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七——九讨论爱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七、讨论爱情

    好不容易,生理卫生课上完了。///www.99zw.cn///

    从心里,我是既希望这堂课快点结束,又希望不要结束的。

    这时,杨柳青脸上却泛起红潮,轻轻道:“星羽哥哥,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面对如此妙龄少女,怎么可能拒绝呢?

    杨柳青就很轻柔地抱着我,闭着眼睛,脸上浮现出满足感,一边说道:“星羽哥哥,你上次还有个问题没有回答我呢。”

    什么问题啊?她不说我还真忘了。

    杨柳青嗔怪地在我小弟弟上掐了一把,道:“不理你了。”

    我慌忙道:“对不起,柳青妹妹,柳青妹妹,我真的忘记了那是个什么问题,我认罚,你能再说一遍吗?”

    杨柳青小脸红扑扑地,低着头,轻轻说:“我问你,你喜欢比你小的女孩子吗?”

    喜欢不喜欢比自己小的女孩子,这还用问吗?谁会不喜欢?

    于是我便想起了姐妹花,想起了……

    想不起来了。

    真是汗!

    自己身边的这些女孩,除了姐妹花确实比我小,童思诗比我晚出生几十秒,同年的顾晓菲与刘婷婷还不知道谁大谁小外,就只有一个查铁丽了。

    查铁丽确实比我晚几个月出生,可我对她说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

    而姐姐、柯儿、林羽思三个人却都比我大。

    难道我有恋姐情结?

    看着杨柳青那清澈无邪的眼神,我很慌乱。

    这喜欢不喜欢可不是随便说的。

    杨柳青见我半晌不语,娇羞道:“星羽哥哥你喜欢我吗?”

    我好容易才抑制住亲吻杨柳青奶子的冲动,狂咽口水道:“喜,喜欢的。”

    不可能说不喜欢吧?

    杨柳青脸上又飞起一抹红潮。羞答答道:“星羽哥哥,你能教我如何XX吗?”

    我狂汗。

    这这XX也是随便说得地?

    可这小姑娘杨柳青居然一点也没有犹豫的样子,继续问道:“星羽哥哥。可以吗?”

    妈的,我又咽下一大口馋涎。道:“杨柳青你听我说,这XX是大人地事,小孩子不可以乱搞的。”

    杨柳青天真地道:“我已经发育了了啊,我是大人了。”

    我偷眼看着杨柳青地身体,乳房犹如一个玉兰花苞。下体上,才稀稀疏疏地长出几根细黄的茸毛,叹了口气道:“你知道吗?尚未发育成熟的女孩子过早地与男生发生关系,会导致很多疾病的,甚至会终身不孕,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再说,你还小,还不懂得什么叫爱情,胡乱地付出。要是将来你找到真正属于你地那个人,你会很后悔,知道吗?”

    杨柳青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道:“我懂得什么叫爱情啊,爱情就是看见一个人。心里咚咚跳。就像我对星羽哥哥这样。”

    我将口中馋涎咽尽,清了清嗓子。以大哥哥的身份,装模作样道:“你那不叫爱情,爱情是两个人,经过长期接触,心中不知不觉,逐渐自然产生的一种对对方倾慕的感情……”

    杨柳青打断我的话道:“星羽哥哥,你能解释一下一见钟情这个词语吗?”

    “行,这一见钟情,一见钟情嘛……”

    我忽然想起,这不是杨柳青在委婉的反驳我嘛。

    只好道:“这一见钟情不过是传说,生活中是没有的,反正,反正你还小,大起来你就会明白了。”

    杨柳青使劲抱紧我道:“我知道,我对星羽哥哥的感情就是爱情,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了,你嫌我小没关系,你等我三年,我一定快快长大,到时候,就配得上星羽哥哥了。”

    我一半爱怜,一半痴迷地看着杨柳青那娇小玲珑的身体,狂咽馋涎道:“好好,不过你现在还是快把衣服穿起来吧,我地衣服肯定也干了。”

    要再这样赤裸相对,我心里的那头野兽也怕快控制不了了。

    杨柳青撒娇道:“我要星羽哥哥替我穿。”

