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三十九——四十一摸奶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十九、牛的故事

    冬去春来,如同一冬光秃秃树枝上现在都绽出鹅黄的嫩叶一样,XX中学里也亮丽起来了。///www.99zw.cn///

    在这春意盎然的季节里,就像各种花儿草儿都想趁机会露会儿小脸一般,所有女生都脱去了厚厚的冬装,想尽办法让自己看上去更苗条,更青春。

    MM们急不可耐地露出漂亮的胳膊和小腿,穿戴起各色春装-----粉红色短裙、孔雀蓝或白的衬衫、亮黄色运动背心,一件件染上了春天的气息,春天专属的活力。

    文学社的少男少女们也都蠢蠢欲动起来。

    说是自从莫干湖回来后,文学社还没有活动过呢,不活动,文章便没法写。众口一词地叫。

    嘿,这明知是借口,但群众的意见也不得不考虑吧。

    要知道,文学社成员发了稿子,学校奖励的稿费我们四人也有份啊。虽然占的份额是小头,可是每个人发表文章我们可都是有份的。

    于是跟林羽思、柯儿与刘婷婷商量了几回,决定最近文学社搞一次活动。

    那么上哪儿,能让大家既玩得开心,又能开眼界,可以写出好文章来呢?

    林羽思忽然想起什么道:“对了,最近新市不是要召开蚕花节了吗?我妹妹杨柳青已经跟我说过好几次,要我去新市玩,我们这次活动就去新市吧。”

    一说起新市,杨柳青,我的心立马就飞到那边去了。

    可爱的小姑娘杨柳青,我的小妹妹。快一年没见了,想必一定又长高,长漂亮了吧?

    一时间。杨柳青的音容笑貌都到眼前,暑假地事情好像还在昨天一样。历历在目啊。

    忽听得柯儿叫道:“星羽,星羽!”

    “哦!”我猛省过来:“什么事?”

    思想又开小差了。

    “你没听见吗?刚才我们商量,蚕花节要开始了,有很多民俗民风可以采访,我们下次活动去那儿好不好?”

    这还用多问?我不及考虑便道:“行。就这么定了!”

    林羽思大喜道:“好吧,我马上打电话给我小伯,要他转告杨柳青,到时接待我们。”

    我想起什么,有点担心道:“不过新市到我们这里有二十公里,来回就是八十里,大家是否吃得消?”

    柯儿道:“没关系了,现在社里没几个初二的,都是初三与高中部的。都是年轻力壮地,这点路应该还行吧,再说这里到新市新修的柏油路。路况很好,骑起来不太费劲。万一骑不动。中间几个乡镇也可以叫三卡载一程。”

    我见大家意见一致,也就没有什么担心了。

    又过了一周。通知也都发出去了,林羽思问我是不是要通知一下校长,我道这种小事,校长都不会管地,社里由我负责,还是不要去烦他了。

    林羽思点头称是。

    不过我想起这次活动杨柳青也参加,为什么不叫上彩云与如月呢?上次她们就埋怨我们活动不叫她们,这次要是她们也能参加,那不是我们清溪文学社一次空前的盛会吗?

    想到此,我特地去了一趟职业高中。

    半年不见,彩云与如月又出落得水灵了许多,一听我说请她们参加文学社活动,高兴得不得了,要不是在场有很多老师学生,她们肯定要亲我了。

    有人就说起我们文学社成员发表很多文章的事。

    看来,清溪名声在外了。

    立刻就有人问我们文学社还招不招收人。

    我有点尴尬道早已经满了,自己学校里都没有招,彩云与如月身上立刻印满羡慕的目光。

    我看到周围有几个MM想要用美人计的样子,赶紧跟彩云如月打了个招呼,趁人不备,溜之大吉。

    自己学校地M都泡不过来,外校的,就发扬风格留给外校男生了吧。

    万事俱备,又来东风,于是,星期天清晨,文学社全体成员便浩浩荡荡骑着车出发了。新市在我们镇的东面。

    在春天的清晨,迎着初升的太阳,骑行在宽阔平坦又几乎没有来往车辆的柏油马路上,两边是碧绿如茵田野与青青绿绿的桑园,沐浴着清风,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看碧空如洗,万里无云,麻雀们唧唧喳喳地飞着,燕子在电线上剪影,绿树掩映的小村庄里,忽然蹿出几条大狗向我们狂吠,吓得女生们一阵惊叫,鹅们鸭们在路旁水塘边休息,见我们这么庞大地车队过来也不知是什么路数,先扑动着翅膀嘎嘎或抗抗地飞下水去,公鸡到处追逐着母鸡干它们的好事,也不管公共场所不公共场所,水牛静静地在田边吃草。

