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三十三——三十五小老婆、心猿意马、歌舞晚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十三、小老婆

    我一时浑身热血奔腾,身体也高高挺了起来。///www.99zw.cn///

    然而,我又想到,我这样未免太对不起菲菲了。

    如果我与菲菲订婚的话,菲菲这样的话当然求之不得,可是,我妈不过是在利用菲菲而已,而我,到现在也没有下定决心。

    那我怎么能让菲菲做这种事呢?

    做坏事,是要被雷劈的。

    一想到此,我迅速疲软了下来。

    然后翻身朝里,将脊背留给了菲菲。

    菲菲一时不明就里,又钻了回来,扳着我的肩膀问:“怎么了?是不喜欢我这样吗?”

    喜欢当然是喜欢的,但是我怎么对菲菲说呢?

    只好淡淡地道:“今天你累了,早点休息吧。”

    说罢便将自己这边的被角塞好,自顾自睡了。

    其实并没有真睡,只是让菲菲冷静一下而已。

    过了一会,忽然感觉有点异样。

    转过身一看,菲菲背靠着我,肩膀一搐一搐地。

    我低声问道:“怎么了?菲菲。”

    菲菲不理我。

    我使劲将她身子扳过来。

    菲菲泪流满面。

    我吓了一跳,连忙将菲菲头抱住,将我的脸与她的贴在一起,连连问:“怎么了怎么了?”

    菲菲抽搐道:“你不喜欢我。”

    “不是啊,我喜欢你的。”我忙安慰她说。

    “你就是不喜欢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我!”

    “不是的,菲菲,我……”

    唉。怎么跟她说呢?告诉她,其实我是很喜欢她的,只是因为我妈是在利用她?

    还是对她说。我已经跟童思诗拉上关系,让她死了这条心?

    咳。这,这事还真不好办哪。

    看着菲菲梨花带雨,啼啼嗒嗒的样子,我实在是不忍心对她说实话,只好道:“不是地。菲菲,你知道,我很喜欢你,再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与你虽然没有圆房,但是,我的心里一直是有你的,你要不信。我把心挖出来让你看!”

    说罢就要起床。

    菲菲连忙伸出赤裸双臂,将我死死抱住道:“我信我信,谁让你挖心了。”

    我倒在菲菲暖玉温香地胸脯上。咬着她的耳朵道:“那你以后不许再哭了,你哭我心痛。”

    菲菲边哭边笑地抹抹眼泪。点点头:“恩。”

    我又道:“其实我不是不想。而是我们都还小,过了年才十六岁。以后日子长着呢。”

    菲菲点点头,眼睛里放出光来。

    高兴地嚷道:“我知道,以后,就让童思诗、查铁丽、林羽思、柯儿与刘婷婷她们做你地大老婆、二老婆……我就做你最小最小的那个老婆!”

    我刮了她一下鼻子道:“女孩家,没羞,什么大老婆二老婆小老婆的。”

    菲菲破涕为笑,紧紧抱住我道:“人家知道你心里还有别的女孩,我不管,人家就要做你最亲最亲的小老婆嘛。”

    我想我也不能讲话说得太死了,便道:“好好好,小老婆就小老婆,现在,我可要吃小老婆地奶了。菲菲含羞将我的头按在她的胸脯上……

    第二天,我忽然想起前几天忘记到姐妹花家看看,也不知道我那两个如花似玉的好妹妹回来了没有。

    前两个月我还收到她们的信说回来过年的。

    于是便带了钱(我现在已经有几百块积蓄了,而且尽量忍住嘴馋,不买零食),对菲菲说了一声,出门去。

    菲菲道:“你出去散散心吧,我帮你看家,反正我也还有许多活要干。”

    我拍拍她的脸,又不顾她喊冷,强行将手伸到她内衣里搓揉了一番,才扬长而去。姐妹花家里只有叔叔一个人。

    原来,叔叔今年厂里情况不好,产品挤压没有销路,工人也没活可干,所以前几天就放假了。

    叔叔见到我很高兴,道星羽来了,快坐。

    我说不坐了,我来看看,妹妹们回来了没有。

    叔叔说你不知道?没收到信?

