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四十五——四十七摸奶弄事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四十五、摸奶弄事发

    校长很平和地对我道:“你先回去吧,学生会,文学社与校广播室的事你先不要管了,好好读书,有关情况,学校会通知你的。///www.99zw.cn///”

    我点点头,走出门去。

    校长室一呆已经两个小时,走出门来,却见已经课外活动了。

    以往一向热闹的学校广播站却没了声音。不知出了什么事,我连忙赶了过去。

    走到门口才想起,这广播室已经不让我管了,我还来干什么?条件反射。

    正想转身,却见广播室门开了,林羽思、刘婷婷与柯儿齐声叫道:“星羽,快进来,快进来,有事情。”

    我便过去道:“你们都在啊,我就不进来了,反正现在广播室文学社都不归我管了。林羽思道:“我们知道,正说这件事呢。”

    柯儿急不可耐地插嘴道:“郑国凯来过了,宣布所有的事情包括文学社、校刊编辑部、学校广播站都归他领导,任何事情无论大小都要请示他。”

    刘婷婷道:“这个郑国凯,我看了最恶心,以为自己真的要升正部长了,要是不让星羽干了,我也不干了。柯儿也嚷道:“我也不干了,今天就辞职!”

    林羽思却很冷静地道:“你们不要急,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

    于是问我道:“学校找你谈过了吗?”

    我道我刚刚从校长室出来。

    林羽思问:“校长怎么说?”

    我道校长也没有怎么说,就是问了一些文学社活动、广播站之类的事于是就将与校长的谈话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林羽思一听就急了。

    道星羽,你怎么这么老实呢?人家一问,你就一五一十地全说了,你这不是为人家攻击你提供炮弹吗?本来郑国凯最多也只掌握了摸奶弄的证据。其它事情即使他听说,也没有真凭实据。

    我奇怪道:“校长问我,我当然要如实回答罗。”

    柯儿也道:“对!怕他干什么?要追究起来。我们就说都是自愿的。”

    刘婷婷沉思道:“这事情怕没有这么简单。”

    “是啊,主要是有郑国凯在里面搀合。这人心机叵测,一定还有什么阴谋。”

    我道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我也不想当这个官,他要干就让他干好了。

    林羽思道:“那好,我们跟你站在一起。学校要是真把你给撸了,我们也辞职,让他郑国凯一个人得意去好了。”

    刘婷婷与柯儿立刻响应。

    我感激道:“三位地好意我也心领了,不过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不想连累大家。”

    林羽思道:“这事我们大家都有责任,不要说什么连累不连累,不过当务之急不是辞职,而是要弄清郑国凯到底向学校告了你什么状,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我听说有个三大罪状什么的,一定要想法弄清楚。”

    我苦笑道:“这种事情。学校会对我说吗?又不能去问郑国凯。”

    林羽思道这事慢慢想办法,不过大家要记住。万一再有人来了解情况。不要再多说了,以免言多必失。

    大家都道好。

    刘婷婷道:“星羽。我们陪你走走吧。”

    林羽思与柯儿也都附合,我心里正憋得慌,求之不得。

    本来今天是柯儿与我值班地,柯儿气乎乎道:“管他的,我又不是什么官。”

    于是锁了广播室地门,一起出去,反正马上就要放学了,校园中也没有什么可溜达的,便出校门,爬乾元山去。

    这乾元山海拔一百三十七多米,相传是当年吴王阖闾伐越筑城所在,与百凉山正好南北相对,也是观赏小城风景的极佳去处。

    以前我都是一个人来爬山,今天难得有三位佳人陪伴,心情自然好了很多。

    阳春三月(公历四月),正是万象更新之时,大大小小的草木藤蔓都纷纷开花来装点世界,顶不济也绽出一片片鹅黄的嫩叶应景,映山红(杜鹃花)自然也开了,不过靠近大路边地大朵都被游人采完了,只有密林深处才看得到。

    站在山顶,北面是小城,层楼重屋尽收眼底,南面与东南面是广阔杭嘉湖平原,远方笼罩着氤氲之处,便是杭州了。

    山顶景色实在是不错,不过因为心情不是太好,所以也没有心思去细看,只是道:“以后没事了,天天来爬乾元山。一路看文学网”

