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六十二、冰释前嫌、六十三、睹物思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六十二、冰释前嫌

    所有的误会所有的前嫌都已冰释,所有的障碍所有的包袱都已经排除,再也没有什么东西阻碍我与童思诗再次牵手!

    当然,童思诗所不知道的是,她母亲早已向我们交了底,也不知道她参赛的名额是我让给她的,当然也不会全部知道,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我与众多女孩有过不同寻常的交往。///www.99zw.cn///不过我想,她知是肯定知道一些的,不过她很聪明,对此只字不提,而将如何处理的大权完全交给我。

    所以,唯一留在我心中的疙瘩就是我与众女孩的关系。

    如何处理这事需要大智慧。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今天,是的,至少今天,至少今天晚上我们可以放一放。

    放一放?干什么你说还能干什么?

    至少得吻一个吧。

    那天晚上,我们谁也没有回家。

    因为,我们的目光没法离开对方。

    不知怎么,也许是分别的时间长了点,不知为什么,我们怎么也看不够对方的眼睛。

    对方的脸。

    我们相拥着倒在床上,继续我们两人的游戏。

    我们嘟嘟哝哝说着除了我们谁也听不懂的话,哭哭笑笑,笑完又哭,哭完又笑。

    我们没有想到别的事。

    这个晚上。我们的心灵特别纯洁。就像十五地月光,没有一丝杂质。我们一直嘟哝到双方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直至相拥睡去。

    睡到天快亮时我猛然惊醒了。

    该死。我忘记了我那坏习惯。

    不过睁眼一看,天哪。发生奇迹了。我破天荒地老老实实抱着童思诗睡着,什么都没干。不说了,趁着思诗还没有新,赶紧多享受春宵一刻吧。早上起来,我的思诗已经完全恢复了那种雍容典雅的气质。只是轻轻道了声:“星羽。想我就来我家看我。”于是便告别我先走了。

    穿着祝雅亮地衬衣。

    两个人一起出去被人看见影响不好。

    我又在祝雅亮闺房中流连了半个小时左右才出去。

    不过没有回家。去了哪儿?

    还能去哪儿?

    当然是去陈参军家。

    这命运,生活真是奇怪,上次是我给陈参军与祝雅亮牵了线,这次,却是他们给我与童思诗搭了桥。

    也许命运就是一种轮回。享受着夏日里清晨的阳光,我慢慢地踱到陈参军家去。

    这陈参军与祝雅亮可真是懒啊。毕竟是夏天,可他们居然七点多还在屋里头睡觉。当然,有时我也一样。

    不过他们睡觉地决心到底还是敌不过陈参军父亲的拳头。最后,陈参军终于穿着裤衩拖鞋起来开了门。开口就是:“老爸。你干什么?”

    接着马上就清醒过来:“星羽?”

    陈参军父亲道:“人家同学都来了,你们还在睡懒觉!”

    然后又道:“那个,星羽。..你就在这里玩,我上班去了。”

    陈参军道:“星羽。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进来?”

    我迟疑道:“这。嫂夫人还没有起来吧?”

    陈参军一把将我揪到他屋里,一边道:“什么嫂夫人不嫂夫人。赶紧给我说说,昨晚进球了没有?”

    一边砰的将门踢上了。

    我偷眼看去,祝雅亮只在身上搭了块毛巾毯,大半个雪白的胴体都露在外面。

    刚要回答陈参军的话,却听祝雅亮娇滴滴道:“是星羽啊,你可要谢谢我们地大媒啊,昨晚把事情办了吧?”

    我想这陈参军与祝雅亮可真是天生的一对。

    于是道:“你们说什么啊,我与思诗昨晚只是拉了手而已,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

    陈参军摇头道:“你们怎么这么不干脆啊,把话说开,喜欢不喜欢,喜欢的话就把事情办了,多干脆啊,怎么你的临门一脚水准这么差呢。这陈参军啊,三句话不离本行,我只有向着他苦笑。

    陈参军又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惊喜地叫道:“好哇,我说呢,原来你星羽还会打埋伏啊。”

    我不解道:“没有啊,我没有打埋伏。”

    陈参军道:“那你还穿我的衣服,是不是那个……嗯?呵呵!”

    唉,这事情怎么就说不清楚,这实话怎么就没人信呢?

    我连忙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

    不过也不好意思说衬衣是被眼泪鼻涕弄脏了。

    陈参军道:“好了好了,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反正我们地任务已经完成了,以后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

    “那当然,那当然。”我连忙道:“你们继续睡吧,我先走了。”

    刚拔腿要走,祝雅亮突然叫了一声“星羽”坐了起来。那毛巾毯没有捂住,一角坠了下来,露出了大半个白白的奶子。

    我地脸红了。

    想起了以前跟祝雅亮的事。

    陈参军有点急,祝雅亮却毫不在意地将毛巾毯拉好,然后对我道:“你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我有点纳闷,这祝雅亮跟我有什么话。

    于是走到她跟前。

    祝雅亮轻轻叹了口气道:“星羽。以后做事多用脑子,对童思诗要让着点。希望你们幸福。”

    “是啊,”陈参军在一边也说:“男人。有些事情就不要多跟女人计较。”

    话音刚落,就被祝雅亮拧了一把。陈参军笑着要呵祝雅亮。祝雅亮笑着倒在床上。

    我感动地对祝雅亮与陈参军道:“多谢,我会记住你们地话的。”

    说罢连忙道:“我走了。”

