?

    我与菲菲的事情要是说出来,那?

    我的头又大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