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九七——九九寻找狗头军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九十七、寻找狗头军师

    我抓起手绢猛地抹汗。///www.99zw.cn///

    敢作敢当,可有些事情,做了,能够说吗?

    即使能说,说得清吗?

    我与菲菲的事情要是说出来,那?

    我的头又大起来了。

    三个女孩都含笑看着我,等待我的回答呢.

    总算还好,这时,放学铃恰到时候地响起来了。今天是林羽思与柯儿值班。

    于是慌忙道:“放学了,我回去吃饭,今天事情很忙。”

    众女笑道:“是与顾晓菲的事很忙吗?”

    “没有,不是,哪里,真的……”

    我一边念叨着,一边落荒而走。

    连自行车都没拿,一口气走到校外,才停下来,用手绢擦头上的汗。

    天也不是太热啊。

    正在这时,旁边又递过来一条手绢:“用我这条吧。”

    我冷不防,倒被吓了一大跳。

    原来是刘婷婷。

    这家伙(女孩子可不可以叫家伙?)神出鬼没的。

    上次偷偷给了我一封信,我装作不知道,因此她最近有点阴阳怪气的,不知现在怎么会讨起我的好来了?不过手绢还是需要的,柯儿给我的那块已经湿了。

    被这三个女孩逼得实在太紧张了。

    刘婷婷见我将柯儿的湿手绢藏进袋里,有点不太高兴地道:“那手绢脏了,还不快丢掉?”

    我向她解释道:“不行,我要拿回家去洗洗,明天还她。”

    说着将刘婷婷的手绢递还给她道:“谢谢你。我还有事,先走了。”

    刘婷婷不接手绢,却道:“不用还了。你留着吧。”

    说着快步离开了。

    走了几步,又回过头。道:“顾晓菲的事,过几天广播室里没人的时候,我会跟你说地。”

    我望着她的背影有点纳闷,这刘婷婷有时一声不吭的,有时却很会说话。太奇怪了吧。这才想起自己居然没有骑自行车,再会去取也不高兴了,就走走吧。

    刚要举步,却听身后一阵铃响,一个女孩子叫道:“星羽老师,怎么没骑车啊,我带你吧?”

    我扭头一看,却是一个身材十分修长地女孩子,听口气。大概是文学社的,可惜我记性不太好,上次也没留意。

    不过现在我可学乖了。这女人是膏药,沾上就揭不掉。少惹为妙。

    于是慌忙乱摇手道:“不要了。我还有事,你先走吧。”

    那女孩子点了点头。留下一串银铃般地笑声骑着车走了,我这才舒了一口气,幸好没有招惹她,不然今后看我故事的读者又要骂我了。

    于是便往前走,没几步,身后又有铃声响我不自觉地往路边靠靠,谁知好半天没有车过去,转头一看,原来是姐妹花们,两人合骑一辆自行车,刚刚从车上下来。

    见我停下脚步回头,便兴高采烈地叫道:“星羽哥哥,口试通过了!”

    我已经从校长那儿得知了此事,而且昨晚招生老师便向我透过底,因此并不觉得意外,便笑道:“祝贺你们啊,两位妹妹前程远大。”

    “全靠星羽哥哥辅导啊,”姐妹花们与我并肩边走边说道:“星羽哥哥到我家去吃晚饭吧,今天我爸肯定做了好吃的。”

    我想想叔叔昨晚让我明天才给他回音,现在去很尴尬,而且招生老师已经回去了,这事也不着急,便道:“我会去的,不过今天我还有点事,改天吧,你们先走。”姐妹花见路上人来人往,不是说话的场所,便道:“好,那我们先走了,你记得一定要来我家啊。”

    我道好,一定来。

    于是姐妹花又上车欢快地离开了。

    我一边走一边寻思,这事怎么办呢?

    妈地话自然有道理,但也不见得就对,最好找个狗头军师商量一下。

    找谁呢?正想着,又一辆自行车在我身边停下,骑车人掂着脚下车。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星羽,我看你有点不对劲啊,怎么神不守舍的,你这是往那儿走啊。”

    我抬头一看,可不是嘛,走岔了。

    于是回过头道:“查,铁丽,你上哪儿去?”

    看见那只脚我就知道是查铁丽了。

    “我爸今天身体不太好,我去店里吃饭,顺便帮我妈关店。”查铁丽道。.我突然想到,还用得着找谁吗?就让查铁丽参谋参谋吧。

    过去我很多事情不都是她出的主意吗?

