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十——十二劫吻、柯儿审问、天仙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十、劫吻

    现场只剩我与刘婷婷两个人了。///www.99zw.cn///

    我不禁想起上次在金鹅山上发生的事。

    这次,我可要多个心眼,免得再被刘婷婷算计了。

    于是道:“刘婷婷,我们回去吧。”

    其他女孩都有男生承包了,想来也不会有事。

    刘婷婷道:“好啊,不过我要先换衣服,这游泳衣穿在身上,湿答答的很难受。”我说那你快点吧。

    刘婷婷跑到大石头后面,露出一个头道:“星羽,你帮我把衣服拿过来吧。”

    “哦,”我随口应道:“哪一条啊?”

    岸边石头上还有好几位女生的衣服呢。

    刘婷婷道:“真笨,难道你连我穿什么衣服都记不起吗?”

    这,我可要想一想。

    当然,记是记得的,不过问一下省力嘛。

    刘婷婷当然穿的是黑裙。

    拿着裙子走到石头边,叫了两声“刘婷婷”却没有人应,刚探头一望,石头后白花花一片,一只手一把攥住我。将我拉了过去。

    一拉过去两个人就撞到了一起。

    我本能地伸手去推,推到了两块肉。

    我心中暗暗叫苦。你说这人吃过亏怎么就没长点记性。

    怎么没有吃过亏?上次祝雅亮的事不就是这么闹的吗?

    可是没办法,这是人的本能反应。

    这人身体一前倾。双手就自然伸出去找支撑,一支就撑到了刘婷婷的胸部。

    抓了个正着。

    上次祝雅亮是隔着衣服。这次刘婷婷是不着寸褛,场面当然更是尴尬。

    我呆呆地半扑在刘婷婷身上,连忙把眼睛闭上,心想这下可完了,刘婷婷一定会大嘴巴子抽上来了。

    谁知却半天没有反应。睁眼一看,刘婷婷正闭着眼,脸上似乎很沉醉地样子。

    这才猛省,原来是刘婷婷故意的,让我着了她的道。

    连忙缩手。缩不回来。因为我差不多半个人靠在刘婷婷身上。

    连忙转移支点,却又被刘婷婷一把抱住!

    我大骇道:“刘婷婷,刘婷婷!你干什么?”

    刘婷婷道:“我喜欢你啊。你不也喜欢我吗?”

    我道谁说我喜欢你?

    刘婷婷道:“你不喜欢我上次怎么会摸我?”

    我已经要将手松开刘婷婷地胸部,却又忍耐不住,顺手再摸一把。听得刘婷婷这么说,不由呆了半晌,道:“上次我是一时糊涂。我已经知道错了。”

    刘婷婷道:“就一声错了就完了吗?我可从来没有被人摸过的。”

    我有点慌了,听刘婷婷口气。似乎是要……

    于是问:“那。那你说怎么办?”

    刘婷婷看着我噗嗤一声笑出来道:“放心,瞧把你吓得。不会要你负责地,不过嘛……”

    “不过什么?你说?”我急不可耐道。

    心里暗暗后悔那天手一时发痒。

    刘婷婷狡黠地眨眨眼睛道:“打个……总可以吧?”

    这人真是一点都不能犯错误啊。

    没办法,只好牺牲色相,来逃过这一难关了。

    谁知刚凑近刘婷婷嘴唇,刘婷婷忽然道:“注意,要投入,敷衍了事不算的。”

    这刘婷婷又不是我肚里的蛔虫,怎么对我的心思猜得这么准?

    唉,接下来的事,就别提了。

    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刘婷婷强行劫走一个吻,刘婷婷倒也守信用,没有提出进一步地过分要求。

    当然,顺手牵羊地在我宝贝处捏一下不算。

    看看时间也已经很久了,林羽思她们说不定着急了呢,我便放开刘婷婷的胸部,说了声:“快穿衣服,”便站起来道:“时间差不多了,大家回去吧。”

    于是几对鸳鸯磨磨蹭蹭了好一会,才纷纷从隐蔽处现身。

    衣冠不整,蓬头散发是自然的。

    不过大家心照不宣,谁也没有笑话谁。

    回到营地后,林羽思她们都已经吃过晚饭,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

    大家看我们神情有点不太自然,虽然有点疑惑,但也不好问什么,最多不过在肚里想想罢了。

    再说,留在营地的男生也没有少吃豆腐。

    本来文学社就是女生居多,那边一配一地去掉了五个,又有几对早已凑成,剩下的几个男生自然奇货可居,在女生堆里窜来窜去。

    大多数女孩现在都换上了今夏刚刚开始流行的吊背装(学校严禁穿着),超短裙或者热裤,看过去一片白花花的胳臂大腿与背脊,我说这么久怎么没有人来找我们,都入了桃花阵了,哪里还想得到别人?

