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三十六——三十八风铃、羞涩、新官上任三把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十六、风铃

    回家睡了个安稳觉,一大早便起床出门去。///www.99zw.cn///

    想给林羽思买件礼物。

    本来呢,是给她买了一对金笔的,可大家知道,上次那笔阴差阳错地到了姐妹花手里,要再买笔,大家一定会怪我没有想象力。

    可是还能给她买什么呢?

    林羽思这样的女孩,就犹如冰雪世界里的仙女,太纯洁了,我几乎想不出什么礼物能配得上她。

    衣服鞋帽,太俗气了,文具用品,没有合适的,一般的小摆设,她看不上眼。

    送花吧,贵,而且无法保证及时送到林羽思手里。

    这女孩的礼物可真让人伤脑筋。

    不过最后终于给我找到了一件合适的物品。

    不是找到,是听到的当我路过一家礼品店门口,就听见一阵悦耳的声音。

    大家早已猜到,听声音的,当然是风铃。

    对,就是风铃。

    风铃的外观与声音就不用我描写了吧?

    于是讨价还价(虽然与送礼有点格格不入,但没办法,现在奸商太多了),最后化了三十八元钱买了一副最大的,让店家用礼品纸小心地包扎起来。

    不过,我还是非常紧张。

    不知等下林羽思看见我送的这份礼物会做何反应。

    拒绝我想是不会的,不过我很怕林羽思笑眯眯地接了,但眼睛很特别地看我的模样。

    好像我心里的东西她全知道一样。

    那个笑,也说不上是嘲讽,谅解还是不屑。

    所以。我一看见林羽思笑,我的心里就没有底。

    不过礼物还是要送地。

    虽然整整晚了一年。

    然而墨菲法则在这件小小的事情上也显示了其一贯正确性。

    到了图书馆,坐下没三分钟。林羽思还没有到,柯儿就先来了。

    我赶紧将风铃藏起来。

    倒不是舍不得那三十八元。实在是给林羽思的礼物不好买。

    幸好几个抽屉都没有上锁。

    今天四人帮到齐,轮流下棋,看书。

    当轮到我与林羽思下棋时,我轻轻对她道:“等下晚点走,有东西给你。”

    我知道林羽思又要含笑看我。就连忙低头看棋。

    心儿怎么跳得这么乱啊。当下午四点多时,我杀败了刘婷婷,那两个女孩都说该走了。

    冬天天黑得早。

    再说,又是正月里,大家家里地晚饭都开得早。

    我就故意做出棋瘾未消的样子,硬拉着林羽思下一盘。

    柯儿与刘婷婷看看这架势,只得先走了。

    不过柯儿临走时向我眨巴了一下眼睛,这鬼柯儿,心中有数。

    我不好意思地向她挥舞了一下拳头。

    两个女孩走了。我们还是装模作样地下了一盘棋。

    防止她们杀个回马枪。

    不过看来他们是真地走了。

    幸好我下棋很快(我这人思维快,看书快,说话快。下棋快),一盘棋结束。也不过十多分钟的样子。一点目,我输了两目半。

    林羽思道:“你随手棋太多。这样,遇到高手必败无疑。”

    我笑道:“反正我也不去钻研围棋,下着玩玩,消遣消遣的。”

    说罢将风铃拿出来道:“林,羽思,这,这个送给你。”

    知道林羽思一定会那样看我,我连忙将视线转移到别的地方。

    就听林羽思问:“这是什么呀?”

    我心跳欲狂道:“你拿回去拆了就知道了。”

    林羽思道:“那谢谢了。”

    “不客气。”我边说边准备锁门。

    林羽思忽然道:“星羽。”

    叫了一声又没有下文了。

    我转身很奇怪地望着她道:“有事吗?”

    林羽思很忸怩地道:“你哪一天能到我家去玩吗?我爸爸妈妈很想念你。”

    我一下明白了她的意思,她爸爸妈妈想我干嘛?

    我又不傻。

    不过想想林羽思对我确实不错,林家大人也好,是应该去拜望他们一下。

    于是道:“好吧,我过几天一定来。”

    林羽思道:“干嘛要过几天?就今天吧。”我想想虽然正月里,一般人家菜都备齐了,不至尴尬,但是今天实在太晚了。

    便说:“明天吧,明天我一定来。..”

