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四——六老师不上生理卫生课的后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四、不是女鬼

    这天天气奇热。///www.99zw.cn///

    不过也来不及后悔,因为早上还是挺凉快的。

    跟着便车来到新市,车子与妈单位的人都办事去了,说好傍晚六点在路口等。

    于是,我一个人逛起街来。

    新市市面与我们镇差不多,也就几条街面比较繁华。

    新市早在晋朝便已成市,当年,其前身陆市因洪水爆发被淹,居民被迫另觅居所,后弃陆市而新迁徙至此,故名新市,可见也是历史悠久的古镇。

    抗战之初,上海与杭州、嘉兴、湖州等地市民纷纷来此避难,工商企业共有五百余家,盛极一时,故被称作“小上海”,因此那里的人穿着也以时髦闻名。不过新市最大的特点是座落在杭嘉湖平原上,周围乃至镇中心水网纵横交错,水边有很多古色古香的房子,靠河的一边是路,而上面挑出飞檐或者干脆落地柱子成为长廊,这种房子过去在我们镇也很多,不过因为我们镇过去是县城,开发较早。所以已经绝迹了。

    除此之外,新市还多很多石桥,大大小小都有。尤其是一条街上,中间是路。路中有河,河上有桥,青石板垒成,上面还有石雕,并排很多座。各具特色,确实古韵盎然。

    当时,新市刚刚通公路,所以还有很多小船,就同威尼斯的贡多拉一样,不过这种小船跟我们在下渚湖坐的一样,是尖底船,遍布镇内大大小小河道,颇有“东方威尼斯”的神韵。

    (可惜。因为后来开发中保护不够,新市古镇地特色未能完整保护下来,因此在评选江南四大古镇时黯然落选。实在可惜。)

    逛了一圈,也已经早上十点多。新市位居平原水网地带。湖羊是一大特产,因此来新市必吃羊肉面。也就早早吃了(到人家家里吃饭不好意思),然后去寻找杨柳青家。

    按着杨柳青给我的字条,问了几个人,很快找到了杨柳青家。

    杨柳青家住在一条小弄的一个大宅院里,可以看出,这户人家原来也是大户,飞檐画栋,两边高高地风火墙上蹲着叫不出名字的怪兽,门窗上都是精美地雕刻,墙角布满青苔。一进院落,外边的嘈杂之声都退得非常遥远,让人不敢咳嗽,仿佛随时可能从里面走出一位仪态万方的古代妇人来。

    不过这院子实在太静了,静得我心里直发毛。

    不禁想起古代那些书生进了某个大宅院遇上狐狸精的故事,当然,最后那些大宅院不过是坟茔所化。所以只要有人在我耳边轻轻说一声什么话,我一定会撒开脚丫子就跑。

    有多远跑多远。

    但看看地址不错,想来也不会是狐狸精的居所,便壮起胆子上前,敲响了一户人家地大门。

    没有人应门。

    又敲一家,还是没有。

    正当我欲敲响第三家时,却听旁边传来吱呀一声,我没有心理准备,立刻全身汗毛直竖,偷眼望去,却见旁边厢房中走出一个女鬼来。

    “你找谁呀,他们都去上班了,家里没人。”哦,不是女鬼,女鬼的声音没有这么清脆动听,我这不是太紧张了吗?

    青天白日,哪来的女鬼。

    是一个我有点熟悉的女孩子,大着胆子定睛一看,可不正是杨柳青吗?

    这时,对方也已经认出了我,一声“星羽哥哥”,立刻像一只飞燕一般跑了过来,扑进了我的怀抱:“星羽哥哥,星羽哥哥,怎么你到现在才来看我啊,我想死你了。”

    说罢,又抬起头,眼角挂着泪花,一个劲的笑啊跳啊,连我也被她的天真给感染了。

    于是微笑道:“我今天不是来了吗?”

    杨柳青擦去泪水,拉着我的手,将我牵进她家去。

    杨柳青家确实是有些年头的老房子,连家里地地面都是青砖铺的,走进去十分阴凉。里面的家具当然也都是古色古香地。

    杨柳青告诉我,她们林家(我现在知道了,杨柳青真名林雪)过去是新市镇上有名的大户人家,这大宅院就是她家地。

    不过解放后,经过所谓地三大改造与历次运动,私房被充公了,现在虽然经过多方奔走申诉,特别是她大伯伯从美国回来探亲,要落实政策,因此,这房子产权已经归还她们家了,但是按照有关规定,住户是不能赶他们走的,因此也就只能每月收个十几块钱地租金,还得向里面贴房屋修理费呢。.我看见一只古老的八仙桌上,摆着一碗粥和一小碟莴苣笋,杨柳青不好意思道:“刚想吃中饭呢,星羽哥哥也来一点吧,菜有的,我是正在减肥呢。”

    我看着杨柳青苗条纤细的腰肢纳闷,为什么从来没有女孩子嫌自己瘦呢?

