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五十六、神秘人物到来、五十七、不为人知的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五十六、神秘人物到来

    我恶习难改,吻着查铁丽少女的幽香,就有点心猿意马,看看查铁丽低头沉思,很是可爱,就禁不住悄悄将手从她背后挽过去,将她搂住。///www.99zw.cn///

    查铁丽头也不抬道:“你呀,就是心花。过去不能怪你,可是现在童思诗都已经回来了,你就收心吧,要不然,再跟女孩子拉拉扯扯,童思诗知道你就惨了,那时连我也帮不了你。”

    我讪讪地将手缩回来,查铁丽又道:“说你胆大你还真的胆大,说你胆小你又真的胆小,现在抱着吧,没事的,我是说其他那些女孩子,将来你还真不好办呢。”

    是啊,其他女孩子,不是我见一个爱一个,我是真的舍不得啊。

    看来,这童思诗与其他女孩的事,也该安排一下了。

    我妈端饭进来道:“查铁丽啊,今天就在我家吃饭吧。”

    查铁丽起身道阿姨不了,我还是回家吃吧。

    妈道我家星羽在你家吃了那么多次,你在我家吃一餐又有什么要紧?别客气了。

    查铁丽见状,这才坐下跟我一起吃起来。我在家休息了一天后,就上学了。

    大家都已经知道我的英勇行为,因此对我除了原来的崇拜外,又多了敬佩。

    因为据说那天我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孩跟全校最厉害的霸王张斌奋不顾身地搏斗,最后两个人全部进了医院。

    张斌进医院倒是事实。不过他是第二天才去地,而且也不是去看病。

    本来班上好多同学要来看我的,查铁丽说了星羽没事。很快就会来上学,你们就不要去打扰他休息。让他好好休养,大家这才作罢。

    不过原来文学社的人还是不断有人送东西来,弄得我感动不已。

    两天后就是星期天,周六晚上,我们家突然来了一个人。

    是谁?你们谁都猜不到。

    不过说猜不到就有人猜到了。

    是童思诗母亲!

    她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来过我们家了。

    我妈过去与童思诗母亲是莫逆之交。说来也怪,虽然住在这么个小城,但从我们小学两三年级后,她们两人竟然没有见过面。

    这次见面虽然我妈对童思诗心里颇有微词,但她母亲地面子还是要卖的。

    我自然也是恭恭敬敬叫了一声“阿姨”。

    童思诗母亲脸上乐开了花。

    连道星羽这些年越长越帅,越长越出众,而且听说科幻小说是一篇接一篇地发,连手下地文学社成员也都沾了光,夸得我实在不好意思。

    不过我现在多少也懂了一点成人世界中的人情世故。知道童思诗母亲此次前来必定是有目的的,夸我也是。

    当然心中已经有数,于是。我的脸上也笑得与童思诗母亲一样灿烂了。

    连道“阿姨喝茶。”

    童思诗母亲又夸了一句:“星羽真乖我妈向我眨眼睛,意思是要我回避。我只得泱泱地道:“阿姨。你和我妈说话,我去写文章了。”

    我妈还是把我当小孩。这么大地事却不让我这个当事人参加。

    童思诗母亲笑眯眯地说了句:“好好写,出版了让我也开开眼界。”

    我说“好”便回屋里去了。有点郁闷。

    其实我说来写文章完全是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已经好久没有写过科幻小说了。

    只是以前写的那些超短篇在发而已。

    是该写几篇小说,不然枉负我这个“大作家”的虚名了。

    不过写什么好呢?

    最近看了一些武侠小说,主要是金庸梁羽生与古龙的,其他人不喜欢。.想想武侠小说里主人公的行侠仗义,快意恩仇,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羡慕。

    于是想入非非。

    要是我也有故事中主人公的本事,那张斌,大个子足球队长,还有吴凡----哦,吴凡就不算了----只要他们恃强凌弱,祸害良民,自己一出手,马上……

    唉,我现在知道那叫YY了,当时也就自己痛快一点而已我这副模样,只有挨揍的份,哪里能揍人呢?

    要是能揍张斌出出气就好了。

    据说西方一些国家有一些场所,专门可以让你到里面拳打脚踢砸东西发泄怒气,并以此来排解释放企业内部的矛盾冲突带来地应力。

    就和地壳中长期积累的应力最后会引发大地震一样,企业内部的应力不释放,也会引起企业地震,损失不可估量。

    另外,这种方法也可以用来治病。

    (这新闻我是从《参考消息》上看来地,《参考消息》上有很多科技新闻确实不错,长知识,开眼界,大家有机会可以看看)。

    于是就想,他们为什么不做几个真人模样的让人揍呢?

