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二十一——二十三劫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二十一、文学社声威大震

    送走姐妹花后,我情绪低落,也没有心思与帮中成员----就是林羽思她们调情。///www.99zw.cn///

    林羽思她们也已经知道姐妹花的情况,看我对她们情深意重,也深受感动,不但没有怪我,反而对我更加温柔了。

    因此,有时刘婷婷与柯儿早来一点,就用我最喜欢的方式来安慰我。这时的我最需要安慰,所以就接受了。

    刘婷婷与柯儿的胸脯也很美啊。

    当然,我唯一不敢下手的就是林羽思。

    因为如果下手的,我这本书就要换一种写法了。

    林羽思在我心目中,永远是不可亵渎的女神。

    温柔乡中不知岁月,不知不觉又过了一段时间就开学了。开学就是初三了,大家都要迎接中考,老师也抓得格外紧,对某些学生来说,更是拼命的关键时刻。

    因为要根据中考成绩来分班的。

    如果考塌了,进不了重点班,考大学就几乎没有指望了。

    那时大学还没有实行扩招,要上大学也不是太容易,几乎是五比一的样子。

    因此一进初三。气氛立马就变了。

    就是那些成绩好的同学,虽然进重点班不成问题,可是看到别人这么刻苦。没命地向前撵,也不敢大意了。

    所以。又要加紧学习,又要管理文学社、学生会宣传部、校广播站,我似乎比以前更辛苦了。

    所幸开学后出乎意料地传来好消息,我们投出去的稿件很多都被录用了。

    比如顾晓菲、刘婷婷、柯儿与好些同学都有一两篇被各种报刊杂志采用,这下整个学校都轰动了。

    然后又通过学生传到家长耳朵里。半个镇子都反响强烈。

    那些当时挖空心思钻进文学社地家长自然兴高采烈,弹冠相庆,而没进来的当然捶胸顿足,以头抢地。

    其实发表一两篇文章没有什么稀奇的,有些杂志几乎也没什么人看,处于关停并转地边缘,也算不上大成功,问题在于整个文学社一下子发表了十几篇,再加上县报陆陆续续发表的二三十篇文章。很有广告效应了。

    这广告效应也不是我们刻意创造地,只因我们的稿件基本上是六月份寄出的,到了七八九月份。回音便陆续来了,而学校传达室暑假里因为没开学无法找寻当事人。也就将这些信压下了。现在自然一起曝了光。

    不同的报刊杂志口味不同,不过。一共才投了一百多篇稿子,居然有十比一的命中率,自然与我这个“大作家”估计准确到位,稿件符合每个报刊杂志各自地需要是分不开的。

    实际上,个人投稿命中率是极低的。甚至不到百分之一。集体投稿便好多了。

    有些稿子是被发表在湖州日报与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杂志上,不过小镇上的人没有见过市面,一看某某人的名字变成了铅字,也就认定是作家或者至少也离作家不远了。

    林羽思本来是没有投稿的,但我将她的那篇《青春颂》的录音偷偷记录整理了,并且用了我那支生花妙笔润了润色,也夹在里面投了出去,居然被某个著名杂志采用了,给了她一个意外惊喜,这样她自然也没有怪我,心里当然更是感激,那家杂志在当时看起来稿费很高,千字五十,两千字地文章给了一百。

    加上学校里给的奖励,林羽思这次也算发了一笔小小洋财,已经抵得上当时的半个月工资了,自然请客不提很多成员有了稿费,加上我自己前前后后发地,还有县报刊登的,加起来也有不少,学校也兑现诺言,给了我们应得地奖励,大头作者们拿了,一部分提成是归我们编辑主编也就是我、林羽思、柯儿、刘婷婷四人所有地,大概也有三百块出头的样子,结果,在林羽思地提议下,强行通过了分配方案,我拿了整数一百,还有两百多由她们三人瓜分。

    林羽思还偷偷买了一套励志的书给我。

    我很是难为情,本来应该是我买给林羽思礼物的,结果过年时一来二去,将一笔巨款花得精光,给她买的金笔也转送给了姐妹花,林羽思倒落了空,现在还要她倒过来送我礼物,真是过意不去。

