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五十三——五十五一张五万元的支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五十三、一张五万元的支票

    中午时分,顾晓菲来了。///www.99zw.cn///

    还没跑到我身边,这眼泪就扑簌簌地掉下来了。

    我想这身边女人太多也不好,一有事,就一个劲的哭鼻子。

    偏偏我这人心肠又软,最看不得人家掉眼泪。

    菲菲人未到,眼泪先行。

    女孩子一掉眼泪,我就心慌。连忙伸出手去道:“怎么了怎么了,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

    菲菲一边抹眼泪,一边道你还没事,都躺下了。

    我说我真的没事啊。

    菲菲说没事还挂盐水。

    我说医院就是这样的嘛,人一进院,有事没事。盐水都挂起。

    菲菲这才破涕为笑道:“你可别骗我。我说我不骗你。

    菲菲就像一个小女孩,蛮好哄的。

    这时,菲菲看到我妈打饭进来了,连忙道:“阿姨好,我来喂星羽吧。”

    我妈点头道:“好吧,你陪一下星羽,我到单位转转,有点事。”

    菲菲道你就放心吧。

    妈走了,菲菲就给我喂饭。

    我看着菲菲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

    菲菲道全校的人都知道了,你是大作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会没人关心呢?

    我想大作家原来还有这点好处。

    正喂着饭呢,忽然一群人鱼贯而入,一看,却是校长与教导主任与班主任等,提着一篮水果。两盒补品。

    “星羽同学好,我们来看你来了。热情洋溢。

    我受宠若惊,连忙想起身。

    校长急步从顾晓菲对面床前走到我身边。按住我身子道:“别动别动。”

    实际上我也不能动。手上挂着盐水呢。

    校长道我代表学校全体师生员工来看望你,并向你表示最诚挚的慰问。并祝愿你身体早日康复。

    这这,好像有点那个什么的意思。我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干嘛要这么隆重?我于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是因为我是个发了几篇文章的大作家?

    校长便问我伤势怎么样。

    我想起查铁丽的叮嘱,便道。也没什么,就是浑身痛。

    校长道那就在这里好好养伤。

    然后就作起报告来,长篇大论,滔滔不绝,我是听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反正就是夸我能力强,水平高,肚量大,前途远。

    最后。校长又许诺,下学年,只要我还在XX中学读高中。这学生会主席地位置非我莫属。

    我只好感谢道:“多谢校长与各位领导班主任关心,不过星羽才疏学浅。不是当官的料。所以这主席什么的,实在愧不敢当。”

    本想到此。校长等也该结束了,谁知就要大家要走不走地当儿,校长面露难色,俯下身,在我耳边低低说了一番话。

    原来如此啊,我这才明白校长的真正来意。

    原来,片姿集团为XX全校师生员工动工兴建地教工宿舍楼已经破土,学校不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张旗鼓处理张斌打人事件,以免工程款泡汤。

    虽说今非昔比,学校去年开始收择校费,今年比去年只多不少,不再囊中羞涩,可是,也不肯放弃片姿集团这么大一块肥肉啊。

    说一千,道一万,就是要我不再追究张斌打人的责任。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明白学校也有学校的难处,如此处理实在也是势所必然,因为全校一百多名教职员工眼巴巴的看着这个工程呢。

    再说,我也不能为了自己的一己之快,毁了这么多老师梦想地下半辈子的小康之家啊。

    何况,在摸奶弄事件上,我也欠学校一个人情。

    于是叹了口气道:“你们这样做,不是帮助张斌,只能害了他。”

    校长也叹气道:“其实我们何尝不知道?不过我们也是出于无奈,张斌这样的人,也不是我们学校给个处分就会变好的。”

    我想想这也是,何不卖个顺水人情呢?

    校长教导主任班主任让我好好养伤,又问我要不要学校给配备个服务员,我其实没事,当然不要,他们这才千恩万谢地去了。

    我便对呆端着饭呆呆站着的菲菲道:“想什么那?”

