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三十——三二喂饭、意乱情迷、俏主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十、喂饭

    姐姐早应该找男朋友了。///www.99zw.cn///

    可是不知怎么,也许是太突然吧,我对这事一时还真的难以接受。

    姐姐,我的姐姐,怎么这么突然就……

    于是,心里便一阵一阵酸溜溜的。

    有点想哭。

    这时,那位男青年,也就是姐姐的男朋友笑道:“看得出你们姐弟俩感情很好啊,见个面还掉眼泪。”

    姐姐不好意思地打了他一拳道:“去去去,还不快去烧水给弟弟泡茶!”

    姐姐的男朋友,应该是我的姐夫了吧,这么叫还真有点不习惯,憨笑着道:“对对对,弟弟也赶紧到屋里坐吧,外边冷。”

    姐姐这才拉着我的手,三人一起进屋去。

    我与姐姐坐下说悄悄话,姐夫烧水。

    我这时才有点回省过来,强忍住心头酸楚,问姐姐道:“姐姐,姐夫是干什么的啊,我看人还不错的。”

    姐姐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地告诉我,姐夫今年二十岁,是开拖拉机跑运输的,人很忠厚老实。

    姐姐初中毕业,当然没考上高中,家里商量了一通,决定就不出钱上职业中学了,那学校既费钱又不包分配,而且学校中风气也不是很好。

    进厂上过几天班,可是厂长老是对她动手动脚,她一气之下就把工辞了,反正家里也要人照料。

    姐夫提着开水过来给我们泡上茶,我捧起茶杯暖着冰冷的手,叫了声“姐夫。谢谢,”姐夫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对我道:“弟弟。实在对不起,我今天还要出车。就让你姐姐陪你吧。”

    然后又对姐姐道:“春花,你就替我好好招待弟弟吧。”

    拖拉机砰砰一阵响,姐夫走了,屋里就剩下姐弟俩。

    我心头复杂万分。

    看起来姐夫对姐姐很好啊,姐姐有了好的归宿。我应该高兴才是,怎么心里老不是滋味?

    姐姐眼中噙着热泪对我道:“弟弟,你好狠心,半年都不来看我!”

    我知道自己错了地走到姐姐跟前,坐到她的膝盖上,哭叫道:“姐姐。”

    搂住她的脖子大恸。

    姐姐拍着我地背道:“好了好了,我们这不是又见面了吗?没事,没事。”

    我这才不好意思地擦去眼泪,将身子回到姐姐面前。看着姐姐道:“姐姐,这半年你过得好吗?”

    姐姐点点头道:“还好啦,就是想弟弟。弟弟长得很快啊。都比姐姐高出那么多了,就是人太瘦。家里没有好好吃吗?”

    我道不是的。我每餐吃三碗呢,就是太忙了。所以长不胖。

    姐姐又颔首道:“姐姐知道,弟弟平日读书工作很辛苦,今天好好散散心吧,姐姐给你做饭去。”

    我点点头站起身,却又不肯放开姐姐的手,跟着姐姐一起走到灶前,姐姐也没办法,只好一只手做事。

    我看看姐姐不方便,只好松开了她地手,却从身后抱住姐姐的腰,将头紧紧贴在她地背上。

    心里很想将手移上去,摸住姐姐的奶子,可是不敢。

    姐姐已经有男朋友了。姐姐将米下了锅,又走到冰箱前面去。

    我就一直抱着姐姐走来走去。

    姐姐从冰箱中拿出一块精肉与一小碗浸透的糯米来。

    姐姐又要给我做我最爱吃的刺毛肉圆了。

    我一阵激动,泪水又不由自主地淌到了姐姐的背上。

    姐姐一直在等我来呢。

    姐姐回过头,在我脸上啧了一下道:“弟弟去看看自来水池吧,姐夫已经重新做过了,现在很好了。”

    我当然要去看看。

    确实搞得很好。

    水池地围堰现在都已经用水泥石块加固,就是洪水很大,也只能漫过堤坝,不会轻易将坝冲垮了,我做的闸门还在用,不过边上的出水口已经用水泥浇过,池里的水就静静地从里面流出来,经过这个出水口,欢快地跳到下游去,形成了一个一米多高的小瀑布。