    林羽思却拉起我地手道:“别推三阻四了,走吧。”

    林羽思的话是很有分量的。

    我印象中似乎从来不能拒绝林羽思的要求。

    不过还是要求道:“去你家可以,不过叫你妈不要再做一路躺着滚蛋了”。

    林羽思忍俊不禁,一个尽点头应承。

    要是有人忘记了的话,提醒一下,这一路躺着滚蛋是指十六个糖滚鸡蛋。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林老师、林师母”才踏进林羽思家。

    两位大人都高兴地叫道:“是星羽啊,多久没来了?把我们忘了吧。”

    我不好意思道:“没有,就是很忙。”

    两个大人颔首道:“是啊是啊,听羽思说了,你在学校里表现很优秀,羽思还从来没有这样夸过别人呢。”

    林羽思含羞道:“爸妈!”

    两位连忙道:“不说了不说了。吃饭吧。”

    原来林羽思父母在等女儿回来开饭呢。

    一边道:“我们这女儿啊,星羽要来也不提前给家里打个招呼,只能吃点随菜便饭了。”

    我一看随菜便饭也是满满一大桌。

    毕竟是过年啊。

    不过拒绝了林老师要给我倒酒的打算。与林羽思一样,喝可乐。

    其实。我是真的不会喝酒,林羽思是装的。

    她不是跟我一块喝过酒吗?

    结果她没醉,我醉了。

    结果,在她家偷偷过了一夜。

    也就是在那夜,我摸了林羽思的胸脯。

    只此一次。

    莫干湖那次在衣服外面地不算。

    三十七、羞涩

    喝了一杯可乐。我拒绝了第二杯。

    于是林羽思替我盛了一碗饭。

    吃着饭,林羽思父亲乐呵呵地跟我谈论着我们学校与文学社的事,林羽思母亲一个劲地往我碗里殷勤夹菜。

    不一会儿,我的碗里已经堆得像小山一样。

    听得出,两位长辈很关心我在学校里地表现,基本上每件小事他们都清楚,可见林羽思平时也没有少跟她们提起我。

    让我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长处,可以配得上林羽思这样美丽高雅地女孩子。

    正吃着,林羽思忽然想起什么。起身打开我地礼物。

    然后高兴地叫了一声:“风铃!”

    对父母说了一声:“是星羽送的,”便高高兴兴地跑到自己房门边挂了起来。

    然后一阵拨弄。

    风铃那清脆悦耳地声音立刻灌满了整个房间。

    真的动听啊。

    林羽思像个孩子一般,欢呼雀跃着。好一阵才回到饭桌来。

    林老师摇摇头对我道:“我这个女儿啊,都十八了还像个小孩子。”

    我道哪里啊。我可一直当她大姐姐。

    林老师说是吗?看不出。

    林羽思可不太好意思听父母当着她地面说这问那的。所以刚吃完饭就把我拉进她的闺房去。

    光当一声,关上了门。

    然后将双手放在我肩上。双眸脉脉含情。然后推着我步步后退,坐在床上。

    然后,自己好像没了主意似的,不知道下步该干什么。

    我面对着如此天仙般的梦中女孩,也是不敢造次。

    两个人一时冷了场。

    我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妥,便伸手拉着林羽思,坐到了我的膝盖上。

    林羽思睫毛乱眨,似乎有点慌乱。我也仿佛被传染了似的,心儿怦怦直跳。

    难道,今天会发生些什么?

    不过林羽思父母就在外面。

    林羽思在我耳边轻语道:“星羽,你在想什么?”

    “没,没有。”我猛然惊醒。

    “那你脸怎么红了?”

    “是吗?“我摸摸脸蛋,是很烫:“也许是可乐喝醉了。”“瞎扯,可乐怎么会喝醉呢?”林羽思轻嗔道。

    其实我没有瞎说,我每次去赴宴,即使人家喝酒,我喝饮料,也会脸红的。

    不过脸这么烫,显然不光是喝可乐的因素。

    林羽思见我低头不语,又换了一个话题:“星羽,你记得第一次来我家地情景吗?”