    菲菲这才清醒过来,连忙继续给我喂饭。

    幸好天热,饭也无所谓冷不冷。

    菲菲一边喂饭,一边道:“你肚量真大,就这么放过张斌了。..”

    我刚要说什么,又有人来。定睛一看,不由心头火起。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原来正是张斌与他家的御用秘书竹杆,另外还有两个保镖站在门外。

    张斌面无表情的站在床位:“星羽同学好,我特地来向你道歉。对不起。”

    我怒道:“谁要你道歉,你给我出去。”

    张斌点点头道:“好,我这就走,希望你好好养伤。”

    说罢便出去了。

    竹杆这才从包里取出支票簿,翻开填了个数字,撕下那张给我道:“星羽同学,我对我家公子对你的鲁莽举动表示遗憾,并代他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对你地一点小小补偿与慰问。”

    我接过那张支票一看,只见前面是个“5”,后面跟着----我数一数----是四个零!

    四个零,这是,是五万?

    是五万。

    天哪。在九十年代,就是我们这个曾经(是曾经)全国最富的地方,一下子拿得出这么一笔巨款的。恐怕也没有几家。

    我现在节余地稿费、学校的奖励也不过五百元。

    另外还有姐妹花与林羽思两家给地压岁钱,这钱是不能动地。

    而现在。张斌家一下就给了五万。

    五万元,可以办多少事啊。当时买个三室一厅的新房子也不过一两万块。

    老实说,谁要是给我这么一笔巨款,就是再揍我几顿我也乐意。

    竹杆见我两眼发呆,知道事情已成。便对我道:“那好,如果你没意见,我们就这样说定,你收下这五万元,从此不再追究这件事情,这事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五十四、钱不是万能地

    竹杆道:“如果你没意见,我们就这样说定,你收下这五万元,从此不再追究这件事情。这事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说罢,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转身,向外走去。

    我想。也许他现在内心高兴地是,又替主子摆平了一桩麻烦事了吧。

    当他走到门边时。我突然叫道:“你站住。竹杆茫然回过头来:“干什么?”

    我冷笑道:“你还没有听到我的回答。怎么回去交帐啊。“

    竹杆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没想到。就这点事,还有人对五万元不满意的。

    要是这样,这人的胃口也太大了吧。

    于是他又走到我床前,打开包往外拿支票簿,一边道:“对不起,这是我疏忽了,要是你想再添一点,你说,我想张家会接受地。“

    我轻蔑地看着他道:“你为虎作伥我能理解,回去告诉你的主子,钱,不是万能的,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不找他算这笔账完全是为了童思诗。“

    说着,我慢慢地将支票撕成几片。

    放回他手上道:“你可以走了。“

    竹杆张口结舌,目瞪口呆,好一会,才有点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这事已经了了?“

    我点点头,道:“现在,你可以回去邀功了。

    竹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走了。

    我对一边呆若木鸡的菲菲道:“你想饿死我啊。

    菲菲这才清醒过来,连忙又给我喂饭。一边道:“星羽,真没想到你这么有男子汉气概。”

    我说当然,男子汉气概是表现在关键时刻的,不过你还是先给我喂饭吧。

    妈的,这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

    我吃了一口道:“算了,你帮我将吊针拔下来吧。“

    菲菲吓了一跳道:“你干嘛?“

    我道:“挂这劳什子没用,再说我也不是什么重伤,回去吃几服药就好了菲菲还想说什么,见我脸色,连忙道好。

    又问我,住院费怎么办。

    我道别管它了,我们走。

    我估计妈快回来了,这里的杂事,她会处理的。要是跟护士说地话,肯定就走不了了。她们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财神爷的。

    于是与菲菲空手出病房,护士以为我不过随便走走也没有在意,我们坐电梯下楼,出门叫了一辆三轮车,便顺利到家。

    我看看时间不早,连忙对菲菲道:“你还是快回学校去吧,上课已经迟到了。”

    菲菲道:“反正已经迟了,不如你赶紧开个方子,我给你抓药去吧。”

