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二十四——二十六如月与彩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二十四、崇拜者

    期中考试结束,成绩刚一公布,班主任便兴高彩烈地“飘”进了教室,道:“同学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这次期中考我们初三二班班总分年级第一。///www.99zw.cn///”说话间眉飞色舞,神情溢于言表。这也难怪,我们班向来也比较团结,先进带动后进嘛,张斌等人虽然仍是殿底,但也有不小的进步,所以全班整体上了一个台阶,总分第一自然不用惊讶。不过在班主任看来,张斌走近童诗思似乎是一件好事,这不免让我心中又起了疙瘩。

    正想着童的事呢,班主任忽然叫我道:“星羽,跟我来一下。其他同学,每人作一篇考后感言,写写自己在考试中的漏洞与不足,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说罢,笑呵呵地冲我一挥手,我便一路跟着她到了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班主任让我坐下,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星羽啊,你的情况我都很了解,小小年纪要应付这么多事,实在不容易啊。别的老师也都说,你是棵好苗子,要我好好培养,老师也希望你好好把握,有朝一日能长成一棵参天大树呀。”

    听了班主任的话,我心里不禁涌起一股暖意,是啊,人生前途,许多都是需要自己好好把握,一句话,一件小事,或许会成为人生重要的转折。

    考试结束就迎来了周末,不过礼拜五下午就提前放假了,照例应该好好放松一下,可惜我这个大忙人又有事情要做了。

    什么事情呢?就是文学社。

    记得上次已经答应校长,文学社暂时不吸收成员。可是要做几个讲座,来满足刚刚进校的初一学生,可是11月了。还没有动静,他这个校长的压力大啊。

    再说。他也已经许下重赏,每次讲座一百块啊,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而且不用缴税这么好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我也没有这么傻,每次我一个人撑场面,还不得累死?

    于是与林羽思、刘婷婷与柯儿商量了。我当然是不能缺席的,她们呢,这学期就每人做一次讲座,另外,再从文学社中找了几个能说会道而且已经发表了文章地,每次上一个谈谈创作体会。

    结果效果还不错。

    我们对群众的热情估计倒也充分,讲座放在学校小礼堂,放假第一天的下午。原本能容纳三四百人地小礼堂,今天居然也坐满了。还添了一些凳子。原来除了初一学生大部分到了以外,初二以上的年级地学生也来了不少,还有一些家长也来旁听。

    这让我们三人不免有点紧张。

    不过今天我的力度把握得很好。既没有让听众失望,又不让他们狂热。

    这狂热对我没有好处。我已经领教过了。

    其实我也就开头说了一会儿。中间插插话,最后总结。听众们就已经很满意了。

    家长们说我很有风度。

    至于那些初一学生,更是对我崇拜得无以复加。我脸上都印满了飞吻。

    我讲的不算多,但最后分钱时,我还是四十,另两个每人三十块。

    据说----我就是不说话,往台上这么一坐,这钱也是我拿。

    不过不好意思罢了。

    林羽思还算卖力,准备的讲稿也很详细,引经据典的,洋洋数万言,既是古代先哲,又是西方大师,唬得那些刚进初中地雏儿一愣一愣的。

    既然文学社副社长都这么厉害,我这个正社长就更不必说了。

    于是对我更是崇拜得五体投地。

    至于加入文学社,他们掂掂自己的分量似乎不足,也只好暂且不提了。

    另一个文学社谈创作体会的成员,自然也是首先将我这个“老师”----他们都是这么叫我,我也没办法----当成神一样的来供奉的,反正是将我吹得天花乱坠,虽然我一再插话声明,那些都是成员们自己努力的结果,其实我是没有提供多大帮助的,可是台下狂热的听众根本就不相信,我越解释,他们就越认为我谦虚,对我越崇拜。

    这人与人之间,有些事情还真难解释。

    我也算明白了为什么有些伟人心血来潮地一句话,也会被亿万群众当作“最高指示”来顶礼膜拜的道理了。

    讲座的第二天,才是我真正休息地日子。

    苦读了这么多天,真的是累极了----当然是精神上地。

    于是第二天下午,我一个人出门,打算去爬百凉山。

    这百凉山位于城北,与城南地乾元山一北一南遥遥相对,将城关镇夹在中央,也是俯瞰小城的极佳去处,当年苏东坡游览时还特意写诗称颂地,不过我已经忘了。

    百凉山的前面是电大、党校、职高一溜排开,职高围墙外有条路直通山下。

    于是顺路走。十一月头上的天气,人间芳菲已尽,除了一些常绿阔叶、针叶林外,山上已是草木凋零,只有鸟儿还在不知疲倦地到处乱钻,很多动物准备冬眠了吧?这山上连松鼠都很少见,只有野兔,肥肥的,人不到面前不动窝,惊跑起来也是憨态可掬。