    还是赶紧走吧,陈参军与祝雅亮闹得不象话了。

    六十三、睹物思人

    刚走到门口,祝雅亮却又叫:“星羽,等一下。”我便站住。却听祝雅亮对陈参军道:“参军,你把我家地钥匙给星羽吧。”又高声叫道:“星羽,这钥匙你拿着,反正我也不回去,除了周末,你们尽管使用。”

    我真是感动,连连道:“这怎么好意思。”

    陈参军将钥匙塞到我手里道:“你就拿着吧。”

    这陈参军与祝雅亮可真够义气。回到家,妈自然已经上班去了,做了一会儿作业。呆呆地,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未了似的。后来终于想起来了。

    既然与童思诗已经确立关系,那么。两人关系一定会密切,她也随时可能来我家。来我家也没有关系。不过到了一定时候。可能就会对我地东西产生兴趣。

    产生兴趣当然更好,不过。我有的东西可以给人看,这还有一些东西是不能让人看的。

    大家当然都知道,这是指什么。

    就是那只紧锁着的抽屉中的东西。万一童思诗道:“星羽,你这抽屉中藏着什么好东西,可以让我欣赏一下,可以吗?”我怎么回答?

    不行、不可以?保密?

    这当然比较麻烦,搞不好,又是一场风波地导火索。

    得赶紧处理。

    拿起钥匙开了抽屉,将里面东西一股脑儿倒在床上。然后呆呆地看着这些物品,那过往的回忆又渐渐在我脑中鲜活起来。

    这里包含着多少令人难忘的故事啊。

    我当时收藏这些物品时(甚至将这事写下来时),并不知道,今天网上居然会掀起拍卖少女内衣与物品的热潮。

    不是的。

    最初是避免有人亵渎,后来就成为一种习惯了。

    但是我很少去看。

    久而久之,我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收集了这么多东西。

    童思诗的丝袜,祝雅亮、查铁丽、顾晓菲的裤衩、顾晓菲的围巾与纽扣,林羽思的书、姐妹花地胸罩短裤与来信、姐姐的手套,刘婷婷的胸罩,以及她与柯儿地手绢,还有杨柳青的纸条与那对纸人。

    那对纸人很有意思,是正在热吻地一男一女。

    这小妹妹,有点意思。

    这些物品,当时收藏出于无意,现在要处理,可真是揪心啊。

    女孩们地音容笑貌一时都到眼前。

    要把这些东西处理掉,那真是比挖我的心还难受啊。

    可是,不处理又怎么办?

    问题又来了,怎么处理啊?

    把它们扔到垃圾桶倒是省心,半夜三更偷偷起来,神不知鬼不觉地一扔就行,可这合适吗?

    怎么说这里面也装着我最珍贵的回忆。

    那又该怎么办?

    送人?捐献?寄存到银行保险箱里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惜我出不起贵昂的使用费。

    唯一一个还算说的过去选择就是找个地方把它们埋了,不过觉得埋葬回忆,尤其是埋葬如此珍贵的回忆似乎也挺悲惨的。

    我越看越舍不得,越想越留恋,竟然一头扎进物品堆,黯然神伤。

    难道,我真的舍得抛弃它们,抛弃过去吗?

    思前想后,还是把它们重新锁进抽屉(别的实在没有什么合适地方),然后将钥匙藏到一个隐秘之处。

    当然不能告诉大家,虽然我知道,我的书友们绝大多数是可信赖的,但难保有个别心怀鬼胎的不是?

    再说,那里还藏着我这个月的生活费呢。

    童思诗要是问起来,到时候再说吧。好容易写了一上午作业,睡了一个午觉,下午就不知该干什么好了。

    做作业吧,早上都是努力约束自己,才勉强坐在那儿的,而且效率很低,下午说什么也不干了。

    去见童思诗,昨晚一起呆了一夜,刚刚分开几个小时,是不是显得很猴急?

    童思诗不太喜欢猴急。

    我也不喜欢。

    也不能再去打扰陈参军与祝雅亮的二人世界。

    终于想起,到张小龙家下棋吧。

    于是冒着三十多度的高温来到张小龙家。

    很是不幸,张小龙也正与一个女孩在家亲热呢。

    那女孩是过去文学社的。

    不用说,就是莫干湖搭上的那个。

    张小龙倒挺客气,连连道来来来,星羽我们下棋,可是我看看这架势,得,我还是知趣一点好。

    于是又告辞出来。

    顶着炎炎烈日,走到街上,一身臭汗。

    这个样子,自然不能去林羽思家。再说,暑假里,林羽思父亲在家,很不方便。我这倒不是说要干什么,不过大人在,确实不太自然。

    柯儿与刘婷婷家我都不认识,这么热的天去见他们也不太方便。

    图书馆已经去过几次,那几本杂志,都翻遍了。

    只好老老实实回家,洗澡,休息。

    后来妈回来了。一回来,也顾不上洗澡擦脸,直奔我房间,问我昨晚去哪儿了。

    我老老实实说了。

    妈却没有说我,只是道,只要你喜欢,妈也不反对,也该定一个了,免得你的心思乱,尽找麻烦。

    我很感动,就抱住妈亲一个。

    原来我已经比我妈高出那么多了。

    我妈不好意思推开我道:“还有个事呢,你有了童思诗,那菲菲怎么办?”我说不知道。

    我妈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更喜欢菲菲,这孩子,相处比童思诗容易多了,可是毕竟不是妈找朋友,看来只好委屈菲菲了,你要不方便的话,我来跟她谈吧,这难人妈来做。”

    我想了想,还是说:“妈,还是让我来吧,我的事我自己处理。”

    妈说那也好。

    其实我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我与菲菲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