    第一次来林羽思家的情景……这下我的脸是真地要红了。

    来的时候喝醉了不知道,可醒来地时候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地一只手,一只手,正在林羽思胸前搞小动作呢。

    只好道:“林,姐姐,对不起。”

    我这人往往是在没法下台时才肯叫人姐姐----何春花姐姐不算。

    林羽思也红着脸道:“干嘛对不起啊,我又没怪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不说。

    今天情景可真怪。两个人说说停停,没话找话,平时可不是这样的啊。

    林羽思轻轻咬咬嘴唇。道:“星羽,你跟顾晓菲她们在一起时也是这样地吗?”

    跟顾晓菲在一起!喝!我想起自己那些糗事。脸更是涨红得如同关公一般,但又不敢在林羽思面前撒谎,只得低低道:“不是的,她们跟你不一样。”

    大概同蚊子叫差不多。

    “那为什么跟我不一样呢?”林羽思奇道。

    “因为,因为……我。我不敢。”

    我活象个被当场抓住的小偷,声音越来越低。

    林羽思在我耳边轻轻说:“别怕,姐姐也是跟她们一样地女孩子啊。”

    我鼓起勇气在林羽思脸上亲了一下,又连忙缩回来。

    林羽思将自己的脸与我贴在一起,悄悄柔声道:“别怕,都已经说了别怕了,拿出男子汉的勇气来。”

    我一时心儿狂跳,一只手不由自主地偷偷伸进林羽思衣服的下摆,却又很快缩了回来。

    “怎么呢?”林羽思十分不解。“手很冷。”我不好意思地说。

    “怕什么。姐姐给你暖暖。”林羽思不由分说地抓起我地手,挲摩了两下,将其塞入衣襟。

    得到林羽思这般鼓励。我当然什么都不顾了,冲破层层阻隔。小心翼翼地来到林羽思胸前。

    不过。当我的冰手悄悄攀上林羽思山峰时,林羽思还是不由自主的退缩了一下。

    我有点窘迫地想把手抽出来。

    林羽思紧紧夹着不放。

    耳语道:“不冷的。放着吧。”

    不冷,姐姐抖什么呢?

    林羽思的怀里暖玉温香。我也不敢太放肆,只是将爪子在林羽思挺拔高耸地乳间慢慢游走,体会着这令人魂销的美妙感觉。

    林羽思面泛红晕,微微战栗着。

    她的脸色如桃花一般妩媚,而微阖的眼眸若星星闪烁。

    我看得呆了。

    怀抱着这样的美人,这时,就是拿整个天下与我交换我都不干。

    我明白为什么古代那么多帝王为了一个美人而葬送社稷江山了。

    不过,就是拿古代那些所有的美人与我交换林羽思,我也不干。

    天下,没有人能配得上林羽思。

    我一边想着,一边将脸悄悄贴到林羽思脸上去。

    同时偷偷咽下一口馋涎想:什么时候,才可以吃林羽思的奶呢?

    不过这个无耻念头刚一闪现,就立刻被我全身所有存活的神经给掐杀了。

    可耻啊,实在可耻。

    天下,没有人可以亵渎林羽思,连我也不可以。

    三十八、新官上任三把火

    想到此,我悄悄地将手从林羽思怀里抽出来。

    不过临时忍不住,又在林羽思的乳头上捏了一下。

    林羽思柔声道:“怎么了?”

    我也不敢将自己地念头说出来,只是道:“我怕我妈在家里会担心,我得回去了,下次再来玩。”

    林羽思依依不舍地搂着我的脖子不放,不过我还是站了起来。

    林羽思身材修长,不过也就跟我一样高。

    男孩子比同龄的女孩高一点是正常地,林羽思毕竟比我大两岁。

    我也舍不得就这样离开林羽思,于是,抱着林羽思曼妙的腰肢又紧紧搂了一下。

    今天小弟弟它很听话。

    林羽思咬耳朵道:“舍不得你离开。”

    我说我也舍不得,不过我们不是每天都能见面么?