    有女友,没朋友,有异性,没人性嘛。不过我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就是早上我要用布帘将男女生隔开,绝大多数人都不同意,那女生要换衣服……

    不过我看到大帐篷一角那个小帐篷后舒了一口气。

    显然,那是女生更衣室。

    吃过晚饭,差不多所有人都去湖边小径上散步去了。

    这时,夕阳西垂。落日的金辉撒在湖面上,一片灿烂。当微风推起涟漪,湖面上便跳荡着万点金光。整个莫干湖便成了一个金壁辉煌地聚宝盆了。

    林羽思、刘婷婷都默默沉静在绚烂的晚霞中,柯儿却放肆地挽着我的胳膊。一边快步走,一边唱着“日落西山红霞飞”,一会儿就将别人扔得老远,只有顾晓菲依然不远不近地跟着我们。柯儿忽然没头没脑道:“星羽,如果一个女生喜欢一个男生。而那个男生偏偏又有很多女生喜欢,那你说,她该怎么办?”

    我心中有数,但决心不让柯儿将话挑明,便道:“柯儿喜欢谁,那就是谁地福气,要不要我给你做个介绍啊?”

    柯儿掐了我一下胳膊说:“装什么傻啊,我第一天见你就已经对你说了。这柯儿确实够大胆,够泼辣。那次我还是第一回找她谈话(以文学社社长与宣传部长的身份),她就敢公然说喜欢我,这应该是不会忘记地。

    只好道:“是啊。你是说过,可我以为你是开玩笑呢。”

    柯儿却冷不防来了个回马枪道:“是吗?这么说你上次在图书馆摸我地乳房也是开玩笑吗?”十一、柯儿审问

    柯儿却冷不防来了个回马枪道:“是吗?这么说你上次在图书馆摸我的乳房也是开玩笑吗?”

    “这。不是。是是是,不……”我没想到柯儿也会把这事提出来。一时慌了神,语无伦次道。

    各位千万要记住“墨菲法则”,这人要是做了见不得人地事,最终一定会付出代价的。看看后面的几个女孩,都不见了。

    也许她们觉得没意思吧。

    这下得罪人可多了。

    既慌乱,又尴尬,心中又挂念着林羽思。顾晓菲与刘婷婷,我无论如何也要结束与柯儿的谈话,回去与大家会合。

    我已经有了经验了,只要很多人在一起,尴尬事情就会少得多。可是这柯儿可不是盏省油的灯,只听她哼了一声道:“想不到堂堂星部长,大作家,做了事情居然不敢承认……”

    我地脸青一阵,白一阵,只好道:“对不起,那次是我不好,我一时糊涂,想开个玩笑……”

    “开玩笑”是刚才对刘婷婷的托词,似乎还有效。

    柯儿转过身,目光炯炯,脸色稍显严肃:“你认为开玩笑就可以随便摸女孩的奶吗?”

    “这,不是,”我窘迫到了极点,只得低声下气地说:“你就原谅我了吧,我就摸了你这么一回,以后再不敢跟你开玩笑了。”

    柯儿脸一板,沉声道:“你这又是什么话?我柯儿不能开玩笑吗?”

    “不,不是……”

    柯儿又道:“可你开的是什么玩笑?就摸这么一回?要是每个男孩子都摸这么一回,我柯儿成什么人了?”

    我万般无奈,看看后面又没有人,便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赔不是了,要不,你打我几下出出气吧。”

    柯儿却道:“打你有什么用?不过你既然说是开玩笑,那我可以不计较你这一回,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快说。”我眼睛一亮。

    不会又是劫我一个吻吧。

    我豁出去了,大不了今天再牺牲一回。

    谁知却听柯儿说道:“你必须向我坦白你到底有多少个女朋友,都到了什么程度。”

    这可一下子挖到我的痛根上了。

    多少个女朋友?

    还都到了什么程度?

    这,这,这能说吗?打死也不能说。

    于是便向柯儿道:“可以不说吗?”