    这时,她楚楚动人的样子真是千娇百媚集于一身,让人禁不住……

    禁不住地地方太尴尬。

    杨柳青奇怪道:“星羽哥哥这个东西真奇妙,一会儿……一会

    我狂汗道:“不要管那个了,来,穿衣服。..”两人总算穿戴齐整,杨柳青陪我在屋里看了一圈,又向我展示了一会儿剪纸技艺,又剪了一对小人送给我道:“星羽哥哥,这个给你,你看见上面这个女孩子就会想起我来了。”

    我将小人小心翼翼装进口袋道:“好的,我一定经常看,时日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车子在等我呢。”

    其实这时才五点,车子没有那么早地。

    不过我估计杨柳青爸爸妈妈下班快回家了,见面又是必不可少地介绍寒暄,到那时走可能就会耽搁了。

    杨柳青一把将我抱住,眼泪汪汪道:“我舍不得星羽哥哥。”我也十分喜欢杨柳青天真烂漫的性格,自也是十分不舍,不过还是勉强笑道:“没关系啊,我们住得又不远,说不定哪天我就会来看你,再说,你也可以来我们镇看姐姐。顺便来看看我啊。”

    杨柳青这才高高兴兴道:“好,说话算数,你可不许骗我。”

    我连连应承不提。

    杨柳青依依不舍地将我送出好远。才在我一再催促下回去。

    不过走出好远,又回转身叫道:“星羽哥哥。你可一定要来看我啊!”

    (在我写上面这一章时,时间是二月十八日早上,外面正下着雪,新年以来地第一场雪。我的心也像这纷纷扬扬的雪花一样,晶莹剔透。没有一丝邪念,林羽思与杨柳青两姐妹,是我心中不可亵渎的女神。)

    八、莫干湖上

    从新市回来后,我地生活还是继续平静地过下去。

    每天下午,还是继续在学校图书馆看书。

    在童思诗进一步回音之前,我决心不再惹是生非,少找麻烦,因此跟三个女孩子也是很少开玩笑。

    三个女孩中,刘婷婷本来就不苟言笑。林羽思也是十分沉静的,她们见我比较严肃,也就不怎么闹事。唯有柯儿,变着法子想要掀起点风浪来。可是三个人都不配合。她也搞不出什么名堂来了。

    查铁丽回来过几次,她一个人在那里埋头学习。时间长了回来喘口气,给我带来下渚湖的新鲜特产---菱角、藕、荷花,还有一些新鲜蔬菜瓜果,肯定又是从邻居那儿“偷来”地。

    看见这些东西,我又想起了三人去年在下渚湖的无忧无虑地日子。

    什么时候,这样的日子能够重来呢?

    天气一直很热,台风也不来,因此我们就一直没有去莫干湖,不过到了八月上旬,很多同学来问,老是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也只好兑现自己的承诺,带领文学社全体成员去露营了一次。地点是上次来就看好的,在湖边有一片水杉林,行距两米,地面平整干燥,很适合搭帐篷野营,即使遇上大风也无恙。

    那天除了一个成员生病外,其他人都到了,大家早已分好工,各自准备露营用具,众人劲头也很足,所以,一口气到达目的地后,稍稍休息后便开始搭帐篷。

    其实我们这只是就地取材,不算真正地帐篷,不过总算可以安全地在野外过夜就是了。

    将带来的尼龙布或者油布之类的往四颗树上一人多高处一扎,帐顶便已经搞好了,不用担心大风会把桩子拔起,大概搞了十多个帐顶,拼在一起便是一个大帐顶了。

    然后是边上,再用大家带来的床单被单之类四面围起来,一个超级帐篷就已完成。女生多而男生少,所以女生占了两排树中走廊,男生占了一排。

    我本来还想将男女生之间用布隔起来,却出乎意料地遭到了绝大多数人的反对,只好作罢。

    其实我自己也不想隔起来,看看也是好的,不过我是“领导”嘛。

    这搭帐篷的材料真是五颜六色,五花八门,除了被面被里床单外,还有各种广告布,上面什么乌七八糟的广告词都有,例如“晚上睡觉有你更暖和”之类,大家看了狂笑。

    其实那不过是一种热水袋的广告。

    当然,就是白被单,照样也有好笑地。

    不知是谁从家里带来一块旧床单,上面有很大一块黄色的水渍,一看就知道是晚上画地图造成的,虽然也许是很久以前小时候地事了,但依然引得大家笑得瘫倒在地,而且后遗症频频发作,大家只要一看到这块布就笑,一人笑大家跟着笑,我只得下令将此布珍藏起来。

    搭好帐篷,我一声令下,大家便向山上出发。

    去干什么?去拣柴火。

    当然是晚上点篝火罗。

    虽然是夏天,但晚上也不能没有篝火啊。

    要不怎么还叫露营?