    另外,在一边还埋着一个塑料大水桶,就是别人用来代替水塔用的那种,一根管子通到水里,看得见下面的水泵,看来,这是天旱时,池里的水浅了,无法自流出来时用来抽水的。

    这样一来,这套输水系统就更加完善了。

    我觉得姐夫这个人也挺能干地,心中稍稍舒了一口气。

    又到旁边山上走了走,景色依旧美丽,可是姐姐已经名花有主了。

    又偷偷掉了几滴眼泪,想想姐姐能够找到姐夫这样的人,应该替她高兴才是,我不可能让姐姐陪我一辈子,那样太自私了。

    忽然间,我看到大黄狗跑了上来,一个劲地朝我叫,然后又往姐姐家跑去,走几步,又回头叫,然后再向前跑。我知道这是姐姐烧好了饭让它来叫我,赶紧擦净泪,跟着大黄狗跑下山去。

    一边告诫自己,要高兴,不要让姐姐觉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似的。

    盛好了饭,姐姐却不肯让我自己吃,她要喂我。

    一口一口喂。

    我非常听话地吃着,没有反对。

    反对地是大黄狗,他看见了呜呜哀鸣着表示抗议。

    姐姐扔了一块肉骨头给它,它叼着跑了。

    抗议行动结束。

    姐姐慢慢地喂着饭,很慢很慢。

    我慢慢吃着,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姐姐。

    姐姐忽然有点慌乱。

    将碗往我手里一塞道:“弟弟自己吃吧。”

    “哦,”我呆呆地应了一声,无意识地拿起碗筷往嘴里拨拉。

    姐姐又拿起一双筷子。往我嘴里塞了一个刺毛肉圆。

    我放下碗,呜咽道:“姐姐”。

    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姐姐道:“弟弟,我们去楼上吧。”各位书友请注意。起点为本书首发并唯一刊登本小说的网站,本书链接:请你们支持原创。支持作者地辛勤劳动,经济条件允许地话,尽量不要看盗版书,谢谢。

    三十一、意乱情迷

    姐姐道:“弟弟,我们去楼上吧。”

    我非常激动。

    因为我知道。这时,姐姐说我们去楼上意味着什么。

    我望着姐姐迷乱的眼睛,心儿也很狂乱。

    想起在陈参军家几次看到过地镜头,不由面红耳赤。

    姐姐应该已经与姐夫圆过房了吧,他们都那么大了。

    姐姐与姐夫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要是我把小弟弟放到姐姐地小妹妹里去,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姐姐脸上泛起一抹潮红,道:“弟弟,走呀。”

    说罢。就要上来抱我我连忙握住姐姐地手道:“姐姐,我自己走吧。”

    我已经很大了,姐姐抱不动了吧。

    姐姐拉着我的手。上楼去。

    走到一半,我就有点后悔了。姐姐已经有姐夫了呀。但是也不能硬挣开姐姐的手。那样会伤姐姐的心的。

    只好到时候再说吧。

    姐姐地床上整理得十分干净。

    也许我不该有肮脏的念头,可是我的眼睛却在床上扫来扫去。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找什么?

    我不知道。

    后来我意识到自己是在寻找姐夫留下的痕迹。

    我忽然又意识到自己的无耻。

    这是自己的姐姐啊,怎么能有这么肮脏的念头。可是,在我捂进姐姐的被窝时,脑中还是不由自主地幻想起姐姐与姐夫在这床上颠龙倒凤的镜头。

    我真地觉得自己很下流。

    于是跳起来,要穿裤子。

    姐姐裤子也正脱了一半,连忙问道:“弟弟怎么了?”

    我脸红红道:“姐姐,我们还是到楼下去吧,万一姐夫……”

    姐姐摇摇头说:“姐夫吃晚饭才会回来呢,没关系的,再说,他知道你是我最亲最亲的弟弟。”

    我连忙道:“就是因为我是你弟弟,所以才不能这样啊。”

    “快坐下,快坐下,看把你冻着了,有话被窝里说!“姐姐一边把我重新按坐到被窝中,一边道:“没关系地,你是我亲弟弟,没事的,没事地。”

    姐姐一边热切地说着,一边宽衣解带。

    我连忙抓住姐姐欲脱最后一条贴身裤衩地手,道:“姐姐,好了,好了。”