    我说没有啊。叔叔点头道大概是晚了,在学校吧,我们也是前几天刚收到的,她们今年有演出任务,所以不能回来了。

    我很高兴的嚷道:“真地?妹妹们上春节联欢晚会了?”

    叔叔摇摇头道:“不是,哪有那么运气,是北京台,初二晚上,一台歌舞晚会。..”

    我依然很兴奋,道:“北京台也不错,妹妹们要上电视了!叔叔乐呵呵地含笑不语。

    我忽然想起什么,又问道:“哎对了,怎么不见阿姨姐姐?”

    叔叔道:“她呀,这几天阿姨姐姐还有演出任务,一直要到晚上一两点钟才能回来呢,上午九点又走了,比不过年还忙。”

    我安慰叔叔道:“文艺单位,是这样的,你看那些参加春节晚会的演员,年夜饭都不在家里吃。”

    叔叔点头道:“我知道,可是大过年地,一个人还是怪冷清的,女儿们走了,这家里空落落地,真不习惯

    我也无话可说,只好拍拍叔叔地胳膊安慰安慰。

    本想叫叔叔到我家吃年夜饭的。可是想想还有顾晓菲在,只得作罢。

    临走时我对叔叔道:“没事就看看电视吧,过了年。我会来看你。”

    叔叔感激地点点头,一直将我送下楼梯。直到弄堂口。

    临分手,叔叔道:“你过了年一定要来看我啊。”

    我摇摇手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来看你地。”

    走出好远,一回首,叔叔还站在弄堂口。

    三十四、心猿意马

    上街逛了一圈。年三十早上街上还是很热闹的,人们不要命(还是东西不要钱?)地疯狂抢购看到的一切,我虽然现在兜里装着相当于人们当时一个月工资地钱,也算个富翁了,不过我现在知道钱的重要性了,不能再出现全身一文不名地情况,所以,只在一家不太热闹的鞋帽店里买了一条羊毛围巾。

    是给菲菲的。

    菲菲的围巾去年过年下雪后她围到了雪人身上,后来雪人要化了。被我收了进来,藏到了抽屉里,当然也不能就拿这块给她。就买一条新的吧。

    其它什么都没

    想过给林羽思买点什么地,不过看看抢购人潮。心想还是过几天吧。

    反正也没想好送什么。

    回到家。菲菲已经做好了午饭,正在等我呢。

    她说星羽。午饭就简单点吧,留着肚子到晚上。

    我点头称是。

    一到下午,站在门口看出去,早上还熙熙攘攘的街上就没有什么人了。

    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年夜饭。

    下午两点,妈就回来了。

    因为前几天年货都备好了,所以空着手。本来提早溜回家来是想来准备年夜饭未尽事宜的,可是看来看去,菲菲都干完了,百菜俱备,只等下锅了。

    妈当然又很高

    于是让菲菲给大家泡上茶,拿出瓜子茶点,三人先休闲一回。

    妈感慨道:“几十年了,我今年还是第一次这么悠闲。”

    顾晓菲说,妈要是同意,我以后年年来做年夜饭。

    妈道:“同意,同意,我怎么能不同意呢。”

    菲菲脸上红扑扑的笑逐颜开。

    我看了妈一眼,不知道她这话到底是真是假。

    到了三点,妈与菲菲开始动手烧年夜饭了,我插不上手,便回房里去。

    做了会作业,看看整个寒假老师布置的作业也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想搞点创作什么的又没有灵感,去厨房看了看,被菲菲与妈赶了回来,百无聊赖,忽发奇想,赶紧插上门,取出钥匙,打开那个一直紧紧锁着的抽屉。

    抽屉中的东西当然大家都已经熟悉了,我当然不知道,若干年后,居然也会有人在网上拍卖这些物品,不过,当初收集这些物品确实处于无意,现在却觉得十分亲切了。我的眼光从这些物品上面一一掠过。

    唉,童思诗、查铁丽、林羽思、祝雅亮----祝雅亮肯定与陈参军在一起,就不用管她了----刘婷婷、柯儿、杨柳青她们现在也不知在干些什么,还有姐姐,虽然她已经有了男朋友,可不知怎么,我还是很想念她。

