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十三——十五鬼故事、仲夏夜之梦、惭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十三、鬼故事

    一转眼十二点多了,拣来的柴火也烧得差不多了,我们这才回到营地,用剩余柴火在营地外生了几个小篝火,由几个男生轮流值班。///www.99zw.cn///

    这也是预防措施,万一有个蛇虫野兽之类的。

    林羽思将包打开,拿出一袋植物枝叶扔进火堆了,空气中飘荡起微香。

    不待我问,她早说明道:“这是凤仙花枝叶,前几天我在楼下院子里拔了一些,晒干了,听说用来烧火可以驱蚊虫与毒蛇。”

    是这样。

    我暗自佩服林羽思想得周到。

    大帐篷里,大家都已经摊开了带来的席子,但还是不想睡,各自到别人的地头串门。

    由于光线不好,所以帐篷中有点鬼影憧憧的样子。只有一盏应急灯,是张小龙借来的,挂在树上,根本无法照明。

    这样一来,可就乐坏了那些男生,连轮到在外面管篝火的男生也不失时机地跑进来,捞点小便宜。

    只有我比较惨,虽然身边也有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孩,无奈众目睽睽之下,只能看,不能摸,真是扫兴。

    我可是领导,要以身作则的。于是道:“大家注意了,时间不早,各就各位睡觉了,值班管篝火的同学注意交班,不要让火灭了。”

    其实我本来也不想扫大家的兴的,只是时间实在已经太晚,而个别男生又实在不太像话,闹出什么事来不好。

    适可而止吧。

    那些男生们正在兴头上,被我一叫。只好依依不舍地回到自己一边。

    于是睡觉。

    大家都很自然地将头朝着女生一边。

    臭脚丫对人太不礼貌了。

    女生当然也是如此。

    这时才有人想到位置问题。

    原来,文学社的女生占了三分之二,因此。只有一排女生能够靠着男生这一边。

    没有轮上的就只有唉声叹气地份了。不过文学社中初一的较少,因为写作水平肯定不行。高中却比较多,这些人年纪都比我大,资格比我老,原来刚开始多少还卖我几分面子,现在一来二去混熟了。当然也就不怎么卖我的账了。

    我不是不让他们呆在一起吗,行,可说话总可以吧?

    我也不能老是禁止他们吧?

    开始是说话,后来就有人讲起故事来了。

    讲故事当然好,真要讲故事,那一个晚上不睡也成。

    讲故事,总不会讲出什么乱子来吧。

    谁知讲故事还真地会讲出乱子。

    原来,开始大家也就讲讲一般的故事,后来。讲着讲着,就讲到鬼故事中去了。

    这时,月亮也躲进了云层之中。这月黑风高,荒郊野外地。湖水打着岸边。发出泊泊声,山上。不知什么野兽在嚎叫,正是最适合鬼故事大行其道之时。

    于是就有一个男生讲到,某地一学校,也是夏令营,夜宿湖边。

    却说这湖里住着一个冤死的女鬼,青面獠牙,披头散发,血盆大口,厉爪如刃。

    每到月圆之夜,这女鬼必定会从湖中爬出来,到岸上行走。

    因为,她只有找到十五到十八岁的纯阴之身做自己的替死鬼,才能重新投胎。

    说到这里,有人颤抖地问:“什、什么叫做纯阴之身?”

    那讲故事的男孩不屑地说,就是处女拉,不要告诉我你已经不是了。

    这时,很多女孩一齐叫起来:“吓死人了,不要讲了!”讲故事者很有耐心地等众人停止叫喊,才慢悠悠地说道:“可是这湖边,平时深更半夜地,根本不会有女孩子来转悠,所以这女鬼等了几千年也没有等到一个合适的对象。这天晚上,她见岸上搭起了帐篷,隐约还有女孩子的说话声音,不由心中大喜。

    奇怪的是,这时,刚才喊叫的女孩子却没有声音了,大家都屏住呼吸听那男孩往下讲:到了半夜大概也是一点多钟,那女鬼湿漉漉地从湖里慢慢地爬上岸来,一步一步地接近了女生的帐篷,恰好,那帐篷里虽然也住着几个男生,可是女生也都是睡在靠湖的一边,只见那女鬼慢慢举起湿漉漉的爪子,掀起帐篷一角……

    正在这时,忽然篝火灭了!

