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十九——二十姐妹花开(续四、续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十九、姐妹花开(续四)

    我左右开弓,轻轻地把玩着姐妹花的奶子,心里很是激动。///www.99zw.cn///

    姐妹花那迷人的身体呦。

    口里却是道貌岸然地道:“快把内衣穿起来吧,给人看见了就不好了。”

    其实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姐妹花见我色迷迷贪婪的样子,狡黠地笑笑道:“我们的内衣不是给你拿走了吗?”

    这,这,是这样的吗?

    可是你们应该还有别的啊。

    姐妹花笑道:“没有了啊,你又不给我们买,以后我们就不穿了。”

    我又是大骇。

    这这可千万别。

    我拿来还给你们。

    姐妹花强忍住狂笑道:“要了人家的东西,能说还就还吗?你要了人家的心,能还得回来吗?”

    这这我该怎么办哪?

    姐妹花紧紧抱住我,在我耳边说道:“星羽哥哥,跟我们走,去北京吧。”

    这,我被她们挤压得手都酸了,只好将两手交叉换位摸Mimi。

    这个姿势还不错,别有风味。

    美女笑靥如花,气息若兰,四个咪咪摸上去更是腻滑如玉,又不时微微颤簌着,我不禁春心大动,将头埋入姐妹花胸前,双手从姐妹花身后合围,将我紧紧夹住。

    姐妹花的裸背也是爽滑无比,我左右开弓,轻轻将手从上而下,从肩、背、腰而臀部,最后到大腿。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美好的享受啊。

    我意乱情迷地抬起头,姐妹花羞涩地冲我一笑,又将我的头按到她们胸脯上。我伸出舌头,悄悄舔了一下姐妹花的一个乳头。两个女孩一起战栗起来。

    哇,这种感觉真奇妙啊。

    我刚一抬头想看看姐妹花地神色,就又被姐妹花一起把我的头摁下去。

    闷头吃奶也是不错的选择。

    却听得姐妹花悄悄道:“现在怎么办啊?”

    “我也不知道。”“妈说要抱着,我们抱了啊。”

    “妈也不对我们说清楚点,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我心中暗暗发笑。

    姐妹花不知道。我可知道。

    我看过黄带了。

    不过我可不能告诉她们啊,这是耍流氓!

    于是松开姐妹花身体,又使劲地一个一个地吮吸了女孩们地四个mimi,抬起头来,道:“好了,我走了。”

    说罢站起身来。

    就听姐妹花一声焦急的:“星羽哥哥,你今晚不能走!”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姐妹花推倒在床上。

    两具娇躯一起压倒在我地身上。

    我本来已经有点忍不住,小弟弟早已悄悄立正了。被两个女孩的身体一碰,立刻勃发起来。

    姐妹花马上就发现了:“星羽哥哥,这是什么?”

    “是妈妈说的男孩子的宝贝吧。.

    马上不由分说地将我的裤衩脱了下来。

    我地两只手被姐妹花的身躯压着不能动。

    因此竟然没法阻挡。

    糗大了。

    抬头看去。姐妹花张大了嘴叫不出来。然后就觉得不知有几只小手摸着我的小弟弟,非常轻柔。

    我欲仙欲死!

    实在忍不住。也不想再忍了。

    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反将姐妹花压在身下。

    姐妹花有点慌乱地看着我。轻轻叫了一声“星羽哥哥”,就闭上了眼睛。

    我魔爪乱舞,从姐妹花脸上一路摸下来。

    乳房是我把玩时间最长的器官,最后还是依依不舍地放弃了,继续往下。

    越过小腹,就是少女那神秘的三角地了。

    姐妹花毕竟还小,在生命之源的周围,只有几根稀稀拉拉的茸毛,再下面,就是粉红色的神秘……

    我也不知道先对付谁,眼一闭,爬上一个女孩的胴体就要……

    就在这关键时刻(怎么又来这一套?这真不能怪我啊,我这时比你还急,我向起点保证,骗你是小狗),我地臀部忽然火辣辣地痛起来。

    臀部一痛,我就想起查铁丽的铁尺,查铁丽的话。

    蓦然一惊,小弟弟立刻投降。

    我站了起来。

    这时,我才真正感激查铁丽那把铁尺地教训。查铁丽说过,那都是为了我好。

    当时不相信,现在想起来,还多亏了查铁丽的教训。

    我立刻清醒过来。

    那些理由前面已经讲了很多,不想再重复。

    于是慌慌张张地捡起裤衩穿起来。

    姐妹花才刚刚省悟过来。

    连忙跳起来拉住我地手道:“星羽哥哥,你干什么啊?我慌乱地与姐妹花抢夺着裤衩地上摆,一边道:“你们知道,你们小女孩,我不可以对你们那样的。”

    姐妹花天真地问道:“不可以哪样啊?”

    我知道姐妹花是真的不懂,看来她们母亲阿姨姐姐也就蜻蜓点水地给她们讲了一下。

    我当然也无意向她们普及相关性知识,只是道:“你们是我妹妹,我不可以的。”

    姐妹花放开下边,两个人紧紧抱住我道:“星羽哥哥,我们这辈子都是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不会怪你的。”

    我觉得有点不太妙,这样下去我又不是神仙,很难坚持的。幸好姐妹花还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要是再大一两岁,我非得缴械投降不可。

    就是现在这样。我也已经开始动摇,要以极大地毅力来控制自己的。

    看来不用缓兵之计是无法脱身了。只好道:“你们是不是还认我这个哥哥?”

