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十六——十八女孩最珍贵的礼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十六、花容失色

    见我们大队人马杀到,那些在深潭中游泳洗澡的男孩女孩们只得纷纷躲入水中不敢露出身体。///www.99zw.cn///

    众人大笑。

    看到这群天真烂漫的小孩,我不禁想起了过去我与童思诗、查铁丽在下渚湖裸泳的情景。

    从那时到现在,才过去了多久?

    一年。是的,短短一年。可是,在我印象里,怎么好像已经成了遥远遥远的过去?

    童思诗,查铁丽,现在似乎都是可望而不可及。

    正想着,忽听有人叫道:“星羽,快过来捉螃蟹啊,好多螃蟹!”

    定睛看去,只见柯儿与林羽思、顾晓菲、刘婷婷们一起,正在滩涂上乱转,满地抓着什么。

    我也笑着赶过去。这山区溪滩中的乱石底下,到处都是螃蟹,随便翻开一块就有好几只逃出来,在鹅卵石上乱爬,意欲再找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地,众女孩嘻嘻哈哈地到处捕捉,一会儿就装了半马甲袋。

    螃蟹入袋后自然还不安分,纷纷想逃出来,搞得女孩们不时惊呼,手忙脚乱。

    正抓得欢,忽听刘婷婷一阵哭喊,众人纷纷停止翻动石头,起身观看,却见刘婷婷举着右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也不顾花容失色,众人面前的淑女形象了。

    细细一看,原来她手上挂着一只黑乎乎的大螃蟹!

    原来,刚才刘婷婷一个人翻开一块大石头,发现了这只超级大螃蟹,她想一个人将它抓住炫耀一番。就一个人去捉,眼看螃蟹就要逃到一个石头洞里去了,她一时性急就连忙去抓。没有注意角度,结果一下就被螃蟹钳了。

    这螃蟹钳子十分锋利。力气又大,可怜刘婷婷细皮嫩肉的,哪里禁得住,一下皮破肉绽,血流如注了。

    我赶紧过去营救。林羽思等也纷纷围上来,其余男生以为不过是一只螃蟹钳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因此也就没有在意。不料我抓住螃蟹的钳子使劲往两边一掰,竟然掰不动。

    这才发现,这只螃蟹浑身黑乎乎地,足足有半斤以上。

    这山里溪滩中的螃蟹俗称石蟹,个子远远不及平原水乡的毛蟹,毛蟹半斤重也不算太稀奇。这石蟹超过一两就是大个子了。

    那么。这只螃蟹就是超级大家伙了。

    此时,它一只钳子死死钳住刘婷婷地食指,另一只依然张牙舞爪的。随时准备袭击靠近它地东西。

    现在,我避开那只挥舞的大钳。使劲掰了一下夹着刘婷婷食指的钳子。竟然没掰动!

    倒引起刘婷婷一阵令人揪心的惨叫。

    我真的不敢下手了。

    人家还以为我在非礼呢。

    大家这才意识到事情地严重性,不知是谁找来一根小棍子。塞到螃蟹那只空钳子当中,这傻家伙不知是计,当然一下死死钳住,这才消除了威胁。

    可是,我们两三个人一起动手,钳子倒没有掰开,刘婷婷的惨叫倒引得公路上的行人纷纷驻脚观看,男生们也纷纷赶了过来,那几个原先光屁股的小孩也乘机溜到岸上,穿起了裤子,也赶将过来。

    大家见了这只超级大螃蟹,都啧啧称奇。

    有人建议,将螃蟹放到石头上,再用石头将其砸碎,然后再掰开钳子。

    不过我看看这只螃蟹实在太少见,也不忍心这么残忍地结束它的生命,望着溪水,忽生一计道:“刘婷婷,快把你的手浸到水里去。”

    刘婷婷依言照做了,奇迹果然发生,那螃蟹一见了水,自然松开钳子,自顾自逃命去了。

    这当然也不是我发明的,凡是渔民等都知道。

    一般被水中生物咬住夹住,都可以用这种方法脱身。

    螃蟹在水里爬得很快。

    大家都看着螃蟹,没有动作。

    只有刘婷婷恨恨地搬起一块大石头,朝着这只螃蟹恨恨砸下去。没有砸中。

    溅起一大片水花。

    刘婷婷还要砸,我连忙道:“算了,放它一条生路吧,看你的手都破了,还在流血,赶紧去消毒包伤吧。”

    刘婷婷听我这么说,只好罢手。

    那只螃蟹很快逃入深水,不见了。

    刘婷婷大概被钳断了一条小血管,鲜血直流。一边的女孩子都叫了起来,刘婷婷见了血,更是几乎晕了过去。

    没晕过去,也是迷迷糊糊地,抓着我地胳膊,连喊“我要死了!”