    三女孩一致道好。

    下得山来,晚饭是林羽思请客,我道怎么好意思,今天是你们三位陪我,应该我请才对。林羽思道你就不用客气了,记得欠我一顿----其实也不止一顿---就好了。何以解忧,唯有牛奶。

    第二天中午,走在校园里,吴凡忽然叫住了我。

    道星羽,你来一下。

    看他样子,很是焦急,我有点迟疑地跟他走到僻静处。他犹豫了一会儿,下决定对我道:“星羽,你知道郑国凯在背后捣你的鬼吗?“

    我点点头道知道。

    吴凡又说:“那你知道他向学校告了你什么状吗?“

    我摇摇头说:“这我就不清楚了,不是说有三大罪状吗?也不知道是哪三大。“

    吴凡道:“我可以告诉你,你快想办法吧,这次事情闹大了。我听了吴凡告诉我的情况,真是心惊胆战。简直不相信事情会这么严重。

    郑国凯向学校控告我的三条罪状全部跟聚众淫乱有关。

    第一条罪状是两次带队去莫干湖,集体裸泳,群宿。并且造成两名女生怀孕。

    居然有两名女生怀孕,我怎么不知道?

    吴凡道你听下去。还有呢。

    第二条是我星羽道德败坏,利用工作之便长期与三名女生在学校广播室鬼混,影响极坏。

    我一听到这里,跳了起来。

    这郑国凯也太卑鄙了,侮辱我也就算了。竟然污蔑三位冰清玉洁的女孩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吴凡忙道你冷静点,还有第三条更厉害,就是新市摸奶弄的事情!各位书友请注意,起点为本书首发并唯一刊登本小说地网站,本书链接:请你们支持原创,支持作者的辛勤劳动,经济条件允许的话。尽量不要看盗版书,谢谢。

    四十六、软肋

    吴凡道你冷静点,还有第三条更厉害。就是新市摸奶弄地事情!

    当吴凡一提到摸奶弄,我就知道完了。

    这是我们最软的软肋。

    其它事情。都可以解释。解释不成可以狡辩,狡辩不成可以抵赖。唯有这摸奶弄地事,郑国凯肯定搞到了文学社成员自己写地文章,白纸黑字,铁证如山!

    吴凡道:“现在郑国凯证据在手,闹得很凶,学校没有办法,已经一一找当事人核实了,而且也都取得了当事人的证言,你这回麻烦大了。”

    我偷眼望望吴凡,看他脸上一点没有幸灾乐祸地神色,暗暗想,这吴凡也会良心发现,冒着危险向我通风报信,也算得上一条汉子。

    想到此,便将对吴凡地憎恨降低了三分,便淡淡道:“好吧,多谢你了,反正我也早就不想干了,大不了撤职。”

    吴凡迟疑了一下,放低声音道:“我看那郑国凯意思还不止于此,你千万要小心,我一有消息就马上通知你。”

    我点了点头,便与吴凡分道扬镳。

    晚自修骑车回家,路上查铁丽追上了我,说了句:“星羽,等下到我家来。”便先去了。

    我有点害怕,查铁丽地厉害大家都是知道地,上次已经说从此不打我了,不料为了姐妹花的事情又被她狠狠揍了一顿,借口是为了我好(虽然现在想起来她实在是为了我好),那这事她还能饶过我?

    这几天同学们都在背后窃窃戳戳,她肯定也有所风闻,不要说添油加醋,就是实情的十分之一到了她的耳朵里,恐怕我的一顿前所未有的暴揍是逃不了的了。

    虽说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被查铁丽打PP的情况我还是刻骨铭

    不过说也奇怪,这时,我反而不太惧怕起来了,反正事情也都出了,你们想怎么惩罚我我都认了。

    一念至此,也就十分坦然地回家去。

    按惯例先洗了脸与脚,妈已经睡了,便也不打招呼,偷偷溜出来关上了门。

    查铁丽正坐在床上等我,一边看书。

    见我便道:“去把门关了,轻一点。”

