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四十八吴凡仗义执言、四十九郑国凯摘桃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四十八、吴凡仗义执言

    教导主任眼一瞪道:“都裸泳了,还不是流氓行动?我没有问你不许说话,等下有什么不妥你可以申诉。///www.99zw.cn///”

    我瞪着眼睛只有呼气的份,只让你问,不让我辩解,这不是昏官断案吗?

    照他这么问法,还不是想给我扣什么罪名就扣什么罪名?

    不过多亏还有个申诉机会。下面结果基本上大同小异,郑国凯的举报材料非常阴险,利用一些真人真事,然后捏造一些谎言,我真是义愤填膺。

    当问到我有没有利用职权在学校广播站与几个女生乱搞时,我极其愤怒地痛骂了造谣者一通,并说可以与其对质,但教导主任却不让老师记录。

    前后用去了两个多小时,最后,核实总算结束,教导主任这才宣布,我可以申诉。

    我满腔怒火立刻喷发出来,首先抗议刚才的核实程序不公平。记录我的回答断章取义,并且漏掉很多,然后对其中一些捏造之处进行了反驳。

    问题是,这些捏造与真的事实在一起,人们先入为主,很难相信这是子虚乌有,空穴来风。比如说我没有摸四十多个女孩子的奶,而只摸了二十多个,你这么反驳有什么用?到底是为自己辩解还是将绞索往自己脖子上套?

    不过,我还是尽可能的澄清了事实。

    最后当然是洋洋洒洒的将自己担任宣传部长与创建文学社后的成绩大肆宣扬了一番,这一点大家倒是没有异议。

    吴凡乘机道:“我看星羽同学上任后兢兢业业,工作很努力,很辛苦,成绩也不小。年轻人经验不足,错误难免,但是成绩是主要的。我作为付班主任。平时对星羽同学关心帮助不够,也有责任。建议学校从轻处理。”

    大家都感到有点意外,一般而言,像今天会议地这种场合,学校各种领导都在,没有他这个小小付班主任发言的余地。但是他既然是付班主任,也不能绝对不让他发言吧。

    被吴凡这么一说,好像我的责任立刻小了很多,既然吴凡有责任,这学校各级领导当然也有不可推卸地责任,事情越大,学校的责任也越大。

    这一点,倒是大家始料不及地。

    教导主任的态度立刻缓和了很多,其他领导也面面相觑。恨不得将自己肩头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结果,教导主任在与校长小声商量后,客气地对我道:“这样。星羽同学,你先回去。不要有什么想法。你的事情,学校还要重新研究。一定会酌情处理的。”

    我感激地看了吴凡一眼,退出了门。

    今天要不是吴凡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后果不知会多么严重。

    想到此,心中对吴凡地憎恨不知不觉又去了两分。

    第二天中午,吴凡又与我偷偷接触,告诉我,现在学校领导对处理我态度分歧,主张从轻处理的一方人数开始增加,主张不要扩大事态,小规模处理,就是郑国凯继续抓住这事不放,扬言学校要是包庇,非要闹到公安局,告我集体淫乱不可,要是这样,事情就有点麻烦了。.我有点想不通,便问吴凡,郑国凯为什么要揪住我不放呢?他今年已经高三,马上要毕业了,就算把我赶下台,他自己当上了宣传部长又有什么用?

    吴凡颔首道:“这事确有蹊跷,我去了解一下。”这些天,我为这事搞得焦头烂额,也顾不上童思诗了,心想这次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摸了二十多个女孩的奶啊!哪怕一个,让她知道了,和好就别指望了,何况传说还不止),童思诗很小气的,一定不会原谅我了。

    不料这天祝雅亮却偷偷告诉我,童思诗要她传话给我,让我一定要坚强,要挺住,不能趴下!

    哇,一听到童思诗圣旨,而且是支持我的,我是又惊又喜,暗暗告诫自己,坚强些,不要让人看扁了。

    两天后,吴凡又秘密跟我会面,告诉我,现在,文学社几个关键证人都纷纷到学校翻供或者解释,说学校错误理解了他们的意思,其实事情不是这样的。

    大家都众口一词道摸奶弄事情只是个玩笑,并没有真的发生。

    至于那几个原先写了文章,详细记录摸奶这件激动人心事情地同学也说她们的文章是虚构的,是小说,只是表示喜欢我,并不是真地。这样一来,学校领导就更加难以处理我了。

    我焦急道:“可是我已经对学校承认了……”

    吴凡微微一笑道:“你怎么不明白呢?当事人不承认,你的证言没有什么效力地。”

    哦,听到这里,我不由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

    一定是查铁丽地功劳。

    吴凡又告诉我,现在学校领导中主张宁事息人的一方已经占据上风,就是郑国凯还是抓住这事不放,天天到校长那儿催处理结果。

    我道,这郑国凯为什么作这种损人不利己地事呢?