    一边抱着姐姐躺下去。

    天寒地冻,真的会把姐姐冻坏地。

    刚躺下,我已经欲火中烧,等不及地一下钻到姐姐怀里,一口将姐姐丰满的乳房含入口中。

    姐姐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将其往胸前施压。

    我乘机舌头乱动,拨弄得姐姐的乳头忽然硬了起来。

    呼吸更是急促,整个身子扭来扭去的,口中嘤嘤娇喘。

    我抬起头,看着姐姐的脸。只见她双眸半睁半眯,脸色红润得放着光芒,鼻尖都冒出汗来。

    我实在忍不住,就去脱姐姐的内裤。

    姐姐抬起身子。我趁势将她的内裤褪到臀部下面去。

    然后,将魔爪伸向姐姐的小妹妹。

    轻轻而神圣地拨开姐姐茂密地芳草地,我触摸到了姐姐那温暖又湿润的……

    正在这时。我忽然隐约听到一阵拖拉机声音。

    我一下惊醒过来。

    连忙跳起来穿衣服。

    姐姐很奇怪地道:“弟弟,你怎么啦?”

    “姐夫。姐夫回来了。”

    姐姐奇怪道:“不会吧,他每次都是吃晚饭才回来的。”

    我道:“可是我刚刚听到拖拉机声音。”

    话音刚落,姐姐便光着身子跳下床去,开了窗向外张望。

    反正这里一般不会有人来。

    看了一会,连忙关上窗子。跑回被窝道:“冷死了,冷死了。”

    我问道:“姐夫回来了吗?”

    姐姐嗔怪道:“哪里有啊,快脱了衣服躺下来吧。”

    我被这一惊吓哪里还有兴致,按说我这么小地人也不会有什么幻听的病,怎么会听错?

    刚才明明是有拖拉机声音。

    难道是上天警告我?

    我姐姐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能够对她干那种事情!

    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便嚅嚅道:“姐姐,我给你讲讲我们学校地事吧。”

    姐姐轻叹一声,道:“好吧。”

    我看姐姐神情黯然。便撒娇地将头靠到姐姐胸前的两只小白兔上,姐姐这才高兴起来,轻轻将一只手摸下去。捏着我的小弟弟摇了几下,然后才道:“我也正想问你这半年多在干些什么。怎么弄得人瘦得这副样子。”

    于是我便慢慢从头说起。

    因为要逗姐姐开心。我便说了学校里很多搞笑的事,比如郑国凯向一个女孩子求爱。那女孩道,要想约她,你就要去整一下容,为什么呢?因为我不想跟矩形说话(郑国凯脸四四方方,总是板着,一本正经),姐姐听了自然笑个不停。

    当说到姐妹花的事情时,姐姐又不由得紧张起来,紧紧攥着我地小弟弟,仿佛怕它会飞了一样。

    直到听到我与阿姨姐姐,叔叔一起送走了姐妹花,姐姐这才松了一口气,不好意思地摸摸我的小弟弟道:“对不起,把弟弟捏痛了吧?”

    我当然也不好意思告诉姐姐她有没有把我捏痛,只是将头转到姐姐的双乳间,吮舔起来。

    姐姐又挺着身体,胡乱摸着我的小弟弟,又悄悄在我耳边道:“弟弟,你真的不要吗?”

    我抬起头,看着姐姐那双深情的眼眸,真想回答“要”,可是脑中想起姐夫憨厚的笑容,又忍住了。

    我要要了,今后还有脸来见姐姐,进这个家吗?

    就是现在这样,也已经是很过分了。

    三十二、俏主妇

    现在这样,已经很过分了。

    我要要了,今后还有脸来见姐姐,进这个家吗?

