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三卷爱,痛苦并快乐着 113——114双手捉四兔、谁说爱情不是一剂毒药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百十三、双手捉四兔

    这人哪,总有经受不住诱惑的时候。///www.99zw.cn///

    两个女孩青春的身躯紧紧依隈着我,酥胸半露,玉兔出笼,我也是一时意乱情迷,先是将双手似乎无意地搭在两个女孩肩头,见她们并无反感之意,就大着胆子将一只魔爪从刘婷婷肩头偷偷伸下去,一直伸进刘婷婷衣襟中去。

    刘婷婷身子微微一颤,没有抗拒,任由我的魔爪由上而下,悄悄抓住了她的奶子。

    刘婷婷没有作声。

    我心中大喜,又如法炮制,将另一边柯儿的酥胸也揽入我的魔爪之中!

    然后轻轻捏弄起来。

    刘婷婷的乳房比较丰满鲜嫩,摸起来很细腻,如同一块软玉,而柯儿的乳房小而结实,非常坚挺,如同尖峰怒挺,摸起来手感极佳。

    两个女孩先是不做声,然后呼吸渐渐急促,面色红潮,娇嘤不已!

    开始时,当然她们是不知道我同时在摸两个人的,后来渐渐心里有数了,不过此时她们春心荡漾,也不管那么多了,只是闭上双目,沉醉于其中了。

    我胡乱玩了一阵,忽然有点心慌,这同时玩两个女孩,要是传出去,一定会被称作大色狼,还是赶紧罢手。

    于是使劲在两个女孩胸前最后使劲快速蹂躏一番,抽了回来。

    两个女孩突然同时发出一声呻吟,归于平静。

    谁都没有说话。

    后来我们就回家了。

    走在路上,想起刚才的事,脸还是红红的,谁也不敢看谁。

    说了声“明天见”。便各自溜走了。

    晚上躺在床上,想起白天同时摸着两个女孩四个小兔兔的感觉,真是很奇妙啊。

    下面就不知不觉挺得很高。

    忽又想起。我这是干什么?和谁好就跟谁好,怎么可以同时玩弄两个女孩子吗?这是什么行为!

    道德败坏!

    于是惊出一声冷汗。

    我成什么人了暗发誓。再也不敢犯这种严重错误了。

    趁着还没有铸下大错,赶紧改掉。

    神不知鬼不觉。

    天知地知两个女孩知我知。

    可又想起,要是明天两个女孩再来,我又经受不住诱惑怎么办?再说,也很尴尬。

    这可怎么办?

    想来想去。终于给我想出一个办法来。

    所谓“山人自有妙计”。

    第二天下午,我便去了林羽思家。

    林羽思一见是我,当然满心欢喜,连忙请我入内,并道今天哪阵风将你吹来了。

    不过我对她道,我不是到她家来玩的,而是请她一起去学校图书馆看书,有空也可以下下棋。

    林羽思有点失望,不过还是很高兴地跟我来到学校。

    过了一会儿。刘婷婷与柯儿也先后来到,见了林羽思也在,不禁流露出失望地神情。.不过也没办法,取来围棋。下棋的下棋。看书的看书,倒也其乐融融。

    这图书馆是老房子。冬暖夏凉,又有电风扇,呆在里面真地是一滴汗都不用出。很是舒服。自己给自己设置了障碍,虽然没有办法再亲近女孩,但有佳人在旁,美女侍读,真是人间一大美事。

    我将首饰交给祝雅亮已经将近十天了,应该也有回音了,只是开始碍于面子不好问,不然让人笑话太猴急。

    不过现在应该差不多了。

    于是,趁这天比较凉爽,我吃过晚饭,跟妈打了招呼,消消停停地往陈参军家去。

    祝雅亮家里已经知道祝雅亮的事情了,不过看陈参军这孩子还挺不错地,忠厚老实,对祝雅亮又是百依百顺,虽然家庭情况差些,但祝雅亮态度坚决,也就只好随她去了,再说,也没有精力管。

    所以,现在祝雅亮是公开同居在陈参军家,陈家旁边又都是些每天为生存而奋斗的人家,所以也没有人来管。

    我走进陈参军房间时,陈参军正抱着祝雅亮在看电视,陈参军只穿着裤衩,祝雅亮也只比他多戴了一个胸罩,陈参军一见我,慌忙站起来跟我打了个招呼,一边将一条衬衣扔给祝雅亮。祝雅亮一边慢里稀条往身上穿衣,一边嗔道:“急什么,星羽又不是外人。”

    陈参军憨厚地一笑,知道我与祝雅亮有话要说,当然是关于童思诗的,祝雅亮都告诉他了,便对我道:“星羽你跟雅亮说话,我有点事到外面转转。”

    说罢就躲到外面去了。

    祝雅亮穿着陈参军的衬衣,倒是很滑稽。但她一点也不在乎。

    祝雅亮让我坐在沙发上,她的身边,然后道:“星羽,你怎么一直不来,我正与参军商量来找你呢,就是不认识你家。”

    我讪讪笑道:“不急,不急。”

    其实心里急得要命呢。

    祝雅亮却不慌不忙地将两条白生生地大腿往我身上一搁,道:“真累啊。”我有点慌,等下让陈参军进来看见就不好了,连忙将祝雅亮的大腿往下推。

    不敢太用力,没有推动。

    只好压低嗓子道:“放下去,快放下去,等下让陈参军看到了。”

    祝雅亮不以为然道:“怕什么,你与参军是铁哥们。”

    这祝雅亮的逻辑很奇怪,正因为我与陈参军是铁哥们。才不能这样做啊。

    祝雅亮慵懒地道:“我的腿真酸啊,快帮我揉揉。”

    见我不动,奇怪道:“你还想不想知道童思诗消息了。”

    我连忙道:“想。想。”

    “想还不快帮我揉腿?”