    于是道:“查铁丽,今天到你店里吃饭了。”

    查铁丽毫不犹豫道:“好啊,那还不快上车?”

    我便跳上查铁丽后座,查铁丽脚一点地,走了。

    这一个大男生坐小女生的车,要换了别人便很滑稽,不过查铁丽带我,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这种意味。

    坐在车上,我便问查铁丽道:“你爸什么病?看过医生了吗?”

    查铁丽道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普通感冒而已,已经吃了药了,没事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查铁丽家的快餐店,查铁丽锁好自行车,进店叫道:“妈,你先回去吧,看看爸爸怎么样了,我来关门。”

    查铁丽家的快餐店比较偏僻,因此中午生意尚可,晚上就门可罗雀了。

    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是查铁丽母亲先回家给女儿做饭。父亲再开一阵子,直到没有人来再关门。

    今天家里当然没人做饭了,所以查铁丽到店里吃饭。顺带替换母亲。

    查铁丽母亲叮嘱了几句,又对我道:“星羽。今天家里有事,你帮一下查铁丽,辛苦你了。”

    说罢就走了。

    我当然是没问题。

    这时,店里也就两三个人吃饭,外面来人更少。查铁丽便盛了一些菜,放到桌上,又道:“饭自己盛。”查铁丽将店里的客人招呼了,才在我对面坐下来用餐----饭我当然已经给她盛好了。

    一边道:“找我什么事,说罢。”

    我大奇道:“你怎么知道我找你有事?”

    查铁丽大大咧咧道:“那还用说嘛,你小子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拉什么……”

    我也知道这事瞒不过查铁丽,便将姐妹花家想与我定亲的事说了,问她我该怎么办。

    九十八、打蚊子

    我也知道这事瞒不过查铁丽。便将姐妹花家想与我定亲地事说了,问她我该怎么办。

    查铁丽一边吃饭一边道:“站起来。”

    我也不知道查铁丽为什么叫我站起来,只好傻乎乎地照着做了。

    查铁丽将我从头看到脚。又从头看到头,然后道:“可以了。”

    示意我坐下。

    我也不知道查铁丽葫芦里到底卖地什么药。便坐下等查铁丽说话。

    查铁丽好半天才吐出一句:“星羽。看不出啊,居然还能搞地下活动。神不知鬼不觉地认了两个妹妹,都已经小半年了,你的保密工作做得还真好!”

    我也不知道怎么辩解,或者辩解也没用,不过我知道查铁丽脾气,说管说,骂管骂,最后她还是会帮我地。

    于是便低着头,任凭查铁丽挖苦。

    这时来了一个顾客吃饭,查铁丽放下空碗招呼去了,我赶紧将剩下来地饭菜吃完了,然后收拾到后面厨房去。

    查铁丽在我身后跟进来道:“干嘛那?这些事不用你做。我只好跟着查铁丽又回到外间。

    这时,店堂里已经只剩下刚才进来地那个客人吃饭了,查铁丽让我在凳子上坐下,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和颜悦色地对我道:“你地意思是问我,该怎么办?答应还是不答应她们的……订婚要求?”

    “是地。”我老老实实回答。

    跟查铁丽可不敢耍花样。查铁丽道:“你去啊,当然订,有这么两个如花似玉的妹妹给你当老婆,这么好的机会世界上有几个人能摊上?还不赶紧跑去,免得机会飞了。”

    我想查铁丽说得没错,全世界双胞胎女孩地比例有多少?妙龄的美女双胞胎有多少?又有几个男子能够碰上两姐妹一起嫁给他的美事?

    于是道:“那我现在就去?”一边乐滋滋地抬起头来。

    谁知一看不好了,查铁丽怒目圆睁,大个栗暴雨点般地落下来:“去,去你个大头鬼!你也不想想自己身份,是学生,就要把书读好,是作家,就要把书写好,订你个鬼婚啊。”

    店堂里剩下的那位客人见势不好,哧溜一声窜出店去。

    查铁丽也不管他,拎起我的耳朵吼道:“我看你不是订婚,是发昏!”

