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六十、心款,六十一、雅亮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六十、心款

    中考成绩终于出来了。///www.99zw.cn///

    结果,我的总分比童思诗到底差了一分。

    真是令人伤心啊。

    这老天爷似乎有意在戏弄我,就差那么一分。

    没脸去见童思诗。

    这个暑假既热又无聊,心中极其郁闷。

    查铁丽不在,姐姐那儿也不能常去,林羽思、刘婷婷与柯儿现在没有地方见面。

    杨柳青家太远。

    本来可以与童思诗唱“天仙配”的,可是现在……

    可是也没有办法,谁叫我成绩不如人呢。

    这天下午三点钟光景,总算有些积雨云从西边天空推过来,虽然光打雷,不下雨,但起了几阵风,将暑气驱散,还是凉快了许多。

    陈参军来叫我踢球,说已经叫好了人,在镇上的体育场。

    过去一看这人也差不多都认识,大多是我们学校的,很多都一起较量过。

    我还是参加陈参军一方,踢中卫,你来我去一场激战下来,结果双方踢了二比二平,握手言和。

    于是纷纷向对手表示猩猩惜猩猩之意。

    在回家时,陈参军忽然道,有件事想请我帮忙。

    我道什么事?

    陈参军不好意思道,祝雅亮与他的数学都不行,所以想请我去辅导辅导,地点就在祝雅亮家,今天晚上。

    因为陈参军自己的家既乱又热,还有人,不方便。

    这我当然也知道。

    原来今天陈参军来找我还有这么一层意思。

    没说的。哥儿们嘛。

    于是答应回家吃了饭洗了澡就去。

    陈参军道我也马上去,我们晚上在祝雅亮家碰头。

    于是分道扬镳。

    我回家急急吃饭(其实是喝粥,夏天嘛)洗澡。将自己的事处理完毕,跟妈说了一声。就往祝雅亮家赶。

    祝雅亮家在三楼大家是知道的,这幢楼里地居民大多与祝雅亮父母一样,去新县城上班了,周日才回来,所以楼里静悄悄的。

    我已经来过几次。熟门熟路,也不怕,再说天还没有黑呢。祝雅亮家的门虚掩着。

    我敲了两下,没人应,这才想起,原来祝雅亮家地正屋与客厅隔着一座天桥,前面很难听到的。

    反正陈参军也马上就要来了,我先进去吧。

    于是大胆推门进去,想想这门是为我留地。陈参军反正肯定有钥匙,便把门关上了。外面虽然还亮着,但屋里却已经黑下来了。我走过天桥,到祝雅亮房间中去。

    祝雅亮房间里也没有开灯。而且前面的门窗都关着。拉上了厚厚的窗帘(为了防晒与热气侵入),因此比外面更黑。

    我看见床上坐着一个女孩。

    不用说。一定是祝雅亮。

    我大着胆子走进去,一边摸着了门边墙上的开关,一边道:“雅亮怎么也不开灯?”

    灯亮了。

    与此同时,那女孩也转过脸来。

    两个人同时惊呼起来:“是你?”

    我们两个人都很吃惊。我吃惊当然与各位已经猜到的一样,对方竟然不是祝雅亮,而是童思诗!

    童思诗吃惊地也是这个。

    两个人将经过一交流,才知道中了陈参军与祝雅亮的计了原来跟陈参军来找我一样,祝雅亮傍晚也去找过童思诗了,说她与陈参军数学不好,希望她晚上能到祝雅亮家替他们补习一下。

