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二十七——二十九亦真亦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一下子全身酥软,一点抵抗意志都没有了。///www.99zw.cn///

    本来到这个时候,只有哭一个办法了,可是又怕人家说我窝囊,于是只好忍着,眼泪是直在我眼眶中打转。

    彩云姐姐见我不再挣扎,便放开了我的手并让如月姐姐抓着道:“弟弟乖,就和姐姐玩一会儿,啊?”说着,撩起内衣来----她的外衣敞开着,并没有扣上扣子----露出一对雪白的乳房,上面还有两颗红玛瑙般的奶子一颤一颤地,然后将我的头按到上面。

    我什么都不管了,我手与身子不能动,不是还有嘴吗?

    我咬。

    于是,我对着彩云姐姐那玲珑浑圆的乳房就是一口咬下去!

    当然也不是真咬,不过还是稍稍加了点力量。

    就听彩云姐姐在我耳边一声娇嘤,放开了我。

    我一下跳了起来。

    茫然四顾,还是有点摸不着状况。

    我与姐姐们还是在山顶啊。

    原来刚才睡着了,是个梦。

    可这梦也太逼真了吧。

    再看彩云姐姐,正揉着左乳呲牙咧嘴呢。难道我真的咬了她?

    刚要上前,却觉得下身异样,还没有清醒过来,裤子已经开始往下掉,不知何时,我的皮带竟然已经松开了!

    连忙提住裤子,系好皮带,只觉得小弟弟是出奇的硬朗。再看如月姐姐,也是慌慌张张地不敢看我,莫非刚才靠在两位姐姐身上时……

    我只觉得自己脸上一阵一阵发烫。两个姐姐比我还厉害,就像第一次做贼就被抓住的小偷一样。低着头不敢看我。

    想起刚才的梦境,我不由大窘,不过还是怕咬伤了彩云姐姐,便轻轻问道:“还痛吗?”

    彩云姐姐脸色红红地,低低道:“你说痛不痛啊。我长这么大都没有让人碰过,不过现在好一点了。”

    如月姐姐又坏坏地一笑:“弟弟这次咬伤了姐姐,应该给个补偿吧。”

    我窘迫地点头道:“一定补偿,一定补偿。”

    “你打算怎么补偿啊?”如月不肯放松道。

    我偷眼看了一下彩云姐姐,只见她低着头也不敢看我,只好道:“我,我给她,摸,摸一下。”

    “这就对了嘛。要能用嘴更好了。”如月哈哈大笑着把我与彩云姐姐推到一起,又在我耳边悄悄道:“你的小弟弟很厉害啊。”

    说罢,哈哈笑着跑走了。

    我与彩云姐姐并排站着。好像在看山北面的风景,其实心跳得厉害。

    怎么办。难道真地去帮姐姐摸啊?

    我的手忽然像触了电一般一震。原来是姐姐那温暖地小手牵起了我,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彩云姐姐将我手慢慢顺着她的身子移上去。停留在她高耸的胸部。

    “弟弟,我的心跳得厉害啊。”

    我也悄声说:“我也是啊。”

    姐姐地心果然跳得很厉害,与我的心跳都快成交响乐了。

    彩云姐姐拉着我很快地跑到如月姐姐刚才跑下去的地方,只见如月姐姐正坐在一块石头上,给我们望风呢。

    彩云姐姐急忙将我的手塞进她的内衣中去。

    其实我也知道这受伤不过是个幌子,隔着内衣也不会伤得太重,不过还是忍不住,一把握住姐姐的MM,轻轻抚摸起来。

    彩云姐姐将头低垂下来,短发刺的我脸上痒痒,她的呼吸也有点急促,娇喘吁吁,我开始还是比较正经地在抚摸着,可是摸着摸着,终于也抑止不住自己的冲动,大胆捏弄,把玩姐姐那浑圆玲珑,挺拔高耸地乳房来。

    姐姐呼吸愈急,终于一声娇嘤,忙不迭地卷起内衣,将我的头按到她胸部。

    闻着姐姐的体香,我地嘴极力想避免与姐姐那极有诱惑力的红葡萄般地乳头接触,可是其实也只是半推半就,并不真地想抵抗姐姐的压迫。

    正当我最后不顾一切地停止了象征性地抵抗,一口将姐姐的红葡萄噙在嘴里时,身后突然爆发出一阵掌声与大笑声:“弟弟真是风流种子啊。”