    看见了水牛,大家的劲可就来了,现在已经很少见这种生物了,大家纷纷道星羽老师我们休息吧,看看水牛。

    我当然应允。

    于是一行人纷纷下车,立刻就有几个农村来地同学跑过去将牛牵了过来。

    我有点担心道乡亲们会不会骂,难得出来可不要闯祸。

    那些同学道没事,看看有什么要紧。

    女孩子们围着牛远远观察,男孩子比较大胆,敢摸牛屁股,牛不管我们,自顾自吃草。看了一会,有个女生心惊胆战地问道:“牛这么大的动物,为什么会这么听人地话呢?”

    有地人说牛笨,有的人说牛傻,我倒想起一个故事,便对大家道:“不是这样地,原来的牛可凶了。人们都见它怕。”

    大家见有故事可听,立刻都围了过来。

    我让一个男生将牛牵到老地方,等他回来。才清了清嗓子道:“原来,牛是地上最凶猛的生物。凭着他地尖角厚皮,谁都不是它的对手。

    “于是,牛就在地上称王称霸,横冲直撞,捣毁房屋。践踏庄稼。

    “人们实在受不了了,就向玉皇大帝告状,说请管管牛吧,再这样下去大家都没法活了。

    “玉皇大帝沉思良久,一时也没有什么好的计策,这时偏又跑来一只鹅告状,说老是受人欺负。

    “忽见大帝眼睛一亮,道:有了。”

    四十、摸奶弄

    “大帝眼睛一亮,道:有了。”

    “于是对人道:这动物地性格主要跟眼睛有关系。眼睛大看出去人就小,就会欺负人,眼睛小。看出去人就大,就会怕人。这么办吧。我将鹅与牛的眼睛对调一下。以后就不会有事了。

    “人们将信将疑地走了,后来。玉皇大帝将鹅与牛地眼睛对调了,结果,牛的眼睛显得小了,真的不再捣乱,反而怕起人来,而鹅换上了牛的大眼睛,就不再害怕人,反而凶猛地啄起人来----这在禽类中是非常少见的。

    “至于牛,因为换眼后变得实在太温顺了,后来,胆大地人们就给它套上了枷锁,驱使它为人干起活来,牛也没有一点怨言与反抗的表示。”

    我的故事讲完了,同学们都将信将疑地问道:“这是真的吗?”

    我道:“大家一路上自己琢磨吧,上车。”

    众人这才起身,车流又浩浩荡荡向东奔腾。

    平原水乡地带,水网纵横,因此颇多桥梁,这条公路是沿着原来的小路造的,一路有很多古老的小石桥,青藤缠绕,可惜因为修路与无用了,很多都已经被毁,实在可惜。

    出发两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了新市,杨柳青一早就在路上等了,只见她满面春风,一个劲地向我们招手喊“哎”裙裾在春风中飘舞。

    马上就迎上来道:“我等你们好久了,把自行车都停到车站里吧,快上街,蚕花节游行快要开始了。”

    杨柳青很少人认识,介绍了,于是大家赶紧停好车,跟着杨柳青上街。

    南宋诗人杨万里曾经在《宿新市》一诗中这样描写蚕花节胜景:

    春光多在柳梢头,拣得长条插酒楼。便作家家寒食看,村歌社舞更风流。

    现在开始复古,所以往日盛景又开始慢慢恢复。

    上午九点的时候,蚕花节的游行开始了,街道两边立刻人山人海,幸好我们人多势众,早已占据了一段街道,因此相安无事。

    花车过来了,美丽地蚕花娘娘一路向两边的观众挥洒着蚕花,大家争抢不提。

    所谓的“蚕花”,实际上是一种纸做地花,传说谁抢到它,这一年家中的蚕就会得到好收成,现在引申到财源兴旺了。

    当蚕花娘娘花车来到我们清溪文学社队伍面前,仔细看了我们很久,电视台报纸记者立刻一阵猛拍,我后来才想到,原来我们队伍中有七八位美女,连蚕花娘娘也有点妒嫉呢。

    游行过后,街上人还是太多,我们队伍庞大,行走很不方便,杨柳青便带着我们逛了新市地一些古迹名胜公园觉海寺等。

    新市自东晋至晚清地千余年间,佛教道教文化兴旺,先后建成的寺庙庵堂达40余座,远近闻名。

    这千年古刹觉海寺位于新市镇北街迎圣桥北,全寺占地面积3800平方米。这里风景幽雅、环境宜人,

    觉海寺建于唐元和十年(815年),此后数毁数建,九十年代新建地大雄宝殿为仿唐式结构,高17.5米,面积420平方米,造型独特,气势恢宏。殿顶用黄色陶瓦覆面,两条飞龙昂首苍穹,四角飞檐铃声袅袅。殿门上方悬挂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行书“大雄宝殿”匾额。