    姐妹花当然是在北京,她们是不用我担心牵挂了。世界上地事情就是这样,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所有的人要是全部到一起,不出三天你就烦了,可是要是几天不见,这心里就空落落的难受。

    我现在理解叔叔地心情了。

    正感慨万千中,忽然有人敲门。

    是菲菲的声音:“星羽,快出来,开饭了。”开饭了。

    今年地年夜饭空前丰盛。

    不丰盛,还去看看什么菜肴,一丰盛了,就不管那些了。

    反正就一个字:吃。

    当然还有一个字:喝。

    喝地是牛奶。妈说等下还要看晚会,她就不喝酒了。你们要喝,随便。

    妈不喝,菲菲也说不喝了。

    我本来就不会喝酒也不喜欢。当然也不喝了。

    于是三人喝奶聊天(是不是觉得怪怪的?)吃菜不提。

    我想着刚才打开抽屉中物品地情况,心中有点纳闷。

    自己不知不觉中怎么收集了这么多女孩地东西?

    好像所有与我有关的女孩子的东西都收齐了。

    不对。没有收齐。

    就是彩云与如

    这两个女孩,虽然与我见面不多,可是我们之间好像注定要发生些什么似地。

    只可惜上次没有偷偷从她们身上抠下纽扣什么的。

    正胡思乱想,猿意马之时,忽听有人道:“星羽。星羽,在想什么呢?问你话你都不回答。”

    其实我是做做样子地,只是想着菲菲这几天太辛苦,不好意思。

    又不是童工。

    当然最终结果还是菲菲包揽了全部善后事宜。

    然后,三人挤在一起,等待春节晚会开始。

    原来,我们今天的年夜饭四点就开始吃了,虽然说慢慢吃。但是不到六点就吃完了。

    所以菲菲洗完碗还早。

    不过我觉得,这看春节晚会,只不过是一个形式。

    它真正讲究的是一种形式。一种意境。

    一种一家人快快活活聚在一起,喝茶。聊天。看电视的一种团圆的氛围。

    所以春节晚会对每一个中国人来说都很重要。

    不管它好看还是不好看,大家赞扬还是批评。明年晚会依旧是少不了地。

    我想,也许一千年后,我们依旧会有晚会。

    不管它的形式与今天的有多么不同。

    外面鞭炮声响起来了。

    妈笑道:“我们三人在这里傻等什么呢?还不快去放鞭炮?”

    我与菲菲这才想起来。连忙拉着手跑出去了。

    妈也出来了,含笑倚在门边,看我们放炮仗。

    爆竹声中,新桃换了旧符。

    三十五、歌舞晚会

    后来,我们就回到妈房间去,一边吃瓜子蜜饯,一边老老实实地等春节晚会开场。

    今年的春节晚会上,陈佩斯与朱时茂的小品比较有趣。

    不过其它的就没什么嚼味,做作得很,因此,看了一半,我与菲菲就又溜出来,痛痛快快放完了焰火,然后上床吃奶去了。

    妈给了菲菲一百块压岁钱,我也封了一个红包,里面有五十元。

    另外,还有早上买的那条围巾。

    菲菲又掉了眼泪。

    抱着我的脸蛋啃:“星羽,星羽。”

    我想你啃脸蛋我还能忍受,啃小弟弟就受不了了。

    后来,我们就互相抚摸了一通,我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通奶,然后与菲菲相拥着睡了。

    其实还是很想叼着菲菲的奶子睡觉地,不过后来想想还是忍住了。

    因为闷头睡对身体不好。

    睡着以后的事情就不管它了。

    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早上,菲菲就走了,去年也是这样,我也弄不懂,菲菲家里是怎么回事。

    弄不懂也就只好不管它,初一我是张小龙家中的常客。

    张小龙家摆开了两个战场,一个是军棋,一个是象棋。

    捉对厮杀,昏天黑地。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这两种棋都不如围棋。

    军棋、象棋都是粗俗市井匹夫走卒下地,只有围棋,才是典雅的文人之棋。

    这话有点不妥。不过我这不是就棋论棋嘛,没别地意思。

    高雅人下地棋总是高雅地,正如低俗之人下地棋总是低俗一样。

    无论它是军棋、象棋还是围棋。

    说起围棋。就有点想念林羽思。

    “一年”没见林羽思了。

    于是,第二天下午。就去了学校图书馆。

    走进校园,却见操场上一团红红的很耀眼。

    一看,可不正是林羽思吗?

