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110——112打水仗、天体出浴、两女较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百一十、打水仗

    众同学纷纷脱了鞋袜,踩到水里,尽情亲近这不可亵玩的高傲美人。///www.99zw.cn///就连平时十分庄重的林羽思,此时也忘情地玩起水来。

    这时,人群中突然探出一个脑袋对着我叫:“星羽,可不可以游泳啊?”定睛一看,原来是张小龙。

    众人也都看着我,看来大家都有这个意思。我一想,这个湖水深而凛冽,万一下水游泳出事承担不起,便说:“不行,这次没有这样的准备。”

    可是,同学们却纷纷向我要求,我万般无奈,便道:“这里不行,坝下水很深,而且太冷,容易抽筋,等下,我们到上面浅湾里,水暖和一点的地方,而且太阳也更大,天更热,刚好下水消暑。”

    见我这么说,大家自然也没意见了。

    于是大家上坝,又远眺了一番莫干湖的风景,为自己的作文找点材料,然后急不可耐地要求我下令向上游进发。

    这时,一阵轰鸣声,湖面忽然泛起道道白浪,原来是几艘快艇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们居高临下地往下看去,只见快艇在坝前划了一个大圈,然后以大角度倾斜,高速往上游冲去。平静的湖面顿时被打破,鱼儿纷纷跃起,更有水雉们惊飞起来,在水上盘旋不已,只是太远看不清楚,大概是野鸭吧。

    大家都激动起来,指指点点,十分向往。我看看这附近也玩得差不多了,便顺水推舟地下令,往上游去。

    不过看着不太远。走起来却非常慢,因为莫干湖的地形是这样的,原来它是是个大山谷。因此蓄水后水面上涨,过去的平地溪滩全部沉没于水中。只有两岸的无数山梁山脊插入水里,形成数不清地弯道,这山路就顺着水势一会儿深入幽谷,一会儿直插湖心,看看十几米。却要走上七八分钟,所以,没走多远,大家都喊吃不消了,纷纷灌水不提。

    我看看像这样走下去,怕是走到晚上都到不了上游,只好作罢。

    幸而这么弯来弯去的山路除了旅游外,实在没有人受得了,所以几乎看不到人影。于是找了个水面开阔的浅湾边停下队伍。

    这个浅湾正好对着太阳,估计水暖和些,而且水清澈见底。估摸着也就两三米深,于是宣布了几条纪律。又规定不会游泳者只可以在岸边玩玩。并让张小龙等几个水性较好地男同学组织了临时救护队。

    直到这时,大家才想起一个重要问题。原来,我们这次来时并没有打算游泳,自然没有准备游泳衣,怎么游?

    当然,男同学好一点,就是女同学很是尴尬。

    这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烈日差不多已经当空,大家酷热难挡,柯儿忽然大声道:“怕什么?都是自己同学。”

    说罢,竟落落大方地轻解罗裳,只穿着胸罩小红裤衩,走到水边,一个猛子扎下去。

    大家都屏息看着她,只见水里一个白白上套红的身体滑出好远,在水中央探出头来。

    于是我有点担心地大声问道:“柯儿,没事吧,水里怎么样?”

    柯儿挥挥手说:“没事,水不太凉,就是很深,踩不到底。”

    原来,这水地深度比看上去要大。

    我便指挥队伍再往里面水浅的地方靠靠,于是同学们也都克服羞涩,尽解罗衣,将青春的胴体暴露在大自然中。

    大家争先恐后下水去。

    会水的,自然在如此清澈的水里尽情畅游,不会地,也在岸边浅水里欢乐地嬉戏。

    我脱了衣服,只穿裤衩,坐在岸边没有下水,看大家浪里白条,几个同学奇怪地问道:“星羽老师,你怎么不下水?”

    我道:“你们游吧,我看着。”

    这么多人下水,出了点事可不是闹着玩的,我深感责任重大。

    张小龙等在水中叫道:“星羽,下来吧,有我们呢。”

    柯儿与几个活泼些的女孩子就跑上岸来拉我。

    我看看这水也比较清,一眼见底,估摸着也不会出什么大事,便笑着跟她们下水去。

    太阳照着的浅水里,上层的水还是十分温暖的。

    这时,不知是谁带头,大家忽然相互泼起水来。

    这打水仗我倒不怕,因为我经常在爬山时唱歌,因此气很长,一般一两个人不是我的对手只是一开始冷不防,被柯儿手一扬,推起一股激流猛扑我的脸部,我刚要说什么,猝不及防,呛了一口水。

    我脸一沉道:“好啊,你敢偷袭我?”