    只好等下次了。

    文学社就此声威大震。

    这样一来,校长满意,他走出去脸上有光彩不说,择校费当然水涨船高,与县三大重点中学不相上下,学校自然将付出的加百倍收回了,有了钱,干什么不行?以往,校长的话很多老资格的教师不买账,现在情况自然不同了;教师满意,因为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择校费源源不断地流进了学校,教师待遇芝麻开花节节高就像《洪湖水,浪打浪》里唱的那样,教师的光景,也一年更比一年强了;家长们满意,他们似乎看到了自己子女未来头上那顶作家头衔的光环,因此早早在人前人后将自己儿女的前途说得天花乱坠;学生们自然也满意,走路也挺胸阔步气宇轩昂了,毕竟,如果不是进了文学社,他们的名字更确切地说是文章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变成铅字.至于我。基本上也满意,总算没有辜负校长的期望与重托。

    我这人,比较重感情。校长对我这么好,我拼死也要做出点成绩来给他看看。

    我的女朋友们自然也都满意。

    唯一不满意地是我妈。说我再这样下去,学习就要退步了。

    妈的担忧当然是不无道理的,不过她也没有什么办法。

    我也只得再加把劲了。

    各位书友请注意,起点为本书首发并唯一刊登本小说地网站,本书链接:htp://www请你们支持原创。支持作者的辛勤劳动,经济条件允许地话,尽量不要看盗版书,谢谢。

    二十二、劫色

    开学后文学社着实火热了一把,已经发表了文章的成员自不待言,就是没有发表的也只怪自己笔头不争气,卯足了劲想要力争上游,说也奇怪,这样一来。文学社成员的文章水平确实要比没参加文学社的学生高出一大截。

    看来,人是需要鼓励与鞭策地。

    不过,受益的还是我们。本来,校广播站隔三叉五地总要写一点稿子。现在。只需一边审稿,顺便抽几份符合当前形势的稿件读读就是。所以,我的负担大大减轻,只需中午抽几份稿子交给柯儿或刘婷婷,下午就不用去了,轻松不少。

    另外,即使文学社成员的文章发表不了,但上了校广播站,也可以小小安慰一下。

    当然,也有不少人要求加入文学社,老的学生不说,新招的六个班将近三百名学生,倒有一多半都填了参加文学社的申请,一时,学生会宣传部又是门庭若市,人头攒动了。

    我想想,文学社已经有五十多名成员,虽然有几个高二的(高二地原来就比较少)同学升到了高三,但也没有要退出的意思,再招新成员,那我还读不读书?

    于是,贴出告示,文学社暂缓招收新成员。

    这样一来可捅了马蜂窝,不过这次矛头指向的不是我,而是学校。代表学校地,当然就是校长。

    为什么?

    他们当时报考我们XX中学,很大程度上就是冲着清溪文学社来的,尤其是择校生,既然付出了贵昂地择校费,当然有充足理由要加入清溪文学社,不然,这么贵地钱岂不花得冤枉?

    这个理由是非常充分的。

    当然,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文学社社长,我爱招不招,管得着吗?

    不过校长顶不住了。

    家长天天来闹,谁受得了?

    忍痛答应降低择校费,人家不答应。

    这不是钱地问题。

    因为,要不是来了我们XX中学,他们的孩子已经进了县重点中学。

    现在进不了文学社,他们就要到县教委告学校欺骗!校长焦头烂额,只好找我来商量。

    说实在对不起,去年的事就已经很为难你,但这场面你也看到了,实在是没办法,学校拜托你了,能不能再挑一点担子?

    我说校长,承蒙你看得起我,我很感激,不过我妈去年答应我就很勉强,今年又跟我提过几次,要我把学校工作辞了,专心读书,而且这文学社已经有这么多人,很难管理了。

    校长道这些情况我都知道,你对学校所做的贡献学校也知道,只当你卖我一个面子,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做得到的一定答应。

    我道我也没有什么要求,实在是能力有限,管理不了那么多学生,要是出了乱子我可担当不起。

    我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上次去莫干湖露营。那些男生可是大揩其油,回来还津津乐道,我担心早晚会出事。

    校长道这你就放心。你大胆去干,出了天大的事。我顶着,反正我马上就要退休了。

    校长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怎么地也得卖他几分面子吧?我不禁犹豫起来。

    校长又道:“这样,你辛苦我也知道,我让总务处从上个月起。每个月给你发一百元津贴怎么样?