    现在童思诗与祝雅亮关系很好,自然应允,吃了晚饭便欣然前往。

    到了祝雅亮家,祝雅亮与她说了几句后,便借口陈参军怎么还不来,她到外边去看看,便溜走了。童思诗不知是计,也没有在意。

    我把陈参军约我的事也对童思诗说了。

    这样一来,事情就清楚了。

    不过我们虽然中计,却也没有怪罪祝雅亮与陈参军的意思。

    我与童思诗都是比较内向,比较矜持的,属于慢热型,所以谁也不肯十分主动的去接近甚至讨好对方。

    陈参军与祝雅亮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才会想出这么个办法让我们走到一起。

    其实,原来我与童思诗已经基本上消除了隔阂,可是因为我妈在中间插了一杠子,童思诗又是极要面子的人,自然不肯热脸孔贴人家冷屁股,所以两人之间的关系反而退步了。

    真是天生冤家。

    不过,所谓冤家路窄,两个人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碰头,自然谁也无法逃避了。

    当然两个人也不能老这样对峙,我便没话找话道:“你这一年多,过得好吗?”

    其实两个人就在一个班级,好不好还用问?

    我这不是没话找话嘛。再说,以前虽然在同一个教室,我觉得,两个人地心却隔得比谁都远。

    童思诗低低道:“好的,有件事我早想告诉你。”

    她微微抬起头,看着我向我招手。

    我便走到她面前。

    童思诗嚅嚅道:“其实,其实,我跟张斌……”

    我捂住她的嘴道:“不用说了,不用说,我知道。”

    “你知道?”童思诗疑惑地看着我:“我地事。你怎么可能都知道?”

    哦,这倒是我说话太快了,虽然童思诗母亲来过我家。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我们,可是那是保密地。

    这事要让死要面子地童思诗知道那还了得!

    我灵机一动。连忙道:“这还用说吗?你这样做一定有你的理由,我绝对相信你。”

    我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么得体地恭维话,同时又暗暗表示了绝对信任对方地心款。童思诗果然大为感动,叫了一声“星羽”。

    我说恩。

    童思诗轻轻说:“这一年多委屈你了。”

    说罢悄悄拉起我的手。

    我地泪水直在眼眶中打转。

    哽咽道:“没有,没什么。”

    童思诗抬起眼睛盯着我。眼中同样噙满了泪水。

    “星羽!“思诗!”

    两人再没有说话,紧紧抱在了一起。

    六十一、雅亮家

    苏东坡在他思念妻子的词《江城子》中描写梦中与妻子相会的情景中这么写道:

    相言,唯有千行。

    是啊,相言,唯有千行。

    我与童思诗,经过万千曲折,今日终于走到一起,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有太多太多的情要诉,千言万语,万语千言。一时涌上心来,却不知说什么才好。