    我连忙吩付林羽思替她用手捏紧手指上端,压迫止血,然后扶她到一块石头上坐下,自己很快跑到公路边,取来了药包。一路看中文网

    幸好我准备充分,立刻用碘酒替刘婷婷消毒,然后倒上配制的中药消炎止血粉,再用创可贴替她扎紧。

    血立刻就止住了。

    我拍拍手道:“没事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大家七手八脚将刘婷婷扶到公路边去。

    柯儿将毛巾在溪水中浸湿了,敷在刘婷婷额头。

    刘婷婷马上就醒了,看看手指都还在,而且已经包扎好,才松了一口气,皱着眉头,不好意思问我道:“刚才我是不是很难看?”

    这,我倒没注意,当时只关心螃蟹来着,没人看她的脸。

    刘婷婷听我这么说,才放下心来,恨恨道:“可惜被那只大螃蟹跑了,不然,我一定将它抓回去。剥它地皮,抽它的筋。”

    我想说螃蟹没有皮可剥,筋倒是有地。不过这时也不是纠正错误地时候,便举起大家抓地那一袋在里面乱爬地螃蟹道:“没关系。大螃蟹跑了,你把这袋螃蟹拿回去,油炸它的徒子徒孙!”

    刘婷婷这才开心地笑起来,连道“好”!

    其实这石蟹与毛蟹不同,浑身上下几乎没有肉。很难吃,所以大家都不要吃地,原因是山里溪流水很瘦,里面食物很少,所以经过长期进化,便形成了这个特点。

    不过,将很小的石蟹用面粉鸡蛋包了,油炸得焦黄,连壳一起嚼下去。味道倒还可以。

    后来,刘婷婷一直没有说那次螃蟹地味道怎么样,我也忘了问了。

    十七、女孩最珍贵的礼物

    从莫干湖回来后。我们再也没有什么活动,虽然到了秋天。可是秋老虎更胜夏老虎。哪儿也不能去,只好在家做做作业。图书馆看看书。

    按理,这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在图书馆与三位MM泡在一起,应该艳福不浅,殊不知,三个和尚没水喝,这三个女孩盯着你就没妞泡。

    不过我也并不太着急,反正三人几乎天天见面,今后日子还长着呢。

    大概三个女孩也是这个心思吧,于是大家也就这样耗着。

    耗的结果,我的棋艺倒是大有长进,基本的定式也都熟悉了,现在,我与林羽思只受她二子也是互有胜负,倒过来,我反而可以让柯儿与刘婷婷四五个子了。

    至于姐妹花,大家可能还没有忘记,她们地录取通知书八月初就接到了,阿姨姐姐与叔叔一连找了我很多次,一定要我答应一起去北京,至少也得定下婚事,大部分都是我妈挡驾的,说我还小,初中都没有毕业,等明年吧。

    妈的太极推手打得不错,姐妹花父母也无计可施。

    其实他们也就是怕女儿一入娱乐圈后会受人骗,这姐妹花母亲深有体会,其实当初她也遇到过几个浪荡子,一番甜言蜜语后就糊里糊涂失了身,但是他们都只是玩玩而已,直到后来遇上了叔叔,才总算终身有了依托,所以,他们想要我一起去北京,管着他们女儿,并用订婚收住她们的心。

    不过,我妈也有自己的算盘,自然不会轻易答应。

    那一天晚上,我又去姐妹花家。

    眼看日子一天天过去,姐妹花的事情还没有落实,阿姨姐姐与叔叔都很着急,再三要我与他们商量一次。

    这事终归是要解决的,一味逃避也不是办法。

    再说,姐妹花不是我的妹妹吗?妹妹的事我这个做哥哥地能不管吗?

    不过,这一次似乎很难找到几全其美的办法了。

    阿姨姐姐开门见山地就要我表态,究竟喜不喜欢他们女儿。

    我看着姐妹花那婀娜身姿,如水明眸,含情脉脉,一笑倾城的样子,三魂早已去了二魄,不假思索地就回答道“喜欢!”