    我不敢看姐姐的眼睛,只是不停地摇头。

    我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姐姐已经有男朋友了,我身边也不缺女孩。

    就保持纯洁的姐弟关系吧。姐姐又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很温柔地将我搂在怀里。

    从姐姐家回来以后没几天,就过年了。

    今年过年,顾晓菲照例在我家过。

    不过,今年我不用担心了。

    因为希特勒---不,是查铁丽,我这电脑,用紫光拼音,打声母简拼时,一按错查铁丽就成了希特勒---一家今年提前回去过年了,是腊月二十八走地。

    查铁丽一走,这顾晓菲就不用偷偷摸摸地来来去去了。

    从二十九,菲菲就在我家忙开了。

    今年顾晓菲是主力。因为我妈虽然在年关附近可以提前下班或者中途溜出来,但毕竟不太方便。

    因此。凡是包千张包、做肉结、肉圆子、嵌油面筋、炸鱼之类的活就统统由菲菲承包了。

    我也不是不想帮忙,可菲菲不让。

    道你冻疮刚好,要是干活又要得了。还不如我一个人干少操点心。你还是看你的书吧菲菲这么说我当然乐得做相公了。

    事实上我也只不过是嘴里说说帮忙而已,真要与菲菲一起干那事。就有小两口过家家地意思。

    这种意思让人很不好意思。

    所以我也就不客气地坐在一旁看书。

    当然不能丢下菲菲一个人,那样也太不够意思了。

    再说菲菲冷清我也冷清。

    菲菲动作很快,这里烧水,那里蒸菜,空下来还要剁肉。手脚不停。

    看着菲菲忙这忙那地。我心里忽然觉得很温暖。

    能人背后有能人,在一个家里,有菲菲这样一个小女人在忙这忙那,男主角坐在那里看看书,我想恐怕是绝大多数男人地梦想吧。

    哎,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船在水中不知流。

    这菲菲确实是非常能干地主妇,菜肴都弄得像模像样,很有一套。

    空下来时。还不忘给我弄个热水袋。

    这么舒服,这几天我就不去学校图书馆了,那里太冷。

    林羽思、刘婷婷与柯儿地奶又不能乱摸。

    这里当然就随便了。我这双魔爪自然不会空着。

    到了下午三点多,我妈提前溜回来时。菲菲已经将大部分活都干完了。

    我妈当然十分满意。

    这年头。弄年夜饭越来越累,越来越烦了。

    所以有些人家已经开始到饭店里吃了。

    于是妈就动手做饭。一边顺带继续捣鼓年夜饭。

    晚饭后,本来妈是要忙地,不过菲菲硬是不让。

    说阿姨你就不要搞了,早点休息,要做什么告诉我,我明天一定弄好。

    妈大为感动。

    道想不到我提前享福了。

    于是那看菲菲地眼光就有点两样。

    我怕妈脑瓜一热说出什么尴尬话来,连忙将她推到自己房间去了。

    菲菲倒过来又将我也推到自己房间里去。

    菲菲干到很晚才进我房间里来。不过还不是来休息的。

    端来热水替我洗脸洗脚。

    我想,我要是这样让菲菲照顾三年,肯定变成大少爷。

    后来菲菲也洗了,给我换了热水袋,才捂进被窝来。

    稍显疲态。

    到了这时,我也应该献点殷勤了。

    于是柔声道:“累了吧?”

    菲菲惊奇地看了我一眼,摇摇头道:“不累。”

    我道我都累了,你还不累啊,我替你按摩按摩吧。

    菲菲先是不肯,但在我坚持下,只好答应了。

    于是将外面的衣服脱了睡了下去。

    冬天,穿着太厚的衣服,按摩不到的。

    不过天气实在太冷,只好在被窝中按摩了。

    说是按摩,其实也是假公济私,这胸部,当然是按摩地重点。

    将菲菲两个挺拔的奶子捏到一起,用舌头来回拨弄了好一阵,又将奶子分开,分别搓捏一通,才好好开始按摩。

    当我手碰到菲菲裤衩时,感觉里面硬硬的。

    便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菲菲捏了我一下,道:“傻

    “我不明白啊。”我认真地说。

    菲菲在我耳边说了句什么,羞得我满脸通红。

    连忙将菲菲翻过来,按摩她的裸背。按摩了好一会儿,菲菲翻身回来道:“星羽,我替你按摩吧。”

    我道:“算了,我又没有干活,不累。”

    菲菲道:“看书也累的。”

    我其实是想的,不过菲菲已经累了一天,总不能把她当丫头使唤吧。

    便说:“算了,被窝抖来抖去都凉了。”

    菲菲道那好吧。便悄悄将手伸进我的裤衩去。

    我口里说不要,可是身子还是挺了起来。

    菲菲见我没有实质性抵抗,便大胆地将我的小弟弟从裤衩中拿了出来。

    然后用脚将裤衩踹了下去。

    菲菲的按摩技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我地爪子自然也不肯落后,捏住菲菲的两个奶子就是一阵蹂躏。

    菲菲忽然贴着我的耳朵道:“好大好硬啊,可是我今天不能……要不,我帮你……”

    我大羞,连忙道:“不不不,不要。”

    菲菲那里肯听,不由分说地钻入被窝中去了。

    我这人意志薄弱,口是心非,嘴里说不要,可是小弟弟早已昂首挺胸,如被激怒地蛇般膨胀起来。

    菲菲兴奋地叫了一声,幸好是在被窝里,而且隔壁查铁丽也不在。

    然后,便一口将我的小弟弟含入口中。

    我连连说不要,已经来不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