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一——三裸体诱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卷悠悠我心

    一、鱼与熊掌

    这一年的暑假,我过得比较平静。///www.99zw.cn///

    每天起床,做作业,去学校图书馆,回家。

    两点一线。

    林羽思、刘婷婷与柯儿看我这么严肃,都说我变了。

    到底哪儿变了,她们也说不上来。

    当然,四人帮内部,有时也免不了打打闹闹,推推揉揉,但是,却不像以前那样随意了。

    这个夏天我看了很多书,差不多等于以前所有看过书的总和吧。

    现在我看书的速度更快,如果是细看,则一本书大概在一至三小时,如果是浏览,则半小时足矣。

    虽说学校图书馆有上万册书,可是真正能看的也不过千把册,又筛掉了一部分,除去以前看过的,这个暑假,我就把书基本上看完了。

    除了《唐吉柯德》。

    连《荷马史诗》都没有放过。

    因为用眼过度(从早到深夜十七八小时),我的视力急剧下降,最后一检查,左眼零点五,右眼零点三。

    而学期结束时,我的双眼都在一点零以上。

    没办法,只好戴上了近视眼镜。在知识迅速增加的同时,近视度数也飞速上升了。

    事实上,这个暑假平淡多了,童思诗现在不能见,查铁丽回了豸山岛,祝雅亮又与陈参军在一起,就我同林羽思跟刘婷婷、柯儿混在一块,大家成天看书下棋。倒觉得这个日子过得特别快。

    就是在中间去看了一回姐姐。

    我真的不能再姐姐了,每见一次,分别时都会很受伤。

    所以我看了一次逃回来后。一直拖着,没有去见第二次。

    再说。姐姐已经毕业了,她的成绩比较差,上不了高中。所以暂且回到家里,等过了这个热天再作打算。

    基本上也就照顾家里田里地里的活,或者出外打工两条路了。

    但是。我只去了一回,双方就差点闹到生离死别的地步,差点就与姐姐彻底融成一体了。

    这一次终于决定,在姐姐没有找到男朋友前,尽量少去姐姐家了。但愿姐姐能够逐渐将我淡忘,慢慢开始自己地生活。

    比较难处理的则是菲菲。

    她虽然每个月只来一次,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与她地关系。那天,她一来就关上房门,然后将自己脱了个精光。在屋里乱逛。

    我很急,道:“你也不能这样啊,现在还没到睡觉时间。”

    菲菲哼道:“没到睡觉时间怎么了?我就喜欢在家里光着身子走来走去。我觉得这样自由。”

    我哭笑不得,也没法奈何的了她。好容易给她披上衣服。她一抖,又掉在地上。我总不能满屋追着给她拣衣服披衣服吧?

    只好随她去了。

    可是她见我不理她,一会儿她又来跟我闹了:“星羽,你看我地身材好不好?”

    “星羽,你看我最近是胖一点还是瘦一点?”

    “星羽,你看……”

    闹得我很烦,我就大叫一声:“好好好,都好都好行了吧,别打扰我看书。”

    吼过之后半天没有声响,我奇怪地扭头一看,菲菲正像只小猫般地静静坐在地上呢。

    下面垫着她的衣服。

    我觉得自己对菲菲太粗暴了点---其实我早就知道,只是一直改不了这个臭脾气---歉意地笑笑,对菲菲招手道:“过来。”

    菲菲嘟着小嘴起身走到我旁边,我拍拍她的光屁股道:“我在看书,不喜欢被人打扰,别生气了,坐这儿吧。”

    我指着自己膝盖。

    菲菲又高兴起来了,坐到我的膝盖上,道:“你看什么书啊?”

    我一翻封面道:“《安娜.卡列尼娜》”。

    “哦,”菲菲随口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地,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很感兴趣道:“你看过?”

    菲菲:“很久了。”

    我不好意思道:“我刚看呢。”

    菲菲道:“我们去床上看吧。”

    我道:“去床上干嘛?天这么热。你还是穿上衣服把门打开吧。”

    菲菲道:“不要啊,要不我给你扇扇?”

    我道有电风扇你还扇什么。菲菲道人家不是关心你吗?

    被菲菲这么一闹,我也看不下去了,只好将书扔到一边。

    菲菲见我不看了,大喜,就上前来脱我的裤衩:“这么热的天,还穿着这干嘛?”