    哇,我与姐姐一惊之下连忙分开,姐姐白白的奶子可真耀眼,她自然忙不迭整理衣服,如月姐姐却道:“没关系啊,你们继续。”

    彩云姐姐红着脸恨恨道:“死丫头,等下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如月姐姐却道:“重色轻友,等下还不知道谁收拾谁呢。”

    说罢,却跑到我面前,一把搂住我道:“弟弟可不能偏心啊。”

    我道没有啊,我没有偏心。

    如月姐姐却咬着我耳朵道:“还不偏心啊,你刚才吃了彩云姐姐的兔兔,还没有吃我的呢。”

    我窘得抬不起头来,只好道:“刚才她伤痛啊,姐姐又没有。”

    如月姐姐却抓起我的手道:“谁说没有,弟弟偏心,我的心痛得厉害,你也给我揉揉吧。”

    说罢也要将我的手塞进她的内衣里去。

    我知道自己的意志不够坚定,无法经受考验,只好使劲缩回手道:“你自己摸吧,我不能这样做,真的不能的。”

    如月姐姐这才讪讪地放了手,三人一时都有点尴尬,还是彩云打破沉默道:“对了,既然我们都参加了清溪文学社,当然也要遵守文学社规定,参加文学社活动,文学社要交稿件。我们不会写,什么时候你来指导一下我们?”

    我说好吧,等下次有空。今天晚了,我们还是回家吧。

    两个姐姐都有点意犹未尽。但看我态度坚决,也只好道:“好吧。不过你可不要忘了来指导我们的写作哦。”

    二十八、赤脚赶不上童思诗

    从百凉山下来,两位姐姐回校去了,我也打道回府。

    路过查铁丽家门口,查铁丽端了个凳子在院子里看书。

    期中考试结束后。各科老师都不布置作业,查铁丽也难得地不用与习题搏斗了。

    我想走到她身边吓她一跳,不过没成功。

    查铁丽头也不抬地道:“星羽,又和哪个姐姐妹妹玩过了?”

    吓了一跳的人是我,她什么时候看见我了?

    这查铁丽真的很诡异。

    连忙道:“没有啊,真的没有。”“没有你地脸怎么这么红?”

    我连忙摸了一下脸,确实很烫。

    只好道:“不是啊,我刚才去爬百凉山了,很热。”

    说罢做出解衣扣状。

    查铁丽这才抬头。认真地看了我一会道:“跟我来吧。”

    说罢起身进屋。

    我战战兢兢,不知道查铁丽想要干什么。虽说查铁丽说过不再打我了,不过上次不是又破例了吗?