    不过大家也只是将一路拣到的柴火放在路上,等下回头再来拿。

    先一个劲地爬到山顶上。

    这里有一块巨大地突出岩石可以眺望湖山胜景。

    其实也不能算山顶,后面还有绵延地大山,不过,从这里看出去,莫干湖湖光山色一览无遗。已经足够了。

    极目远眺,只见莫干湖顺山势一直绵延到崇山峻岭之中,雾霭袅袅从湖面升起。给群山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湛蓝如镜地湖面,挺拔青翠地杉林。确实让人心荡神移。

    一会儿,丽日升空,收尽氤氲,只见青山含黛,绿水凝碧。莫干山上,崇楼华屋历历在目,莫干湖中,游船飞艇尽收眼底,真是一片大好风光。忽然有人道:“要是我们将来发了财,一定要在这里修一片别墅,每年来住上几个

    大家轰然叫好。

    是啊,这里湖光山色、绿树亭阁,着实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想。

    看着大家兴意盎然。我便与林羽思商量了一下,大家先分开自由活动,一小时后在山下帐篷中集合。

    立马就有三四对男女生风风火火地钻进树丛中去了。

    当然。从正道想,他们也许是去拣柴火了。

    反正难得一次。也不好管这么严吧?

    另外一些人也不想走。便在大石头上席地而坐,聊天说话。

    不知又是谁提议道:“不如我们唱歌吧。”

    唱什么呢?

    林羽思忽然道:“我们将《太阳岛上》的歌词改一改。将太阳岛改成莫干湖,大家看怎么样?”

    大家轰然叫好。

    这个主意确实不错。

    于是,歌声在山顶上飘荡起来了:

    莫干湖上

    明媚地夏日里天空多么晴朗,美丽的莫干湖多么令人神往。带着垂钓地鱼杆,带着露营的篷帐,我们来到了莫干湖上,我们来到了莫干湖上。

    小伙子背上六弦琴,姑娘们换好了游泳装,猎手们忘不了心爱的猎枪,心爱的猎枪。

    幸福的热望在青年心头燃烧,甜蜜地喜悦挂在姑娘眉梢。带着真挚的爱情,带着美好的理想,我们来到了莫干湖上,我们来到了莫干湖上。

    幸福的生活靠劳动创造,幸福的花儿靠汗水浇,朋友们献出你智慧和力量,明天会更美好。

    带着真挚的爱情,带着美好的理想,我们来到了莫干湖上,我们来到了莫干湖上,幸福的生活靠劳动创造,幸福的花儿靠汗水浇,朋友们献出你智慧和力量,明天会更美好,明天会更美好!

    歌声飘扬在莫干山脚,摇落了一树露珠,荡漾在莫干湖上,摇碎了一湖烟波,袅袅地向蓝天白云飘去……

    九、教刘婷婷游泳

    一个小时后,大部分同学都回到了山下水杉林中。

    不过还是有二男二女没有到。

    这集体活动就是这样,总是有人喜欢个别行动。

    不过我想,这山上也不会出什么大事,要是发生点男女之间地小事,也是他们自愿的,只好不管了。

    于是宣布了今天的活动计划:现在休息,吃饭,吃过饭休息一小时,下湖游泳,不会游泳地今天尽量学会,四点前回营地休息,晚上篝火晚会,举行演讲比赛,题目是《畅谈明天》,主要是与大家各自的理想有关地,前六名有奖,大家现在就可以构思。