    就是知道说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抽搐得太厉害了。

    两个人地眼泪鼻涕那是一大把一大把的,将双方的衬衣都搞得一塌糊涂。

    很多很多的委屈就随着泪水悄悄一去不返。

    不用说。那是不用说的。

    这就是男女之间的奇妙情感。

    也许。唯有哭才能达到双方情感交融的最高境界。

    笑,就要浅薄得多。

    很久很久。两个人的抽搐才从猛烈持续转为一阵一阵的,这才开始边泣泪边说些断断续续无意义地话,慢慢连贯起来。

    童思诗忽然又将我推开,仔细端详着我的脸,然后掀起衬衣给我擦眼泪鼻涕。

    我也用衬衣擦她的。

    我都不知道等下怎么回家了。

    管他地。

    擦完泪水,两人又一起坐在床沿上,执手相对,眼里只有对方。

    只有对方。

    世界不存在了。

    也许有人会不满意我为什么要找童思诗这样一个小气的女朋友,那我要告诉他,去鞋店选鞋,很少有人(还是有少数脑子有病地人)只挑那些最好最贵地。

    大多数人,最后都选了那双他能找到的最合脚地鞋。

    因此,我劝大家,找对象时,假如你毫无希望,那就不要老把眼光盯着那些看都不看你一眼的优秀女孩身上。

    找一个最合适你的女孩子吧。这样生活会容易许多。

    又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方才从物我两忘的纯精神世界开始慢慢回到现实中来。

    这才开始感受到从握着的害怕般的分开,到了后面才敢聚合到一起,向着海底的虚空处发挟意。

    充满柔情。

    我刚想说什么,童思诗用手捂住我的嘴,摇摇头。

    然后扶我一起站起来。

    两个人一起走到卫生间去。

    去洗脸。

    童思诗是很爱干净的。

    不过她拧干毛巾后,却先帮我洗。

    很慢很慢地洗。

    一边洗一边看我。

    柔情无限。

    就在她替我洗脸的时候,我脑海中快速掠过无数我们厮守亲热的镜头。最最难忘的是童思诗替我挡住查铁丽竹鞭与张斌的脚。

    有人责怪我为什么总是将有这么多毛病的童思诗放在第一位,我只能告诉他,一定要珍惜曾经用血肉之躯来替你抵挡打击的人。

    这样的人,肯定会珍惜你。

    我这里不是说,要是其他女孩遇到这种场面不会挺身而出替我承受,然而事实是她们没能碰上。

    如果这人是其他任何一个女孩,我都会爱上她的。

    童思诗替我仔仔细细洗完脸,这才给自己洗。

    我也不管那么多,就擅自开了祝雅亮衣柜,从里面找出两条男女衬衣,一条给我,一条给童思诗。

    然后,轻轻牵着童思诗的手,回到祝雅亮房间。

    估计今天陈参军与祝雅亮是不会回来了。

    两人这才开始讲述各自的故事。

    当然,我的故事是有所保留的。

    什么姐姐妹妹的一概不提。最多不过是说一句文学社有很多女孩子。

    一点不说童思诗也是要起疑的。

    不过童思诗似乎并不在意。

    童思诗也对我说了她的事。

    与她母亲对我们说的大同小异。

    不过,她告诉我,开始时也不过因为与我斗气,结果那张斌马上露出真面目,幸好那天前面车上有张斌母亲,所以张斌也不敢太用强。

    后来她母亲给张斌家打过电话后,张斌就变得老老实实了。

    张斌父亲知道两个多亿贷款对张家意味着什么,所以一定严词管教了自己的儿子,张斌再也不敢对她放肆了。

    正因为这样,那天夜自修开始以后,她看到我与祝雅亮先后鬼鬼祟祟的进来而祝雅亮的胸前竟然有一个爪印,手中又拿着我的饭盆,不用说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当然不过是自以为明白怎么回事)。

    所以,她才去找张斌,与之达成协议,要他配合演戏给我看。

    反正有那层利害关系在,张斌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谁知事情发展出乎意外,张斌确实不敢用强对付她,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张斌居然会对她动了感情,而且有段时间确实有所转变,甚至肯放弃他那辆“哈雷”,改骑自行车。

    这期间,偏偏我又不知检点,因此双方的误会也是越闹越大。

    另外,张斌老实了一阵子后,又开始露出了本性,虽然不敢太用强,却对她纠缠不休。而张家也几次向她们家流露出想攀亲家的意思。

    本来她可以断然中止与张斌的来往,可是谁知又出现了银行回收贷款问题,因此,她母亲再三求她,在这个节骨眼不要再刺激张家,暂时假意与张斌交往,因此事情就一直拖了下来。

    这一段前面童思诗母亲已经交代过了,不再重复。

    后来,她在祝雅亮家无意中(她不知道那是特意安排的)看到了黄带,才明白男女之间的事,知道那次在下渚湖是错怪了我与查铁丽,第一次错怪了,那第二次查铁丽去当说客她也是错怪了,另外祝雅亮也向她说明了手印的事,这样,所有的误会都已经消除,她这才发现自己实实在在误会了我。

    说到这儿,童思诗认真地对我道:“这事归根到底,全都是我的责任,我也已经知道错了,你要是想骂我就骂吧。”我看着童思诗那美丽的大眼睛与秀丽的脸庞,恨不能将她含在嘴里,哪还舍得骂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