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五十八、黑色七月、五十九夏夜迷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五十八、黑色七月

    怪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搞得童思诗一次又一次地误会。///www.99zw.cn///

    算了,不说了,还是想想怎么追童思诗吧。

    因为她母亲是秘密来说明情况的,童思诗心高气傲,最要面子,要知道自己母亲来当说客,这事又要起波折。

    不过经过与张斌冲突(这是说好听的)这件事,想必童思诗不会再跟张斌来往了,因此这我倒不太担心,至于张斌那边,因为有贷款之事(近几年童思诗母亲银行已经从张家收回一个多亿贷款,但为了继续回收,稳住张家,还是向他们片姿集团发放了一部分贷款,两者相抵,大概也回收了几千万,尚余一个多亿。)所以暂时不用太担心。

    为今之计,只有我使出吃奶的劲(可惜最近很难吃到,童思诗那里现在不行,查铁丽那儿不敢,而林羽思、刘婷婷与柯儿那儿则是不能再发展了,要不将来又是麻烦,所以只有顾晓菲了,不过她一个月只来一次,我那个饥渴啊)来追赶童思诗了。

    不过,虽然我与童思诗考试分数只差那么几分,但众所周知,攀登珠穆朗玛峰,冲顶的那一两百米是最艰难的,因此,我对自己能不能追上童思诗心中实在没有把握。

    而童思诗那边,因为有我妈那件事在前,因此以她的脾气,也是断不会放下面子来向我套近乎的。

    所以,我只有等考试结果了。

    黑色的七月终于到了(好像这几年才改为黑六月),全中国所有的高三、初三的学生与家长还有老师与学校领导都是拼了命地每日没夜突击,当然最终结果还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而本来像我这样地成绩是稳升高中重点班的,可是为了童思诗。也只能被绑在高考与中考的血腥战车上,没命地末路狂奔了。

    可怜我的小脸哟。

    工夫不负有心人,在临上考场前几天。我将全部知识最后捋了一遍,欣喜地发现。基本上所有地知识点我都已经掌握了,虽然我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过,平日里唠唠叨叨的我妈此时连半句话都没有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也许全国的孩子。只有在那几天中才真正有无上的权威。

    唉,哪个父母不望子成龙啊。但是考试铃声一响,倒计时就开始了,不管你胸有成竹也好,心存侥幸也罢,这场戏终究还是要散场地。不过将演出放在这么热的天,实在是缺德。

    我语文数学还可以,就是英语因为记性差,所以考试时感到不太理想。总的来说,还是发挥了正常水平,既没有超常。也没有出现大的失误。

    考试终于完毕了,从黑色七月摸爬滚打过来的人。不死也都脱了几层皮。远远看去犹如一个个游魂野鬼,人人惨不忍睹。但是。与所有人一样,我还得在酷热中再忍受一段时间。这也是所有考子最难熬,夜不能寐的时候,因为,统一阅卷需要很长时间。

    不知道结果如何,也就不能决定如何去见童思诗。

    除了镇上的图书馆,无处可去。

    但是,最近几年书籍涨价,经费锐减,因此,图书馆的杂志都大大减少,远不如前,很多我过去喜欢看的书,比如《天文爱好者》之类地科技杂志都停止订购了,而馆里的书更是不知道几年没有更新了,再加上我在学校图书馆近一年的狂看,等于将镇图书馆里想看地书也基本看完了,所以实在也没有什么好书读。.

    就是借了一本回家,不到半天便看完,也不想回去再瞄图书管理员小姐的白眼了。

    家里倒是订阅了几种报刊杂志,比如《科幻世界》、《读者文摘》、《报刊文摘》等,可是,很不好意思,这些都是留着我上厕所时看地。

    我之所以要将这些杂志报刊留到厕所里看。决不是对其有什么大不敬,相反,我是非常喜欢这些书报地,只是我看书太快,平时罢了,上厕所没东西看实在浪费时间。

    这世界就是这样,当年想看书时无书可看,现在网上这么多书,却没有时间看了(现在所有时间都花在写书上了)。

    期间又去了一趟姐姐家。姐夫不在,他照例在跑运输,难得来一趟。

    姐姐当然又做了很多好吃的给我。不过这次,姐弟俩没有亲密接触。我想,也许是因为有了姐夫,姐姐就应该与弟弟拉开距离了吧。

    本来就应该这样地。

    我很高兴。

    在姐姐家抽空将上次就已经想好的故事《号的悲剧》写了。

    当然是草稿。

    后来,我就跟姐姐聊天。

    我对姐姐讲我的事,姐姐跟我讲她与姐夫的事。

    听得出,姐夫对姐姐很好,姐姐因此很快乐。

    这我早料到了,以姐姐这么温柔的性格,哪个男人不喜欢呢?

    姐姐现在好了,我心里也是很高兴的。本来是想给姐姐买件礼物的,但我想就不要再牵动姐姐的感情了,还是等他们结婚时再送吧。

    姐姐当然也对我的事情喜怒交集。无论是柯儿的豪爽,还是林羽思的远虑或者查铁丽的机智妙算以及郑国凯的卑鄙无耻。

    听到童思诗替我挡了张斌一脚时,才道:“我看这女孩子是真心喜欢你。”

    最后,她又说:“你要是真的喜欢她,就紧紧抓住她,别让她跑了。不要三心二意。”

    我道姐,我知道了。

    从姐姐家回来后,我也依然无事可干。便花了几天功夫将《号的悲剧》认真修改了两次(那时不像现在,一天就写几千字。好像几百字都能改上半天地),恰好菲菲来了,便花不到一个晚上的时间替我将它抄好了。