    当然是为了我好。这我承认,不过打PP实在是很恐怖的。

    关于这个查铁丽的茶字到底该念什么。几次有书友问过我。

    按理。这“茶”字照姓氏应该念zh,但是我过去地邻居就有个姓查的。大家都念ch,我与他们做了七八年邻居,从来没有听到人家念zh所以现在俗称都念ch。

    我们到今天都没有听到过别人叫他zh叔叔,而且我们都叫他ch叔叔,他自己也都没有更正过,约定俗成,顺口成ch了。

    当然,地区不同,有些地方当然还是念zh地。

    所以,我的建议是:爱怎么念怎么念,顺口就好。

    什么,那位ch叔叔有没有女儿?当然有,还不止一个。

    好了,到此为止。

    查铁丽叫我进去,原来是奖励我一些零食的。

    虽然我现在收入不少,不过考虑到身边姐姐妹妹的太多,需要积蓄一点随时应付不时之需,所以很少打牙祭。

    看到零食,口水就来了。幸好查铁丽比较了解我,知道我并不是对她的胸脯流口水。

    虽然也是有一点地。

    不过查铁丽没有表示,我也不敢冒昧。

    吃mimi的味道虽然不错,但以我的血肉之臀去对抗查铁丽的铁尺,我的头脑还没有发昏到这一步。这个学期剩余日子也就波澜不惊地过去了。

    出了四期校刊,质量比以前又有提高,同学们都抢着看,而且还流传到外校,人家也想搞,东施效颦,结果没成功。

    文学社稿件继续发表,名气更大。我的短篇接连发表了,可是因为实在太短,稿费不多。

    讲座继续举行,大受欢迎,我继续无耻地盘剥同学,拿最大份报酬,而且没花多少精力。

    姐妹花来信了,说新学校非常好,老师同学都挺照顾的,并不像传说中那么险恶,而且已经参加了学校舞蹈队,不久就会在一些节目中露面,并说,寒假就回来看我上面那些消息已经不能给我多大刺激,只有姐妹花的来信,好好让我兴奋了一阵子。

    另外,我继续头悬梁,锥刺股,卧床没尝胆,赤脚追赶童思诗。

    天气渐渐冷了,下了一场雪。我的手又生起了冻疮,顾晓菲不来确实有点想。

    现在,也就顾晓菲可以满足一下我地欲望了。没空泡妞啊。

    秋去冬来。又苦苦拼了两个月小命,终于迎来了期末考。

    期中考试其实我是不抱多大幻想的。毕竟童思诗已经屹立在上了那么久,我也没打算一下子把她拉下来。

    期末考试就不同了,我可是吃过奶的,难道几个月功夫会白费吗?

    这次可是检查来又检查去,核对了好几遍。每门功课我都是铃声响后才依依不舍交地卷。

    就怕万一有个闪失,我的童思诗又回不到我身边。

    可惜天不从人愿,就这么拼命,我离童思诗还是差了七分!

    我哭!

    但是居然也有好消息。

    就是童思诗居然托祝雅亮捎来口信,要我注意身体,寒假里好好休息,要是真地不行就不要拼命了,免得女朋友到不了手,白白丢了小命。或者我这个大作家有个三长两短地,她童思诗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我也不知道这童思诗是在劝我还是激我,更不知道是童思诗的原话还是祝雅亮添油加醋。有意耍我或者无心之过。

    伤了半天脑筋,没有结论。

    期末考试后。就是收获奖状地季节了。

    反正基本上大多数同学都有份。什么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文明学生等等等等。今年我是校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不过我对这些东西也不太感兴趣。得来容易,也就不稀奇了。

    再说,这些东西还妨碍我追童思诗。

    离校之前,校长跟我长谈了一次。

    是在小酒店里。

    这次是校长自己掏腰包请客。

    校长喝得有点醉醺醺。

    他道星羽,我出了寒假就要退休了。

    开了年,新学期,上面派来的新校长就要到任,我办了移交就正式退休了。

    我在这个学校呆了将近四十年,是看着这个学校从几间破庙的小学逐步发展成有着一千多学生,现代化教学大楼的中学,现在片姿集团替我们学校老师建设的教工宿舍也已经动工,眼看就要过上好日子,现在离开学校有点不舍啊。

    我道校长你走了,我会想你地。

    二十九、提醒

    我道校长你走了,我会想你的。

    校长道,我也会想你的,不过有件事情我已经憋了好久了,这次一定要对你说。

    我道校长有什么话你就说罢,我洗耳恭听。

    校长叹了一口气道:“也许你是觉得我多虑了,不过你知道,人老了,就会想得多些,虽然年轻人可能觉得不以为然,我当这个校长也已经近三十年了,事情见得多了,在我看来,你确实是个天才,不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还是折之?我记不得了),你锋芒太露,在我们现在这个社会中,很难走很远,你一定要做好遭受挫折的思想准备。”

    我有点糊涂道:“可是校长,我可没有触犯什么人的利益啊,会有谁看我不顺眼呢?”