    我想想也好。

    这次我虽然西医检查没有大碍,可是毕竟吐过血,不知伤在哪里,不管它,先开几服药吃了再说。

    于是便提笔凝神想了一下,处方道:

    当归10克,

    红花10克,

    丹参10克,

    制香附12克,

    炒元胡10克,

    三棱10克,

    莪术10克,

    自然铜12克。

    桃仁10克,

    广郁金10克,川芎10克。

    柴胡10克,

    乳香没药各5克。

    生甘草5克。

    三剂。

    主要功效行气止痛,活血止血化淤。

    给了菲菲二十块钱,菲菲抓药煎药不提。

    这时,妈急匆匆赶回来了。

    道你们怎么出院了?把我吓了一大跳,医生护士正急着找人呢。

    我道我没什么大事。他们天天给我挂盐水,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妈道那你也应该说一声。

    我道说一声我还走地了吗?这医院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正抓收入,进去后不住上十天半月地休想出来。还不如回来吃点中药,好地快。

    妈说那倒也是,可是医院那里怎么办?我想了一下对菲菲道:“这样,你先回学校对校长说一声,让他们处理吧。”

    菲菲道好的,匆匆跟我妈道了个别走了。

    我妈将药倒来我喝了。问我跟童思诗怎么回事。

    我道妈,我地事我自己会处理。

    妈道我知道,现在年轻人。哪里还有包办婚姻,我不过是问一声。我道。我与童思诗青梅竹马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喜欢她嘛。

    妈道你们真是一对冤家,一会儿好了。一会儿又吵,这次要不是为了她,你何至于吃这么大地苦?

    我道妈你就别说了。下午放学后,林羽思、柯儿与刘婷婷翩然而至。

    我妈见了这么多女孩,眼都花了。

    三个女孩带来了水果与一些黑芝麻糊之类的滋补食品。我道这怎么好意思。

    柯儿道星羽你就别跟我们客气了。

    我妈见我们有话要说,便知趣地退了出去。

    不过一会儿还是端来三杯茶。

    三个女孩只是上次文学社去金鹅山回来时路过我门口,所以还没有真正到我家来玩过。

    现在我地房间基本上不让我妈整理,所以显得很凌乱,还好刚才菲菲抽空替我整理了一下,要不真的看不过去。

    林羽思这才问我道:“听说你与张斌打架受了伤,我们都很急,所以还没有等放学,课外活动时间就溜出来看你了。”

    我感激道多谢你们来看我。

    柯儿大声道:“星羽你这就见外了,怎么说,我们也是,也是……”

    也是什么啊。

    饶是柯儿勇敢,这时脸上也飞起两块红色的轻

    林羽思与刘婷婷当然脸就更红了。

    尤其是刘婷婷,进来之后就不说话,老是看我。

    这时,林羽思才有空问道:“说到现在倒把正事给忘了,你的伤到底怎么样?”

    我道你们放心吧,大部分是皮外伤,一点点内伤而已,我的医术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柯儿噘嘴道:“又吹。”

    我笑道真地没事。

    三位女孩这才放心。

    于是谈笑风生虽然文学社散了,但我们四人帮依然还在。

    柯儿道:“听说你跟张斌打架是为了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孩子?”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跟三位女孩结识都是在童思诗跟我赌气之后,我也从来没有跟她们提起过(我又没病),所以她们只是风闻此事。

    五十五、坦白

    当我与三个女孩交往时,还看不到与童思诗和好的希望,因此与她们交往的态度自然是不同的,现在,童思诗既然回来了,我又该怎么与她们相处?