    很想抓一个来玩玩。

    百凉山靠城的一面。山势还算陡峭,一条怪石嶙峋的山路直通山顶,今天天气很好。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爬得快了点。不觉便开始出汗。

    于是将外衣脱下来拿在手里,继续往上爬,猛抬头,却见上面一团红色火焰在岩石上滚动,接着传来说话声。

    是女孩子!

    于是有点兴奋。脚下生了弹簧,一口气爬上来。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身边已经有了不少女孩子,这一见女孩还是那样兴奋。

    那两个一红一黑的女孩见我也是一愣,然后便惊喜地叫道:“原来是星羽啊,今天怎么有空来这山上玩?”

    我看这两个女孩也就比我大两三岁,而且好像在哪里见过,很眼熟地样子,就是想不起来。难道又是校友?

    于是迟疑地说道:“你们……两女孩很好看地笑了起来:“你忘了,上次我们见过,我们是职高的!”

    哦!我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你们是如月跟彩云啊,我们清溪文学社的高级成员兼联络员啊。瞧我这记性。”

    红衣女孩---就是彩云幽幽说:“你是大作家。大部长。工作忙,事情多。哪还记得我们呢。二十五、如月与彩云

    我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你们是如月跟彩云啊,我们清溪文学社地高级成员兼联络员啊。瞧我这记性。”

    红衣女孩---就是彩云幽幽说:“你是大作家,大部长,工作忙,事情多,哪还记得我们呢。”

    我不好意思道:“不是啊,我是真的记性不好。以后不敢忘了。”

    黑衣女孩眼珠一转道:“好吧,我们就相信你一次,今天大部长怎么有空来爬百凉山啊?”

    我道你们就别叫我什么“大作家、大部长”了,就叫我星羽吧。

    两个女孩对看了一眼道:“那不如你认我们做姐姐吧,你给我们当弟弟。”

    我想这世界上地女孩子怎么都喜欢做姐姐啊,不管是比我大还是比我小。

    不过,眼前的这两个女孩倒确实是比我大,认就认吧,郁闷。

    于是挺不情愿地叫了一声姐姐,两个女孩相互使了个眼色,红衣女孩道:“按理认了弟弟是要送红包的,不过我们今天什么都没带,怎么办呢?”

    我道没关系的,下次补吧,我很喜欢吃零食的。

    两个女孩又笑了起来,真地是很好看、很妩媚的那种,然后异口同声道:“那怎么行呢,下次是下次,今天我们一定要送。”

    我想女孩子怎么这么麻烦啊,说没带礼物的是你们,说一定要送的也是你们。

    于是道:“那就随便你们好了。”

    两个女孩喜形于色道:“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是啊,只要你们送得出,我就要。”

    我想,她们爬山,总不会预先准备什么礼物吧?

    谁知话音未落,两个女孩跳起来,搂住我,一人一边,在我双颊上声音很大地印上了两个吻!

    我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两个女孩子便洒下两串清脆的笑声,转身往山上跑去。

    “弟弟,快来抓我们啊。”

    我又好气又好笑,道:“好啊,你们做姐姐的还欺负人,我非抓到你们不可。”

    说罢奋起直追。

    这百凉山也不是太高,也就海拔一百多米,我看看追上,却已经到了山顶,两个女孩子早已笑得喘不过气来,乘势就地倒在草地上,滚做一堆。

    我喘着粗气追上去把两个女孩按住,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置她们,红衣女孩忽然发出“呵呵呵呵”的喘气声,一边道:“不,不要弄我,我不行了,我喘不上气来了,快,快替我揉揉心

    我一看这种情况,不假思索,连忙替她揉起来,这彩霞还一边艰难地喘气,一边指着胸口,我连忙解开她的滑雪衣地扣子,贴着她的内衣揉起来。

    这边还没有好,旁边黑衣女孩也叫道:“我也不行了。快帮我也揉揉。”

    说罢,早自己解开了衣扣。

    我一看这一架势,没办法了。只得左右开弓,一手一个。使劲的揉着,两个女孩则一个劲地喘气。

    我还从来没有碰到这种事情,难道爬山再加大笑,造成心跳过于激烈引发心脏病?要是两个女孩都心肌梗塞了我怎么办?