    一百十四、谁说爱情不是一剂毒药

    少女的美大腿还是很有诱惑力的,只可惜。她现在已经成了别人地新娘。

    不过,为了得到我朝思暮想的童思诗的消息,我也只能牺牲一点了。

    反正我们也不是一般地熟悉。

    想起过去与祝雅亮的那些事情,我地脸就一阵阵发烧。

    幸好屋里只开着一台电视机,光线很淡。

    不过祝雅亮没有过分难为我。等我捏得手开始发酸时,她便把与童思诗对话地结果告诉了我。

    童思诗收到我的首饰,心里当然也很开心。

    不过还是装得若无其事地样子,道这星羽,搞什么冬冬。

    但最后在祝雅亮地死缠硬磨下,终于表明了态度:

    1,喜欢星羽,不喜欢张斌。

    2,年轻人要以学业为重。不赞成过早确立恋爱关系3,最后结果,看星羽表现。当然,以后要谈朋友。星羽优先。

    虽然只有这么短短三条。但还是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

    或者说打了一剂强心针。

    我立马高兴得跳了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祝雅亮现在是陈参军地女朋友,我早大嘴巴亲上去了。

    只是抓着祝雅亮地手使劲地跳着:“谢谢你。谢谢你。”

    说着就要冲出门去。

    却被祝雅亮一声“回来!”给生生拽住了。

    “你干嘛去?”

    “我,我去找童思诗。”

    “童思诗不让你去找她?”

    “为什么?”我又是不解。

    见一面也不行吗?

    已经有真正半年多没有对面对说过话了。

    我有多少话要对她说啊。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她有一封信给你,估计里面有吧?”

    说完递过一张小小信封。

    这祝雅亮也真是,竟然不早说。

    我一把抓过信就要走,祝雅亮却道:“就这样走了吗?”

    我不解地问道:“还有什么?”“为这封信我可是跑了第二趟啊,你总得表示一下吧?”祝雅亮含笑道。

    “你,你说。”我难为情道。

    祝雅亮指着自己的脸颊道:“便宜你这小子了,就这里来一下吧。”

    幸好不是要我吃奶。

    我红着脸快速地在祝雅亮脸颊上印了一吻,一声“谢谢”,赶紧走出屋去。生怕慢了祝雅亮又改变主意,玩出什么新花样来。

    迅速跑回家,不顾满身臭汗与妈诧异的目光,关上房门,将电风扇开到最大,然后拿了一把小刀,小心翼翼地挑开封口。

    里面只有一小片纸。不过对我来说,这一小片纸可是比世界上任何东西还重要啊。

    我颤抖着拿出信,急着想知道内容。

    上面自然是童思诗那熟悉而娟秀的字迹:

    星羽,你好:

    收到你托祝雅亮转交来的首饰,我的心很激动,我一定会好好保管,像对待自己生命一样珍藏。

    但是,我现在还不能答应回到你身边的请求。

    至于说做朋友,我们一直都是朋友啊。

    虽然对你生气,不理你,但我的内心深处,都永远把你当成我最好最好,最亲最亲地朋友。

    但是,像我们这样的初中生,过早地谈论爱情,沉溺于爱情是绝对有害的,过早开始地爱情,犹如过早开放的鲜花,一定也会过早地凋谢。爱情对于我们来说,犹如一剂毒药。

    尽管看上去很美,但谁要是过早享用了她,就会被其麻醉,沉迷陷于其中而不可自拔,最后误了自己地大好前程。

    我知道你现在身边女孩很多,但是,你一定要记住过早的爱情就是一剂毒药,她只能给你带来片刻地欢娱,最终却会毁了你。

    所以,将你的心思用到学习,写作上去吧,不要担心没有鲜花,我向你保证,只要你坚定地沿着奋斗道路走下去,即使最后没有成功,但在路的尽头,一定会有一个女孩在等着你。

    另外,当初我与张斌交往,确实是自己一时冲动,因此对你的心灵造成很大的伤害,我向你道歉,真心的,长久的。不过现在我与张斌在一起,你不用担心,因为某种现在还不能透露的原因,我暂时不能离开张斌,不过我绝对不会爱上他的,这你可以放心。而且我也会很好地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好好努力,你的前途非常远大,一定不要辜负了大家对你的希望。

    至于你对我的感情,我现在不能给你明确的答复,不过,请相信,只要今天你辛勤耕耘,明天一定能够收获绚烂的彩霞。

    下面的署名是思诗。

    我高举着纸条,一下躺倒在床上。

    思诗,我的童思诗,她给我回信了。

    虽然她没有最后明确表态,但实际上已经在字里行间透露出对我的满腔爱意。

    我不知道,她现在为什么还要跟张斌在一起,但是我坚信,她这样做完全有自己充分的理由。我信思诗。

    我信我的爱人。

    既然我的思诗说过早的爱情对我们而言就如同一剂毒药,那就一定是毒药。

    从今天开始,我一定要发奋努力,一手抓学习,一手抓写作,拿出我的漂亮成绩给思诗,我的思诗看看。

    在这以前,不谈爱情。

    谁说爱情不是一剂毒药?

    谁说爱情不是一剂毒药!

    我忽然觉得自己开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