    我道菲菲别胡闹了,我有话要跟你说.菲菲立刻很乖巧地坐在床沿上,十分严肃地看着我:“你说,你说,我听呢。”我看着如花似玉的菲菲,真是越看越舍不得,就连她脸上的雀斑,都透出无限妩媚。

    想起童思诗的信,我心里委实决断不下。

    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可这,这这童思诗与顾晓菲谁是熊掌谁是鱼?

    就算童思诗是熊掌,顾晓菲也不能是鱼吧?

    可是,到了今天我该怎么跟顾晓菲说?

    我是真的放不下菲菲。

    毕竟她跟我已经同床共枕很多次了。

    有地时候,人生真的是很难选择的。

    我已经伤害过一个祝雅亮,难道还要再伤害一个顾晓菲吗?

    菲菲等了好久,见我神色很奇怪,便撒娇地走过来,坐在我膝盖上道:“星羽。你在想什么?这么严肃,我好怕。”

    我看了看她,白白地胸脯两个兔兔一跳一跳地。真是诱惑难挡啊。

    菲菲道:“星羽,你有什么话。说啊。”

    我有点慌乱道:“没有,没有什么。”

    我想,还是以后找机会再说吧。

    双方这么赤裸裸的,我说不出

    菲菲却将自己地小兔兔凑到我面前:“你不是很喜欢吃地吗?你吃一口,烦恼就全忘了。”

    我靠!真的当我是幼儿园地娃娃啊!

    二、裸体诱惑

    我轻轻说了句:“我又不是三个月小孩。”便将手放在菲菲地山峰上,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推开,菲菲脸也红了,站起身拿起我的衬衣套在身上。

    不知怎么,我忽然觉得顾晓菲穿上我地衬衣后比不穿还性感。思前想后,还是不忍将童思诗的事对菲菲说。

    反正现在童思诗还没有回到我身边,继续跟菲菲交往不算道德败坏吧?

    不知怎么,我今天有一股抑止不住的冲动,一种强烈欲望。一个罪恶的念头在我心头形成……

    于是道:“好了,被你这么一闹,我书也看不进了。我们上床吧。”

    菲菲向我吐了吐舌头,嘻嘻嘻谄笑着脱了衣服上床。

    我想。菲菲大概已经发育成熟了吧。那迷人的身肢,修长匀称地双腿与胳膊。浑圆高耸的乳房,小巧玲珑的乳头,吹弹得破的白皙滑腻的肌肤,还有,还有那芳草葺葺的处女之地……任何一个正常男子看了都会动情吧。

    看菲菲在我床上玉体横陈,我不禁春心大动,也上床,跪在菲菲身边。

    菲菲就那样一动不动地躺着,乌黑如云的长发散落在枕席上,一双明净如水的眼眸静静地看着我,两片红红的小嘴唇微微翕动,高耸地山峰在洁白的胸脯上一起一伏,下面是平坦光滑的下腹一马平川,在往下----

    再往下就是令人魂销地处女禁地了。

    想起在陈参军家看过的那些黄带,我就热血贲张,一柱擎天!

    祝雅亮微微一笑道:“把裤裤脱了吧,看顶破了,再说穿着也不舒服。”

    说罢,将纤手伸过来,替我褪下裤衩。

    我呻吟着,将魔爪伸向菲菲青春地胴体……

    菲菲地躯体在我的魔爪下扭动……

    菲菲地纤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小鸡鸡下面……

    最后我的爪子在菲菲最隐秘的洞穴前停住了,我想起了童思诗。

    虽然她并没有跟我最后确立关系,但是我不能脚踩两只船,害了菲菲一辈子!

    我狂野的一声低吼,躺在席子上。

    我真辛苦啊!

    菲菲俯起身,将两只兔兔使劲顶在我身上,道:“怎么啦?”

    我的泪水直在我眼眶中打转,口里喃喃道:“菲菲,我不能……”

    菲菲柔声道:“星羽,星羽,没关系的,我爱你,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说罢,将我的小弟弟往她那边牵引过去。

    我望着菲菲迷乱的眼睛,差点掉了进去,但在最后关头清醒过来,过早的爱情,对我们这些未成年的初中生来说,是一剂毒药啊!

