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一百——一百零二名字又变铅字、手谈、棋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过也就在这两天了。///www.99zw.cn///

    第二次看到自己的名字变成了铅字,不禁欣喜若狂,因为第一次也许是偶然,第二次是一种肯定。

    当然,编辑部的信函连杂志连稿费也是接二连三地到了。

    来信大意是说,比较喜欢这种短篇,其余的将逐步刊发,希望我继续努力云云。

    校长很是高兴,还亲自到我们广播室将这条特大新闻传了出去。

    标题当然是X中学素质教育出硕果。

    向上面汇报时也有过硬的材料了。

    班主任也很高

    学年总结的标题我不知道,不过她的奖金是跑不了了。

    我妈也十分替我高兴,因为以前担心自己儿子不过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现在看出自己儿子在这方面确实还是有点才能。是只好猫。

    我的朋友们,不管是男地还是女的都热烈地向我祝贺,除了童思诗与顾晓菲。

    前者去参加数奥竞赛去了。后者足球比赛后还没来过我家。

    唯有我一个人伤心。

    为什么?

    因为我的零用钱,我地一点点可怜的积蓄。我地足球赛奖金,连同我的稿费,全部在两次请客----一次是班里的同学,陈参军、祝雅亮等,还有一次----

    还有一次不用我说大家想必也知道。就是文学社广播站这一块。

    当然,这后者实在也该请。

    她们为我做了那么多工作,本来就欠她们一餐,上次说是我请,结果还让刘婷婷给付了帐,再不请,我的面子都没地方放了。

    也就是在那次小小宴会上,女孩们将上次的谜底向我透露了,据说顾晓菲地家里已经收了大个子足球队长家的贺礼。让两个孩子定亲了!

    女孩们告诉我,这是大个子足球队长得意洋洋亲口说的。

    顾晓菲家境不好,所以收了他家的两万块钱聘礼。这事已经定了。

    我脑子轰轰直响,顾晓菲。菲菲。原来老往我家钻,我只嫌她讨厌。可是现在她一下子属于了别人,我这心空落落的,甭提多难受了。

    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太差。

    众女孩本来是想乘机逗我一把的,看到我的脸色,都吓坏了,连忙倒过来安慰我,说即便那是真的,但现在恋爱、婚姻自由了,家庭不能包办的。

    其实,这恋爱、婚姻对我来说似乎都是那遥远地事,现实却是,顾晓菲要定亲了。

    所以,一餐饭吃得竟是郁郁寡欢,大家都提不起劲来。

    陪我回到广播室,三个女孩也不去晚自修了(我们广播站人员很自由),一个劲的给我讲笑话,逗我开心。

    可是,我哪里提得起劲来。

    虽然身边就有三个如花似玉,极尽温柔的女孩,但一想起同床共枕地菲菲就要为人冯妇,我这心里就如同刀割一般。

    其实,菲菲在我的心里地地位也并不一定比林羽思她们高,只是更加亲密一点,不过,要是换了林羽思嫁给别人,我一样也会难受地。

    林羽思向另两个女孩使了个眼色,走过来对我道:“对了星羽,你不是要跟我学围棋吗?我办公桌里有一付,我去拿来教你好吗?”

    柯儿与刘婷婷都高兴地叫道:“好啊好啊,我们也要学。”

    林羽思笑道:“那更好了,老实说,这围棋易学难精,没有对手很难下,教一个还不如教几个好教呢。”

    于是道:“你们等会儿,我马上就来。”

    稍过片刻,林羽思拿了一个布袋来了。

    从布袋中又拿出两个小袋,里面装着一黑一白两种棋子。

    这围棋,过去也看人下过,很神秘的样子,好生向往,但是没人教。

    于是林羽思将一张塑料棋盘摊在桌上,开始为我们讲解。.1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

    这围棋起源于中国,琴棋书画是中国古代四大艺术,源远流长。相传,早在上古尧舜时代,已经有围棋了,据说,尧地儿子行为不好,因此尧制作了围棋用来教儿子,陶冶其性情。棋子在上面,代表天,棋盘在下,代表地,天圆地方,所以棋子是圆的,棋盘则是方的。这棋盘纵横十九道,便是敌我双方竞技的战场,但是,尽管围棋与战争运筹帷幄斗智斗勇很相似,但是却没有一点硝烟,所以又被称作手谈……

