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四十二——四十四色艺双绝、隐患、闯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四十二、色艺双绝

    虽然一再谦让,但我与林羽思还是吃了个肚皮滚圆。///www.99zw.cn///这时,杨柳青与林羽思嘀咕了一下,就让我上楼。

    我道你们两姐妹有什么事啊,干嘛叫我上楼?

    杨柳青朝我笑道:“当然是好事,上去了你就知道了。”

    我不明就里。也只得任两位女孩摆布,我对她们还是比较放心的。

    上得楼来,两个女孩都神秘兮兮的,我刚想问一声,却被杨柳青请到床上坐下,随后,林羽思与杨柳青走到对面坐下,一人摆弄着一件乐器,为我演奏起来。

    原来我去过几次林羽思闺房,没有看到过一件乐器,不知道她竟然也是高手。

    只见杨柳青抚琴,林羽思弹着琵琶,一个过场,就唱了起来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琵琶激越,琴声悠扬,林羽思浅吟低唱更是空谷幽响,疑为天籁。

    老实说,我虽然喜欢唱歌,不过音乐细胞并不好,平时也只会听听流行音乐什么的,要是让我去听交响曲西洋歌剧什么的,我非落荒而走不可。

    不过林羽思与杨柳青的合奏与吟唱,却让我步入一个空明世界,仿佛真的置身于月明的春江扁舟之上……

    这美丽地春江花月夜啊。这时,杨柳青却离开古琴。走到我面前的空地之上,林羽思缓缓弹着琵琶轻歌,杨柳青长舒玉臂曼舞起来: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梳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我从来没有享受过如此美妙的表演,不由得神飞天外。

    离人怨妇。相思情怀,我潸然泪下。

    这时,琵琶声又为之一变,杨柳青动作也变得快速炫目起来: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雾海,碣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去,落月摇情满江树。

    随着琵琶如裂帛一声绝响。杨柳青也摆出一个藤蔓攀树地造型结束了舞蹈。

    我只恨我这支笔太秃,写不出当时的绝佳意境。

    那是一种只可神会,不可言传地最高境界。

    我看着林羽思与杨柳青两姐妹。心情无比激动,疑为天人。

    许久。才回省过来。对林羽思说:“你从来没有说起过你会弹唱琵琶。”

    杨柳青看看我,又看看林羽思。才道:“我姐姐这本事不轻易给人看的,是我二伯伯(就是林羽思父亲)怕她不专心读书,才让她将自己的乐器都送到我这里来,她每个月来一次练习,我的本领全是跟姐姐学的。”

    我看着林羽思,眼睛瞪得鸡蛋大:“你到底还有什么本事没有拿出来?”

    杨柳青得意道:“我姐姐本事可大了,她地画……”

    这时,却听林羽思一声“柳青!”杨柳青才朝我吐吐舌头,不说了。

    须臾,杨柳青却想起什么道:“姐姐说你围棋进步很快,不如我们下一盘吧。”

    我奇道:“你也会下棋?”

    一个会下围棋的古典才女也就够了,一下出来两个,真是匪夷所思。

    林羽思白了我一眼道:“她当然会,小心,别输给她。”

    听林羽思这么一说,我自然不敢大意。

    于是两人摆开战局,你一子我一子地下了起来。

    猜先是杨柳青先手,于是她以“星、小目”开局,我以向小目相对。向小目是我比较得意的开局,我后来用它战胜过很多高手。

    开局我还算顺利,以脱先应对杨柳青的挂角,抢占了几个大场。一贯以正统方法下棋的杨柳青不太适应我这种手段,因此被我夺得了先机,处处被动。

    不过杨柳青显然不是等闲之辈,很快冷静下来,沉着应对,利用滚打包收,将我一块棋封锁在角上,建立了庞大的外势。

    等我发觉,也已经为时晚矣,要被杨柳青将整个腹地都围起来,她势必将以绝对优势领先。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办法了,只得强行打入,立刻遭到杨柳青的猛烈攻击,我无法就地做活,只得拼命往外逃,结果,被杨柳青边攻击边顺势围起一大块实地,并侵入我的势力范围,将我的实地侵削殆尽。.

