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一百零六、棋中人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百零六、棋中人生

    姐姐对我道:“弟弟出了很多汗,姐姐帮你洗个澡吧。///www.99zw.cn///”

    我真的很喜欢姐姐给我洗澡的感觉,可是我已经是大人了,不能老叫姐姐洗澡啊,思想斗争了好久,才道:“谢谢姐姐,我还是自己洗吧。”

    姐姐神色黯然地点了点头。

    我心中老大过意不去,一阵冲动就上前抱住姐姐道:“姐姐别难过啊,等下我要姐姐抱弟弟睡。”

    姐姐这才高兴起来道:“好啊好啊,我这就给你去放水。”

    于是洗澡。

    在进浴室后,我犹豫了一下,没有将门关严实,以免伤了姐姐的心。

    洗完后就上楼钻进姐姐的香被窝,姐姐不一会儿也洗完澡围着毛巾上来了,于是我便靠着姐姐的温香胸脯含着她的一边奶子小睡了一会。

    不能大睡,因为时间不多了,醒来后跟姐姐说了一会儿话,又将这几个月我的情况都告诉了姐姐,姐姐也很高兴。

    时间已经不早,我要告辞了,姐姐紧紧抱着我道:“姐姐很舍不得弟弟啊,只是要不让弟弟走,我怕弟弟又像这次一样,好久也不来看姐姐,弟弟一定记得经常来看姐姐啊。”

    我鼻子酸酸的,有点说不上话来,勉强道:“一定。”

    说罢转过脸去。

    姐姐却笑着说:“弟弟不要难过了,你可以经常来看姐姐的。”

    我点点头道:“我知道。”

    姐姐声音也有点变化道:“大黄狗啊,你替我送送弟弟吧。”

    说罢奔进屋里去我迟疑了一下,没有再进屋,只是头也不回地向后扬扬手。上车而去。

    风迎面吹到脸上,泪水流到嘴里,咸咸的。

    到公路时。我下了车,摸摸大黄狗的头道:“回去吧。替我好好看着姐姐,啊?”

    大黄狗摇摇尾巴,往回跑去。

    我擦净脸上的泪痕,回城去。在三位女孩地帮助下,文学社选出了一大批清新优美的成员习作。按不同等级分批投给了县报、市报与一些杂志,然后就等回音了。

    遗憾的是,这里面没有写科幻地。

    不过要是成功的话,我也算对得起这些满腔热忱投奔到我旗下地同学了。

    当然,柯儿,刘婷婷、顾晓菲的文章都入选了,至于林羽思,她不肯写,我就偷偷根据录音。将她上次那段关于青春的演讲记了下来,命名为《青春颂》,夹在里面发了出去。

    总算了了一桩心事。

    我的棋艺进步很快。在学习了一些初步定式后,我已经可以受林羽思六子对弈了。

    这天我与林羽思对杀。本来是我占上风的。盘面已经领先很多,林羽思一块大棋已经做不活了。这时,林羽思放出胜负手,冲断我地棋。

    本来,我只需弃掉一个尾巴,确保吃尽林羽思大龙便可以获胜了,可是我犹豫了一下,不肯放弃,这样,我的棋便被分割成两段,最后对杀,我中间之棋筋气不够,被林羽思吃通,她的大龙全活,而我只能勉强做活一边,另一边便壮烈牺牲了。

    林羽思对我道:“当断不断,反受其害,刚才你要是果断弃子,现在已经胜券在握了。”

    是啊,我也已经看到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后悔呀。

    只得黯然投子认输。这是我与林羽思下棋以来,最接近胜利的一盘棋,结果,因为我不够果断,患得患失,最后还是输了。

    忽然想到,这下棋好比人生,里面有很多哲理,只有参透禅机,方能在人生道路上无往不胜。

    想想过去一年里,我的生活,就像一盘乱棋,四面出击,八方伸手,这也想要,那也舍不得,结果,一片乱糟糟。既然这样,为什么还不认清形势,集中力量,该放的放,该弃的弃,然后好好经营自己的根据地,下一盘堂堂正正的人生好棋?

    是该好好理一理了。

    童思诗从参加完“立方杯数奥竞赛”回来地那一天,正副班主任与很多同学都去车站迎接了。

    因为童思诗在这次大赛中获得了一等奖!

    童思诗这次也算风头出尽了,大赛结束,组委会安排他们这些参赛选手去千岛湖痛痛快快地玩了三天,然后拿了各自的奖项回家(没获奖的也有参与奖)。

    我也觉得是时候了,童思诗与我之间地误解基本都已经消除,她现在得了大赛一等奖,与我这个在杂志上发了两篇文章的“大作家”相比也扯平了,现在要堂堂正正向她表示什么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唯一地障碍就是张斌,不过张斌在足球赛最后几天地表演,童思诗虽然没有看到,却也有耳闻(祝雅亮告诉她的),想来她对张斌也应该有清醒地认识了。

    也不管那么多,应该行动了,要不然未来的读者都等不及了。

    于是,当童思诗带着自信的微笑,神采飞扬,春风满面,拿着奖杯步出车站时,我与大家一起涌上前去。

    不过最后关头我站住了,因为校长出现在人群前。

    当然是向载誉归来的童思诗表示祝贺。

    祝贺完,大家鼓掌。

    然后是几位副校长。

    教导主任也来凑热闹。

    最后是班主任。

    吴凡没有多说,在祝雅亮那件事后,他一直很低调。

    官方的讲完了,才轮到我们。

    我忽然很后悔。

    因为我忘了,我也可以以官方的名义出现在童思诗面前。

    我不是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吗?那样,既顺理成章又可假公济私。

    可是现在,我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张斌挤到最前面,将一大束鲜花献到童思诗手中。

    我赶紧将手里拿着的那一支藏到背后。很遗憾,昨天没能轮上封推,本书易宝现排第二,预计明天竞争少一点,可以封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