    看杨柳青到橱柜中拿碗,我连忙道:“不用了,我吃过了。”

    杨柳青有点将信将疑地转过身,道:“这么早就吃了?”

    我肯定道:“是吃了,羊肉面。”

    这么一说,杨柳青当然信了。

    来新市,吃羊肉面。理所当然。于是回到我面前,拉我坐下道:“那我先吃饭,爸爸妈妈都去上班。晚上才回来,因此中午只有我一个人。”

    我点点头。一边看杨柳青喝粥,一边跟她说话。

    当我说起文学社的历次活动时(大家还记得吗?以前说过,杨柳青是清溪文学社的联络员),杨柳青十分向往地道:“可惜我离得太远,参加不了。对了,星羽哥哥,你们文学社为什么不到新市来活动呢?那么,我不就能够参加了吗?”

    我想想文学社这个暑假的第二场活动地点已经定了,开学后怎么样还不知道,只好道:“看来今年不行了,要不明年吧。”

    “对对对,明年,每年春天。我们镇上都会举办蚕花节,有蚕花娘娘,很好看的。到时候你们一定要来啊。”杨柳青热情地说。

    五、天籁

    “每年春天,我们镇上都会举办蚕花节。有蚕花娘娘。很好看地,到时候你们一定要来啊。”杨柳青热情地说。

    我听了“蚕花节”。心里一动。

    新市养蚕业自古发达,过去有部电影《蚕花姑娘》就是在这里拍摄的,“蚕花节”历史悠久,慕名而来的观光者成千上万,还有很多优美地民间传说。清明前后,我县一年一度的蚕花节就会在新市镇开幕,届时,街上可谓人山人海,万人空巷,1座顶上坐着“蚕花娘娘”地大花轿,将满街巡游,沿途向人们抛洒五彩缤纷的蚕花。节日里除蚕花娘娘选拔大赛、蚕花娘娘花轿大巡游外,还有舞龙队、腰鼓,杂技等传统节目,晚上还有蚕花节灯会,当夜幕降临时,各类造型别致的景灯、花灯组成蚕文化灯展交相辉映,栩栩如生,我们文学社当然不能放过这么好的题材。

    不过今年已经过了“蚕花节”了,只好等明年了。

    于是笑道:“好,明年我们一定来活动,到时可要你替我们当导游啊。”

    杨柳青高兴地说:“当然,新市的很多古迹与故事我都知道,到时讲给你们听。”

    说话间,杨柳青地中饭也已经吃完了,洗了碗,小姑娘忽然道:“星羽哥哥,我看你出了很多汗,衣服都湿了,不如你去洗个澡,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洗,一会儿就干了。”

    杨柳青的提议倒是挺有诱惑力的,可是在一个刚刚有点熟悉的女孩子家,又没有换洗衣服,怎么能随便洗澡呢?

    于是将头摇得像个波浪鼓一般道:“不行不行,在你这里洗澡不妥。“

    杨柳青强忍住笑道:“星羽哥哥,你就不要封建了。”

    说罢,强把我拉起来,推到浴室前面道:“进去吧,把衣服脱了递给我。”

    我一时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被杨柳青推进了浴室。

    事到如此,我也只好从命了。

    不过在把衣服递给杨柳青之前,我还是小心掏出了袋里的东西,尤其是杨柳青给我的那张纸条。

    这可是宝贝。

    洗完澡,杨柳青已经在门口恭候了,原来我的衣服只是沾了一点汗水,稍稍放点肥皂粉搓搓,放在清水里冲冲就可以了。

    我大窘,不敢走出来,杨柳青格格笑着道:“星羽哥哥,你在妹妹面前还怕什么?”

    说罢,一把将我拉出来,拉我上楼去。

    我光着身子,看着身穿白衣白裙的杨柳青在前面拉着我走,随着一步一步上楼梯,她的美丽白皙地大腿晃来晃去,我觉得自己又有点犯迷糊,只好尽力压制住体内的气血翻腾,保持还可以看得过去的模样杨柳青闺房与姐妹花地又不同。

    里面摆着挂着很多古代民间乐器,我认识的只有古琴、筝、二胡、琵琶、笛子与萧,另外,窗上、墙上还贴着很多窗花与剪纸。

    杨柳青笑着向我转过身来道:“星羽哥哥,你看我地房间布置得怎么样?”