    尽管我地棋没有被吃,实地却大大落后,得不偿失。

    我见大势已去,只好投子认输。

    林羽思抚掌大笑道:“果然巾帼不让须眉。”

    我红着脸道:“再下一盘。”

    卷土重来,我又与杨柳青展开激战。

    可是杨柳青棋风飘逸,与林羽思如出一辙,我怎么也无法抓住与之正面决战的机会。

    结果,最终杨柳青利用我求胜心切,孤军冒进的失误,吃住我一条大龙。

    我再次以巨大差距败北。

    只得摇头道:“哥哥下不过妹妹。”

    林羽思很敏锐道:“哥哥,妹妹?你们什么时候认地?”

    我情知失口,杨柳青一定不会告诉林羽思我来看过她,只好灵机一动道:“你不是我姐姐吗?所以上次我们就已经认了妹妹啊。”

    这个上一次就是指的第一次与杨柳青见面地那一次。

    当然不是去年暑假我偷偷去看杨柳青地那次。

    林羽思皱着眉头道:“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杨柳青道:“你忘了?分手时说地。”

    林羽思颔首道:“也许吧,我没有留意。”

    杨柳青偷偷向我扮了个鬼脸。

    各位书友请注意。起点为本书首发并唯一刊登本小说地网站,本书链接:

    请你们支持原创,支持作者的辛勤劳动。经济条件允许地话,尽量不要看盗版书。谢谢。

    四十三、隐患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便告别杨柳青,去与大家一起集合。

    杨柳青依依不舍地将我们送出好远,然后道:“姐姐,星羽哥哥。你们下次一定要来看我啊。”

    林羽思戏揄道:“是叫星羽哥哥一定来看你吧?要不,我每次走时你怎么不说?”

    杨柳青脸红红道:“姐姐坏,不理你了。”

    说罢,脸红红地飞也似的跑回去了林羽思向我笑道:“你真有魅力,才见了两次面,我妹妹就喜欢上你了啊。”

    我不好意思说道:“你说什么呀,我怎么看不出?”

    当然不能对林羽思说我已经来看过她一次了吧。

    林羽思轻轻道:“口是心非,早看出你对她有意思了。”

    我很窘迫,林羽思却悄悄牵起我地手。向前走去。

    三点不到,大家都到齐了。

    成双成对的自然到得最晚,不过也没有超过时间。

    于是回家。

    高歌猛进。不过路上出了点小问题。

    一个同学的车胎爆了。

    只好扔下他,到前面乡镇叫了一辆三卡。

    本来也可以到乡镇补好胎再走的。不过怕有问题。所以我嘱咐他直接回城去。后来,他的三卡赶上了我们。又捎走了刘婷婷与另一个体力稍差地女生。刘婷婷本来不肯走的,但在我的强迫命令下也只好服从了。

    大家兴致不减,继续赶路。

    没有人掉队。

    回城后,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分开了。

    顾晓菲是第一个离开队伍的,因为她的家在城东。

    随后大家就各奔东西了。

    彩云如月道:“下次要有活动,还叫我们。”

    我当然应承。

    先到林羽思家,不过没进去,还有三四个女孩,都是摸奶弄里亲近过的,说要到我家玩,我想想今天可真是有点过分,身边女孩已经那么多,实在吃不消了,只好借口道今天晚了,下次有机会再请大家做客。众人这才散了。

    从新市回来,我们又恢复了正常的学习生活,虽然偶尔放飞一下青春的心灵对身心大有益处,不过这样的活动对初三以及高中生来说,实在是一种奢侈品。

    但是我们不知道,就在这平静得像波涛不兴地湖水般的环境里,竟然埋藏着惊天的骇浪!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文学社地成员们陆陆续续地交稿了,大家劲头都很足,因为有我这个“大作家”为首的四人帮地修改润色,再根据质量投到相应报刊杂志,成功地希望比自己盲目投稿不知大多少。