    这门当然首先指查铁丽家地大门,刚才是虚掩着的,不过我进来时已经把它关上了。估计今天是要在这里过夜了。

    每次打完PP,总是在这里过夜的。

    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于是将查铁丽房间门也关好,然后走到床前等待查铁丽发落。

    查铁丽眉毛一扬,很惊讶地道:“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赶快上床?”我也搞不懂查铁丽什么意思,不过照惯例打PP也是要脱裤子上床地。于是二话没说,老老实实脱了裤子。上床坐在查铁丽身边。

    战战兢兢。

    当然首先是审问。

    查铁丽就问道:“怎么会搞成这样?你告诉我。”

    我也不知道查铁丽对这事到底知道了多少,却也不敢隐瞒,便将挨得上边的事情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地全说了。

    这一下竟然就用去了将近一个小时。

    查铁丽却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才插问一句。直到全部听完才说道:“没了?”

    “是啊,没了。”我老老实实说。

    查铁丽自言自语道:“不对啊。”

    我道怎么不对了?查铁丽道:“我听快嘴婆说地可不是这样地。”

    我想什么事要跟快嘴婆扯上关系,那就麻烦多多了。

    于是道:“快嘴婆地话你也信?”

    查铁丽道,这也是。

    于是将快嘴婆地话全告诉了我。

    据快嘴婆所言,我道德败坏。游手好闲,思想淫秽,生活糜烂,利用职务之便大肆乱搞男女关系,乃至集体淫乱。

    主要就是三大罪状。

    第一就是两次去莫干湖,指令唆使文学社成员集体裸泳、群宿,具体细节已经勿庸多言。仅据不完全统计,就有两个女孩因此为我堕胎。

    由于我身为文学社社长,竟然带头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在我地影响下,许多文学社成员都作风腐败,乱搞男女关系。

    第二就是我身为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利用管理学校广播室的职务之便,长期霸占学校三个女学生。其中一个还是学生会干部。并利用广播室隐蔽地位置,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勾当。

    第三也是最严重的一条就是在文学社去新市参加蚕花节活动期间。竟然不顾国家法律与社会公德,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集体淫乱,有电视台、报纸录像、照片为证,证明我们确实在蚕花节那天到过新市,又有学生文章为据,我们在摸奶弄集体淫乱的事情铁证如山!

    据快嘴婆所言,在摸奶弄事件上,主要责任就是我这个文学社负责人,我不光强迫成员集体淫乱,还亲自赤膊上阵,细细摸了文学社全部四十五个女成员(本来是四十一人,加上林羽思、彩云如月与杨柳青)的乳房,其中,有三个女生不肯,进行了激烈反抗,但最后还是没能逃脱我地魔爪。

    而我在作出了这种为人不齿的行径后不但不收敛,反而又挟持两名女生单独行动,肯定也是淫乱行动。

    另外,还有很多小事,比如私自配制学校图书馆钥匙,盗窃学校图书,宣传部里撇开老同志,另立山头,广播室,校刊、文学社大搞独立王国、独断专行、侵吞学校经费与文学社成员稿费等等等等,就不必说了。

    我怒不可遏。

    四十七、查铁丽出马

    我真是怒不可遏。

    这郑国凯实在阴险卑鄙无耻下流,居然一直在偷偷收集我们的情报,而我们竟然浑然不觉!

    更可恶的是,他的这些材料中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因此,不光具有很大的可信度,而且对我与文学社成员的名誉造成很大损害,更要命的是,他将文学社其他成员都卷入,这就使得那些人的证言说服力与可信度大大降低,人家会认为,这人本身与星羽不干不净,所以她肯定是矢口否认地,但不意味着这事不存在或者没有发生过。

    所以,现在即使女孩们都挺身而出为我作证,也只能将事情越描越黑。

    何况里面摸奶弄的事情本身就不白。

    不过当前首当其冲的还是赶紧对查铁丽说清楚。

    抱住PP,少挨几下铁尺最要紧。

    于是对查铁丽道:“我已经全部对你说了,你信谁?”

    查铁丽静静地看着我,好一会,轻轻道:“我当然信你。”

    我有点感动。就想去搂查铁丽地肩膀。

    查铁丽使劲一甩,将我的手挣脱了:“你找扁啊,就算你说地都是真地。可是你居然,居然摸了二十多个。嗨,我……”

    我这才觉得大事不妙,本来查铁丽还没有想起这挡事,我干嘛要去惹她呢?