    柯儿眼睛一瞪道:“不行!难道你与她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不不不,没有没有,都是普通朋友。”我心中一震,脸色稍变,连忙掩饰道:“绝对没有不可告人……”

    柯儿目光如炬。我哪里躲得过她的眼睛,只恨后面的林羽思、顾晓菲与刘婷婷怎么还不上来。

    “一般朋友?”柯儿又哼了一声,说道:“据我所知。你至少已经有童思诗、查铁丽、林羽思三个女朋友,还跟刘婷婷、顾晓菲不干不净。对不对?”

    这柯儿也真厉害,一下子就把我的底细摸得清清楚楚,幸好姐姐与杨柳青不在校内,她们地事没有暴露。

    不过我还是被吓了个灵魂出窍。

    这种事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

    柯儿看我那丧魂落魄的样子。突然噗嗤一声笑道:“瞧你这副熊样,还当部长呢,我不过是想证实一下我的猜想,上次地事就这么算了,放心,我不会一个人霸占你的,你反正有那么多女朋友了,多我一个也不多,但是。不许你对别地女孩子偏说完,绯红了脸,向着来路飞快地跑了回去。

    我这才如遇大赦。松了口气,慢慢地走回去。

    这时。已太阳已经落到群山后面去了。万道金光从山后射出来,映红了满天晚霞。

    我地脸大概与晚霞颜色差不多。

    这时。营地里也只有二三十个人,且基本上全是女生,我欲盖弥彰地跟林羽思、刘婷婷与顾晓菲打了个招呼,前两者有点冷冷的,阴阳怪气,只有菲菲还是一如既往、高高兴兴地回应了。

    我有点尴尬,只好走出水杉林,去搬白天大家拣来地柴火。

    搬到湖边的一块空地去。

    后来,女孩们也都过来帮忙了。

    只是气氛有点怪。天渐渐黑了下来,离群地鸳鸯们也一对一对归来,看看还少几个,我使劲吹了七八遍哨子人才到齐。

    篝火点起来了。

    其实这篝火也就做做样子,江南的夏天,现在身上还在出汗,哪里用得着烤火呢。

    所以大家都坐的离火远远的,成半圆形地对着篝火,对着莫干湖。

    起风了,这是因为入夜后,湖面与陆地形成温差造成的对流,吹在身上,一会儿暑气全消。

    这湖区小气候,本来就比平原上低两三度,现在更是凉爽无比。

    于是我宣布清溪文学社今年暑期第二次莫干湖采风篝火晚会开始。

    今晚的主要节目是演讲比赛。

    每人限三分钟。

    众人立刻起哄道要我先来我道今天我是裁判,而且我的三分钟已经用完。

    大家只好道,星羽老师每到关键时刻都耍赖。

    我说不是这样的,要是我也参加比赛,肯定不公平,这样,等下演讲结束后,我与林羽思老师每人唱一首歌,行不行?

    已经有几个人喊好了,但又有人喊道:“不行,要星羽老师与林老师一起合唱顿时有好事的起哄。

    我本来不想答应地,但看了身边的林羽思一眼,想想林羽思今天看见我跟柯儿的事,心里肯定不太痛快,对我爱理不理地,趁这个机会跟她修好吧。

    于是高声道:“好,我们一定按照大家的意愿合唱一首!”

    十二、天仙配

    我看了身边地林羽思一眼,高声道:“好,我们一定按照大家地意愿合唱一首!”

    众人轰然叫好。

    林羽思瞪了我一眼道:“谁要你讨好。”

    这林羽思这么说已经很凶了,可见今天她真的是很生气。

    我想这不光是因为我与柯儿抛开了她们,更因为柯儿跑回去时脸红红地,谁都可以看出来。

    不过现在还顾不上哄林羽思,连忙宣布道:“林老师已经答应了,现在开始演讲,每个人说完,大家鼓掌,我林老师会根据大家掌声热烈程度先初选出十至十五名同学,然后再由大家鼓掌定胜负。”

    于是比赛开始。

    冷场。

    开第一个头是需要勇气的。

    我鼓动道:“大家不要怕,演讲就是要锻炼勇气,大胆站出来吧。话音刚落,立刻站起一人道:“我先来。”

    定睛一看。却是柯儿。

    她的题目是《与你同行》。

    很有激情。

    我忽然想到,一个人说话平均为每分钟二百字左右,三分钟就是六百字。五十个人一共三万字,要是都把它们记下来。岂不是可以骗上好大一笔稿费?呵呵。

    不过,要是真的将它们拿来骗钱,那我的书友恐怕都跑光了,所以这个歪脑筋不能动。

    说话间,柯儿已经演讲完。场上爆发出一片热烈地掌声。

    有了柯儿带的头,下面就好办了。

    谁没有自己的理想呢?