    哇,这校长可真舍得,当时老师每个月的工资也就三四百块,其实我也没干多少事,一个月加起来恐怕也就是那么两三天,这待遇确实很高了。

    但想想文学社也不是我一个人在忙活,林羽思。刘婷婷、柯儿她们都很卖力,这钱一个人独吞不好,四个人一分就实在没有什么花头了。但是。校长地忙也一定要帮,于是我忽生一计,道:“这样吧。先别忙招收文学社新成员,我们可以每个月举办一个文学讲座。大家自愿来听。要是觉得合适,明年我们再从中择优录取。而且,将学习成绩也列入总分,比如百分之三十,这样,同时也促进了学生正课成绩。

    校长一听,连连说好,既满足了学生要求,又不耽误甚至促进学习,文学社方面也没有增加多大压力,好计,妙计!

    其实他还有一层高兴的,就是明年他就退休了,不用再为这件事伤脑筋了。

    于是许诺,每次讲座,学校补贴一百元给授课者。

    这听起来很好听,一百元,实在也不少了,不过如果每学期三个讲座的话,其实学校也就拿出了三百元。

    不过还是皆大欢喜。

    而且幸好这事这样决定了,要是像去年那样,不知道还要发生多少事,因为大家已经实实在在地看到了加入文学社地好处,当然会不择手段地想办法钻营。

    就在校长跟我谈话的那个晚上,我晚自修回家稍晚了一点,一个人骑车路过小山时,被一溜排开地三四辆自行车拦住去路,立刻上来几个穿着我们XX中学校服的小女孩围住我,说要找我谈谈。

    我知道这些都是刚刚进校的初一学生,不知她们要谈什么,稀里糊涂地跟她们上了山。

    以后的事,咳,就别提了。

    就像做了场梦。

    已经有人不相信了,所以这事不说也罢。

    再说的话有些书友就要跟我拼命了。

    而且还关系到我地面子。

    就我这么一个大男生,还差点被四个小女生劫了色。

    幸好已经与校长安排了相关事项,没命地解释给她们听,这才逃过一劫。

    不过,我这个“大作家”的裤衩还是被四个女孩每人一片瓜分了。

    说是留个纪念。各位书友请注意,起点为本书首发并唯一刊登本小说的网站,本书链接:请你们支持原创,支持作者的辛勤劳动,经济条件允许的话,尽量不要看盗版书,谢谢。

    二十三、说客

    不过浮华若梦,作为一个学生,还是要以学为主,不能再这样稀里糊涂地过日子了。

    所以开学后,我还是跟全体同学一样,在班主任教鞭的驱使下,一头扎到书堆里去了。

    这样一来,除了顾晓菲刘婷婷柯儿以外,我就很少有机会跟其他女孩子肌肤相亲,耳鬓厮磨了。

    幸好我天资颖慧,几次测验过后,我发觉自己居然又赫然名列各科老师评点的学生名单行列了。

    转眼就要到国庆节。

    我又要去求祝雅亮了。

    去年的国庆节前,我为童思诗的事情求了祝雅亮,今年,我又要求她了。

    不过,为了稍稍补偿祝雅亮地付出。我特地用稿费与奖励给祝雅亮买了一副首饰。

    当然与买给童思诗地那副不同。

    至于上次那个黑心店,我自然没有再让他们敲竹杠,我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踏进他们店半步了。

    另一家店要价五十。三十八成交。

    祝雅亮看见首饰,高兴得跳了起来。

    立马抱住我狂吻。

    我很不自然地推开他。道:“不要这样啊,你现在是陈参军的人了。”

    祝雅亮道:“你怕什么,放心吧,没事地,有我呢。”