    一想起这事,我又头痛。

    越想越头痛,还不如不想。

    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

    于是道:“没错,那个女孩是与我一起长大的,我与她也比较要好。算是女朋友吧。”

    一言既出,三个女孩子脸色都有变。

    我不禁后悔说话太直了。

    算是女朋友,那……

    沉默了一会。林羽思才强笑道:“没关系的,我们四个玩了那么久。也算是好朋友了吧。”

    我连忙抓住这个机会补救道:“对对对,都是好朋友,一样的。”三个女孩这才高兴起来。

    柯儿笑道:“既然都是好朋友,不如我们三个给你做小老婆吧。”

    刘婷婷倒没什么,只是林羽思脸色很不自然。但依然微笑着。

    是啊,像林羽思这样高贵优雅玉洁冰清的女孩,怎么可能与人共事一夫呢。

    于是呵呵笑道:“我可没有这样地福气,有你们这些日子陪伴我,我就很知足了。”

    柯儿道:“我说的可是真的,不过你得告诉我们,除了顾晓菲,你到底外边还有没有姐姐妹妹什么地?”

    林羽思更显尴尬,刘婷婷也绷不住了。

    最尴尬的当然是我。我总不好跟她们全部坦白,还有查铁丽、姐姐、彩云、如月与杨柳青吧。

    于是嘿嘿笑着不接嘴,冷场了。

    三位女孩各有心事。又坐了一会,便告辞了。

    道星羽你好好养伤。我们改日再来看你。

    三人走后。我妈进来道:“星羽,这三个女孩都不错啊。尤其是那个穿白衬衣地女孩,气质高贵,很有内涵啊。”

    我道她就是林羽思。

    妈立刻道:“对对对,你跟我提起过,我还让你有空把她带回来让我看看呢。”

    正说着,又走进一个人来,原来是查铁丽。

    手里拿着一瓶药水,不用说,又是查家独门秘方。

    查铁丽笑着对我妈道:“阿姨,我给星羽上点药。”

    我妈也知道查家秘方地灵验,很高兴的道:“那太好了,谢谢你了。”

    查铁丽自然说应该地。

    我妈就出去做饭了。

    我知道规矩,连忙脱衣服。

    查铁丽给我数了一数,前胸与大腿上,一共有十几处比较明显的青淤,背上也有两处。于是道:“你真是命大,挨了这么多脚,连肋骨都没有断一根。”

    我也知道是奇迹,不过,更可能是当着童思诗地面,这张斌不敢下脚太重,只是想让我皮肉受点苦而已,下次要是在僻静处碰到,会不会要我的命就很难说了。

    查铁丽替我在伤痛处一一上了药水,又道:“不过你也不可大意,张斌是会武功的,你虽然好像没有什么,内伤是一定有的,就算现在不觉得,将来老了也一定会发出来的。”

    我点头道我知道,已经在开始吃药了。

    查铁丽道你的方子给我看看。

    我说不是在桌上那两包中药上面嘛。

    查铁丽看了连连颔首道:“星羽你的医术不错,可以开个医馆了。”

    我说查铁丽,我那点三脚猫功夫你就别取笑了。

    查铁丽微微一笑道:“我说的是实话,不过要说治跌打损伤嘛。你比起我们查家来还是差一点。”

    我说那是那是,我怎么能跟你们的祖传秘方相比呢。

    查铁丽得意道:“知道就好,明天这药就不要煎了,我会给你送过来。”

    我也知道查家秘方是从来不外传地,自然千恩万谢。

    这满身的伤痛,被查铁丽药水一抹,用功一逼,似乎是好了很多。

    查铁丽告辞回去,她的作业不允许她呆得太久。

    我忽然想起道:“要不,你把作业拿过来,我跟你一起做。”

    查铁丽道:“你有伤在身,我怎么好意思。”

    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地水平,这点作业还不是小菜一碟?再说,我今天没上课,正好补习,不碍事。

    查铁丽这才拿来作业,跟我一块做起来。

    我有伤卧床(其实是背后放了一床被子半卧)当然都是查铁丽靠在我身边做,我呢,就在旁边看她做,一边自己领会老师今天教的新知识。

    好在我地悟性高,自然不是太费力,有些题目查铁丽被卡住了,还是我先想出指点她地呢。

    不过我恶习难改,吻着查铁丽少女的幽香,就有点心猿意马,看看查铁丽低头沉思,很是可爱,就禁不住悄悄将手从她背后挽过去,将她搂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