    只有个别平时特别腼腆地,上来才会卡壳,不过在众人的努力下,还是顺利完成了任务。

    有几个确实不错,看来学生中大有人才在啊。

    五十个人,演讲可是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因为每个人限时三分钟,每个人地神情语调内容风格各异。既有慷慨激昂,节奏明快的,也有沉着冷静。娓娓而谈的,既有辞藻华丽。天马行空的。亦有平凡朴实,脚踏实地的。各有所长与特色,所以大家并不觉得枯燥,时间也过得特别快。

    不知不觉,竟然已经三个多小时过去了(理论上演讲完是两个半小时,不过中间总有耽搁),时间也已经十点多,演讲已经接近了尾声。

    这时,月亮升起来了,照得莫干湖一片银光濯濯,鱼儿纷纷跃出水面,仿佛也为大家地演讲所激动。

    我记下了九个人的名字,林羽思记了八个,两个人一合并,除去重复的,一共还有十二人。

    于是根据大家掌声投票选出了前六名,比较遗憾的是,顾晓菲进入了十二名,但未能进入前三,得了第五名,第一名是柯儿,第二名是张小龙,第三名是另一位女生。

    发了奖,每人一张新华书店的购书券,金额分别是五十、二十,十五元。四五六名每人十元。

    钱是有,学校给了活动经费,买了一些避暑药品之类还有一两百元,但奖品实在不好选,想买书,可又怕有人用不上,白白浪费了,所以让他们自己去挑吧。

    奖品发完,接下来大家便起哄要我们唱歌。

    我已经说过要跟林羽思合唱了,林羽思虽然对我还有点生气,但也拗不过大家,只好问我唱什么。我眼睛一亮,说道:“大家有没有看最近的电视剧《十六岁的花季》?(那时暑假学生们最爱看的电视剧)”“有!”众人齐声喊道。“那我和林老师就给大家唱一首主题曲----《走过花季》吧?”

    一听是自己爱听的,大伙儿纷纷叫好!

    走过花季

    《十六岁地花季》片头曲

    演唱:星羽、林羽思

    吹着自在的口哨开着自编的玩笑

    一千次地重复潇洒把寂寞当作调料

    外面的天空好狭小我地理想比天高

    外面地世界很宽阔我什么都想知道在这多彩的季节里编首歌唱给自己

    寻个梦感受心情其实一切都是朦胧

    拥抱那朝阳让希望飘扬

    哦十六岁十六岁

    我们地演唱由一名爱好乐器的学生小提琴伴奏,虽然不伦不类,但依然赢得众人一片掌声,要求再来一个。

    唱什么呢?

    我与林羽思正在犹豫,却听众人叫道:“天仙配,唱天仙配!”

    我看看柯儿、刘婷婷脸色都有点变,只有顾晓菲若无其事,连忙举起双手喊道:“那大家是不是要我们再来一个?”

    大家齐声吼道:“是!”

    有人又补了一声:“我们要听天仙配。我道好,不过你们已经说了再来一个,不能再来两个!所以我们这个唱完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

    大家没办法,只好道:“那你们一定要唱天仙配。”

    天仙配就天仙配吧,林羽思本来就美若天仙,确实很合乎歌词。

    天仙配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绿水青山带笑颜

    从今再不受那奴役苦

    夫妻双双把家还

    你耕田来我织布

    我挑水来你浇园

    寒窑虽破能避风雨

    夫妻恩爱苦也甜

    你我好比鸳鸯鸟

    比翼双飞在人间

    我与林羽思的歌声在莫干湖边荡漾着,我觉得忽然有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

    要是真的能与林羽思姐姐一辈子在一起生活,那该多好啊。

    偷眼看去,林羽思的眼眸也迷乱了。

    众人的鼓掌声将我惊醒。

    再来一个?

    不不不,刚才已经说过了,只来最后一个。

    于是我大声宣布,下面是自由表演时间。

    你还别说,这清溪文学社还真是藏龙卧虎,大家二话没说就纷纷上台献艺,胆子还挺大,有小提琴独奏的,口琴独奏的,笛子独奏的,有扮小丑的,张小龙与另一个同学表演了一段相声,逗得大家捧腹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