    整个帐篷内都为之一黑,突然睡在外边的一个女生哭叫一声:“我地妈呀。”

    一骨碌爬起,跨过里面一排女生,扑到了男生的铺上。

    还没等人清醒,立刻爆发出一阵哭爹喊妈声,那些女孩子都纷纷跳起来,逃到男生这里,一个劲地往他们怀里钻就是那些不太害怕的女孩,此时也有点心慌,不敢再留在女生这边了。

    这事可真麻烦了,所有地女生都挤到男生这边,吃豆腐倒是方便,慌乱中也不知是谁揪了对方的小鸡,还是谁摸了谁地奶,反正乱作一团。

    其实刚才我也被吓了一跳,这时方才镇定下来,连忙喊道:“大家不要慌,不要慌,是谁在管篝火?”

    这时才有一个男生道:“是我。”

    我有点冒火道:“你怎么值班地,篝火灭了都不知道,还不快去?”

    那男生应了一声就往外走,兀自有个女生紧紧拉着他。

    我有点严厉道:“好了,从现在起,大家不许再讲鬼故事,女生回到自己一边去,睡觉。”

    可是我命令发出,却没有人动。好半天才有个女生道:“星羽老师,我们怕。”

    “是啊,那鬼故事太吓人了。我们都不敢睡过去了,就让我们在这儿挤一挤吧。”

    这时。男生们也纷纷道:“是啊,就让女生在这儿挤一挤吧。万一有什么事也可以保护。”

    我心里暗暗骂道:“你们这些家伙,谁不知道你们打什么鬼主意啊,美的你们!”

    可是,就是我不肯。也指挥不动这么多人,连林羽思也紧紧抓着我,不肯到那边去。

    十四、仲夏夜之梦

    出来露营,大家都带着小草席或者竹凉席,也就一个多人刚好睡,原来我们这边一共也只有十几个人地席子,一下要挤上五十二人,怎么睡?

    可是,我一时却指挥不动这么多人。连林羽思也紧紧抓着我,不肯到那边去睡。

    看来没办法了。

    只好自己亲自出马:“我到那边去睡,你们谁跟我去?”

    好家伙。立马就是一大群,足足有十几个。

    要是真的YY小说的话。就爽了。

    可惜不是。不过有这么多女孩子愿意跟着我,心中还是很有满足感。

    当然。心中最放心不下地四个美女----林羽思、顾晓菲、刘婷婷与柯儿还是紧紧跟着我。这就放心了。

    这时,张小龙等几个男生看到这边鲜花怒放,也纷纷过来,又把那边女孩带过来一半。

    反正今晚不知是作者喝醉酒还是心血来潮,存心Y一番,大家都美了。

    我就睡在林羽思的席子上,两个人躺下去,自然一点空位子也没有了,顾晓菲不声不响马上就占据了我身后的位置,刘婷婷与柯儿只得曲居外围了。

    这下,再没有想捣乱地男生了。

    现在他们不知道有多美呢。

    要不是连做梦都要笑醒过来,那就是压根睡不着。

    我是不敢睡。

    大家都知道我的坏毛病。

    要是在屋里,自然只有当事人知道,对方也不好意思说,可在这里,是要被大家看到地!

    怎么睡得着?

    偷眼望望林羽思,两潭秋水在黑暗中闪烁着微波,我不敢对望太久,免得掉进去爬不出来,只好闭上眼睛装睡。

    有一只小手在我身后摸索,努力想从我大腿中间穿进来,我只好使劲夹住大腿,不让她得逞。

    黑暗中,不知是谁轻轻叹了一口气,居然使得整个帐篷中的空气微微荡漾起来。

    夏天,夏天,花儿在黑暗中悄悄开放了……

    好不容易捱到天色微明,也就四点多点,我偷偷从地上爬起来,跨过同伴的身体,悄悄走到外面去。

    男孩女孩们真的很亲密啊,那手都伸到那个什么地方去了,有的脸贴脸抱在一起,还有地互相缠绕着,我也不敢多看,赶紧离开了帐篷。

    也不能怪他们,我要是睡着了,样子比他们难看多了。

    不管他们,信步走到湖边去。

    清晨的湖边,湿度很大,树啊草啊挂满了露珠,还沉睡在仲夏夜之梦中,虫儿们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虫儿们当然本来就睁着眼睛----似醒非醒地叫了几声,听到脚步声又不响了,湖面上,一缕缕轻烟般的水气袅袅婷婷,仿佛似梦中莫干湖的呼吸。

    我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随手抓起一块碎石欲往湖里投,想了想,又放下了。

    就让莫干湖多睡一会儿吧。

    站起身转过来,却愣住了:“林,林羽思,你怎么起来了?”