    阿姨姐姐大喜,立刻道:“喜欢我就把她们嫁给你,你们可以先圆房,然后你与她们一起去北京,你也放心,我们也放心!至于那边地事,你就放心,老师已经答应给你安排合适的专业。”

    这,真地要决断我可就犹豫了,虽说能将姐妹花左拥右抱很有诱惑力,但毕竟从此就放弃了其他人。

    一时间,我想起了童思诗、查铁丽、顾晓菲、林羽思、姐姐、杨柳青、柯儿与刘婷婷,要是与这些我日夜牵挂地可人儿从此分手,我真是一个也舍不得啊。

    阿姨姐姐见我不说话,有点性急道:“星羽,我们一家都在等你回话呢,我们可都是诚心的,你可不要玩我们啊。这这,这事可真有点难办了。

    只好道:“要不,我回去再跟我妈商量商量。”

    阿姨姐姐态度很严肃地道:“还要商量到什么时候啊,我们已经等了你们半年了,我们能等,这时间可不等人啊。”

    这,我嚅嚅地说不上话来。

    姐妹花见此。向她们母亲使了个眼色,一起到房里去了,叔叔乘机道:“我看也不要太急。反正还有十几天,我们先准备起来。让星羽跟他妈妈再商量商量吧。”

    “对啊,”姐妹花从房里走出来,道:“我想星羽哥哥一定舍不得我们这两个妹妹地,你说是不是?”

    我看着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自然只能说是。

    两姐妹将一个包递给我道:“哥哥送过我们礼物了。我们还没有回送过呢,这里是我们两姐妹最珍贵的东西,星羽哥哥回去看了再作决定吧。”

    我慌慌张张地接了包,道了声:“我回去考虑考虑再给你们答复。”便夹着尾巴逃走了。回到家,打开包,哇,心中那个跳啊。

    谁见了这样的礼物不会动心?

    包里是两位美丽少女地罩罩与裤裤啊。

    我真的是有点心动了。

    要是一辈子能跟这两位仙子般的女孩儿为伴,也不枉活了一世啊。

    不过,还是要跟母亲大人商量地。

    妈的表情很严肃。

    她道星羽。这事妈也做不了主,不过我觉得,去北京也是一个不错地选择。既然她们都已经答应给你们圆房后再走,至少这一点我们可以放心了。她们不会骗你了。

    妈停了停。又道:“不过我要提醒你,演艺圈是很复杂的。姐妹花现在年纪小,比较单纯,但是人是会变的,要是你去北京干不出什么大事,永远只能做配角的话,将来随便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你没看到那些大明星结婚都跟走马灯似的吗?”

    我刚刚听了妈地话,心思有点活起来,被妈这么一说,心又凉了。

    的确,姐妹花将来要是成功了,出了名,变了心怎么办?

    毕竟,我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长处,尤其是跟北京的大腕们相比。

    我这个XX中学的“第一帅哥”的名头是有水分的(尽管我现在照照镜子觉得自己模样确实还不错),“大作家”的头衔也只能在这个小镇能唬唬人,另外就是有点小聪明,可是,北京聪明人,能人海了去了,这下边是条龙,进京后也只能算条虫,到那时,姐妹花出名了,接触的大人物多了,她们地眼界也高了,能看得起我这个下里巴人吗?结婚离婚都跟玩儿似的,何况订婚!

    我不禁出了一声冷汗。

    道:“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十八、姐妹花开(续三)

    听了我妈的一番话(我越来越觉得我妈真地是很有本事了),我感到清醒了很多。姐妹花虽然可爱,但是我在这里还有童、查、顾、林、姐姐等好女孩,哪个也不比姐妹花差吧,既然不可能将天下所有的美女都收入怀里,那我就不跟北京大腕们去争个高下了(怪不得有那么多人想做皇帝呢)。

    主意既定,心中也就安稳很多,虽然还是有点舍不得,但熊掌与熊掌不能兼得嘛(姐妹花也是熊掌啊)。有得必有失。

    下定决心去姐妹花家,只好跟姐妹花说再见了。

    当然,这话可以不要说得太死,太绝,毕竟兄妹一场嘛。

    所以,我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大兜***,闪闪烁烁地开始我地托词地。

    然而,阿姨姐姐与叔叔听了我的话还是极其失望。

    虽然我地话也没有说死,只是道母亲舍不得我离开,这里学校里呆熟了,而且还有学校宣传部,文学社都离不开我(当然只是说给阿姨姐姐与叔叔听的,到外面我可不敢这么讲,要不人家会说,难道地球离了你就不转了?),又说我这人不擅长与人交际,到了北京吃不开,最后。还有一个极其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我生冻疮,而北京比我们这儿冷!