    林羽思娓娓道来,大家都听得出了神。

    林羽思又道,这棋盘上的九个黑点,俗称星,是双方必争的战略要地。而中央的星,则被称作天元。敌我双方争斗的目地,就是要在棋盘上占得尽可能多的地盘。就像古代列国争战时,大家努力扩充疆域一样。

    然后。林羽思又说了“气”的概念,“眼”地概念,棋子死活的概念,并在棋盘上摆了一通,最后道:“这地盘。以角上最大,边上次之,最后是肚子,因此叫金角银边草肚皮。所以大家下棋都从边上下起。好了,基本概念就是这样,你们哪两个先下,我在旁边讲解指导。”

    于是柯儿道:“我先跟星羽来吧。”

    一百零一、手谈

    柯儿道:“我先跟星羽来吧。”

    林羽思颔首道:“好。”

    我当然也不甘示弱,便坐到了柯儿地对面。

    林羽思抓起一把棋子放在棋盘上对我道:“你猜,这棋子是双还是单我奇怪道:“不知道。这有意义吗?”

    林羽思笑道:“这叫猜先,由猜中一方执黑先走。”

    原来这样,我随口道:“那我猜

    林羽思便对棋子一双一双地数下去。结果果然是双数。

    于是道:“好,你先走。”

    我得意洋洋地拿起一颗棋子欲下。林羽思道:“停!”

    我奇怪道:“干嘛?”

    林羽思嗔道:“我知道你就没有好好听。刚才我已经说过了,猜中的执黑先行。”

    原来这样。我连忙惭愧地放下白棋,换了一粒黑子,寻思道:这第一颗子应该放哪里?

    这次我可不敢乱摆了,原来林羽思做了老师这么严厉。

    对了,她不是说过,下棋就是抢地盘,而地盘角上最大,那我先下角上吧。

    再说,我好像以前看到过人家也是这么下的。

    于是将棋子放在右下角的星位上。

    林羽思满意地点头道:“孺子可教。”

    我也不敢反驳,反正我现在是林羽思的学生。

    林羽思又道:“第一着棋可以下星位,也可以下星位往边上一路,这叫小目,初学者还是先下星位吧。”

    柯儿也依样画葫芦,两个人很快将四个角占了。

    那下一着呢?

    我刚想继续下星位,林羽思道:“等一等。”

    我们便停下听她指教:“这棋将角占完后继续占星位也不是不可以,但一般还是挂角比较好。”

    于是,林羽思将一颗黑棋放到上边白棋马步地位置道:“这叫挂角,挂角的目的是为了限制对方的势力范围继续扩大。”

    于是林羽思又讲了挂角的几种挂法,有低挂,有高挂,有一间挂,二间挂,不过最常用的还是一间低挂。

    我有点奇怪地道:“既然要限制对方势力,为什么不把棋子直接放到对方棋子的边上,而要隔着一段距离呢?”

    林羽思笑:“这就是气的关系,以后你们会明白的,现在,你们先下一副试试吧。”

    于是,我与柯儿你来我往,下了好一会儿,中间林羽思又不断对一些概念进行讲解,因此我们很快就入了门,觉得这围棋也不是怎么难学。

    林羽思又教了我们杀气吃子等手段,第一次吃人家地棋,将人家的子一颗一颗从棋盘上拿掉,觉得可真是美事。

    最后,双方下得差不多了,林羽思便教了我们怎样收官与计算胜负。

    算下来,我赢了柯儿六个子,林羽思道:“应该按目数计算,一个子两目,你是黑子,还要贴目,不过等下次再说吧。”

    于是我道:“林……老师,我和你下一盘吧。”

    林羽思忍俊不禁道:“你现在可不行,先跟刘婷婷再下一盘吧,看看怎么样。”

    我已经下过一盘,刘婷婷在边上也看过了,所以两人下得飞快,没多久,又一盘结束了。

    这盘刘婷婷执黑,赢了我一个子。

    林羽思却道:“这棋输赢不是这么算的,黑棋先行,占便宜,应该向白棋贴目。照现在围棋规则,应该贴五目半(不同规则不一样,现在也有贴七目半地)。所以是黑棋输了。”

    于是林羽思又给我们讲解了一通。

    我们兴趣上来了,跃跃欲试。还要继续下,林羽思却道:“明天吧,你们没有听到晚自修下课铃声早已响过了吗?”