    “好,很好。”我不自然地地笑着,道。杨柳青发觉了我的窘态,又格格笑着:“想不到星羽哥哥这么大人。还会害羞。”

    说罢,拿起床上地毛巾毯,扔给了我。

    这真是救命地毯子。因为我已经无法抑制自己身体的变化了。

    为了转移我的尴尬,我便对杨柳青道:“看来。你很喜欢古典音乐,吹弹几首给我欣赏一下吧。杨柳青道:“我们可以一起合奏啊。”

    我连忙乱摆双手道:“还是你来吧,我对音乐一窍不通。”杨柳青含笑看着我道:“不会吧,我听姐姐说,你地歌唱得相当好呢。”

    杨柳青的姐姐。当然就是林羽思。

    只好赶紧说道:“我不会唱歌,都是瞎哼哼地,还是你来吧。”说罢,便往床上一坐道:“今天,我可是客人啊,你还不露一手?”

    杨柳青笑道:“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于是取下二胡,先来一曲瞎子阿炳抑扬顿挫,如泣如诉的《二泉映月》,然后是笛子独奏。节奏非常欢快,我也忘了名字,好像是“丰收”什么的。然后是古筝独奏《十面埋伏》,高亢激越。动人心弦。然后又是用萧吹奏的古曲《雁落平沙》,声音清越。舒婉而悠扬,然后是古琴独奏一曲,不知其名,让人恍如听见高山流水,心旷神怡,最后是琵琶曲《渭晨朝雨》,真个是间关莺语,幽咽泉流,大珠小珠,嘈嘈切切,让人禁不住潸然泪下了。

    杨柳青放下琵琶,走到我面前,帮我拭去眼角的泪珠道:“星羽哥哥,你怎么了?”

    我猛醒过来,不好意思笑道:“我是感动地。”

    这杨柳青真是多才多艺,听得我如痴如醉,疑为天籁。

    于是道:“妹妹是不是天女下凡,竟然有如此高超的技艺,真是一曲入耳,三日不思茶饭。”

    杨柳青一下撒娇地坐在我的膝头上,抱着我叫道:“我不干,我不干,星羽哥哥取笑我。”

    我呵呵笑道:“我怎么敢取笑妹妹?”

    杨柳青高兴地跳起来,从柜中取出一条彩带道:“那我再给你跳个舞吧。”

    我当然说好。

    杨柳青果然名不虚传,彩带飘飘,临虚御风,其腰肢柔软得宛如藤蔓,真是恍若仙子,虽然不知道她跳的是什么舞蹈,但意境优美,舞姿迷人,可惜没有音乐助兴,美中不足。

    最后,杨柳青大劈叉缓缓地躺在地上,双手一前一后向我伸来,有点像《睡美人》、《天鹅湖》之类,让人不由大声叫好。

    当她最后贴地美目流盼地向我望过来时,我心猛地一动,起身急步上前扶起她来。

    可巧正在这时,我腰间的毛巾毯掉了下来!

    六、老师不上生理卫生课的后果

    可巧正在这时,我腰间的毛巾毯掉了下来!

    这既不是偶然也不是我故意安排的,只因毯子很难扎紧,因此走了几步路,一弯腰一挺身,那结就自动松了,闹了我一个大红脸!

    我红着脸手忙脚乱地抓起毯子就往身上系,杨柳青却呆呆地看着我的私处,若有所思。

    幸好我刚刚听完音乐,心灵很纯洁。

    我想这小姑娘是不是犯傻了。

    却听杨柳青道:“星羽哥哥星羽哥哥,求你件事。”

    我总算系上了毛巾毯,一边道:“可以啊,什么事都可以。”

    “那你能把你地生殖器让我看看吗?”杨柳青天真无邪地道。

    “什、什么,生、生殖器?”我大吃一惊。要看男生的生殖器,这是什么意思?

    杨柳青又毫无羞涩地道:“这几天,我在家翻初一的生理卫生书,看到男性生殖器一节,这图很抽象,老师又没有上过,所以我想看看你地生殖器,弄清楚它的生理构造。”

    这这,这男性地宝贝可以随便让女孩子看地吗?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对杨柳青说,便严肃地教育她道:“这女生是不能随便看男生地生殖器地,正像男生不能随便看女生的生殖器一样。”

    杨柳青正色道:“我知道啊。所以我才看你地啊,你是我的哥哥,其他男生。我才不要看呢。”

    这杨柳青地思维很奇怪,我一时竟也无法让她明白这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只好道:“这这不好。”杨柳青惊奇道:“这有什么不好?你让我看你的生殖器,等下我让你看我的,我们互相学习吧。”

    这这,这互相学习好像不是这个意思吧?