    说罢,双手连发,一股股水流连珠般向柯儿飞去。

    柯儿没想到我打起水仗来这么厉害,招架不住,只好背部向我,避开水柱的正面袭击,双手不停地向后泼水。一路看文学网

    这时,又有几个水性较好地女同学上前道:“柯儿,星羽老师欺负女生,我们来帮你。”

    说罢竟是三四个人一起涌上前来,从不同角度向我发起进攻。

    我奋起神勇,水浪汹涌地向对方泼去,对方招架不住,连连后退。

    张小龙等男生见此情况,自然乐得坐山观虎斗,也不上来帮忙。

    我正得意,猛然间听人喊道:“姐妹们,我们一起上啊。”

    我一转身,只见一二十人一起向我拥来,我见势不妙,连忙想向深水区逃逸,早被女孩们团团围住,七手八脚地抓住我的手与身子、头部就往水里按。

    我奋力挣扎,哪里是女孩们的对手。一下被众女孩抓住手脚按入水中,饱饱地喝了一肚子水。

    我虽然气长,但这时已经打了半天水仗。正好已经气喘吁吁,再说。人家真要你喝水,你气再长也不顶用。

    只有咕噜咕噜喝水地份。

    迷迷糊糊中,不知是谁还乘机摸了我一把小弟弟。

    女孩们见我被灌得差不多了,才嘻嘻哈哈放开我,游开了。

    一百十一、天体出浴

    我鼻子酸得要命。挣扎着扒拉到水边,枕着岸上的石头躺在水中,肚子涨得很大,像只死猪。

    不时侧头往一边吐清水。

    奶奶地,幸好这莫干湖地水很干净,是一类水。

    睁眼看去,林羽思含笑朝我游来:“要我帮忙吗?”

    我很不好意思让林羽思看见我这副狼狈模样,便道:“没关系,喝了点水。过一会就好了。”

    林羽思颔首游开了。

    “你这样不行的,要把水吐出来。”身边有人道。

    我扭头一看,是刘婷婷。她不会游泳,只得在岸边水里泡着。玩玩水。她离我靠得很近。皓肤若雪。

    刘婷婷道:“要不,你趴在我膝盖上。我拍你背,将水吐出来。”

    我只觉得肚子胀得难受,不过也不好意思去趴在刘婷婷膝盖上,那样更狼狈,让大家笑话。

    只好道:“谢谢你,不用了,我过一会儿就会好了。”

    不想吐出来,就只有让它自由排泄了。

    我忽然觉得自己地脚碰到了什么,马上反应过来,是刘婷婷的脚,我有点脸红,生怕有人看见我们地脚碰在一起(水很清),连忙将脚移开。

    刘婷婷却也没有追击,微微叹了口气,哼着小曲玩起水来。

    我想起刚才也不知道是谁摸了我的小弟弟一把,有没有其他人看见,有点郁闷。

    不过看着荡漾的水波,我领悟了,这水虽然很清,但当激烈动荡时,是无法看到下面的东西的,这才心里稍安。

    要不,传出去我就糗大了。

    这时,顾晓菲才游过来,刚才她好像一直在远方没有参与女孩们地胡闹,当然,过来也帮不上什么忙。

    她看了一下刘婷婷,才低声问我道:“星羽,没事吧?”

    我的肚子还是胀得难受,但还是道:“没事,你去玩吧。”

    顾晓菲游开了刘婷婷向我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真是倒霉啊,肚子这么胀,哪里还能游泳,这时,我只觉得下腹也很急,爬起来找地方都来不及,只好就在水里解决了。

    不料刚刚排泄完,又急起来了,只好再排,幸好这湖水太丰沛,不然,呵呵……

    一连排了七八次,方才松懈一些,于是起来,跑到石头后面去解决了。

    又是五六回小便过后,我才觉得自己渐渐恢复正常。

    看看湖面上,大家正玩得高兴,欢声笑语洒落湖中,摇碎一湖碧波。

    真是倒霉。人家游水,我洗肠胃。

    一转眼,太阳已经移到另一边,不用看表也知道应该是下午一点多了吧,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我想也差不多了于是吹响了哨子(特意向体育老师借的),连吹三遍,大家这才意犹未尽的相互击打着水花,跑上岸来。