    不知怎么,觉得有点疲倦,菲菲一边抄写文章。我则一边躺在床上看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等我一觉醒来,菲菲还在伏案疾书。

    夏天,当时没有空调,实在很热。看她大汗淋漓的样子,我有点感动,悄悄起身,走到她身后,轻轻为她打起了扇子。

    菲菲惊喜地回过头来。道星羽你刚才睡着了,我看你太累,所以有几个地方不清楚就空着。没来打扰你。

    我感动地捏了一下菲菲地裸肩(天热,菲菲只戴着胸罩)。道:“谢谢你菲菲。”

    菲菲道这点小事。你谢什么?还好我看你的字习惯了,不然很多人是看不懂。

    我大惭道不错。

    我地字本来就是天下第二差嘛。要不也不会让菲菲抄了。

    于是将菲菲空着没有抄的地方一个一个说明,菲菲填满了。

    五十九、夏夜迷情我道:“菲菲,要不你休息一下,或者明天再抄,你看都一点多了。”

    菲菲转过头,朝上看着我,充满柔情道:“没关系,我不累,再说,还有不多就抄完了。快去脱了衣服躺在床上休息等我,等下我给你按摩。”

    我禁不住摸摸菲菲的脸道:“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谢你才好,我还是帮你打打扇子吧,看你背上的汗。”

    我房里用地是台扇,为了让我好好睡,菲菲将它开了小挡,对着我床上了。

    其实这天,就是吹电扇还是热,当时又没有空调。

    我不禁有点怀念查铁丽与下渚湖起来。

    查铁丽当然已经回下渚湖去了。而下渚湖是多么凉快啊。

    于是将电扇掉转头,开了大档,对着我们两人猛吹。菲菲连道开小一点吧,看把稿子吹乱了。

    我便关小了电扇,看着菲菲浑身白皙的皮肤,真恨不得咬她几口才好。

    我心猿意马,拿了一个凳子坐下,从身后抱住菲菲。两只手就在菲菲肚子上与大腿上乱摸。

    因为,我不能长期与菲菲这样相处下去了。

    我已经有希望拥有童思诗,怎么还能抓着菲菲不放?

    我这样做,对得起童思诗,对得起顾晓菲吗?

    本来,我是想今天晚上就对菲菲说清楚的,可是看这势头,我怎么能在菲菲替我抄完文章后对她道:“菲菲,我现在与童思诗好了,你以后不要再来缠我了”?

    这岂是男子汉行为?

    既然今天不行,就只好以后再找机会了。抱着菲菲,感觉菲菲身上的皮肤比我凉快多了,我有点不解。

    这凉摸上去就更舒服。干脆将菲菲的胸罩也解了。但是不敢放肆,怕影响菲菲抄写,只得轻轻地在她的乳房上用手做着圆周运动。

    不过为什么男生的身上热而女生凉呢?是不是都是这样?

    后来我才明白,原来男女生身上是差不多热的,但是,你感到热时,皮肤反而凉,这是因为,你热就会出汗,一出汗带走了热量,皮肤就反而显得凉一点了。而没出汗的皮肤温度要比正在出汗地高一些,这是我好久才悟出来的,大家可以在夏天验证一下。

    摸了菲菲的小兔兔,又忍不住想摸她地小妹妹,不过忽然想起童思诗,只好收手了。

    倒不是觉得对不起思诗,而是怕对不起菲菲。

    不过奶子还是要摸的。

    这篇文章直到半夜两点多才抄好。

    本来还能快一点地,可是被我一捣乱,菲菲地动作也慢了不少。

    抄好后我当然至少还要看一遍,因为明天菲菲不在了,要是那时发现错别字,我改的话,卷面看上去会不整洁很多。

    菲菲帮我按了一通头部与肩背后道:“星羽,你躺到床上去看吧,那样舒服一点,我按摩起来也轻松。”

    我自然照做了。

    菲菲老实不客气地扒掉了我地裤子,自己也脱光了,跪在我身上就使劲地替我按摩。

    我不好意思道:“你还是把裤子穿起来吧,这样多难为情。”

    菲菲在我小弟弟上捏了一把道:“人家热嘛,你快看文章吧,时间不早了。”

    我吐吐舌头,乖乖看起文稿来。

    其实错误的地方也不多,因为菲菲很用心,不过最后的一点因为我的干扰,就有两三个明显错误的地方。

    都让菲菲改了,看看时间不早,便道:“菲菲,睡了吧。”

    菲菲却倒在我身边道:“我也要按摩,人家今天累了。”

    这要求当然绝对合理,这么一篇长文章抄下来,她也确实累了。

    于是道好。

    不过,我可不敢跪跨在她身上,一个是因为看过黄带了,知道男女之间是怎么回事了,所以很难为情,二是怕自己的小弟弟与菲菲身上的皮肤摩擦特别是与她的小妹妹亲密接触,万一忍不住……

    没办法,只好这样了。

    菲菲却不肯放过我,一边用手玩着我的小弟弟,一边羞怯地道:“人家要你按摩小兔兔与小妹妹。”

    其实按摩其它部位当然不如按摩女孩的敏感处,不过我心里有了心思,还是将菲菲全身一一按摩过了,又按摩与吃了奶子,才最后象征性地摸了一下菲菲的私部。

    就是这样,也已经忍不住,小弟弟被菲菲揉捏得一下喷了出来,还特别多,搞得菲菲身上与床上到处都是。连忙找东西擦干净不提。

    我觉得自己这样太邪恶,太无耻了。真是不知道怎么对菲菲讲才好。

    于是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要对菲菲把事情讲清楚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要是以后回忆起来,我怎么对菲菲交代?

    扭扭捏捏岂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