    我被她拎得嗷嗷叫,只道放手放手。

    查铁丽道:“算了,现在帮我关门,去学校,等下跟我回家。”

    我也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查铁丽的断喝让我猛醒过来,这婚确实不能订啊,才十五岁,订什么婚啊。

    的确是发昏。没说的,坐查铁丽自行车去学校,晚自修后老老实实骑车跟查铁丽回家。

    查铁丽让我先回自己屋里一趟,再悄悄出来。

    当然是做给我妈听的。

    我当然照做。

    谁敢违抗查铁丽圣旨?尤其是在她气头上。

    不过,在去查铁丽家之前,还要记得将两个女孩地手绢从袋里掏出来锁进抽屉,要给查铁丽看见了可不得了了.

    事情全部停当,才悄悄摸进查铁丽闺房.

    没办法,老老实实,进屋。上床。

    查铁丽冷冷道:“把裤子脱下来!”

    说罢从抽屉中取出那把铁尺来。这一下我真是吓得魂飞魄散,屁滚尿不流,这把铁尺的厉害我是尝过地。实在是吃不消啊,我对着查铁丽簌簌直发抖。一边哀求道:“查,姐姐,我知道错了,再不敢了,你就饶过我吧。”

    查铁丽脸一沉。喝道:“罗嗦什么,快脱!不脱等下打得更重!”

    我被逼无奈,只好磨磨蹭蹭地脱下裤子,被查铁丽一把夺去扔在地上,然后喝道:“趴下!”

    一边将枕巾扔在我身边:“咬着!”

    我一边照做,一边拼命在心里乞求着:老天啊,求求你让查铁丽住手吧,希望她只是吓吓我吧,我以后再不敢了!

    查铁丽将铁尺不轻不重地在我屁股上抽了一下。顿时让我浑身痉挛,只是咬着枕巾叫不出来,泪水不听话地顺着眼角淌了下来。

    查铁丽将嘴凑到我耳边轻轻道:“你一定以为我是吓唬吓唬你。不敢真打吧?”

    我拼命摇头。

    查铁丽道:“没错,我原来想过。你地事与我什么相干?而且你也大了。懂事了,所以我再也不打你了。谁知你到现在还是长不大!所以,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给你一个教训,让你永远也忘不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好好读书写书,到处沾花惹草!”

    我没命地点头又摇头。

    查铁丽又道:“记住了,我都是为了你好!”

    说罢,手一扬,“啪!”地一声,打在我地屁股上----从痛感来说,应该是臀部。

    声音在夜里显得分外清脆。

    我哎哟一声,差点将枕巾吐掉,连忙咬住,并用一角擦掉了淌下来地眼泪鼻涕。

    也许查铁丽说得对,她是为了我好,但愿我捱过这顿铁尺后真地永远记住这个教训。

    查铁丽自言自语道:“怎么这么响啊?”

    说着便去关上了门。

    然后又在我耳边说:“痛不痛?”

    我拼命点头。

    查铁丽道:“很好,痛就记住!”

    说罢,又是啪啪几下,只打得我灵魂出窍。

    查铁丽还要打,却听得有人敲门:“铁丽,铁丽,你在干什么那?”

    是查铁丽母亲。

    查铁丽便道:“妈,没事,我在打蚊子呢。”

    “那要不要蚊香?”查母又问。

    “不要了,已经打死了!”

    查母哦了一声,回自己房间去了。

    查铁丽这才对我道:“躺着,我给你上药,今天算便宜你了。”

    我痛得要命,那里还能说话。

    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我的妈呀。

    九十九、再次面临选择

    查铁丽一边给我上药,一边道:“你以为就是你一个人痛吗?我,我,咳,不说了,你怎么这么幼稚呢?你和她们,叫什么来着?姐妹花?还花呢,你想想,今后,她们两个在北京,你在浙江,相差一千七百里,她们是明星,你还是个学生,这会持久吗?好了,把衣服脱了,睡里面去。”

    虽然上了药好一点,但依然钻心地痛,我也不敢用手去摸,反正肯定几条高高的伤痕,不过想到今晚只要我喊几声,查铁丽一定会用小手轻轻摸我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补偿,于是痛又好一点。

    查铁丽很快脱得只剩内衣裤,钻进被窝,道:“抱着我,我给你摸摸,晚上不许叫!”