    大家都没有意见,或者有意见也不好意思说,活动日程就这样通过了。

    于是吃饭。

    这次大家带地都是干粮。

    因为夏天天热,食品很容易坏,而且容易招来蚂蚁虫子之类。

    正吃着,却见那两对男女生脸红红地从山上下来,每人手中拿着一小把柴火。

    不知是谁,恶作剧的带头鼓掌,带来大伙地热烈掌声。

    那几个同学连忙钻到人群中,并拿出自己的点心分给大家,这才蒙混过关。

    午休过后,下湖游泳。

    这时已经下午两点钟,经过大半天太阳的暴晒,湖水上层已经变得很温暖,但我还是严令众人不得游到深水区去,免得接触冰冷的下层水抽筋造成意外。

    这次大家都是有备而来,自然都带上了游泳衣。不必像上次那样尴尬了。

    一共有五个女生不会游泳,其中包括刘婷婷。

    于是,我指定了五六个水性较好的男生在外围担任警戒。另几个水性好的男生包括我,每人承包一个女生。规定今天一定要教会游泳,完成任务。

    分派女生时,我见刘婷婷一个劲地往我看,只好把她留给了自己,其他人都有男生认领。各自找地方教授去了。这刘婷婷文章写得很好,可是学起游泳来就很笨,每次我托着她划了几下水,她就慌忙直立起来,胳膊紧紧抱着我地头颈,双脚也缩起夹住我的臀部死死不放。

    这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刘婷婷一碰水就慌得不行,一来二去,我有点烦。便道:“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抱着我?要知道,如果在深水区,你这样搞很危险。”

    刘婷婷一声不吭。沉着脸划着水走开了。

    趁这松一口气的当儿,我看了看整个队伍。因为湖水很清。因此里面游泳地同学们倒没有什么大碍,就是那几个会游泳的男生。已经离深水区很近,连忙将他们喊了回来。

    这时,林羽思游过来,低声对我道:“你去石头后面看看,我刚看见刘婷婷走进去了,好像不是很对劲。”

    我想也许是我刚才说话说重了,赶紧去安抚一下吧,文学社活动大家开开心心地,哭鼻子就不好了。

    于是连忙上去一看,刘婷婷果真躲在石头后面抹眼泪呢。

    连忙检讨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的话说重了,向你检讨。”

    刘婷婷泪眼汪汪道:“人家是笨嘛,不是怪你,怪自己呢。”

    我连忙安慰道:“不不不,不是你笨,是我这个教练不好,要不,我另外找个帅一点的男生教你?”

    刘婷婷噗嗤一笑道:“人家就要让你教嘛。”

    “那好,”我也笑道:“那就不许哭鼻子了,不然要是哪个男生喜欢你,见你一张苦瓜脸,就吓回去了。”刘婷婷连连用粉拳捶我道:“你再说,你再说。”

    我忙不迭地用手招架,冷不防被刘婷婷在脸上使劲“啧”了一下。

    “好啊,你也敢使坏,看我怎么对付你。”我佯怒着要去捉刘婷婷,她却“格格”笑着跑了。

    再次教刘婷婷就轻松多了,她发狠不再怕水,所以虽然也灌了不少水(所幸莫干湖的水是超一类水,极其干净),但最后终于能够独立扑通扑通地“狗爬”一截路了。

    这时,另几个女生也都已经会划两下了,于是她们便聚集在一起,到湖湾尽头浅水的地方自己练习去了。

    我这才有空到湖中畅游了一番。

    不过今天可吸取教训了,好汉架不住人多,再也不敢与女生打水仗了。我不招惹她们,她们可想招惹我,柯儿便道:“星羽,快过来,我们打水仗了!”

    这女生地厉害我已经尝过一次,哪敢再试第二次。

    惹不起,躲得起,我赶紧游开了。

    我可不想再被灌得像只死狗。

    好久没有这么痛痛快快地游泳了。

    我从湖湾这边游到对面,又游回来,来回两次,意犹未尽。

    要能游到湖对面去就好了,我望着宽阔的湖面感叹道。

    不过这莫干湖有差不多两公里宽,我也没有把握,再说还带着一支队伍呢。

    另外,湖水深的地方水温很低,万一要是抽起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看看下水也已经两个多小时,太阳西斜,也该是收队的时候了。于是吹响哨子,大部分同学在我的催促下终于纷纷上岸,只有刚刚学会游泳的那几个女生游得正欢,哀求道:“星羽老师,让我们再游一会儿吧。”

    见她们积极性这么高,我也不忍心将其扼杀,只好让林羽思带队回营地,我与张小龙等几个男生留下来陪她们。

    谁知大队人马一走,几个女生也不游泳了,也不顾我在场,竟各自拉着一个刚刚教她们游泳的男生钻进岸边树丛草丛中去。

    这样一来,就剩下刘婷婷与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