    那天,我与林羽思整理了一下成员交来的稿件就回家了。打算明天中午拿到广播室去。因为今天已经很晚,郑国凯大概也回家了,明天下午以前他不会来地,所以便放心地将稿件放在架上。明天再带过去。

    等第二天中午,我到学生会办公室时,林羽思已经在了。她皱着眉头道:“我昨晚回去感到有点心慌慌,觉得什么地方不妥。结果中午来一看,好像少了两到三篇文章,是写摸奶弄的。”

    我一听,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妙了,不过还是强自镇定道:“再找找看。说不定拉在哪儿了。”

    说罢,自己先翻箱倒柜地找起来。

    林羽思道:“不用了,我已经都找过了,再说昨天我记得很清楚,文章都全部理齐放在架子上的,它又没有长脚,怎么会跑了呢?”

    我与林羽思面面相觑。

    不用说,是……

    这人地名字就不用说出来了。

    林羽思道:“就怕他拿了文章再大做文章。”

    我安慰她道:“算了,也许他拿去出黑板报去了。光几篇文章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再说,再说。”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林羽思一眼:“就摸了一下也不算犯法。”

    林羽思摇头道:“我看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他这个人我清楚。早知道这是个隐患。我们就应该小心一点。”

    我正想说什么。上课铃响了。

    于是暂且不说什么,各自回教室去。

    下午再到办公室。郑国凯已经在了,本想问问他的,看着他阴阳怪气的面孔,想想又算了,与林羽思抱着稿件上广播室去。

    刘婷婷与柯儿都在了,因为她们知道,最近几天要审稿,会忙一些。

    听我与林羽思将事情一说,大家都感到情况有点严重,不过也未必会出什么大事情,很多学校发生过住校生被外来人员强奸或调戏地事情,最后也都宁事息人,将事情摆平了,何况我们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柯儿道:“放心,不会有什么大事的,反正到时候我就说是我主动带头地,开个玩笑不犯法的。”

    听柯儿这么说,大家胆气也就壮起来了,管他的,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要我们内部团结,想来他人也奈何不了我们。

    三个女孩都道:“星羽,我们支持你,始终站在你一边。”

    我感激的连连点头。遇上这种事,换了别人,躲都来不及呢。尤其是柯儿,愿意勇担责任,真是让我感动莫名。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什么情况也没有发生,学校中一切如常,我们都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谁知到了下周的周一下午,第三节课结束,班主任忽然要我到办公室去一趟。

    我也不知道什么事,便跟她来到了办公室。

    班主任脸色严峻。劈口就道:“星羽,你闯大祸了!”

    四十四、闯祸

    来到办公室,班主任脸色严峻,劈口就道:“星羽,你闯大祸了!”

    “什么大祸?”其实我心里当然已经有数了,这几天怕就怕这事。

    根据墨菲定理,这事儿,你越怕,它就越来。

    果然,班主任对我道:“有人已经到学校告了你地三大罪状,小罪状不计其数,经学校仔细与当事人一一核实,这些都不是空穴来风。”

    尽管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我还是被班主任的话吓了一大跳,我也就是为学校学生会文学社广播站做了点工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至于有三大罪状,小罪状不计其数?而且学校还背着我偷偷找人核实了。

    想到这里,我无比委屈地对班主任道:“说我工作有失误,我承认,可是说我为学校辛辛苦苦工作却成了罪犯,我无论如何想不通。”

    班主任“啪”地一声桌子,惊动别的老师都扭头来看:“星羽,事到如今你还嘴犟,这不是我说的,是校长说的,学校正在讨论如何处理你呢,你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摸,摸……”

    周围老师纷纷道:“星羽,班主任是为你好,赶紧认个错吧。改了就好。”

    我脖子上青筋都爆了出来:“我没错,认什么?”

    班主任怒道:“你还没错?我早知道你一天到晚不好好读书,搞什么写作就没有什么好事。现在果然被我说中了!”