    两个人相拥着走到门边这才松开。林羽思整理了一下衣冠,又替我也整理了一下,这才开了门。

    一阵丁当响。

    两位长辈一起看过来。

    “爸,妈。星羽要走了。”林羽思在我身后说。

    “这么早就走?不多玩一会儿了?”两位长辈道。

    “不了,我妈在家一个人,我怕她担心。下次再来玩吧。林羽思父母慌慌张张地拿出一个红包塞在我手里:“星羽,这个给你。”

    我大急。连忙说道:“不,林老师,林师母,我妈说过,不许拿别人红包地。”

    林羽思母亲使劲按住我地手道:“别人的红包不可以拿。这自己人地红包没关系地,不过,你怎么还叫我林师母,什么时候改叫伯母啊?”我红着脸,轻轻道:“我不知道。”

    林老师一旁道:“好了好了,就放星羽走吧,不过星羽你可要记得,一定要常常来玩啊。”

    我连忙答是。

    刚走到门口,猛可里听到一阵悦耳声音。

    一回首。林羽思正站在自己房前,向我微微一笑。羽思离别时那摄人魂魄的一笑。

    不由得轻轻叫道:“林姐姐。林姐姐。”

    吓得路人又连忙往一边躲。

    我想,我再这么神神叨叨地来回走几次。这条街就变鬼街了。

    这街以前好象的确闹过鬼。

    回到家。妈已经捂在被窝里看电视了。

    见我就问:“你又到哪个女孩家去了?”

    我想怎么叫“又到?”

    一共只去了一个林羽思家。

    姐姐与姐妹花家不算。

    不过今天倒确实是从女孩子家回来,只好向妈说实话了。

    打开林羽思母亲给我地红包。妈也吓了一跳。

    里面包着两百元钱。

    按九十年代的收入,两百元不是一个小数字了。

    其实去年叔叔,就是姐妹花地父亲也包给过我两百元,不过我后来给了那个可怜的雏妓,所以就没跟妈讲。

    我妈也只不过给了顾晓菲一百元就十分了得了。

    妈想了一下,对我道:“你那个叫林羽思的女孩子,什么时候把她带来,让我看一看。”

    我道,妈你又来了,我的事不用你管。

    妈气乎乎道不管不管,你以后打光棍不要来找我。

    我说妈我才十六,你着什么急啊。

    妈道你不是跟别人不同嘛,我就是怕你心思不定,影响学习,要不,才不管你呢。

    我搂住妈道:“妈,知道了,我好好学习还不成吗?”

    妈这才笑了。

    看看书,下下棋,一个寒假就飞也似地过去了。初三的下半学年,学习更紧张。

    不过还是抽空给文学社办了三次讲座,效果很好,小礼堂座无虚席。

    而我实际上也没有费多大劲,都是借了别人地力气。

    反正,文学社即便每人介绍一次经验的话也要排到二零零零年了。

    现在,不管是文学社内外,稿件都很充裕,质量也不错,所以校刊与广播站的稿件一点都不用发愁,时间也没有花去很多。

    比较费时间的是投稿,三位女孩初选复选后,最后还需要我这个“大作家”来最后润色定夺,我差不多每周两天一次的广播站值班的中午时间都放在这上面了。

    不过,为了那些社里对我崇拜得五体投地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我也只好辛苦一点了。不过,稿件中也有很多不错的,看看别人怎么写,自己也是有进步的。

    新投出去地稿件隔三差五地总会有点收获,退回来的改个地址就能再投。

    不是有部外国名著先后投了一百五十多次才发表吗?我们也不能比人家差。

    至少邮票可以报销,也就不用计算投入产出的了。

    老校长春节后,就办理了移交手续,不过又协助新校长熟悉熟悉业务与学校情况,呆了一个月才离开,欢送仪式没有请我。

    新校长是教委派下来地,似乎对我还满热情的,所以,虽然我经常看到郑国凯往校长室跑,也并不在意。

    新官上任三把火,新校长正式接手事务后,很快颁布了一系列新地管理条例,大动了些干戈,不过主要是对学校教师职工地。

    学生会文学社这一块,他倒没什么过问。

    我想,他即便过问了,也是没什么好管的。

    我自认虽然不是什么天才,但一个小小文学社还是玩得转地。

    所以,还是与过去一样兢兢业业工作与学习。

    不过主要还是学习。

    不追上童思诗,我誓不罢休。

    不过很可惜,这学期的期中考试,我还是比童思诗低了三分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