    要是那样,在我们中国也有这种设施,我一定每天买票去狠狠揍张斌一顿。

    慢着,有了。

    说起揍张斌,我脑海里忽然浮起一个模糊地念头,我宁心静气,任其飘来荡去,居然渐渐有点成形了。

    对,就是这!

    西方地这种设施发展下去,未来一定会出现更加高级的东西。比如----

    比如人体模型。

    某公司老板地,放在屋里,你可以对他任意打骂来出气。

    不过。这还不够完善,最好它会哭喊。求饶。

    在延伸下去,终于想到……

    这个灵感一至,下面立刻源源而来,马上就有了一个基本完整的故事框架。

    名字也有了,就是号地悲剧。

    大意是某公司总裁为了了解下属对自己的态度。与自己的机器人替身,也就是号对调岗位,然后引发地故事。

    不过现在不能写,现在快要考试了。

    童思诗说过,只要我学习成绩超过她,就可以与我再作朋友,现在虽然情况有变,但是我还是要努力争取达到这一目标,免得被童思诗看轻了。或者以为自己屈就。

    所以,现在我的时间是大大地宝贵。

    于是,我将写着文章标题的稿纸放进抽屉。看起书来。

    不过耳朵里还是留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童思诗母亲与我妈的谈话真是颇长,过了晚上十点都没有结束。

    不过。将近十点五十多十一点不到的时候。我妈来敲门了。

    “星羽,星羽。快出来,阿姨要走了,送送客人。”

    我妈这抑止不住兴奋地语气,分明是有好消息。

    我屁股上立马就像装了弹簧,“腾”地站起来,便去开门。

    我妈与童思诗母亲都在门边,脸上一样洋溢着烂漫的山花。

    “星羽,快去送送阿姨吧,回来我再给你讲童思诗的事情。”

    五十七、不为人知的故事

    送童思诗母亲出门,她什么也没说。

    几次想问问,但是想起反正妈等下会对我说的,所以也忍住了。

    拦了一辆三轮车,将童思诗母亲送走。

    临上车的时候,她才说了一句:“星羽,你很懂事,思诗要是有什么小姐脾气,你多包涵点。”

    我说阿姨你就放心吧。

    童思诗母亲走了,我这才回到屋里来。

    尽管时间已晚,但我依然想听听两位母亲大人谈了些什么。

    我妈自然理解我的心情,知道今天不把这事讲给我听就别想睡了,反正明天是星期天。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前几天,童思诗母亲见女儿郁郁寡欢,问她也不肯说为什么。

    于是留了个心眼,晚上去看她,却发现她在毯子中暗暗流泪。

    这时再问她,童思诗见瞒不过,才将事情原委说了,就是因为我出事,我妈对她不理不睬的事情。

    童思诗这个人比较受不起委屈,以为我妈这样,自己地事一定没有什么希望了,又没有朋友可以诉说,所以才一个人伤心。

    童思诗母亲知道以女儿面子,必定不肯自己来解释其中一些因由,只好自己亲自出马了。

    那是一年多前的事了。

    那天,女儿回家很紧张,一问,才知道学校新来了个同学,叫张斌,是片姿集团董事长的公子女儿因为上了他地车(什么原因,童思诗没有说,因此她母亲也不知道,不过大家都已经清楚了),结果,那个张斌竟然硬要拉她去宾馆,童思诗才知道这家伙不怀好意,于是大叫停车!

    幸好当时张斌也是第一次来学校,不敢太放肆,才让她下了车。

    临下车时,还对她道:“反正你早晚都是我的人,我不急。”

    虽然侥幸逃过一劫,可是想起以后每天要与张斌在一个班级读书,纠缠是免不了地,星羽肯定要误会,左思右想没有办法,所以暗自掉泪。

    童母一听,哈哈大笑道我以为是什么事情,就这点小事,没关系。一个电话就摆平了。

    童思诗瞪大眼睛道:“你不是在骗我吧。”

    童母道我骗你干嘛。

    你妈在银行虽然没做什么官(信贷科付科长确实算不上官),可是张家有两亿多贷款在我们银行呢。

    说着果真拿起电话(银行信贷科付科长家当然有电话,是公家装地)。就给张家打过去。

    不到三分钟,事情摆平。

    童母放下电话。轻松的对女儿道:“我已经给张斌父亲打了电话,让他管教一下自己儿子,你放心,那个叫张斌地,以后再也不会对你怎么样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这童思诗也有点可恶,竟然一声不吭,让人家白担心那么久。

    不过听到这里,心中总算一块石头落了地。

    童思诗有这么一层安全网,跟张斌来往自然可保无忧。

    不过还是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童思诗要跟张斌走那么近呢?