    林羽思忽然有点慌乱地避开我的眼睛道:“我不太习惯在外面睡,所以就醒了,想到湖边走走,不想就碰上了你。”

    我明知林羽思是尾随着我来的,但也不好说破。想想昨天我跟刘婷婷柯儿都走得很近,却冷落了林羽思,虽然晚上睡在一起。但旁边围着十几个女孩,就是喘气大点声都听得见。所以也不能说点悄悄话,心中好大过意不去,意欲补偿,便道:“我们不如走走吧。”

    我这话显然正中林羽思下怀。

    这个地方太暴露,人家一起来就会看到。

    于是沿着小路一前一后向前走(因为露水很大。并排走衣服都会被打湿),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我忽然想起这条路就是我昨天与柯儿走过的这条路,不知林羽思会做何感想。

    于是停下脚步道:“行不行?我拉你走吧。”

    林羽思没说话,只是将手伸给我。

    于是我将林羽思的小手握在身后,继续向密林深处走去。

    没走多远,忽听前面草丛中一阵细细嗦嗦响动,连忙停下脚步,生怕有什么毒蛇猛兽。林羽思轻轻抱着我的腰有点害怕地道:“什么东西?”

    我眼尖,早看到旁边扔着一只胸罩,连忙推着林羽思转身道:“我们往那条路走吧。”

    于是林羽思在前。我在后,转进另一条小路去。

    不知是受到刚才情景地刺激还是我本来就有贼心。我看看四外没人。忽然起了一阵冲动,将轻轻推着林羽思的姿势猛地改为抱住对方的腰。

    林羽思微微一震。停下脚步,却将我地双手移上去,一直到胸脯上。

    除了那次喝醉酒睡在林羽思家,糊里糊涂地摸了林羽思的乳房以外,我还从来没有敢用手这么大胆地摸过林羽思地胸部。

    有两次比较接近地,一次是做模特那回,另一次就是《鸭子舞》获奖那天晚上,在河边看新年焰火那一回,都没有如此大胆。

    想是一直想,但是林羽思在我心目中就像天庭的仙子,超凡脱俗,只可欣赏不可亵玩地。

    因此,我稍稍出轨了一下,就悄悄放开了。

    林羽思没有说话,脸红红的。

    我轻轻道:“我们回去吧,大家该起来了。”

    林羽思有点遗憾地点点头。

    回去路上,正好碰上一对同学在前面走。

    那男孩子听到我们声音,不停地往后张望。

    最后,他在那女孩子耳边说了句什么,女孩头也不回,像只受惊地小鹿一般急急逃走了。

    那男孩这才停下脚步,等我们走近,很不自然的叫道:“星羽老师,林老师。”

    我知道这男孩还是初一的人家高一高二的几个也没有他那样的胆子,偷偷跟女孩子溜出来,而且刚才,刚才,实在太不像话了。

    那男孩见我脸色不对,连忙解释道:“不是我要来的,是她硬要拉我来的。”

    这么说他是被强迫的?

    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好了,不要对任何人说这件事,回去吧。”

    十五、惭愧

    老实说,对中学生之间男男女女的这种事情,我实在是不想管,也管不了地。

    不要说别人,就是自己的事都管不了,哪还有别的心思。

    那男孩很知趣地在前面走,我与林羽思紧随其后。

    这样,大家都不尴尬。

    这时,虽然还不到早上六点,可营地中早已热闹起来,绝大多数同学都被同伴搅得睡不着,只好起来加入胡闹地行列。

    就是继续骚扰那些尚在睡眠的男同伴。

    女生比较惊醒,所以没有还在睡觉地人了,只有几个男生,还在一个劲地打呼噜。

    女生采取的对策是拿根草挠对方脚底,男生比较干脆,拿了块湿毛巾,往下拧水。

    结果,那些男生很不幸地纷纷中断了与周公地会晤,回到现实世界来。

    这时,那些捣蛋鬼才纷纷笑着,跑到湖边去。

    洗脸,刷牙。

    今天的节目是参观水电站与小镇。

    柯儿的一个表叔在电站工作,已经联系好了。

    不过时间尚早,早餐后还有两个小时自由活动时间。

    用完早餐,大家将帐篷拆了。东西全部装上自行车,等下一到时间便可以走。

    留下一地狼藉。

    办完事情,大家分别三三两两地到湖边溜达去了。

    尤其是那些成双成对的。自然赶紧抓住这最后的时间,等下就要集体活动了。

    我身边只留下柯儿、菲菲、刘婷婷与两三个女生。

    很奇怪不见林羽思。

    便问道:“你们谁看见林羽思?”