    我当然求之不得。反正打也打过了。

    查铁丽一边轻轻地抚摸着我地臀部,一边轻轻道:“星羽,我知道我不应该打你。将来你要把这事写成书,你的读者一定会骂我。不过,我可是真的为你好,我是真心希望你可以好好努力一番,将来出人头地,展翅高飞。不要被家庭俗事、儿女情长缚住了你的翅膀,眼光要看得远一点嘛。这恶人,就让我来做好了。”

    我感激地道:“知道了,我,我一定要学会坚强。”

    说罢便一边忍着痛咬紧牙,一边更紧地抱住查铁丽那青春胴体。

    不过,今天地小弟弟很老实啊。

    于是,我们便相拥着,睡了。

    第二天我下了晚自修。才去姐妹花家。

    她们一家都没睡,正等着我呢。

    见了我,当然很高兴。姐妹花一边一个,给我捏肩膀。按头部。极尽温柔。

    阿姨姐姐便道:“星羽,时间不早了。我们开门见山,招生老师已经通过了,下半年就可以进他们学校舞蹈班读书,还有很多演出机会,将来也可能被电影、电视剧导演挑上,我们现在就是这么远将女儿们放出去不放心,所以才想到了你。我的女儿的前途是你给地,她们也很喜欢你,你很聪明,我们的女儿也很漂亮,非常般配。所以,你叔叔跟我谈过了,我完全同意他地安排,我的女儿们也没有意见,现在就等你一句话了。”

    我本来已经坚定意志,想回绝姐妹花的好意,可是现在她们这么诚恳,倒是又有点动摇起来。

    要是每天晚上能抱着这么可人地女孩,一边一个……

    我想入非非,心猿意马起来。

    忽听阿姨姐姐在一边说道:“星羽,你看怎么样?”

    我猛然惊醒过来,这……

    本来想好的回绝话说不出口,只好道:“叔叔,阿姨姐姐,我已经考虑了两天,但是有点困难,因为将来,妹妹们肯定是要在北京发展地,而我今后地前途还不知道……”

    阿姨姐姐道:“你不是大作家嘛,要去哪儿还不是一句话?”

    我红着脸道:“阿姨姐姐,我不是什么大作家,只是写了几篇文章被编辑看中了,这稿费很少的,要靠稿费生活是很困难地。”

    “这样啊,”阿姨姐姐沉思了一下,又道:“那也没关系,听我女儿说,招生老师告诉她们,凭你的实力,完全可以进入他们学校学习导演、创作之类,有你在身边看着她们,我们就放心了,而你也可以放心了,我们的女儿是决不会过河拆桥的,你要是还不放心,你们也可以,可以,可以先圆房。”

    姐妹花一声娇嗔:“妈”双双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听了阿姨姐姐这番话,不觉呆了一呆,我倒是没有想到还有这第三条路。

    看来,姐妹花一家是肯定对我真心的,绝对不是在利用我,而阿姨姐姐这番话更是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这样一来,妈与查铁丽那些话中地假设一大半就不成立了,那我还要不要重新考虑?

    于是,女孩们的音容笑貌一时都到眼前,这边是天真无邪,娇艳可人的姐妹花,那边则是跟我有着千丝万缕关系地众女孩---青梅竹马的童思诗、青春健美地查铁丽、极尽温柔地姐姐何春花、风情万种的顾晓菲、才貌双绝地林羽思、活泼迷人的柯儿、沉静细心的刘婷婷,还有,还有只见过一面的如月、彩云与杨柳青,还有文学社的众女孩……

    这情感的天平,到底该往哪边倾斜?

    选择姐妹花,可实在是人间美事,享尽齐人之富;可要选择别的女孩,又何尝不能天天红袖添香,风流快活?

    思前想后,着实委决不下。

    这时叔叔说话了:“我看这样吧星羽,我们的意思呢你也知道了,反正招生老师已经走了,也不急在这几天,你回去再跟你妈商量商量,再给我们回话吧。”

    一听叔叔这么说,我当然求之不得,连忙说那好,就这样。

    刚想起身告辞,姐妹花却从屋里跑了出来,硬拉着我道:“星羽哥哥,到我们屋里坐一会再走吧。”虽然姐妹花很娇艳,可我想想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以后要是圆了房,还怕没有机会吗?

    于是道:“今天不早了,改天我再来吧,你们也可以早点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上课呢。”

    姐妹花一家见我这么说,也就没有异议,于是一家人将我送到楼梯口,我拦住叔叔道:“好了,不要送了,再见吧。”于是在叔叔的电筒光照射下,跑下楼去。

    回身招招手,打道回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