    大家相视一笑,各自收拾东西。

    看看时间,已经比平常晚了十分钟。于是快速骑车回家。

    接下来几天,我们中午与下午课外活动时间就一直聚集在广播室里,一边播播音乐,读读文章,一边下棋,有空就轮流整理稿子,反正这广播站重地,也很少有人来,所以也落得悠然自得。

    我们的棋艺渐渐进步起来。基本地概念都已经掌握了,这初学围棋,瘾头特别大。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不知天色早晚。

    过了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围棋水平已经很高了,便对林羽思道:“林老师。现在我可以跟你下了吧。”

    林羽思摇头道:“不行,还要一段时间才行。”

    我可是箭在矢上,跃跃欲试,加上柯儿与刘婷婷也帮我死缠烂打,林羽思这才答应跟我下一付。

    我拿起黑子刚要下,林羽思摇摇头道:“等等。”

    说罢就将棋盘上地九个星位都放上了黑子。

    我奇怪道:“这是干什么?”

    林羽思道:“这叫让子,与比你级别高的棋手下棋,实力高地一方应该让对方子,按你现在地棋力,我可以让你十几个子,可是按规定最多只能让九个。”我看着满盘黑子,有点难以置信道:“你能让我九个子?”

    林羽思微笑道:“当然不止。”

    “好吧,”我大大咧咧道:“既然这样,等下你输了可不要哭。”

    林羽思含笑对我道:“我不会输的,要是你输了怎么办?”

    我不服气道:“你说怎么办?”

    林羽思狡黠地一笑道:“要是你输了,就叫在场地所有人一声姐姐。”

    我看看在场三个女孩,其中,林羽思、柯儿分别比我大两岁,一岁,就算叫了一声姐姐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这刘婷婷却与我同年,难道也要我叫她姐姐?可是转过头看到林羽思嘴角挂着的的迷人微笑,也不能收回刚才说过的话,心一横道:“叫就叫,谁怕谁啊。”

    “你可不许反悔哦。”三个女孩都喜形于色,两眼放光说。

    “男子汉大丈夫,决不反悔!”我斩钉截铁道。

    一百零二、棋缘

    “你可不许反悔哦。”见我愿意输了叫她们一声姐姐,三个女孩都喜形于色地说。

    “男子汉大丈夫,决不反悔!”我斩钉截铁道。

    于是开战。

    我想,也不要让林羽思输得太难堪。

    只要她认输了就可以了,我也不再提这件事。

    我不是绅士,可我有绅士风度。

    开始时,我不知道林羽思该怎么下,可是看来看去,盘面上到处都是我的子,这林羽思就是神仙也赢不了。

    于是就死死盯着林羽思地棋,不让她扩大势力范围。

    林羽思并不在意,东一着,西一子,即使被我包围也不怕。

    双方落子飞快,一盘棋很快下完了。

    也没有大起大落,似乎很平稳的样子。

    只是,我看不清谁赢谁输。

    这时,我还没有学会形势判断与点目。

    结果一数子,我输了五目。

    柯儿与刘婷婷立马起哄要我叫她们姐姐。

    尤其是刘婷婷,因为还有两个女孩都比我大,姐姐不姐姐的也并不介意,唯有刘婷婷与我同级,也不知道谁大谁小,因此,这“姐姐”的名头是必争的。

    我涨红着脸道:“不算,这盘不算,我没有准备好。”

    柯儿与刘婷婷都叫了起来:“好啊,星羽耍赖,星羽耍赖!”

    “谁。谁,谁耍赖了,三盘两胜不可以啊?”我嘴上还是不认输。

    林羽思含笑道:“可以。可以。”

    于是再下。

    我打起十分精神。

    这盘时间稍长了些,不过还是下完了。

    一数子。输了四目。

    柯儿与刘婷婷一个劲地喊:“叫姐姐,叫姐姐!”