    真是后悔莫及。赶紧亡羊补牢,道:“对不起对不起。当时被大家激地,我一时糊涂,现在我知道错了。”

    查铁丽看着我,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你呀,总是学不乖,就算你不想在场地女孩伤心,也不要太过分了,现场只有你一个男生吗?这事说到哪里去你也麻烦了,就算你能证明自己不是摸了四十多个女孩而只有二十多个女孩的奶。那又有什么区别?”

    我嚅嚅道:“人家知道错了嘛,现在怎么办呢?”

    查铁丽叹了一口气道:“还能怎么办,睡觉。”

    我一听睡觉两字。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忘形道:“你。你不打我了?”

    查铁丽瞪了我一眼道:“为什么要打你?你以为我变态。打了你晚上还要为你摸PP吗?不过,你以后真地要接受教训了。遇到事情多用用脑子。”

    “哦,”我诚恳地道,又想起什么,说:“那这件事……”

    查铁丽轻轻揪了一下我的耳朵,认真道:“你以后说话得注意,多留个神,学校要是再问你,不要再多说了。”

    “哦,可那……”

    查铁丽又瞪了我一眼,道:“还能有什么办法?把文学社名单给我一份吧。”

    我心中大喜,看来查铁丽要亲自出马了。

    凭查铁丽地聪明才智,刁钻古怪,这件事大概就有希望转机了。

    真的不知道怎么感激查铁丽才好。

    查铁丽又嗔怪道:“看着我干嘛?还不睡,想坐到天亮啊?”

    我如梦方醒,连忙脱衣睡下。

    查铁丽在我耳边道:“你要是想,就抱着我睡吧。”

    我想了一想,觉得自己闯下如此大祸,查铁丽都原谅了我,可我要是抱着查铁丽睡,那个坏毛病如果又犯了,查铁丽还不气破肚子?今天还是老实一点的好。

    于是转身向里道:“我想要你抱我睡。“

    查铁丽又稍稍一楞,将手穿过我项下,抱着我睡了我梦见郑国凯被查铁丽拎着使劲摔打,郑国凯头颅迸裂,脑浆四溅两眼翻白,小命玩完。

    又过了几天,在这几天中,查铁丽显得很神秘,下课、课外活动、夜自修都很少见她踪影,班主任知道查铁丽平日学习刻苦,从来不旷课,因此,对她没参加自修也不多加追究。

    又过了一天,班主任通知我晚自修时去校长室开会。

    到时间我进到校长室一看,好家伙一屋子人,足足有十几个。

    有校长与几个副校长,教导主任与其他几位我不太熟悉的学校领导,正副班主任,年级组长副组长等。

    另外,还有一个老师作记录。

    关上门,让我靠着墙站着,然后会议开始。

    校长宣布,今天的会议,主要是正式核实星羽同学地严重违法违纪行为,并给星羽同学一个申诉的机会,视情节轻重与态度好坏,再决定对星羽同学的处分。

    教导主任拿着厚厚一叠稿纸道:“星羽同学,这都是学校收到的检举信与学校的调查材料,现在向你本人核实,希望你如实回答。“

    我点点头。

    于是教导主任问我:“有人检举你带领文学社成员两次去莫干湖期间,唆使、纵容男女生一齐裸泳,乱搞流氓行动,有没有这事?“

    我一听就愤怒了,但是想到大家的叮嘱,我暗自告诫自己,一定要沉住气,不要失态。

    于是道:“其实那次并不是裸泳,开始时是一直正常的,只是因为大家没带游泳衣,所以最后男女生上岸后分开将湿衣服晒干,因为太阳太大,所以他们就下了水,也没有多少时间,并不是我唆使的。也没有乱搞流氓行动。”

    教导主任不耐烦地道:“你只要回答有或者没有。”

    然后又道:“我再问你一次,有没有裸泳?”

    我无可奈何,只好道:“有。”

    教导主任满意地对担任记录的老师道:“请记录,星羽同学承认带队去莫干湖时,有允许学生裸泳与乱搞流氓行动地行为。”

    “流氓?有没有搞错!”我抗议道,“我们没有搞流氓行动!”教导主任眼一瞪道:“都裸泳了,还不是流氓行动?我没有问你不许说话,等下有什么不妥你可以申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