    校长看了看我,将桌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道:“按理这个话我是不应该对你说的,可你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因此也只好违反一次纪律了,反正我马上要退休了。”

    这么严重啊,我正襟危坐道:“校长,你说,我一定好好记在心里。”

    校长又叹气道:“其实,这个事也不能全怪你,我也有责任,你年纪轻轻,就担负这这么重的担子,也难免会出点纰漏,也怪我有私心,只想着学校地荣誉,一味向你身上压担子,对你帮助不够。”

    我道:“校长你对我很好,我很感激的,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校长点点头道:“好的,我要提醒你,就是要注意郑国凯这个人。你可千万别小看了他,这个人背后下绊子,扇阴风点鬼火。拍马顺溜很有一套,要是论官场竞争。你绝对不是他地对手。我在这里问题不大,还镇的住他,不过新校长来后,情况可能就不同了,新校长需要培养自己地人。你又不会拉关系,因此我怕你到时会受冷遇。”

    我道校长,这你就放心,反正我也不是非得干这学生会宣传部长,大不了我不干了,好好读我地书,将来考大学出去了,他郑国凯再厉害也管不到我头上。

    校长颔首说:“很好,我知道你也一向淡泊名利。年轻人。有这样的胸襟很了不起,这我就放心了,你知道吗。郑国凯已经好多次向我打小报告了。”

    我倒有点好奇起来,道:“校长。这我倒想知道。郑国凯在背后说我什么。”

    我觉得我没有做错什么啊,哪有这么严重?

    校长摇摇头道:“星羽啊。我在这个校长地位置呆了这么多年,事情实在见得多了,人心险恶啊,有些事情你处理的实在不是太妥当,当然不能全怪你,年轻人做事哪能那么周到呢,比如莫干湖地活动……”

    说罢,拍拍我的肩道:“好了,星羽,我只能祝你今后万事顺利,多与新校长联系交往,以后考个好大学,离开这里吧。”

    跟着校长走出酒店,我不由打了个寒噤。

    冷风一吹,校长就吐了。

    我拍着校长的背,看着他满头白发,十分感慨。

    校长的确老了。

    老人总是想得太多。

    我做人行得正,走得直,还怕他郑国凯不成?

    寒假的头几天,我拼命做作业。

    当然是为了新年能多玩几天。

    这样过了五六天,再有几天就过年了,作业也完成了一半多,这天我觉得有点累,想休息一天。于是就心血来潮地想去看望姐姐。

    我与姐姐已经有半年没有见面了。

    虽然上次见面分手搞得有点生离死别地样子,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姐姐也该好点了吧。

    一想到姐姐,我的心立刻就飞到她身边去了。

    是啊,这么久没见面,姐姐也不知怎么样了。

    我心很急。马上推出自行车,什么都没拿,飞身上车便走。

    连查铁丽在我身后叫我都没理。

    真是去心似箭,我没命地踩着自行车,本来大概二十多分钟的路程我十几分钟就到了。

    首先是大黄狗蹿了出来。

    好久没见,那个亲热劲啊,我都差点招架不住。

    随后便向着姐姐家狂吠。

    姐姐出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男青年。

    见了我,飞也似地跑过来,一把将我紧紧搂住。

    “弟弟,弟弟,”姐姐大滴大滴的泪珠流到我胸前。

    因为我现在比姐姐高出半个头了。

    这时,那位男青年也走了过来,向我点点头道:“你是……”

    姐姐不好意思地擦去泪水,抬起头道:“这位就是我常常跟你提起的城里弟弟,大作家,这位是,是,是我的男朋友。”

    姐姐说道男朋友三个字时,声音变的很低,好像犯了什么错误似的。

    男青年很高兴地向我伸出手来:“很高兴见到你。”

    我呆呆地伸出手,任他热情地握着,心里就像大水冲倒了调味仓库,万千滋味一齐涌上心头。

    姐姐,我的姐姐,终于要嫁人了。

    过年我就十六岁了,姐姐十八,也该找男朋友了。

    在农村,有地比姐姐小好多岁的女孩子都跟男朋友同居了。

    就是城里,像陈参军与祝雅亮,不也公然住在一起吗?

    姐姐早应该找男朋友了。

    可是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太突然吧,我对这事一时还真的难以接受。

    姐姐,我地姐姐,怎么这么突然就……

    这时,那位男青年,也就是姐姐的男朋友笑道:“看得出你们姐弟俩感情很好啊,见个面还掉眼泪。”

    姐姐不好意思地打了他一拳道:“去去去,还不快去烧水给弟弟泡茶!”

    姐姐地男朋友,应该是我地姐夫了吧,这么叫还真有点不习惯,憨笑着道:“对对对,弟弟也赶紧到屋里坐吧,外边冷。”

    姐姐这才拉着我的手,三人一起进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