    有个女生眼尖。指着水杉林叫道:“她在拣垃圾呢。”

    我一眼望去,果见林羽思正在林中收拣众人丢下地杂物,不禁脸上一阵发烧。刚才我也看见了遍地垃圾,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这么美丽的风光,却留下一大片垃圾。岂不遗憾?

    赶紧二话不说就跑过去帮忙。

    几个女孩也都跟了上来。

    纷纷埋怨林羽思有事也不叫一声。

    大家一起努力,地面很快就清理干净。

    但面对这一大堆垃圾,大家又犯起愁来。

    大家都没有带大包来,这么一大堆垃圾,怎么带走?幸好我忽然想起,还有一条不知哪个家伙带来的,上面画了地图地床单没人认领,本来就很难处理,就废物利用了吧。

    于是拿来床单。将所有垃圾装入扎紧成为一个大包。

    幸好这些垃圾体积虽大,分量却很轻,都是些可乐瓶包装袋什么的。两个人就可以很轻松地抬着走了。

    于是将包抬到放自行车处,绑在我地自行车上。幸好大家都为露营准备了很多绳子。没费什么事。

    然后一起到湖边,指点江山。激扬豪情地高谈阔论一番,刘婷婷还写了一首长诗,柯儿眼疾手快一把抓过来念了。

    刘婷婷当然也是才女,大家赞叹不提。

    山上露水太大,我们也就没有去爬,吹响哨子,集合队伍,提早下山。

    不过还是等了十多分钟,那些一帮一,一对红的同学们才姗姗来迟。

    张小龙与几位男生见我驮着一个大包,有点奇怪,一问,原来是垃圾,大家都有点自责环保意识不强,争着要帮我拿,最后还是张小龙抢着与我换了一辆自行车。

    于是众人出发,下山路,不一会儿便到了水电站。水电站为了调峰发电,都是早上九点才开始运行的,我们来早了,只得到坝上又去溜达了一番。

    其实水电站也没有东西,因为我平时看书较多,接触的都是那些巨型水电站的资料,而且也去过富春江水电站,因此也不少见多怪,不过对那些从来没到过水电站内部地学生来说还是很新奇的。

    对河口电站总装机容量一千九百三十千瓦,年发电量六百万度左右。

    不过这都是当时的数据了,现在水库虽然又加高加扩了大坝,增加了蓄水量,但是,因为下游新县城盲目规划,用水量大大超出水库来水,现在整座水库都已经成为一个大蓄水池,水电站也就名存实亡了。

    现在,每天都要从老县城往新县城输水五千吨,县城搬迁劳民伤财可见一斑。

    从电站出来,我们到了下游出水

    这里水流轰鸣,浪花飞溅。

    旁边有一块大牌子:“浙北第一漂。”

    有橡皮筏子与救生衣可供出租。

    有几个学生跃跃欲试。

    不过我考虑到学生中富裕者不多,付不起贵昂的租金,因此无法全体参与,而且漂流下去再回来取自行车很麻烦,只好作罢。

    但水电站停止运营后,这漂流也就永远没有了,现在想想,很是后悔。

    对河口是一个典型的山区小镇,市面不大,十分钟就逛完了,于是动身回家。

    今天时间还早,不像上次那样性急,于是我们便顺着下坡一边溜下去一边看两边风景,这一带的原始溪流滩涂很有特色,水流毫无规则地乱流下来,形成一个个深滩浅滩,两岸绿树葱茏,溪中有很多墩墩,上面秀竹茂密,风光十分秀丽。

    在大家的一致要求下,我们挑了一个合适位置停下,下溪去玩。

    水在鹅卵石上淙淙地流着,清清亮亮,十分诱人,大家纷纷脱了鞋子,卷起裤脚踏入水中。

    时近中午,太阳晒下来火辣辣的,但是,从脚底却沁上来一股凉意很是舒服。

    深潭中已经有人在洗澡游泳了,是三五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女孩,都光着屁股,衣服扔在溪中石头上,见我们大队人马杀到,只得纷纷躲入水中不敢露出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