    心中大骇,手下更是加劲。推着女孩子们胸口那两团鼓囔囔地肉一耸一耸的,我哪里还顾得上。

    不知不觉中,眼泪下来了。

    “姐姐,姐姐……”

    泪水模糊了我地视线,我没有办法擦掉它们。

    只好使劲将其甩掉。

    忽然间,看到倒在地上地两个女孩子正在那里挤眉弄眼,我一下明白过来。这一下可真把我气得。

    怎么这么欺负人啊。

    我唏嘘着站了起来,那两个女孩兀自笑得滚来滚去,又喊肚子痛。我也不理她们,跑到山顶下一块突出的岩石上抽搐着大恸,不能自已。

    两个女孩见玩笑开大了。连忙跟了过来,一个拍背。一个拿纸巾替我擦泪。我想想既然已经摆开架势了,也不好草草收场。只得继续悲泣,乘势还放开一点,仿佛受了多大地委屈似的。

    这时,就听女孩们道:“喔,弟弟伤心了,不哭不哭了,姐姐不好,姐姐把弟弟的眼泪水都吞下去。”

    说罢,竟一人一边来舔我眼眶中的泪珠,我一时忍不住,破涕为笑。

    姐姐们就摸着我的头道:“弟弟真可爱啊。”

    我唏嘘还没有完全止住,于是边哭边笑地做势要打姐姐,红衣女孩彩云笑着躲到如月身后,将后者推上前来,我想挡又不敢挡,因为上回已经吃过一次亏,女孩子正面过来,你除了推她地胸外没有办法,要早一点防备还可将手张开抓住她的双臂,可我稍一迟疑,已经来不及,便变成张开双臂拥抱对方了。如月身材高挑,比我十足高出半头,因为爬山出汗,刚才跟我打闹时已经脱了外衣,我一不防备,脸颊实实在在地贴在了只穿着一条薄内衣的如月高耸的胸前!

    刚才急着救人,没什么感觉,现在猛一接触,哇,真是弹性十足啊,刚要将头转开,如月也早一把将我搂住,将我的头紧紧埋入她幽深的乳沟中!

    我本能的第一反应是要赶紧推开的,可是当时不知怎么,有点迷糊,就势埋在如月姐姐胸前感受着她的体温与心跳,过了长长地十秒钟后才脸红红地推开了如月姐姐。

    这时,彩云姐姐不干了,连道弟弟偏心,我也要抱抱,我只好红着脸走过去,将头埋入她乳沟,使劲摇了几下,她这才放手。各位书友请注意,起点为本书首发并唯一刊登本小说的网站,本书链接:请你们支持原创,支持作者的辛勤劳动,经济条件允许地话,尽量不要看盗版书,谢谢。

    二十六、百凉山上

    我们就在百凉山上眺望了一会儿小城。

    这小城早在唐天宝元年(公元742年)便已成县治,十分繁华,两山夹一水,富庶无比,旧时农业经济,丝绸、茶叶、淡水鱼、竹、笋都是值钱的玩意儿,所以当时是典型地鱼米之乡。

    可惜近年中国已步入工业社会,农产品不值钱了,县办工业又大多垮掉,留下动辄几亿元地大窟窿。县城又一搬走,顿显衰败景象,因此人们常自嘲道:“有钱人都搬走了。留下的都是贫民。”

    看看城里也没有什么新东西,太阳暖暖地照在身上。让人有点昏昏欲睡地感觉,我便坐下,三人偎靠着,聊起天来。

    原来,如月、彩云也就出生在平民家庭。学习成绩平平,所以没考上重点高中,只得进了职高,也就是父母拿钱养着她们,不让她们到社会上乱混而已。

    不过,现在社会这么复杂,学校也不是真空地带,尤其是职高、技校一类,学习分析风气并不浓厚。相反,拍拖十分常见,老师也并不怎么管。学生晚上出去唱歌跳舞溜冰甚至彻夜不归也是家常便饭。

    原来不是所有学校都像我们学校一样,学生只顾死读书啊。我开玩笑问如月彩云两位姐姐道:“那姐姐这么漂亮。星期天怎么不和男朋友一起玩啊?”