    大家的一点点遮丑布都湿透了,穿在身上怪难受的,林羽思首先说道:“就以山脚脊背为界,这边男生,那边女生,大家脱下来晒一晒吧。”

    这个主意不错。

    晒了一会,却见湖面上一片白花花的胴体,原来女生那边没有遮阴,被太阳赛得受不了,纷纷躲到水里去了。

    看女生都下了水,男生哪里肯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纷纷也扎下水里去。

    而且,这两群人相互喊着闹着,渐渐接近……

    我看大家这么高兴,就睁一眼闭一眼吧。

    都不是小孩子了。

    很多年以后,我在街上碰到一对对夫妻孩子。还有人叫我:“星羽老师,还记得我们吗?我们是清溪文学社的XX,XXX啊。就是那次你带我们去莫干湖好上的……”

    这当然是后话不提。

    后来男男女女靠得很近,相互泼起水来了。

    这不像刚才打水仗。打水仗很是激烈,泼水却很温柔。

    混乱中,谁有没有吃了谁地豆腐我就不知道了。

    大概给了众人二十分钟时间,我想也差不多了,再闹下去就要出事情了。

    因为我看见有几对已经差不多要抱到一块去了。

    于是哨声一响。天体出浴。

    一片白花花。

    有点尴尬。

    不过,大家却都没有多说话,各就各位穿好了衣服。

    整个过程特别静。

    大家的脸都红扑扑地,不敢朝另一边张望。

    我想这些家伙可真能装孙子啊。

    豆腐都吃了。

    大家开始吃带来地各种当午饭的点心。

    我看见顾晓菲悄悄拿着包躲到石头后面,想了想,将手里地粽子剩了一个。

    我不想去看顾晓菲吃地是什么午饭,万一有什么事情,大家面子不好看。

    等菲菲走出来时,我向她招招手。

    菲菲走了过来。

    我将手里地粽子递给她。轻轻对她道:“顾晓菲,我吃不下了,你帮帮我。”

    菲菲接过粽子感激地看了我一眼。躲到一边去了。

    看大家吃得差不多了,时间也已经两点多了。于是集合队伍。回家。

    当然,回家以前还要搞一套恶心地仪式。所有人站直排成三排,对着波涛万顷的湖面一起叫道:“莫干湖,再见了!莫干湖,再见了!莫干湖,再见了!”

    大家开始是恶作剧般叫,到第三遍,倒真叫出感情来了。

    只是不知道,不知道是对湖呢还是对人,或者说对今天这个日子。

    于是最后望了一眼风情万种的莫干湖与风姿倬约的莫干山,回到镇上去。

    然后骑车回家。

    回家地路舒服多了,一路下坡,风飘飘吹动归人的衣袂,一个个矫健的倩影呼呼而过,真是两边莺声啼不住,轻车已过万重山。从对河口到新县城一路几乎不用任何力气,再下去,虽然也是下坡,只是平原上已经几乎觉察不到了。

    可是大家也不知哪来的劲,居然没有一个掉队,很顺利就到达了终点。

    去用了一小时四十分,回来不到一小时。

    大家一致要求,暑假文学社再搞一次活动,而且再去一次莫干湖。

    我与林羽思商量了一通,便宣布道:“如果大家能将这次活动的文章写好,我们就再去一次莫干湖,而且去露营!”

    众人都欢呼起来。

    一百十二、两女较劲

    随后几天,我都是每天上午做暑假作业,下午去图书馆。

    看得高兴,有时也带几本回家。

    不过,我都在借书登记册上登记了。

    虽然校长信任我,规矩还是要遵守的。现在老师都放假了,回家的回家,住在学校教工宿舍里的也很少出门,因此学校十分安静。

    这天下午,我正在看书,忽然有人推门而入。

    一看,原来是刘婷婷。

    她一反平时喜欢着黑的习惯,今天却穿着一袭红色衣裙,原来十分宁静地她看上去立刻显得活泼多了。

    我惊喜道:“怎么是你?”

    刘婷婷腼腆地一笑道:“我来找你啊,我想上次你对我们说,校长给了你图书馆钥匙,我想你暑假无处可去,一定躲到这里来了,果然在这里啊。”

    我微微一笑道:“有事吗?”

    刘婷婷有点不开心道:“没事不能来找你吗?星!部长!”