    姐妹花大奇道:“当然啦,你是我们最好最好,最亲最亲的哥哥。”

    “你们认我哥哥,就要听哥哥地话。”

    姐妹花眨眨眼睛,道:“哥哥说的对地话我们就听。二十、姐妹花开(续五)

    姐妹花眨眨眼睛。道:“哥哥说的对的话我们就听。”

    “那好,”我道:“你们听我说,你们现在还是小女孩,关于男女感情的事情你们也不太懂----将来大起来你们就会明白了,这事不是这么简单的,所以,一定不可以随便对人付出,要是被人骗了就不好了。”姐妹花有点疑惑道:“我们知道啊,我们虽然比星羽哥哥年纪小。但我们也知道女孩子平时要谨慎,我们不会随便对人付出啊,我们就是怕被人骗。才找地星羽哥哥,星羽哥哥一直对我们好。怎么会骗我们呢?”

    咳。这话越说越糊涂,怎么我听起来也还是姐妹花有道理?

    我有没有骗过她们?以前好像是没有。可是刚才……

    想起刚才,我的脸就红了。

    都怪我这双该死的手,怎么一见了女孩子的美丽mimi就得了多动症呢?

    真是后悔莫及。

    于是轻轻一跺脚(木板楼板,重了楼下会抗议)道:“不是这样的,国家规定,女孩子要二十周岁才可以结婚呢,你们要听哥哥的话,过一两年再谈论定亲的事。”

    姐妹花就道:“那么星羽哥哥,要是过了一两年,我们年纪大了,可不可以跟星羽哥哥定亲呢?到那时,星羽哥哥不会不喜欢我们吧?”

    我迟疑了一下,道:“当然可以啊,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们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呢?我常常在梦里都梦到你们呢。”

    心想道:到了北京,你们见了那么多帅哥,再过一两年,恐怕早把我给忘了。

    姐妹花不由得高兴起来,可是,一会儿,想起什么,还是愁眉苦脸道:“可是我们现在就想跟星羽哥哥……”

    说罢不知几只手又悄悄从我身体上一路滑下去……

    我稍一迟疑,连忙挡住,再不挡住我的意志就会崩溃了。

    幸好姐妹花也有几分羞涩,因此动作也不是很坚决,我乘机在女孩子胸前地山峰上一一留下印吻道:“好了,听哥哥的话,快把衣服穿起来吧。”

    这姐妹花毕竟还是小女孩,不敢放开手脚,看看这情况情知无法用强,只好依我之言做了,然后走到门后敲了两下道:“妈,开门。”

    阿姨姐姐有几分惊喜地开了门,我身边的姐妹花非常不引人注意地摇了摇头。

    阿姨姐姐脸上略过一丝失望地神情。

    我怕情况有变,赶紧将一只脚跨出了姐妹花的房门。

    一边道:“阿姨姐姐,叔叔,我走了,你们赶紧准备妹妹们去北京用地行李吧。”

    叔叔看阿姨姐姐脸上地神色也就知道了,但嘴里还是说:“在得到我女儿与你定亲的保证前或者没有你陪她们去北京,我们是不会放她们出门地。”

    “这,我已经跟妹妹们说好了,等下她们会告诉你们的,你们还是赶快准备吧。”我闪烁其辞,说罢,赶紧走出门去。

    走到楼下,只见姐妹花一家正站在房门口,神情复杂地看我呢。

    我扬扬手,有点负疚地走了。

    姐妹花,对我真的是情深意重的她们也确实不像妈说的那样,是在利用我。

    至于将来是否会变,这不是她们所能决定的,也不能现在就将一切强加在她们头上。

    唉,我也不知道,为了未来可能的变故,我现在就放弃做得对还是不对。

    回到家,妈在等我。

    她知道我晚上去姐妹花家。

    神情也有点紧张。

    见了我,才松了一口气道:“还好,我就怕你在她家过夜,要那样,我们也只有对他们的女儿负责了。”

    我走到妈身边,心情也比较复杂,道:“妈,姐妹花对我是真心的……”

    妈拍拍我的胳膊(我已经比妈高了,拍肩很不顺手)道:“我知道,要是你真舍不得,想跟着去北京,妈也不会拦你,可还是要提醒你,这人是会随着时间、环境变化的。”

    妈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不过我的心里还是放不开。

    其实,这人变不变,关键还在于自身,所以,后来在我的再三鼓动与劝说下,阿姨姐姐与叔叔最后还是同意女儿们去了北京,这么好的机会毕竟是十分难得的嘛。

    大家也都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强求的。

    叔叔说我要是不答应定亲就不放她们走自然也是说说而已,毕竟女儿的前途是第一位的,虽说不放心,不过毕竟是两姐妹,相互也有照应,所以,在留下了订婚的事明年暑假回来再说的尾巴后,姐妹俩也就高高兴兴地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我们这里当时一天只有一趟去北京的火车,而且还是夜里,我们当然都去送行。

    直到上火车,大家还都是开开心心的,但当火车汽笛一响,阿姨姐姐的眼泪就下来了,她跟着火车跑,姐妹花将脸贴在车窗玻璃上,也是泪流满面。我站着没动,但是看着火车载着姐妹花渐渐远去,我的鼻子也是一阵又一阵发酸。

    姐妹花,我天真的妹妹们,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

    多情自古伤离别,这些分别的伤心事儿还是不要多说了,反正北京离浙江也不太远,当时火车也用不了一天一夜,过年就回来了,到那时,我们不是又可以团聚了吗?我这样安慰姐妹花父母,其实也是在安慰我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