    风吹上来有点冷,姐姐们边穿外衣边道:“没找到像弟弟这样地帅哥啊。星期天在校,有几个男生很讨厌,就躲到山上来了,看来跟弟弟还真有缘啊。对了,弟弟怎么也一个人啊?像弟弟这么帅,又年轻有为,一定不会缺少女孩子吧?跟姐姐说说,有几个女朋友啊?”

    我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只得讪讪道:“没有啊,我还小,过了年才十六呢。”

    彩云笑道:“十六也不小了啊,我们班里有不少男生,初中就谈过很多次恋爱了。”

    我违心道我这么丑,哪有女孩子喜欢啊。

    如月坏坏地一笑说:“那好,既然你还没有女朋友,那就在两个姐姐中间选一个怎么样?临时的也没关系啊,将来你有了更好的女孩,姐姐退出就是了。”

    我更不好意思,连说这怎么行,我是不会爱一个,丢一个地。

    彩云道:“如今社会,难得有弟弟这样有情有义的男生了,不过现在社会很开放了,我们班里,很多女孩子都不是处女了,你就跟姐姐们玩一段时间,姐姐心甘情愿喜欢弟弟,不会怪你地。”

    如月马上接口道:“是啊,你喜欢谁,挑一个吧,现在。”

    我脑子一时有点弯不过来,看看如月姐姐,又看看彩云姐姐,两个姐姐一般漂亮,我选谁呢?

    我一下猛省过来,选这个,还是选那个,这不是二难定理吗?谁说一定要选一个的?差点上了姐姐们的圈套。

    于是笑起来道:“两位姐姐都这么漂亮,我也不知道选哪个才好啊,所以,我只得忍痛割爱了啊。”

    说罢很得意地想:“我也学乖了,也绕一圈,省得人家老说我窝囊。”

    如月羞涩地低下头,轻轻说:“你要两个都喜欢,也可以啊。”

    “是啊,”彩云也爽朗地道:“反正是给弟弟当临时女朋友,你要我们两个人一起陪你也可以啊。”

    “不不不,我可没想过,我现在还小,还不想招女朋友。”

    两位女孩哪里肯听,两个人一起上前抱住我咬着我耳朵说:“没关系的弟弟,我们就玩一玩,姐姐们可都是第一次哦,你不玩要后悔啊。”

    我大骇,极力想挣脱姐姐们的搂抱:“不要,放开我,我不想玩。”

    不想玩是假地,可是我的第一次,怎么也得给童思诗啊。

    彩云向如月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一人架起我一条胳膊,往树丛中拖去。

    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喊“救命”吧,也不是很恰当,只好叫道:“不要啊,放开我!”

    一边拼命挣扎。可是,百凉山上,很少有人来,下面的人家离得很远,根本听不到,我想不跟她们走也不行,因为我的力气最多只有她们一个半人那么大,而她们将我往下拖,我想往上逃,怎么拉得过她们?

    眼看被拖到一个四面灌木围绕,中间一块草地而且向阳的山坡上,彩云姐姐倒在地上,抓住我的双手,将我死死抱住,另一个如月姐姐就来解我的皮带。

    我怎么挣扎也挣不开彩云姐姐的手,如月姐姐却一边解我的皮带,一边在我耳边说:“没事地,没事的,就是玩玩,弟弟不要怕,姐姐不会伤害你的。”

    皮带很快被解开了,如月就往下褪我地裤子,我使劲扭动身子想阻止,可是收效甚微,我的小弟弟终于露出来了。

    更让我感到羞愧地事,在阳光与寒风中,我地小弟弟竟然昂首挺胸,巍然屹立!

    如月就指着它让彩云姐姐看。

    两个女孩哈哈大笑。

    彩云姐姐咬着我耳朵说:“原来弟弟是假正经啊。”

    “没有啊,不是啊,我不要啊……”我带着哭音喊道。

    “不是?不是这小弟弟怎么会硬?骗人。”如月姐姐说着两只手捧着我的小弟弟搓揉起来。

    我一下子全身酥软,一点抵抗意志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