    我妈笑道,可不就是误会吗?也怪你,怎么会在那个叫祝雅亮女孩的胸前去印上一爪子,童思诗当时不知道(后来祝雅亮告诉她地。前面已经讲过),所以一气之下就跑去与张斌一起,因为她知道张斌不敢对她怎么样。只是让你担心担心,看你怎么样。于是她与张斌达成协议。本来也就是气气你的。让张斌帮个忙,谁知发现你又跟查铁丽在一起。而本来她对你与查铁丽的事情就余怒未消,这才假戏真做,与张斌亲近起来。

    妈道,你们这些乌七八糟地事情本来我也是不知道的,刚才童思诗母亲说给我听时,我是花了好大劲才理过头绪来。

    不过童思诗与张斌来往一段时间,发现张斌居然是真地喜欢上了自己,而且恶习也改了不少,这可有点进退两难。

    童思诗母亲说,这事可就都得怪她,因为当时女儿把事情告诉了她,说立刻要与张斌断绝来往时,是她一定要求女儿暂时与张斌维持现状的。

    “这又是为什么呢?”我不解地问。

    妈说,原来,童思诗母亲也有自己的苦处。

    张家的片姿集团向童思诗母亲所在银行贷款两个多亿,这钱虽然是领导收了张家好处放出去的,可是却一直是童思诗母亲在经手。

    尽管童思诗母亲一直拒绝张家给予地任何好处,但是一旦出了事,还是免不了干系。

    而这时,银行领导也已经有点感觉这事有点不太妥,张家以几万块小本起家,短短几年,自有资产已经膨胀到几百万,而通过重复抵押,滚动抵押,向本地以及外地银行所贷之款更是已达数亿之多!

    这种滚动式抵押(比如甲买了一辆车,用这辆车抵押贷款买了第二辆,再用第二辆抵押买第三辆,依此类推,有人也许会说,因为银行不会按照资产的实际价值贷款,而会打折扣,所以第二辆车的贷款不够买第三辆,可是你不要忘了,这资产评估是可以做手脚的,车子不行,可其他比如房子就可以,一幢一百万的房子,可以评估成三百万,这样就行了)一环扣一环,风险极大,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会全线崩溃,所以银行也已经意识到了,虽然贷款是上面压下来要他们贷的,可是出了问题,还是要银行负责的,所以,已经指令信贷科努力回收对张家的贷款。

    可是,这回收贷款哪里会有这么容易,借钱给人家简单,要回来可就难了,何况张家在上面有人。

    幸好这时张家还在继续吹气泡膨胀,先进企业纳税大户之类的红旗也扛了不少,为了继续向本地其他银行与外地银行贷到更多地款项,这信用是不能失的,所以虽然有难度,但还是可以从张家慢慢收回一部分钱。

    在这个节骨眼上,童思诗母亲也只能让女儿暂时配合一下了。

    于是,童思诗只好暂时稳住张斌,虚与委蛇了。

    为了不泄漏这个意图,童母只好让女儿对我也保密了。

    在这期间,张家请童家赴过几次宴,一半是企图继续从童思诗母亲银行贷到款,一半也是为了讨好童思诗,为达到收回贷款的目地,童家也只好去了,不过,对张家提到儿女之事时,都是王顾左右而言他,而张家觉得,自己财大气粗,童思诗家早晚会移船就岸,所以倒也不是催得太急。

    至于现在,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做母亲的当然不会再逼自己地女儿往火坑里跳,借此机会远离张斌,估计也没有什么太大地问题。所以,如果我星羽有什么要求,童家大人这里,绝对没有任何阻碍的。

    当然,孩子们自己地事情,当然只好让我们自己摆平了。

    事情的原委就是这样。

    我总算明白了,原来童思诗被当作利用的筹码了。害得我这两年脑细胞白牺牲了不知多少。这事我也不知道应该恨谁,反正好像谁都没有错。

    童思诗自然不能怪她,她不过是被人摆布的一粒棋子。也不能怪童母,处于她那种地位,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也不能怪银行,上面要他们干什么,能不从吗?虽然银行有自己的一条线,但是,不能不听地方的。

    要是怪张家与那些贪官污吏,是不是扯得太远了。

    要怪也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搞得童思诗一次又一次地误会。

    算了,不说了,还是想想怎么追童思诗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