    于是双手紧护下体道:“菲菲,今天我们到此为止吧。”

    菲菲像被子弹击中一般,身体片刻僵硬,神色黯然,却又强作笑颜道:“那我给你按摩吧。”

    还没等我回话,她已经骑在我身上,使劲替我捏弄起来。

    对菲菲的按摩,我就是想拒绝,嘴巴也张不开。

    菲菲使劲帮我从头按摩到脚,从脚按摩到头,又从胸按摩到背,从背按摩到胸,头顶,脚心,细细的,一寸肌肤都没有放过。

    最后,轻轻而神圣地捧住了我的小弟弟,温柔地把玩起来。

    这一下我实在受不了了,双手抓住菲菲的兔兔就狂野的蹂躏起来。

    菲菲将嘴凑到我耳边,低低道:“你忍得很辛苦啊。不如我帮你放出来吧,看胀坏了。”我很想拒绝菲菲的行动,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足够地力量。

    只得扭转头。不敢看菲菲的动作。

    只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在菲菲纤手地揉弄下越来越贲张,好像全身的气血都集中到了那里。形成一个巨大地漩涡,叩关而攻秦,不顾一切地想要夺门而出。

    我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抓过菲菲的胸罩咬在嘴里,低低一声怒吼。喷薄而出!

    就在这夺关破门的一霎那,菲菲突然做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动作!

    她猛地俯下身,将我,将我的小鸡鸡一口噙住。

    我大惊,连忙想控制住自己,但是已经无能为力,所有地力量都在向着外面喷发。

    我射了。

    就听菲菲喉咙中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菲菲将我的液体全部吞了下去。

    我渐渐松软下来,但还在一挺一挺地往外射。渐渐归于平静。

    菲菲抓起自己的汗衫,擦了擦嘴角,凑到我耳边道:“好多啊。”

    我大惭。再也没有脸正面面对菲菲,转过身去。装睡了。

    事实上。的确也感到累,太累了。

    菲菲将手从我项下穿过。两个兔兔结结实实地顶在我背上,抱着我也睡了。

    但是我尽管很累,还是睡不着。

    发生了这样的事,怎么可能马上睡着?

    尽管眼皮很重。菲菲都已经跟我这样了,我还能赶她走吗?

    不能了。

    我不知道将来该如何处理菲菲与童思诗之间的关系,但是,我决不会就将菲菲从我身边推开。

    甚至不会让人将她从我身边夺走。

    菲菲,她是我的菲菲,我一个人的。

    决定既下,心里稍安,于是我转过身,将菲菲地一只奶子叼在嘴里,抱着菲菲入睡了。

    一夜无话。

    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觉得身边有东西在动。

    睁眼一看,菲菲正悄悄地想起来。

    可是被我抱得很紧,她动不了。

    见我睁开眼睛,她轻轻道:“星羽,松松手,我该走了。”

    我迷迷糊糊道:“还早呢,不要走,我要你抱着我睡。”

    菲菲轻轻叹了口气,又在我身边睡下来。

    我换了菲菲的一边奶子,又含着睡了。

    三、一个半西再次醒来,已是九点多钟,在夏日里,这已经是不可思议的懒虫了。

    菲菲不知何时已经走了。

    起来刷牙洗脸吃早饭,做了一会儿作业,又吃第二餐。

    其实夏天我们地三餐很简单,就是粥,妈早起烧好一大锅,吃到晚上。

    吃粥搞菜也比较方便,什么肉松、皮蛋、酱黄瓜、花生米,省我家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家,不可能天天吃大餐。

    本来夏天吃粥也很舒服。

    只有周日妈在家,才正式吃三餐饭。

    早上睡得多了,下午就不睡午觉了,早早去图书馆。

    本来以为可以好好看一会儿书的,不过没有多久,刘婷婷便来了。

    不光来了,还拿来半个大西没有带刀,只拿了一个调羹。

    说星羽,我一个人这么大半个西瓜吃不下,不如与你分吧。

    说着拿着西瓜放在我面前桌上,竟然舀起一大块西瓜就要向我口里喂。

    我不好意思地连忙挡住说:“你自己吃吧。”

    我可不习惯跟女孩子共用一只调羹。

    再说,要是给人看见……

    刘婷婷道:“我一个人怎么吃得完?你就别客气了。”

    我推却不过,看看时间还早,估计林羽思与柯儿也没有这么早来,只好与刘婷婷你一口,我一口地嚼起来。

    也是和该有事。刚吃到一多半,一阵脚步声响,却是柯儿推门而入。竟然也提着半个西瓜!