    当然。当然,虽然我不去北京。我还是可以关心妹妹们的,我可以给她们写信,打电话(虽然当时电话费很贵),再说,过年回来。不是又可以见面了吗?

    虽然我已经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很策略了,但是阿姨姐姐与叔叔是何等样人,早已听出话中包含的意思了。

    不过,他们也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了努力,只见阿姨姐姐一个眼色,姐妹花们拉起我就往房里走。

    叔叔转过身,装着没看见。

    姐妹花道有话要跟我到房里说,我虽然隐约觉得有些不妥,但也不好就劈口回绝。

    毕竟。姐妹花房间里我也不止去过一次了。

    不过,这一次我失算了。

    姐妹花刚关上房门,就听一阵脚步声----听轻重应该是阿姨姐姐地----走到门前。只听搭扣一响,咔嚓一声。显然是落了锁。

    我这才知道自己已经被软禁了。

    虽然我的感觉很灵。但结果还是没能帮上我。

    还没有想想该怎么办,姐妹花早搂住我道:“星羽哥哥。我们坐下谈。”

    坐下谈,这个坐下,只能坐床上了。姐妹花房里上次有几张椅子的,今天一张也不见了。

    见我还在犹豫,姐妹花安慰我道:“放心,我妈只是表示她不会来打扰我们,没有恶意地。”

    说罢,连拉带推,将我推到床前坐下。

    两姐妹一左一右将我夹着。

    这大热天,一个人都嫌热,被姐妹花这样夹着,哪能不出汗?虽然有电扇吹着,还是热。

    我心里喊热,姐妹花可是嘴里喊热。

    道:“星羽哥哥,你都出汗了,把外衣脱了吧。”

    说罢,不由分说地就替我脱衬衣长裤。

    姐妹花替我解皮带时我是犹豫了一下,可是姐妹花却道:“星羽哥哥不要怕,自己妹妹这儿,没关系的。”

    于是,我也就没有抗拒。

    另一个因素是我感到实在太热了。

    在家也都是只穿着裤衩地。

    .虽然不太好意思,不过也没有太在意。

    谁知姐妹花却也说热,道:“星羽哥哥,我们也热,把外衣脱了吧。”

    我想这是姐妹花自己房间,她们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于是姐妹花轻解罗衣……

    我大吃一惊。

    原来姐妹花睡衣里面什么都没穿!

    姐妹花身姿挺拔,胸部微耸(还没有发育完全),如同两尊汉白玉雕像般婷婷玉立在我面前!

    这姐妹花喜欢舞蹈,浑身上下肌肉非常匀称温润,肌肤郝白似雪,宛如林中无邪的仙子,使我看了不由目瞪口呆!

    我热血沸腾!姐妹花们却落落大方地走上前来,道:“星羽哥哥,我们漂亮吗?”

    漂亮吗?这还用问?我也没有去过多少大地方,见过多少美女,不过,在我眼里,姐妹花不说闭花羞月,沉鱼落雁,但绝对称得上漂亮。

    要不,北京的老师怎么会千里迢迢赶来招生呢?

    什么?你不相信?

    江南出美女啊。(小声道:以前有一部片子,叫做《德清十姐妹》,就是我们这儿的人到深圳拍的,小有名气,不过是那个啊)----扯远了。

    “星羽哥哥,我们地身材好吗?”

    身材好不好?这还用说吗?见那小小蛮腰,如藤蔓婆娑,虽然比杨柳青稍稍丰润,但也是魔鬼般的身材了。

    只是连连点头。

    姐妹花又问:“星羽哥哥,我们的咪咪怎么样?”

    怎么样?我两只爪子直哆嗦,馋涎欲滴啊。

    只见大理石般洁白的四个小山包上,各自绽放着一颗小小蓓蕾,周围一圈,是花坛般的红色乳晕,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着,让人心里那个,如同猫抓似的,实在痒痒!

    姐妹花道:“那你想不想摸一下?”

    这还用问吗?我还没有等她们话音落下,两个爪子早已搭上姐妹花的胸脯!

    姐妹花互相使了个眼色,含笑道:“星羽哥哥,星羽哥哥,不要急,慢慢来啊。”

    我大惭,我怎么一见女孩,尤其是漂亮女孩就猴急猴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