    我原来以为是陈参军收服了祝雅亮。现在看来恐怕还是祝雅亮收服了陈参军吧。

    祝雅亮戴上首饰,炫耀了一番,立马赶去当说客。

    我等了很久,最后才等来祝雅亮地回音。

    情况不是太好,不过也不是太糟。

    原来,祝雅亮一时高兴,戴上我给她地首饰就去找童思诗了。

    童思诗看见祝雅亮也戴了一副稀金首饰,就有点不太高兴。

    祝雅亮知道有点不妙,赶紧解释道这是陈参军买给她地。

    童思诗将信将疑。但心里已经有了疙瘩,便劈口回头了祝雅亮的游说。

    不过祝雅亮是童思诗地同桌,两人平时关系不错。因此禁不住祝雅亮死缠烂打,好说歹说。最后给我留了条后路。

    “你转告星羽。第一,不要再跟别的女孩子纠缠不清;第二。成绩上必须超过我,不然,这辈子也休想来找我。”

    这这这不是明摆着回绝我吗?

    打小我与童思诗竞争,勉强打个平手,有时还落入下风,如今我已经比她差这么一大截,社会工作负担又重,怎么可能在学习成绩上追上童思诗?

    想到这,我心都凉了半截。

    祝雅亮见我神情黯然,连忙安慰我道:“不要泄气星羽,童思诗这人就是这个脾气,其实她心里还是挺在乎你的,你看她提地两个条件,虽然很苛刻,但都是爱你才会这样的,只要你发奋努力学习,我想就是成绩差一点,她也不会死抓住这个条件不放的。”

    我苦笑道:“多谢你吉言,但愿如此。”

    心里却在暗暗叫苦,不光是第二条,这第一条,不要再跟别的女孩子纠缠不清,我也做不到啊。况且有的时候,不是我与她们纠缠不清,是她们跟我纠缠不清啊。

    祝雅亮见我不语,道:“好了,话我都已经传到,我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星羽你好自为之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再来找我,我一定尽力,茫然应道。

    祝雅亮走了。

    我久久站着,眼前一片迷茫。

    现在只好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了。

    一个国庆节也没有休息,过了国庆,继续恶补。

    时间不够,只好侵占睡眠时间。本来我就不胖,像根电线杆似的,现在小脸就更加瘦了。

    妈道星羽,你要注意休息,每天不要太晚。

    她本来这个国庆要和爸一起出去旅游的,见我这个样子,怕自己不在,我胡乱吃点,营养跟不上,结果就没去成。

    我道妈我知道,我会注意地,您放心吧。

    查铁丽道星羽你要注意营养,不行的话中午我给你带来,学校伙食不太好。

    我道谢谢了查铁丽,不用了,我吃得还可以。

    顾晓菲来了,怕我休息不好,一点也没有跟我吵。

    只是悄悄地像只小猫,蜷在我身后过了一夜。

    昨晚我实在太累,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早上醒来我老大过意不去,想与顾晓菲亲热一下补偿补偿,可是她不知何时已经走了。

    林羽思偷偷买了“双宝素”(一种补品,现在已经停产了)给我,真是不好意思。

    她还承担了我很多学生会的工作。

    童思诗当然也是看见地,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说。

    柯儿与刘婷婷都劝我读书不要太拼命,毕竟罗马不是一天能建成的。

    我说知道了,谢谢你们关心。

    心里道:你们哪里知道,这罗马一天不建成,我就一天不能与童思诗亲近,我是先天下之忧而忧,怕别人捷足先登嘛。

    唉,这么多人关心我,我要是成绩再上不去,可就实在对不起大家了。

    就这样,时间转得飞快,一转眼,就是期中考试了。

    考试前,我心里颇有些忐忑不安,经过我一个多月地刻苦努力,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不过,我几乎每门课都提前交了卷。

    成绩公布了。

    第一名----

    不是我,还是童思诗。

    不过我又抢到了第二名地位置---虽然这个第二名分数比第一名差了将近十分。

    查铁丽还是十一名。

    虽然她很努力,但是还是没能挤进前十名。

    因为那些同学也很刻苦。

    陈参军与祝雅亮双双排在中游,陈参军十二名,祝雅亮十九名。

    张斌殿底。

    我虽然感到遗憾,但却如释重负,因为只要曾经努力过,奋斗过,就应该无怨无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