    她大概以为今天自己来得早,没想到更有早行人。虽然我连忙将刘婷婷推开,可嘴上地西瓜渍水还没有来得及擦干,哪里瞒得过她的眼睛。

    只见她旁若无人地走到我面前,将半个西瓜往我面前一放,又拿起一只调羹往里一插道:“星羽。尝一下我地西

    我偷眼望了一下刘婷婷,只见她捧着吃剩地西瓜面红耳赤,很是尴尬,又见柯儿认真,也不好推却,只得拿起调羹舀了一口西瓜道:“好,真甜。”

    柯儿道:“甜你就多吃点,总不会吃了别人的瓜,就不吃我的吧?”

    这柯儿地嘴我是领教过的。还是不要与她顶撞地好。

    不过我还是有点为难道:“这么多西瓜,让我怎么吃得下?要不我们一起吃吧。”

    话一出口,方才知道更加不妥。刘婷婷脸胀成猪肝色,柯儿却若无其事道:“好啊。”

    说完。拿过我手中的调羹。自己一口我一口的喂吃起来。

    我真是窘迫到了极点,这柯儿喂我。我又不能不吃,刚才柯儿也已经看到我与刘婷婷共用一只调羹吃西瓜了,因此故意如此这般,搞得刘婷婷的笑比哭还难看。本来与刘婷婷一起吃那半个西瓜已经撑得很饱,这柯儿喂我,我又不好意思说吃不下,于是将西瓜转移到了肚子里,撑得我暗暗叫苦。

    偏偏这时,第三位美女来了。

    按照墨菲法则,她手里应该拿着第三个半个西

    让人气愤的是,这墨菲法则总是在人家最希望它失灵地时候显示它的一贯正确。

    看着林羽思笑吟吟地将第三个半个西瓜送到我面前时,我几乎要哭出来了。

    林羽思当然已经看清另外两人的架势,不过并不以为然。

    处变不惊是林羽思一贯的作风。

    当然,她知道我一定会卖她的面子的。

    她有充分的自信。

    我当然得卖她这个面子。吃了刘婷婷的,吃了柯儿的西瓜,没有理由拒绝林羽思地。

    问题是我的肚子。

    事后我忽然想到,是不是三个美女一起整我。

    怎么会这么巧一起送西瓜给我吃呢?

    不过此时,我可是一口吞了三个半瓜---吃不消了。

    最可恨的是刘婷婷与柯儿,不光不来帮我,反而幸灾乐祸地看我一个人将最后半个苦苦咽下去。

    当然没有全部咽下去,因为,我估计,要是再不上厕所,我地皮袋就会绷断了。

    所以,我只能僵硬地笑着,不慌不忙地走出门去。

    之所以不慌不忙,是因为我慌忙不了。

    要是一慌忙,这图书馆恐怕会水漫金山了。

    当然我不是有意报这一箭之仇。

    但是那天,刘婷婷、柯儿下棋都输了给我,林羽思第一次让我五子,居然也破天荒的俯首称臣。

    奇怪地是,从第二天开始,女孩们改送冷饮了。

    而且也不再三个人碰到一起了。

    所以我至今对那三个女孩一起送西瓜地事心存疑虑。

    到底她们是不是串通好了?总的来说,这个暑假我过得比较平淡。

    主要是因为童思诗已经有这个意思,因此,我就比较注意跟别地女孩子保持距离。

    所幸并没发生什么大的意外。唯一的一次是在临镇新市。

    前一天晚上,我妈对我说,第二天她们单位的车子会去新市办事,傍晚才能回来,问我要不要跟去玩玩。

    虽然也就是离我们十几二十公里的镇子,不过平时委实没有多少机会去看看,因此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因为我想起了林羽思的堂妹杨柳青。

    杨柳青当然不姓杨,那么,柳青当然也不是她的正式名字,不过那天跟她一起吃饭时不是有林羽思在场吗?所以也不方便问得那么详细。

    不过,那天杨柳青还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然,最主要的是,她临别时悄悄塞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除了邀请我有机会去新市玩以外,还有她家的地址。

    如果不知道她家的地址,我当然不会生出去看看她的念头。

    就像我们平时曾经接近过的其它女孩,时间一长,也就渐渐淡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