    宋朝文人.黄庭坚曾经留下一首《题觉海寺》:

    炉烟郁郁水沉犀,木绕禅床竹绕溪。一暇秋蝉思高柳,夕阳原在竹荫西。

    大家游看了一番寺院,又到灵泉池中丢了一些钱币,因为无心向佛。便回出来。

    我问杨柳青新市还有什么地方好玩或者好写的,杨柳青犹豫了一下,道:“好玩的已经没有。好写的倒有一处。”

    “哦,是哪儿啊?什么名字?”大家不由不产生了兴趣。

    杨柳青有点羞涩道:“叫。叫摸奶弄。”

    众人哗然。

    杨柳青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传说中,新市是有个摸奶弄,弄堂窄小。仅可让两人同行。

    过去,每到蚕花节这一天,从四面八方汇集拢来的大姑娘小伙子都会聚集到这里,根据浪漫地古老文化传统习俗举行仪式。原来,我们这个县位于杭嘉湖平原,适宜桑蚕,根据古代习俗,这里的女子都将蚕种放在胸前孵化,蚕花节这一天。女孩来赶集,希望能够得到更多人注意,要是有人摸了她胸部一把。她家今年蚕花就会取得好收成,摸的人越多。收成越好。要是大街上不好意思,就到弄堂中。这里地势狭窄,不易被人看见,而所有弄堂中,以摸奶弄最为狭窄,因此得名。

    据说,要是这天哪个女孩地奶被人摸得青肿,还会向人炫耀呢。

    而要是哪个女孩一天都没有人摸,不光她家中的蚕今年不会有好收成,就连她自己在人前也会抬不起头来,郁闷一年。

    摸奶弄摸奶习俗直到解放后还存在了一段时间,但后来当然随着蚕花节一起“破四旧”给破除了,现在,除了蚕花节恢复以外,这个习俗已经成为历史,真是让人遗憾。

    大家在冷冷清清地摸奶弄中来回走了两趟,听了杨柳青的介绍,都唏嘘不已。

    神往当年,这里一定充满了年轻人的欢声笑语。

    可惜这样的胜景,现在已经无缘再见。

    忽然有人大声道:“谁说这个习俗已经不能再来?要是我们今天重新开始,说不定千百年以后,又有人因为我们延续了这个习俗而怀念我们!”

    柯儿的话可真是惊世骇俗,众人一时几乎不能相信自己地耳朵。

    好半天,才有人战战兢兢地问:“你,你的意思是,是我们……”

    “是啊,难道我们新时代的青年,还那么保守封建?难道我们渴望浪漫只不过是叶公好龙?”

    不管怎么说,柯儿的话一时让人难以接受。

    听传说是一回事,神往是一回事,可是真的要我们来重开这个先河,大家可真没有这个勇气。

    四十一、摸奶弄敢不敢摸奶?

    (注:关于摸奶弄的传说与存在是绝对真实的,电视上也播过,另外我们县的电视宣传资料片中是这么介绍的:蚕花节那一天,走在这样地小弄里,摸一下女孩子的胸部,不会有人怪你。)

    不管怎么说,柯儿的话一时让人难以接受。

    听传说是一回事,神往是一回事,可是真地要我们来重开这个先河,大家可真没有这个勇气。

    沉默良久,有几个女生道:“这我可不干!”

    “要是被我妈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是啊,这太疯狂了。”

    众人嘴上是这么说,可是眼睛里,分明是闪烁着跃跃欲试地热望。

    至于男生们,当然就只剩神往了。

    要真地不愿意,有人就会选择离开。

    其实,大家都在犹豫。

    毕竟都是少男少女,羞涩与矜持是必然的。良久,忽听有人道:“我倒想试试。要不,我们来一个?”说这话地显然是个男孩子。

    “讨厌,谁跟你……”这个当然是女孩。

    大家嘻然一笑,又你看我,我看你。

    但谁也不敢带这个头。

    这时,忽然有人叫道:“柯儿,你这么勇敢,那你就带个头,摸一个给我们看看。要是你敢带头,我们就跟你!”