    杨柳青看我犹豫,走到桌前。从抽屉中拿出一个大大的放大镜来。

    “你,你你这是干什么?”我大惊失色。

    杨柳青不由分说,将我推倒在床上,道:“不要动,你就做一会儿模特吧,要不然,我无法弄清楚这男性生殖器地构造啊。”

    世界上有这样的模特吗?

    我真是苦笑不得。

    也许医学院有?

    我不知道。

    这杨柳青可不是开玩笑,她一下拉掉了我的遮羞布,就凑上前来。

    我双手护也不是。拿开也不是,尴尬万分。

    紧张中,不由自主的夹紧了腿。

    杨柳青道:“星羽哥哥。不要紧张啊,放松。放松看来你还是第一次做模特啊。”

    我心道可不是嘛。

    可面对这么天真无邪的少女。你又有什么办法呢?

    没奈何,只好将腿张开。

    杨柳青的小手摸上来可真令人激动啊。

    问题马上就来了。

    杨柳青小心翼翼地翻动着我的小弟弟。忽然“咦”了一声道:“星羽哥哥,你会气功吗?”

    “啊?我不会啊。”我不明就里说。

    “那,你的阴茎怎么会变硬变大?书上也没有说啊。”

    我大窘,连忙抓过毯子想要盖上,杨柳青却拉着我的手道:“星羽哥哥,你干嘛啊,我还没有看好呢。”

    说罢,又将我地弟弟翻来翻去,一边道:“这是……这又是……”

    我真是无地自容啊。

    没办法,只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想是否能够趁这个机会构思一篇科幻小说,可是下体被杨柳青摆弄得热血贲张,哪里还有灵感。

    只是胡思乱想,无数罪恶的念头在脑海中翻腾。

    正在这时,忽听杨柳青满意道:“谢谢星羽哥哥,我懂了,现在,我让你看我地吧。”

    我一惊,连忙想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夏天,大家在家里穿的都很少,杨柳青只轻轻几下,罗衣褪尽,玲珑可爱,曲线毕露地少女胴体立刻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眼前。

    杨柳青地身体白皙中微微透着嫩红,仿佛婴儿的皮肤一般,透明得可以看见里面地血管,整个体型犹如一具完美无缺的大理石雕塑。

    “星羽哥哥,星羽哥哥,”杨柳青看我痴痴呆呆的样子,好奇道:“你在干嘛呢?”

    “哦!”我入梦方省,连忙道:“我也在熟悉女性的生理构造呢。”

    “那要不要我为你讲解啊?我的生理构造我昨天已经全部弄明白了。”

    我十分尴尬,连忙说:“不用,不用,我自己看好了。”

    “这么说,星羽哥哥对女孩子的身体很熟悉罗?”

    我又被吓了一跳,只好道:“不,不熟悉,一点也不熟悉。”

    “那我姐姐没有给你看过吗?”

    “看,她……没有没有,真的没有。”我连连道。女孩子的身体倒是看过几个,不过林羽思确实没有,除了那次喝醉酒在她床上过夜,稀里糊涂摸了她的胸脯外。

    当然不能向杨柳青说明,我虽然没有看过林羽思的身体,但是看过其它女孩的。

    我难道有病啊。

    看来这人在世上,要完全讲真话也是非常困难的。

    杨柳青满意地点点头,说:“我也从来没有给其他男生看过,不过,既然我看了星羽哥哥的,我当然也要让你看,这样才公平嘛。”

    于是道:“星羽哥哥看我的胸脯,这是女性的第二性器官,叫乳房,其实你们男生也有,不过不会像我们女生一样发育。”

    我红着脸装模作样地看着杨柳青的胸脯,只觉得杨柳青的乳房真是少有的完美,只是正在发育,因此不是很大,乳头更是只有米粒大小,我连忙吞下了口水。

    接着杨柳青又向我介绍其它女性性器官,我心里很有欺骗女孩的犯罪感,不过,以前虽然看了,却也不甚了了,经杨柳青一介绍,总算明白了大概。

    最尴尬的当然是所谓的“处女膜”,此段内容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在此略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