    她将“星”字念得特别重。

    我连忙陪笑道:“能,能,怎么不能,这里书很多,你随便看吧。”

    刘婷婷一看见这么多书。立刻两眼发光,欢呼一声,扑到书堆中去。

    这也难怪她。平时想借一本书还得排队,说不定还借不上。现在有这么多书供她挑选,怎能不欣喜若狂?

    我会心一笑,也不管她,依然安安静静地看自己的书。刘婷婷抱着一大捧书走到我面前道:“这么多书,我都不知道该看哪一本才好了。”

    我道你拿这么多书干什么?书又不会跑。当心搞乱了。

    刘婷婷朝我吐吐舌头道:“我太高兴了,一时忘了,我这就放回去。”

    我摇摇头道:“算了,等下我理吧。”

    刘婷婷这才将书放在我面前桌上,挑了一本,拿了一张管理员用来取高架上面的书时用来垫脚地小凳子,放在我旁边,背靠着我,看起书来。

    这女孩子靠着我看书我一时还不太习惯。再说她坐得比我低,我上面一看下去,便可以从她衬衣上面的空隙中。将她地酥胸看得一清二楚,再加上她坐下来。裙子自然缩上去。露出两条白白净净地大腿,我自然心猿意马起来。

    刘婷婷仰面靠在我大腿上。道:“星羽,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然后她好像意识到什么,连忙将衬衣拉好。

    两个人一时都很尴尬,没有说话。

    好久,刘婷婷忽然道:“星羽,你想看我地身体,我就让你看吧。”

    说着就站起来,欲解衬衣扣子。我大骇,连忙上前紧紧抓住她的手道:“别别别,这是图书馆。”

    在我地心目中,图书馆是很神圣的地方。

    两个人的手一接触,顿时有一种像触电般的感觉,我窘迫地想缩回双手,却早被刘婷婷一把抓住,紧紧按在胸前!

    我立刻像被雷击中一样,呆立当场,不知所措!

    好久,才清醒过来,连忙使劲想抽出手来:“不不不,刘婷婷,我不能……”

    正撕扯中,忽然又有一人推门而

    我与刘婷婷都大吃一惊,连忙想分开,但已经来不及,被来人看了个清清楚楚。

    原来是柯儿!

    这时,柯儿口里说着:“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我什么都没看见。”

    一边就要退出屋去。我大急,我与刘婷婷根本就没什么,这柯儿岂不是要误会?不行,我一定得向她解释清楚!

    于是甩开刘婷婷,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抓住柯儿,将她拽进屋来。

    这柯儿已经一脚退出门外,被我一把揪将进来,也吓了一跳,道:“你你你,想干什么?非礼?”

    我急急说道:“我不想干什么,只是想向你解释,我与刘婷婷不是像你看到的那样,我们没干什么……”

    柯儿却含笑道:“干没干什么你们自己清楚,你抱得我这么紧干什么?难道你想两个通吃?”

    我大窘,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连忙想放开柯儿,可这刁钻地柯儿却又道:“我们也没有什么啊,同学,抱一下也不要紧,你这样做贼似的,显得你心里有鬼。”被柯儿这一番话,我真是无地自容,放也不是,抱也不是。

    这个柯儿啊,嘴太厉害了。

    刘婷婷有点不好意思道:“柯儿,你就放过他吧,他这人很老实的,你这样要吓坏他的。”

    柯儿却有点不高兴道:“呦,星羽又不是你一个人的,逗他玩玩不可以啊,想一人独占啊?”

    “你……”刘婷婷被她气得噎着了,说不出话来。

    看着两个女孩为我斗气,我很是过意不去,连忙道:“你们不要这样啊,其实刚才都是误会,我们还是一起看书吧。”

    两个女孩本来都是大眼瞪小眼,被我这么一说,也不好意思继续下去,各自拿了一本书,靠着我一人一边,看起来。

    于是我也继续看书。可是今天情况与以往不同,看书时,有佳人一边一个紧紧依隈,怎么也是集中不起注意力起来的。

    于是一边装作看书,一边偷偷看起女孩的胸部起来。

    这个角度倒是极佳啊。

    从上面看下去,刘婷婷的酥胸比较白皙,也挺大,乳晕红红的,奶头小小;而柯儿地胸部不大,却向前结实地挺起,乳房有白里透红的感觉,一颤一颤地,让人忍不住就想去摸。

    我真的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