    我也怒道:“我喜欢写作谁也管不着!你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说罢扭头就跑出了办公室。

    一边走,一边眼泪不争气地就下来了。我做了什么了?辛辛苦苦,业余时间全部搭上,到头来却将我当罪犯处理,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正是课外活动时间,外面学生人很多。看着我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想让人看笑话,就跑出了学校。

    正在这时,后面忽然有人叫我。扭头一看,却是付班主任午吴凡!

    看见吴凡,我的气更不打一处来,这个卑鄙的家伙,夺去了祝雅亮的贞操,被我们痛揍了一顿。肯定怀恨在心,现在一定是又来落井下石了。

    于是理也不理,继续往前走。

    吴凡快步赶上来。焦急道:“星羽,你不要走。有什么话你好好对学校说。我相信事情会解决的。”

    我站住脚,冷冷对他道:“你来干什么?”

    吴凡道:“班主任也是为了你好。你还是跟我回去吧。”

    我一口唾沫呸在他脸上:“我地事,不用你管,你滚吧。”

    吴凡脸色稍变,但迅即恢复常态,也不动手擦擦,还是平静地对我道:“我知道你们恨我,我也知道给祝雅亮造成了伤害,不过我还是感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相信我,我没有恶意。”

    这,我有点犹豫起来,看情况,吴凡对我确实没有什么恶意,不过我也并不领他的情。

    便道:“好了,我回家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说罢拔腿就走。

    吴凡还在我身后叫:“星羽,星羽,明天去跟校长认个错……”

    我再没有理他,含着热泪跑远了。

    时间还早,我也没有马上回家,跑到山上乱转了一通,本想像电影里那样,用拳头砸树来出出心中这口恶气,可是轻轻砸了一下,就痛得要命,生怕破皮,只好作罢,只是对着山下狂呼了一通,才觉得心中舒坦了一点,不过把两个爬山的女孩子吓得不轻。那两个女孩像看见怪物一般远远躲开了,我这才大义凛然地走下山去。

    我不会去校长那儿认错地,他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回到家,妈见我脸色不太好,问我怎么回事,是不是跟哪个女孩闹矛盾了,我也不好将这件事对妈说,就算她终将知道,至少也能够多清净几天,我现在已经头痛得要命了,便支支吾吾搪塞了过去。

    第二天早自修时间,学校来了个保安,将我所有学生会宣传部办公室、学校广播站、小礼堂和学校图书馆的钥匙全部收走了,他自然是奉命行事,我也没有多说话,交出钥匙后就回到了教室。

    却见教室中大家都在窃窃私语,童思诗很快看了我一眼,低头看书了,我也不理会,自顾自回到座位上。

    查铁丽却觉察出什么,悄悄问我道:“出什么事了吗?学校保安找你。”

    我道没什么。

    查铁丽道:“你有事还瞒我干嘛?看同学们都在说你,一定有什么事情。”我刚想说什么,却听班主任在上面厉声道:“早自修期间不要讲话!”

    我朝查铁丽摇摇头,管自己念起英语来。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时,班主任来通知我,要我立刻到校长室去一趟。

    我反正已经下定决心,决不认错,要杀要剐随便,所以也就毫不惧怕地踏进校长室。

    新校长上任以来我们还没有打过大交道,刚上任他也挺忙地,最多不过见面时打个招呼,随便聊几句,不过他还算客气,见面就让我坐,然后和颜悦色地道:“星羽同学,我们想向你了解一些文学社,学生会,广播站等情况,请你如实回答,不要有所顾忌。”

    我心想,说就说,怕什么,大不了这个乌七八糟地官不要做了。

    于是点头道:“好吧。”

    校长见状,便向我询问了文学社活动、广播站等事情,我一一如实做了回答,并无隐瞒。

    校长问得非常仔细,连一些微小细节都不放过,我这里就不一一叙述了。

    最后,校长对我道:“星羽同学,感谢你配合学校调查,对此你也不要有什么想法,回去等待处理吧。”

    我想好歹也得问一声,便道:“校长,我犯了什么错误?”

    校长很平和地对我道:“你先回去吧,学生会,文学社与校广播室的事你先不要管了,好好读书,有关情况,学校会通知你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