    “对啊,敢不敢。敢不敢?”几个男孩立刻起哄道。

    柯儿被闹了个大红脸,忽然又朗声道:“这有什么不敢。带头就带头。”

    说罢,突然猛地抱住我,在我脸上猛地亲了一口,道:“星羽,我们带头吧。”

    我猝不及防。顿时天晕地转,看出去,好像林羽思、刘婷婷、杨柳青、彩云如月都变了脸色,只有顾晓菲还把持的住。

    脸胀成猪肝色,连忙使劲推开柯儿道:“这,这,这可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你那么保守封建干什么?”柯儿伸手到背后摸索了一会,又抱住我:“我是自愿的。又不是你强迫我,没关系的。”

    大家都鼓起掌来。林羽思、刘婷婷、杨柳青、彩云如月也都转变态度,用眼神表示鼓励。

    我头脑一热。大声道:“那你们也开始啊,记住。要人家同意。不许强迫。”

    说罢,就将魔爪伸进柯儿地衬衣中去。

    顿时。轰地一声,男生女生都欢呼惊叫起来。

    其实这摸奶弄中摸奶也不像家里或僻静处那么从容,也就是胡乱捏了几下而已,毕竟,有那么多双眼睛在看着你。

    所以,我与柯儿也只是象征性地摸了一会儿就分开了,刚才那么勇敢的柯儿此刻却绯红了脸躲到一边系胸罩的扣子去了。

    我正担心别地女孩会怎么看我,林羽思却忽然走上前来道:“星羽,摸我的。”

    我心中那个幸福激动又害怕啊。

    这,真地可以吗?

    偷眼望去,只见文学社的十几个男生都找到了对象,捉对儿摸奶呢。

    我身边,除了这几个与我有关系的女孩外,别的女生也纷纷围了过来。

    我得加油啊。

    既然已经摸了,摸了这个,不摸那个肯定不妥。

    闲话少说,加油吧。摸完了林羽思、刘婷婷、顾晓菲,彩云如月也双双走上前来,我只得左右开弓。

    这时,我看见杨柳青羞涩地站在一边,脸色绯红地偷看我呢。

    我连忙道:“杨柳青(不能叫妹妹,这事谁也不知道),来,摸一个吧。”

    杨柳青像小燕子一样飞上前来,我当着这么多人面自然不敢太放肆,只得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将手伸进去,碰到乳头就缩回来了。

    这时,只有少数几个男生周围是复数的女孩子,另外地那些,大多本来就已经配好对,自然不敢越轨,这样一来,我的任务就很重。

    于是,也不管其它了,对剩下的二十名女孩两只魔爪左右开弓,摸了个爽。

    这女孩子的奶各不相同,摸上去感觉各异,就像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一样。

    原来这样,怪不得皇帝要娶三千个老婆呢。

    最后还有三名女孩都轻轻摇头拒绝了,我也只好作罢。

    已经这样了,不可以强迫人家的。

    于是道:“大家都差不多了吧?”

    大家纷纷说是,这事不可太张扬,时间久了,非出事不可。

    于是纷纷整理衣冠,男生们帮女生系上胸罩带子。

    这时,张小龙偷偷向我求援。

    原来他女友的胸罩带子断了。

    制造假冒伪劣产品的厂家该杀!

    但咒骂也没用,幸好我脑子灵活,从随身带的药包中翻出伤筋膏药,让张小龙替女友沾上带子,这才勉强度过一关。

    这沾起来地带子自然不牢,只好临时用一用,全靠美人自己小心不要太用力了。

    这时,我想想有点后怕,这事是不是闹得太大了?

    不过怕也没有用,只得嘱咐大家不要到处乱说。

    众人都纷纷称是。

    时间已经中午十二点了,大家这才感到肚子饿了,纷纷叫嚷起来。于是,找饭馆吃饭不提。

    吃完饭,我宣布现在开始自由活动,下午三点集合回家。

    我与林羽思跟着杨柳青回她小伯家。

    至于柯儿刘婷婷顾晓菲彩云如月只好暂时不管了。

    饭菜是杨柳青母亲特地请假回来帮我们做好的,生怕我们人多,做了满满一大桌,我心里有点后悔,心想要是将另几位女孩一起请来做客就好了。

    林羽思看出我的心思,在我耳边道:“是不是想那几位了?”

    我红着脸说没有。

    杨柳青道:“你们俩说什么悄悄话啊。”

    我们这才不好意思地分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