    她今天系着一条长长地红色围巾,在风中婷婷玉立。

    我笑道:“想不到你也来了。”

    林羽思也笑道:“在家没事,就想到学校来看看。估计你今天会来。”

    我很想去拉林羽思的小手,可是这光天化日地,也不太好意思,只得说道:“走吧,我们下棋去。”

    今天年初二,不想看书了。

    这天我与林羽思痛痛快快地下了半天棋。

    林羽思总是笑我是个打劫狂。

    因为,我是逢劫必开。

    就是一块明明是活棋的,我也要来个打劫活。

    我觉得,打赢一个劫。比赢一盘棋还痛快。

    不过,下围棋时,这人的思想很纯净。一些邪念也不知躲到那儿去了。

    因此,我与林羽思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这天晚上。我去叔叔家。

    阿姨姐姐过年演出。所以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回来。

    叔叔正守在电视机前。

    我道叔叔新年好。

    叔叔道星羽新年好。

    说罢拿出一个红包给我。

    原来他早就准备好了。

    我坚决不收。

    叔叔一定要给。

    最后只好笑纳了。

    叔叔与阿姨姐姐还有姐妹花一家对我真的不错。

    可惜我这人不能劈开来。

    不然,我一定劈开一半去北京陪妹妹们。

    当然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接过了叔叔捧来的茶。问道:“叔叔在看什么节目啊?”

    叔叔很激动道:“我女儿们地,马上就要出来了。”

    原来,我们这里的有线电视没有北京台的节目,叔叔还特意到邻居偷偷安装的卫星电视天线(我们这里规定个人不许安装的)上临时接了一根线过来。

    据说两台电视机同用一副天线要安装分频器什么的,我也不太懂,所以,电视信号不是太好,不过人物还是可以看清的。

    叔叔道你看,现在还没有出来,不过我想快了。

    北京台的歌舞晚会还算精彩,可是我们一直瞪大眼睛搜寻,但直到快要结束时,我们还是没有看到姐妹花的踪影。

    这时,上来一个不知什么名字地歌手独唱,身后一队白衣女子伴舞。

    叔叔很焦急,我安慰道没关系,不是还没有结束吗?

    叔叔这才又打起劲头来。

    正说着,一队蓝衣女子上场,替下了白衣队,叔叔忽然一声激动的高呼:“看,在那!”

    “谁?(明知故问,习惯用语),在哪?”我也很激动地凑到屏幕前。

    “最后两个最后两个!”叔叔连连嚷道。

    我定睛看去,可不是我的两个妹妹吗?虽然在队伍最后面,也看不出她们地舞蹈有什么特别,可至少不比别人差,到底上了电视了。

    我与叔叔都狂喜万分。

    高兴得直拍手跺脚。

    不过立刻停止了。

    因为楼下抗议了。

    相对大笑,不过不敢手舞足蹈了。

    虽然姐妹花出场也就几分钟,而且露面的时间更少,但是,我们只要知道,屏幕上有姐妹花在跳舞就够了。

    不知道姐妹花知不知道我们也在下面看她们。后来,她们就进去了。

    进去了就再也没有出来。

    换了一队红衣女孩。

    我紧紧握着叔叔地手嚷道:“妹妹成功了,成功了,上电视了!”

    叔叔呵呵地笑着,又要跟我提定亲地事:“星羽,上次跟你说过……”

    我连忙拦住叔叔道:“这事等她们暑假回来再说吧,妹妹们上电视了,我好高

    我真的是好高兴,以至于回家时走在路上还在疯疯癫癫地手舞足蹈,自言自语。

    路人以为遇上一个酒鬼了,都避而远之。

    他们怎么知道我高兴什么?我真想冲他们嚷:“我妹妹上电视了,你知道吗?”

    没人想知道,因为我周边地人都已跑光了。

    也是的,这深更半夜的,谁不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