    吴凡道,我已经了解过了,郑国凯学习成绩很糟,在班上排二三十名的样子,即使能考上大学,最多也只能到师范院校等最后一批普通高校了(当时还是九十年代,大学还没有扩招),而郑国凯这人野心不小,看来,他是瞄上学校的那个保荐生名额了。

    而这个名额。已经有十多个学生在争了,郑国凯自忖没有什么背景,一定争不过人家。便想出这一毒招。。

    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郑国凯是想把我当作踏脚石啊。

    真是人心险恶。

    这样又过了几天,学校的处理决定迟迟未能下来,根据吴凡的情报,学校领导已经基本上都主张不要将事情扩大(我估计吴凡一定去游说了),但是这几天郑国凯跑校长室更勤。频频催逼,校长也正举棋不定呢。

    我们这个校长是下来锻炼的,以后可能是教委主任地人选,因此在他任职期间出了漏子,事情要是闹大,恐怕对他今后的仕途也会产生消极影响。

    不过郑国凯着实很麻烦,要是不处理,他将这件事捅上去,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因此校长也是进退两难。

    四十九、郑国凯摘桃子

    第二天中午。学校中突然来了一大帮人。

    男男女女,气势汹汹,直奔校长室。

    学校保安急忙赶来。不过也帮不上忙,老师们赶紧将看热闹地学生赶开。

    班主任与吴凡自然也赶过去了。

    闹了好久。校长才将这班人送出来。并拍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着什么。

    下午课外活动时,通知我开会。

    今天人少一点。大部分学校领导都没来,只有校长、教导主任与正副班主任在场。

    校长开场白,大意是说,经过调查,星羽同学担任学校宣传部部长与文学社社长期间,违法违纪行为事出有因,查无实据,而且,学校方面也负有一定的失察责任,因此,只要我能够写一份检查深刻反省自己地错误,学校打算就给我一个内部警告处分,这事就这么算了。

    当然,学生会宣传部与文学社的职务,暂时停职,深刻反省,下学期再恢复。

    我一听这事还真有意思,什么叫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便道:“这事要是真的呢,尽管处理,要是假的呢,就是有人诬告,检查我是不写的。另外,这个什么什么官,有人要,尽管拿去。”

    校长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强硬,一时比较尴尬,吴凡见状,赶紧道:“这样,给我五分钟,我与星羽谈谈。”

    校长同意了,吴凡便将我拉出门去,然后道:“星羽,你要体谅校长地良苦用心,中午学生家长都来闹过事了,说他们孩子清白的身世要是蒙上污点,就要找学校算帐,因此学校也不敢将事态扩大,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出主意,要是是你,那你真是高人!”

    我说不是我。

    我当然知道这一定是查铁丽的鬼点子。

    吴凡点点头道:“不管是不是你,这一招可真绝,学校顶不住了,现在就是一个郑国凯在跳,所以,让你写个检查,不过是给大家一个台阶下下,到下个学期,这事就过去了,你还是当你的宣传部长与文学社社长。”

    我道,郑国凯就是想夺宣传部长与文学社社长的位置为自己捞取资本,既然学校打算息事宁人,我也不打算把事情闹大,不过检查我是真的不会写的。

    吴凡叹了一口气道:“既然这样,还是我来写吧,不过你千万记住,让大家面子上过得去,要知道,这事真的上报公安局,派人来调查的话,纸就包不住火了,我还是不希望看到你出事。”

    他停了停,又语重心长地道:“人,有地时候是需要妥协的。”

    我看了看吴凡,忽然觉得他不再是那么面目可憎了。

    于是点头进去。

    虽然我与吴凡谈了二十分钟的样子,但校长等却没有一点不耐烦地神色,见我进来,便问道:“星羽,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恭恭敬敬向大家鞠了个躬道:“由于我年轻经验不足,工作中有疏忽,所以出了漏子,给学校添了麻烦,我理解学校的处境与良苦用心,因此,我从今天起辞去学校一切职务,不再过问学校学生会与文学社地事情。”

    我地话比较出乎校长与在座者的意外,不过校长还是很感动地与我握手道:“星羽,我知道你地能力与贡献,这次你受委屈了,我心里是有数的,我代表学校感谢你。”

    看来这新校长确实有一套,办事很圆滑,不知他在郑国凯面前又会怎么说。

    不管怎样,大家总算都下了台。当然,这事最大的受益者还是郑国凯,其实他就是摸准了学校怕出事的心理,顺利戴上了学校学生会宣传部部长与清溪文学社社长的官帽,将所有的功劳全部归在自己名下,进而顺理成章地得到了学校推荐生的名额,到上海某大学深造去了。

    当然这是后话。

    目的一达到,他自然也就不再闹事了,甚至还来跟我谈了一次心,说其实他并不想对我落井下石的,都是为了我好,教育挽救我,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而且后来正是他提议,学校才对我从轻处理的,我犯了这么严重的罪行,学校最后才给了我一个内部警告处分,实在是他郑国凯的功劳。另外,我也不要有什么想法,这宣传部长与文学社社长的位置,他先替我留着,临走时一定向学校推荐我,将来他有了地位,一定会大力提拔我的。

    对这种卑鄙小人,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这次事情的解决,查铁丽功劳第

    她串联了所有文学社成员,软硬兼施,有的晓以厉害(传出去不好做人),有的激以大义,有的强迫命令,有的用其它手段逼他屈服,再不行的就饱以老拳了。

    说实在话,这种手段让我与林羽思等书生气十足的人是没法采用的,多亏有个查铁丽。

    所有证人的一致翻供与家长们的出面,是问题顺利解决的关键因素。

    功劳第二的其实是吴凡,虽然我不太愿意承认,通风报信,仗义执言,多方疏导,苦口婆心劝说我,前面都已经讲过,这里不再重复。

    林羽思、刘婷婷与柯儿也都立下汗马功劳,出了在学校调查时为我极力开脱,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柯儿最突出,)外,还纷纷去校长那儿为我澄清事实,所以到了后来,校长也终于看清了郑国凯的面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