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一百零三、喜结良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眼看书生日渐消瘦,面容枯槁,奄奄一息,气若游丝,家人万分焦急!

    但说这时,却有人上门,询问这些日子书生为什么不去下棋,两家一交流情况,家人这才得知缘由。///www.99zw.cn///

    于是真相大白。

    原来这家小姐天生聪慧,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因羡慕书生棋艺高明,心里早有神往之意,可恼书生口出狂言,因此给了他一点小小教训,好让他得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并无恶意。

    书生一听,这病立马全好了,嚷着要去见小姐。

    这“见”自然是加引号的,古代女子,在出阁之前,是断然不可见外人甚至未来的夫婿的。

    却说这书生与小姐双方隔着珠帘互通心曲,双方一拍即合,书生回去立刻请动大媒,聘下厚礼,女方应允,两家便拣黄道吉日完婚,结成秦晋之好。

    结局自然是书生有红粉知己,闺中棋友日夜相伴,乐在其中了。

    当这时有人再问书生,到底是下棋好还是娶妻好,你猜他怎么回答?

    这人生要是到了这种境地,也该死而无憾了。

    可那是古代,是故事,是传说,没想到会在今天让我碰上。

    林羽思见我呆呆地望着她,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围棋深得中华文化之精髓,博大精深,我也是只得皮毛,离入门还远得很。”

    我这才知道自己方才狂妄得可笑了。

    人家说“强中更有强中手,”何况我还只是刚刚学会下棋呢。.

    从此之后。我努力学棋,再也不提与林羽思较量了。

    好在我进步也很快,在林羽思指导下。学了一些基本定式,手筋什么的。对大场、急所、要点之类也已经略知一二了。

    其它的事情,却忘得差不多了。

    这天晚自修回家,却从旁边钻出一个人来,吓了我一大跳。

    定睛一看,却是菲菲。

    自从五一以来。还没有见过菲菲,本来是有点想的,可是一想到刘婷婷她们对我说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

    便沉下脸道:“你还有脸来见我?”

    菲菲很奇怪,很无辜地道:“一个月了啊,说好地,我为什么不能来?”

    我刚要说什么,却听查铁丽家门响,菲菲急道:“进屋再说。进屋再说。”两人不做声响地进了我的房间,在床沿坐下,菲菲道我们上床吧。有话上床再说。

    说罢起身。

    我却不动道:“等等,你先回答了我刚才的话再说。”

    菲菲黯然道:“我哪里触犯你了。你刚才要那么说。”

    我冷笑道:“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清者自清,何必明知故问?菲菲大感意外地看着我道:“星羽。你有什么话就说,别这么挖苦我,我很难受。”

    我心想这菲菲装得还真像啊,明明已经跟人家订婚了,还来我这里,跟没事人似地,她究竟想干什么?

    于是道:“好,你不想说,那我问你,你是不是跟人订婚了?”

    菲菲脸色一变,道:“你听谁说的?我跟谁订婚了?”

    我板着脸道:“你不要管是谁说地,你只要告诉我有没有就行了。”

    菲菲为难道:“星羽,你仔细听我解释可以吗?”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有就有,没有就是没有,有的话,就请你立刻离开我家,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我话音刚落,早听菲菲一声号啕,吓得我连忙道:“轻点轻点,你还哭,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菲菲关掉了大喇叭,却没理我,一个劲地抽抽嗒嗒。

    我站起身,搓着双手在屋里团团转。

    这可如何是好?

    我这人,最见不得女孩落眼泪,一见眼泪我就没辙了,只好拿了一块手绢递给菲菲。

    菲菲却不肯接,只是抽搐个不停。

    我没有办法,只好在菲菲身边坐下,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道:“别哭别哭了,好好好,我听你解释可以了吧?你说,我听着。”

    菲菲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抬起哭得红红地泪眼,可怜巴巴地对我道:“是的,我爸爸是收了人家的聘礼,就是我们班的一个同学,你见过的,那个踢足球的大个子,可是我坚决不答应,所以,我现在跟着母亲住,好久没回家了。”

    我有点奇怪道:“怎么你跟着母亲住又不回家,你母亲不是住在家里的吗?”

    菲菲怔了一怔,很快地说:“不是,那不重要,你听我说,收人家聘礼是我爸爸的事,与我无关,我是死都不会答应的。”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事我有一半错怪了菲菲。

    那我还原不原谅菲菲?于是道:“这个事情嘛……”

    我一时竟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这事确实不能全怪菲菲。

    菲菲紧紧抱住我地腰,幽幽道:“星羽,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绝对不会对你变心地。”

    听菲菲这么一说,我倒是又有几分慌乱,菲菲要是跟了我,童思诗往哪里放?连忙道:“这事以后再说,时间不早了,上床睡觉吧。”

    菲菲撒娇道:“今天你冤枉人家,人家伤心,要跟你睡一个被窝!”

    我想今天错怪了菲菲,就不跟她争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便道:“好,不过有个条件,不许脱衣服。”

    菲菲却道:“我不要,我不要穿衣服,今天你也不许穿衣服,要不,我就哭了说罢,作出一副号啕大哭的样子,我怕隔壁查铁丽与我妈察觉,只好连连道:“好好好,就依你,依你还不行吗?”

    菲菲这才破涕为笑,很快铺好被窝,将自己脱个精光,钻了进去,又伸出头来道:“快来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