    我有点窘迫,又不服气地叫道:“再来,五盘三胜。”

    真是麦子屁股痒,越压越肯长。

    林羽思也笑道:“那好吧。这可是最后机会喽。”于是再战一盘。

    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结果我还是输两目。

    这下柯儿与刘婷婷可不答应了,无论如何要我履行诺言。

    我被逼无奈,只得一人叫了一声“姐姐”。

    其余两个女孩倒还好,只有刘婷婷,一个劲地抚掌大笑。

    我还是不认输,拿起棋子道:“再来!”

    我就不信了,连一盘都赢不了。

    学棋也有好几天了,让了那么多子,居然还是输。

    看来这围棋之道可真是深不可测。

    林羽思也没有说话。点头再下。

    我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

    这次盘面上却是风云突变。

    林羽思也不知道怎么下的,上来没多久就将我一大片棋吃了,我心中一急。,拼命反击。可是死棋却越来越多。最后,几乎所有棋子都落入白棋的重重包围。一块都活不了了。

    不过,林羽思好像没有看见似的,也并不来吃我的棋,让我一块一块做活。

    最后,她只吃了我一块棋。

    一点目,输了一目。

    我大骇,看着林羽思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不禁想起来不知从何看到地故事:

    古代有一个书生,嗜棋如命,鲜有敌手,年纪很大依然未曾娶妻。

    人家问他,他道娶妻哪有下棋好。

    又道,只要天下有人胜吾,吾便娶妻。

    于是名声远扬。

    忽一日,有人请他去下棋。

    书生自然欣然前往。

    那年头,不像今天这样,打开电脑,拿起鼠标随便点击下便对手如云,有时十天半月也未必能下上一盘棋,所以有人邀请下棋,自然喜出望外。

    那也是一户大户人家,下人引书生堂上坐了,自己退下。

    书生看这堂上,只有一桌一椅,桌上摆着一副围棋,却不见约他前来对弈的主人。

    正纳闷中,忽见旁边以珠帘垂隔的一室中莺语婉转道:“今得公子赐教,小女子不胜荣幸。”

    书生慌忙答礼了。

    又想,区区一妇人,会下什么棋,胡乱下几招应付应付算了。

    正在此时,只见珠帘一动,伸出一只剥葱也似般白嫩地纤手,拿着一杆点着棋盘上的天元道:“下这。”

    书生一见暗笑,这围棋占地,角最大,边次之,中央最小,这女人想必从来没有下过棋。

    于是顺手摆上一子。

    双方你一招我一着地下着,不觉天色已晚。这古人下棋很慢地,有时一副棋要下上好几天,因此,书生他们下得也不算慢,哪像今天网上下棋,有快到十秒钟不到一步,一分多钟结束战斗的(绝非虚言)。

    这时棋也下完了,一数子,书生大吃一惊,刚刚输了半子(古代不讲目,讲子)。

    真是匪夷所思。

    这时,却听女子道:“今日已晚,公子请回,明日再下。”

    书生只好泱泱而回。

    这天下,能赢他地人已经没有,今日却败在一个女人手里,传出去岂不要贻笑大方!

    次日再去,打起精神,小心谨慎,又下一盘。

    结果点子又输半子。

    上次已经匪夷所思,这次当然根本就不信有这样的事,疑为梦中了。

    那女子下棋,不按常理,每次下棋,必下天元,每盘,必定要赢书生半子。

    如此再三再四,再五再六,书生大骇。

    这普天之下,能赢自己地男儿尚且已经绝种,何况一妇人乎!

    能赢自己的人已经没有,何况每次都赢。

    每次都赢也不算什么,最厉害的是每次必赢自己半子!

    这最后一条才是最可怕的!

    谁能控制自己每盘赢人棋子的子数?

    只怕神仙都不能。

    既然神仙都不能,那,那那这妇人,是人是鬼?

    答案昭然若揭。

    书生吓得半死,回到家中便生起病来。

    家人遍访良医,均束手无策。

    眼看书生日渐消瘦,面容枯槁,奄奄一息,气若游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